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重磅推荐

军方公开辽宁舰母港建造内幕:1年内迁走6个村

2014-12-04 10:34 中国新闻网

航母停靠在青岛综合保障基地。

如果没有航母基地,航母就成了无根的海上浮萍。

迎着夕阳的余晖,穿过海底隧道,沿着逶迤的海岸线,驶过几个山湾,气势恢宏的航母军港呈现在了我们眼前:依山连海,与海岸线呈90°角傲然入海,长达1000余米的舰桥笔直向前延伸,成为码头最显著的标志,高耸的大型塔吊像一个沉默的巨人在寒风中屹立,夕阳落向远处的防波堤,火红,美好。

基地选址:多重因素综合考虑

这道防波堤是航母军港建设工程部队官兵的骄傲。站在这道近万米的防波堤顶端可以看到,堤外海浪翻腾咆哮,横冲直撞;堤内,海面波澜不惊,平静如镜。据说这道防波堤能抵御百年一遇的台风,建成以来,已经受多次强台风的来袭,为辽宁舰提供了良好的驻泊条件。

对于负责航母军港建设的李永平而言,这道防波堤却让他们吃尽了苦头。2010年夏,防波堤建设进入攻坚阶段,台风过来凑热闹。官兵的皮肤晒脱了一层又一层,防波堤延伸了一米又一米。防波堤终于抢在台风来临前完工,在如期而至的台风面前,防波堤巍然屹立,有效保护了港内在建设施的安全。

风浪挡住了,这只是航母基地的入门课。作为航母战时后勤补给与平时驻泊、修整、维护的超大型综合保障基地,航母基地的建设是一个国家海军岸基设施发展的重头戏和主轴线,需要长远的战略考量。

航母停靠在青岛综合保障基地。

如果没有航母基地,航母就成了无根的海上浮萍。

迎着夕阳的余晖,穿过海底隧道,沿着逶迤的海岸线,驶过几个山湾,气势恢宏的航母军港呈现在了我们眼前:依山连海,与海岸线呈90°角傲然入海,长达1000余米的舰桥笔直向前延伸,成为码头最显著的标志,高耸的大型塔吊像一个沉默的巨人在寒风中屹立,夕阳落向远处的防波堤,火红,美好。

基地选址:多重因素综合考虑

这道防波堤是航母军港建设工程部队官兵的骄傲。站在这道近万米的防波堤顶端可以看到,堤外海浪翻腾咆哮,横冲直撞;堤内,海面波澜不惊,平静如镜。据说这道防波堤能抵御百年一遇的台风,建成以来,已经受多次强台风的来袭,为辽宁舰提供了良好的驻泊条件。

对于负责航母军港建设的李永平而言,这道防波堤却让他们吃尽了苦头。2010年夏,防波堤建设进入攻坚阶段,台风过来凑热闹。官兵的皮肤晒脱了一层又一层,防波堤延伸了一米又一米。防波堤终于抢在台风来临前完工,在如期而至的台风面前,防波堤巍然屹立,有效保护了港内在建设施的安全。

风浪挡住了,这只是航母基地的入门课。作为航母战时后勤补给与平时驻泊、修整、维护的超大型综合保障基地,航母基地的建设是一个国家海军岸基设施发展的重头戏和主轴线,需要长远的战略考量。

大多数的航母基地都地处战略要地。离青岛航母基地最近的日本横须贺基地距东京39千米,是东京的海上门户。作为军港之城,青岛与旅顺在海上正好成犄角之势护卫京畿,战略地位有多重要,从德日的争夺、美国海军的驻扎这些历史陈迹中可窥一斑。

除了重要的战略位置,航母基地无一例外选在濒海或江海交界处,尤其是由半岛和岛链形成天然屏障的海滨,港口条件优良。美国诺福克军港充分利用了汉普顿水道的有利地形,航母出港向东33.3千米可驶入大西洋。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航母基地全港水域数百万平方米,最大水深超过20米,进出港航道宽度数百米,航道水深适宜,可允许大型舰船进出港湾,且港池底为砂石及黏土,航道不易被淤泥堆积。航母在这安家显然是极好的。

航母母港所在地民众和政府是否支持也至关重要。谈到民众的支持,担负航母军港建设工程的李文讲到几年前基地建设的一件往事:“当时,为了这一国防工程,驻地有6个村3675人整体搬迁,4000多座坟墓迁移,500多艘渔船拆解转港。前后仅一年时间,拟征范围内,地上无一间民宅,山间无一处坟墓,海上无一处养殖。

所有居民都自愿自行按时搬出。群众搬迁的场景令人感动:家家户户拆房子、搬家当,有大卡车、有拖拉机,还有小推车”,这让他印象深刻,“此情此景,让我联想起淮海战役中山东的支前工农。”

基地建设:难度不亚于造航母

由于航母普遍比常规水面战舰吃水深,靠泊机动性差,伴随舰艇较多,综合保障要求高,因此不光造一艘航母费钱费时,要给它建个像样的母港也非易事。

多年前,我曾经路过这个黄海边的小渔村,当时它是那样的不起眼,以至于在我的印象中只残存着荒野和滩涂的印记。而今这里变成了中国首个航母军港,处处可见大型塔吊等工程机械忙碌的身影,基地一片欣欣向荣的建设气象是“中国速度”很好的注脚。

漫步在基地,山上可见红了的枫叶,海军蓝的小野花点缀着山野。穿过一条柏油路,路的另一头连接着阵地和洞库,通往大山的更深处。

沿着长达数百米的洞库继续向里,我们来到了一座硕大的导弹储存库,未来航母训练与作战所需弹药就是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出。库里的官兵开玩笑地说:“现在负责管理保养的这些装备价值,平均到我们这群‘山顶洞人’身上,个个都是千万富翁。”非但如此,大型的枪械库、油料仓库、化学品库都建在这片山水环绕的土地上。

再来看,航母码头上,大型的塔吊高高矗立,可以在贯穿码头首尾的铁轨上方便快捷地移动,迅速为航母吊运补充物资;新建的大型万伏高压变电站、能量站也已投入运行;而码头附近的能量站被区分为多种模块,确保各型舰艇电力供应;大型储油设施有序分布;坚固的码头内铺设有长达数百千米的管线,将整个港口有机地连在一起;标有黑、蓝、黄三种颜色的不同泵口,能将油、水、气源源不断地补充到航母及其他舰艇;不同类型的地面、地下设施,储存的装备物资,时刻准备保障航母编队所需。

航母保障:“移动城市”的大管家

置身于高十余米的空空的新式储油仓中,想象着油从地底汩汩地冒出,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爬进玻璃杯的蚂蚁一样,太小了。作为地区最大的军用油库,它的服务客户不仅有航母,还包括航母编队中的属舰、其他支队的舰艇、过路舰艇的燃油补给。“我们马上就要实现自动化了。到那时,加油会变得轻松许多,只需要按几个按钮,实时可控”,“给航母加油比较麻烦,它需要上百种不同的燃油,而且量很大,给航母一次供应的燃油,足够上百辆越野车跑报废。”不仅是用油,作为一座“移动城市”,航母一天的用电量相当于一座中等城镇的规模。

“管、供、医、修、保”,航母保障的每个领域都是全新领域。为什么是全新的?因为航母和别的舰艇不一样,吨位大,人员多。停靠港口,其他舰艇一个缆绳足够,它需要十几根;别人的舷梯用手就能放到对面,它需要码头的官兵用吊车吊上去。也正是因为承载着“大型战略母港建设奠基者、新型保障模式探路者”的历史使命,第一代“航母保障人”的创造性被激活了:航母的上部宽度大,两边升起来比较多,所以他们在码头下面专门设置了两个浮箱,以确保航母靠泊的安全。

走在码头上,你还可以看到各种外形独特、为航母保障专门设计的车辆。例如可以将上千千克的货物托举到十几米高航母甲板上的叉车;为航母进行干货补给的履带卷扬输送车,装有可折叠伸展机械臂把油料精准输送到航母舰艇内的输油车。“有很多都可以申请国家专利呢”,勤务保障大队参谋长郑恩泽开玩笑地说道。

还有多功能带缆作业车、临时排污系统……历数着“航母保障人”的一个个成绩,基地政委孙成杰很是欣慰:“建设一支部队,培育种子人才。将来这些种子不但在青岛航母基地生根发芽,也会走向整个海军,推动航母基地保障事业的发展。”

现代海军城:未来的胶东明珠

航母基地大都是在战略海军基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海军城。这一点,嗅觉敏锐的商家已经闻到了投资的味道。在前往航母基地的路上,“支援解放军,建设海军城”“发展航母经济,再造一个青岛GDP”这样的标语时不时地蹦到你的视线里。

目前,依托古镇口军港和航母基地建设刚成立的新海岸新区已经开始主动服务国防建设,着力打造国际知名的海军城。未来就在这里,船舶配套、电子信息装备、航空、卫星通信等军民结合产业将会迎来新的春天。“我们要走军民融合的路子,未来的航母基地将成为北方战略母港,大型化、综合化、母港化、信息化。”现在的航母基地的发展正在一步步将司令员张林的设想变为现实:借助地方食品供应商的仓储能力,对航母的副食品供应跳过中间环节,直达到舰;借助地方医院的雄厚实力,解决下舰官兵就医难问题,加强基建,逐步实现为下舰官兵提供拎包入住的宾馆式服务……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小渔村来了个“大变脸”,一座气势恢宏的现代化战略母港隐然成形。

寒夜里,守护航母码头的哨兵戚铭智透过码头值班室的窗口望向大海:“我就喜欢待在码头,为航母站岗放哨。听着呜呜的汽笛声响,看着‘16’的弦号慢慢清晰,一步步靠近自己的家”,“一位老兵前年退役,没有等到航母来到这个他参与建设的新家,走时哭得稀里哗啦,今年基地把他请了回来看一眼航母。”他顿了一下,望向不远处的灯塔。它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宛如天上的启明星,指引着航母回家的路,也指引着综合保障基地前进的路:扎根海军城,建功航母群。一支海军新型综合保障的拳头力量正昂首阔步,为中国的航母事业和强国强军梦铸起坚强的深蓝后盾!

亲历航母首次停靠

宫玉聪王鹏王健

作为中国的首艘航母,辽宁舰带给我们很多第一次的惊喜:交接入列,解放军的序列中第一次有了航母的名字;第一次解缆起航,出海试验;第一次舰载机驻舰飞行,短距滑跃起飞;第一次组成编队,跨海区长时间航行……对海军某综合保障基地几位军人来说,最让他们难忘的,是航母的第一次停靠。

拖船牵引:配合航母做“漂移”

讲述人:戚铭智

早上6时,我们3条拖船就接到命令,今天的任务是牵引辽宁舰进港。远远望去,辽宁舰已等候在港区外。9时左右,开始牵引航母进港。于是,我们中的两条拖船分别来到辽宁舰前段两侧,另一条拖船来到尾部。就这样,我们3条小拖船开始陪伴航母进港。

刚开始,航母主要依靠自身的动力前行,随着与码头距离的缩短,她的速度越来越慢。进入港区后,航母的舰体与码头是垂直的。然而航母要停靠在港口,就必须使航母的舰体与码头平行,这就需要航母来一个90°大转弯。在距离码头大约500米时,我们3艘小拖船配合航母做了一次“漂移”。

让航母做转弯的动作可不像我们的汽车转弯那么简单。我们3艘拖船协同配合,或拉或顶,从不同的角度用力。终于,这个大家伙完成了90°大转弯,掉转了方向与码头平行。

在我们的拖拉下,航母继续向前行进了一段距离,最大限度地靠近了自己的泊位。当航母距泊位垂直距离80米时,我们又变换了队形。3条拖船来到航母一侧,并排用力将航母推进码头。50米,40米……随着距离的缩短,我们更加小心翼翼,这么个“巨无霸”要是撞到码头,那我们可赔不起啊。凭借着默契的配合,我们3艘小拖船牵引着一艘大航母,安全停靠在了码头边上。

小艇带缆:钢丝绳上的惊险“舞蹈”

□讲述人:赵志杰

我是一名带缆兵,就是为停靠码头的舰艇解系缆绳。现在,我的任务对象是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

之前为驱逐舰、护卫舰等普通舰艇保障时,我们的任务量并不大。这些舰艇靠港时只需要几个人从舰上将缆绳抛向码头,我们几个人将舰艇上抛下来的缆绳固定在系缆柱上就可以了。但为航母解系带缆却不是那么容易。

为啥?因为要拴住航母这个庞然大物,普通的缆绳可不顶用,需要又粗又长、由特殊材料精心打造的缆绳才行。除非是大力士,这样的缆绳一般人可抛不动,再加上航母的甲板距离地面很高,无法直接抛到码头地面上,这就需要我们驾驶小艇,靠近航母,把它拴住。

那天,我们乘坐小艇慢慢靠近航母,等缆绳被抛到海里后,我们就迅速将缆绳捞起。航母的动力比较大,吸力也比较强。缆绳抛下来后,必须准确把缆绳拽住,既要防止我们的小艇往航母上靠,也不能撞到岸上去。

我们驾驶的小艇8米多长,比较适合在航母和码头之间的狭窄水道里活动。不过,小艇在风浪中不停地颠簸,驾驶员要顺着风浪,就像在钢丝绳上跳舞,还是挺危险的。岸上的战友也不禁为我们捏了把汗。

绳子抛上来既不能卷到小艇的螺旋桨里面,也不能卷到航母下面去。为了航母的第一次停靠,我们练了很长时间,因此,这一次我们对小艇的位置拿捏到位,捡缆及时,真有点“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味道。

然后,小艇带着缆绳向码头靠近,这里面学问多着呢,既要防止缆绳搅到一块,还要节省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返回码头。我们带缆不光是把缆绳带过来,还要有一个引缆绳把它牵过来。接着,码头上的战友开始一起用力将缆绳拉上岸。

航母的缆绳比普通舰艇的缆绳粗得多,甚至比我们的手臂还要粗。我们拽着又粗又重的缆绳一圈又一圈地紧紧缠绕在系缆柱上,前后端的缆绳都固定完毕后,航母这才算稳稳回到了自己的港湾。

舷梯架设:驾驶吊车“穿针引线”

□讲述人:郝延安

那些长时间跟随舰艇出海的战友,最期盼的就是早日踏上陆地。我的工作是为航母架设舷梯———航母与母港之间的桥梁。我们知道,像驱逐舰等舰艇本身自带舷梯,重量轻,体积小,靠港时向岸上一抛,舰上的人就可以上岸了。

如果把其他舰艇的自带舷梯比作幼儿园的小滑梯,那么航母需要的舷梯就是大商场里的电梯了,重达3吨多,航母不可能带着这样一个“大铁块”驰骋海洋,因此,航母靠岸时,都需要我和战友驾驶一辆大型吊车,将岸上的舷梯对接到航母上。

航母第一次靠港时,我有幸负责它的舷梯架设。我当时信心满满,因为我在岸上已经反复练了无数次,将舷梯吊上来再吊下去。当航母稳稳停靠后,我突然发现,由于没考虑到涨潮和落潮的因素,吊车的位置离航母太近了,吊车臂展不开。于是,我们重新移动吊车的位置,重新选址,重新固定。

接下来就是“穿针引线”的工作:吊车发出轰鸣声,牵引着笨重的舷梯缓缓升起,向着航母的对接舷梯口缓缓靠近。这相当于吊车拴着“引线”,穿进航母舷梯口这一“针鼻儿”。悬梯吊起来后,要保证相对平稳、直线地移动过去,才能快速与航母舷梯口的缝隙对接。

这非常考验操作功力。战友们站在舷梯周围扶着,确保吊在空中的舷梯不会来回摆动。我紧紧盯着航母舷梯口的位置,稳稳操纵着吊车的手杆,慢慢地靠近。“还有20米,还有10米……”“对接上了!”舷梯架好后,航母上的战友开始陆续走下舷梯。

巡逻警戒:扎好栅栏防蛙人

□讲述人:常伟

一得知航母将要停靠我们港口的消息后,我们就开始提前组织港内警戒。早晨,太阳还没升起,我和战友们就已起床,准备妥当后,拿上昨晚准备好的干粮,乘车出发,准备执行今天的警戒任务。

我和队员们分成4个小组,一组在港区防波堤的尽头警戒瞭望,那是航母进入港区的大门。所以我们开玩笑说,他们这组是航母靠港的第一批欢迎者。第二组驾驶快艇在附近的海面巡逻,以便应对海上突发事件。第三组则登上港内最高的信号塔,瞭望警戒,监视区域内的一举一动。

我和另外3名战友则来到航母码头,负责布设防小艇蛙人袭击栅栏,它能够有效防御水面小艇和水下蛙人的冲击,是保障航母安全的重要设施之一。

可是,在水面布设栅栏可不像在陆地上那么简单。我们驾驶小艇在岸边等待,系带缆、舷梯架设完毕,航母上的战友开始陆续走下来后,我和战友们才开始忙碌起来。岸上的战友将一节一节的栅栏慢慢放到海面,我们要将栅栏连接固定,按照既定位置摆放好。

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上,栅栏和我们都被涌浪冲击得左摇右晃,想要把它们连接到一起真不容易。终于,在我们两艘小艇的默契配合下,数百米长的栅栏铺设完毕,在航母周边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

现场指挥:穿越迷雾重重,航母安全靠港

□讲述人:乔艳鹏

航母第一次停靠母港,我负责现场指挥。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紧张。早上很早我就起了床,一遍遍像过电影一样重复着指挥的步骤:解带缆、舷梯架设、污水管接设、油污水接纳、淡水接纳、电缆架设、码头警戒、码头秩序维护、海上警戒。

那天的雾很大,能见度只有二三十米,当航母在离码头50米的地方停下时,我心里很忐忑:全是大雾,航母到底在哪儿啊?

于是,我就用对讲机呼号:“16舰、16舰,我是军港管理保障队,收到请回答。”“我是16舰,军港保障队请回答。”对讲机里也能听见,但就是看不见。

随后,一根橙色的缆绳垂了下来,我当时站在舰艏带第一根缆绳的位置,第一反应就是该拖缆艇上场了。按照我们约定的带缆频率,我指挥拖缆艇靠上前去,紧接着是舷梯架设。因为航母在水中随着潮涨潮落会晃动,再加上雾大,难度不小。

我不断通过对讲机与码头驾驶吊车的司机和航母上负责对接的战士协调……就这样,我在一线,跑完这边跑那边,一直到航母安全停靠在我们港口。回到办公室,我一看,那一天,我接了150多个电话。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延伸阅读

热点推荐

最新 社会 理财 军事 娱乐

进入新闻频道
进入社会频道
进入理财频道
进入军事频道
进入娱乐频道

社区热贴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