手机人民网 时政>聚议听

官场升迁手段:贷款偷拍送老婆

2014-11-25 16:13 手机人民网 原创稿

(图片来源网络)

【聚】升迁手段:“送”老婆、炸隧道、性交易等

日前,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在人民日报刊文《树立为民服务的进步观》中提到,有的官员为升迁不择手段,跑官要官、花钱买官甚至造假骗官。

随着中央的重拳反腐,一些落马官员不择手段的升迁途径也曝光出来。其手段可真为是五花八门。送钱、珠宝、名人字画等已不稀奇,有官员还笃信风水请大师炸隧道、贷款买官,甚至有人把自己老婆都“送给”了上司。

职位竞争中一些歪门邪道的手段,给这些官员带来其实是通往铁窗的途径和无尽悔痛。

★贷款买官

茂名下辖的信宜市有个镇长,是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生,努力工作卓有成效,每次开干部大会都受表扬,但多年没有提拔。为了升任镇党委书记,他抵押贷款5万元,凑了20万元行贿,此后很快被提拔,也因此受到处理。

★偷拍书记 上演“官场谍战大片”

湖南省麻阳县三名公务员为了升迁,得到自己想要的职位,导演的一部现实版的另类“官场谍战大片”。

2012年2月初、李熠、杨凡、刘阳在一起用餐时,他提出在县委书记胡佳武的办公室安装窃偷拍设备,利用偷拍的视频要挟领导,达到提拔的目的。得手后,3人便商量该如何向胡佳武提政治待遇要求:李熠,想当胡的生活秘书;刘阳,想进县公安局的党委班子:杨凡,想当庭长之类的中层干部。三人最终被判刑。

(图片来源网络)

【聚】升迁手段:“送”老婆、炸隧道、性交易等

日前,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在人民日报刊文《树立为民服务的进步观》中提到,有的官员为升迁不择手段,跑官要官、花钱买官甚至造假骗官。

随着中央的重拳反腐,一些落马官员不择手段的升迁途径也曝光出来。其手段可真为是五花八门。送钱、珠宝、名人字画等已不稀奇,有官员还笃信风水请大师炸隧道、贷款买官,甚至有人把自己老婆都“送给”了上司。

职位竞争中一些歪门邪道的手段,给这些官员带来其实是通往铁窗的途径和无尽悔痛。

★贷款买官

茂名下辖的信宜市有个镇长,是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生,努力工作卓有成效,每次开干部大会都受表扬,但多年没有提拔。为了升任镇党委书记,他抵押贷款5万元,凑了20万元行贿,此后很快被提拔,也因此受到处理。

★偷拍书记 上演“官场谍战大片”

湖南省麻阳县三名公务员为了升迁,得到自己想要的职位,导演的一部现实版的另类“官场谍战大片”。

2012年2月初、李熠、杨凡、刘阳在一起用餐时,他提出在县委书记胡佳武的办公室安装窃偷拍设备,利用偷拍的视频要挟领导,达到提拔的目的。得手后,3人便商量该如何向胡佳武提政治待遇要求:李熠,想当胡的生活秘书;刘阳,想进县公安局的党委班子:杨凡,想当庭长之类的中层干部。三人最终被判刑。

★老婆“送”上司

《廉政瞭望》周刊一篇文章中提到,一名曾经担任过县委书记的官员透露,有些人为了争取职位,无所不用其极,某官员甚至把自己的老婆“送给”上司。

★为升迁与40多个官员的性交易

湖南省六建公司原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蒋艳萍,不仅通过与40多个官员的性交易,从一个仓库保管员爬上了副厅级高官的宝座,而且即使最终身陷囹圄了,还能用“肉弹”把看守所副所长放倒,得以“绝处逢生”,简直就是一个“桃色传奇”。

★笃信风水

落马官员中有不少人是笃信风水的。

为让重庆南岸更能显山露水,南岸区委书记谭栖伟请来了几个国际顶级风水先生前来“把脉”。经这些风水先生“把脉”后一致认为,南桥头隧道挡住了南岸城市发展的风水,同时对谭的仕途升迁也有影响。在谭主导,隧道被炸开。

炸掉隧道不到两年谭栖伟升任重庆市副市长。但现在的他是阶下囚。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与所谓“风水大师”王林关系密切,不但是“王府”的常客,还经常设宴招待王林。

湖南省双峰县国土局曾花重金购买“转运风水球”,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被称为“花公家的钱,请自家的神”。

★为升迁被书记“情妇”骗180

车钟日本是吉林省延边州政府的副秘书长,偶然结识了一名28岁的女诈骗犯,对方自称是州委书记的“情妇”,可以帮他运作“买官”。于是,感觉升迁无望的重新燃起了小火苗,投入了180万元,最终,女诈骗犯的落网牵出了他的腐败大案。

……

【议】为何不择手段

湖南省委组织部长郭开朗人民日报刊文中指出,追求进步是每一名领导干部的共同心愿,但在对待进步的心态上,有的干部得了以下三种病:一是“自大症”,二是“红眼病”,三是“浮躁风”,这些不良心态,对干部成长进步具有很大的破坏性,有些干部就是因为心态失衡、行为失控,倒在了成功前的“百米线”上。

四川省直机关党校教授魏敏生认为,一些人为因素或腐败现象,使得公务员的职位晋升渠道,充满不确定性。干部选拔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让不适合的人获得提拔,引起连锁反应,很多人心理失衡,会引起多种不择手段。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基层官场生态中的恶性竞争问题也很值得关注。中央制定了干部任用选拔机制,但很多基层政府在执行中并没有完全秉承公开、透明、公正的原则。尤其是在一些欠发达、偏远地区,对一把手依赖程度很高,权力运行中公开度更低。基层官场生态的许多问题是多年累积而成。

他认为,基层政府亟须提高干部竞争和选拔机制的透明度。

四川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陈昌文感慨,一个人一生的前途、甚至命运,完全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里,导致没有安全感,成为很多公务员心理困扰的来源。他认为,这亟待通过法治建设,打造一个更公平、公开的竞争环境。

官员升迁的隐形台阶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媒体曾报道,根据计算,从一个普通科员成长为一位正厅局级官员,大约需要25年。如果不能在35岁升到正处、45岁升到正厅,往后的仕途基本已经从此止步。

县乡官员的晋升空间很小,一个县,大约也就100多个正科级实职岗位,30多个副处级实职岗位,4个正处级实职岗位。僧多粥少的结果就是在每一个级别之间和内部都衍生出大量的隐形台阶,比如乡镇的副科级隐性台阶,根据职务所含权力和资源的大小,以及排名先后,从小到大依次为:综治办主任、工会主席、人大副主席、乡镇长助理、武装部长、党委委员、副乡镇长、乡镇党委副书记等,这是8级隐性台阶,而这些职务都是副科级。

过度竞争和隐形台阶演化的结果,是不仅不同级别的上位是晋升,就是隐形台阶的前移也是晋升,这就使得大部分县乡干部的政治生涯都在隐形台阶上度过。

北京市委党校教授鄯爱红称,照干部任用的规定,从普通科员升至副处大约需要12年左右。此后出现了一个分水岭能否以尽量短的时间完成副处到正处的升迁非常关键,因为这往往意味着这个官员是否能在有条件升迁的情况下确保年龄不过线。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冯军旗指出,这种机制往往造成官员晋升时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也就是关键的机会就那么一两次,错过了,这辈子的仕途也就到顶。

【听】

南部大牛:为了官帽,甘戴绿帽,什么人格?

网易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网友 :呵呵,腐败的用人制度是提拔一个人,带坏一大片。

(编辑冯亚涛综合中国新闻周刊、廉政瞭望、人民网、新华网、中国青年报等报道)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延伸阅读

热点推荐

最新 社会 理财 军事 娱乐

进入新闻频道
进入社会频道
进入理财频道
进入军事频道
进入娱乐频道

社区热贴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