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演员请就位》真大于秀 让看热闹的观众走进行业

2019-10-15 07:22 新京报  

《演员请就位》中演员正在演绎《天下无贼》片段。

2019年下半年综艺市场到目前为止表现乏善可陈,观众对于新模式的“尝鲜期”越来越短,尤其在Q4演员竞技类节目井喷的情况下,《演员请就位》是否能够延续先发优势站稳脚跟呢?

“比演技”、“选艺人”、“真人秀”——这对于当下的观众来说,都不是什么新鲜的词语,甚至除了依靠“流量”打开局面之外,很难再去用这几个元素撬动观众兴奋的神经。《演员请就位》主打的创新元素是“导演视角”,即观众跟随着导演的主体视角,参与台前幕后的各个环节,以此透视整个影视行业生产链条的运作流程。陈凯歌、李少红,这两位极少在电视镜头上出现的大师级导演,帮助节目抓住了第一个关键点——一个罕见的专业性视角,以导演的意志推进了观众对于节目的观看。

其次,从第一期节目所展现的整体模式流程来看,《演员请就位》在演技类综艺的经典模式之上,用全新的导演视角来呈现节目内容。节目一开始就将演员在戏龄上进行区分,体现不同演员的职业状态,同时又突出了他们的共性——想要在事业上突破自我。因而,《演员请就位》突出了行业色彩,赋予了观众透视“演员的职场”的上帝视角。

第一期初选阶段,节目将内容分为了四块,分别是“演员选导演”、“演员试戏”、“演技呈现”和“双向选择”,环环相扣,还原了导演选角和演员被选择的真实过程。比如,在“试戏”环节,不同导演具有不同的选人看人的方法,有的是聊天,有的是喊数字,有的是情感再现;在演技呈现阶段,真实地展现演技的缺陷,而不是一味“完美化”,这些关键细节都弥补了以往类似节目“秀大于真”的弊病。

《演员请就位》中演员正在演绎《天下无贼》片段。

2019年下半年综艺市场到目前为止表现乏善可陈,观众对于新模式的“尝鲜期”越来越短,尤其在Q4演员竞技类节目井喷的情况下,《演员请就位》是否能够延续先发优势站稳脚跟呢?

“比演技”、“选艺人”、“真人秀”——这对于当下的观众来说,都不是什么新鲜的词语,甚至除了依靠“流量”打开局面之外,很难再去用这几个元素撬动观众兴奋的神经。《演员请就位》主打的创新元素是“导演视角”,即观众跟随着导演的主体视角,参与台前幕后的各个环节,以此透视整个影视行业生产链条的运作流程。陈凯歌、李少红,这两位极少在电视镜头上出现的大师级导演,帮助节目抓住了第一个关键点——一个罕见的专业性视角,以导演的意志推进了观众对于节目的观看。

其次,从第一期节目所展现的整体模式流程来看,《演员请就位》在演技类综艺的经典模式之上,用全新的导演视角来呈现节目内容。节目一开始就将演员在戏龄上进行区分,体现不同演员的职业状态,同时又突出了他们的共性——想要在事业上突破自我。因而,《演员请就位》突出了行业色彩,赋予了观众透视“演员的职场”的上帝视角。

第一期初选阶段,节目将内容分为了四块,分别是“演员选导演”、“演员试戏”、“演技呈现”和“双向选择”,环环相扣,还原了导演选角和演员被选择的真实过程。比如,在“试戏”环节,不同导演具有不同的选人看人的方法,有的是聊天,有的是喊数字,有的是情感再现;在演技呈现阶段,真实地展现演技的缺陷,而不是一味“完美化”,这些关键细节都弥补了以往类似节目“秀大于真”的弊病。

从嘉宾的选择上来看,可以说“综艺性”绝不是节目组选择的标准。严肃的四位导演,专业性的话语风格,甚至说话的节奏,都是以往竞技类节目不可能出现的。但是,节目导演观点的真实碰撞意外构成了节目最“紧张刺激”的部分。

不同类型导演及业内人士之间的观点辩论十分过瘾,比如郭敬明与李诚儒之间关于青春文学的激烈争辩、男性导演和女性导演对于感情处理上的意见分歧,导演与演员对于角色处理上的不同理解……这些碰撞一方面是出于每位导演风格相异以及对艺术的理解而产生的火花,另一方面来说,也勾画了这个行业内从业人员的多元性和复杂性。比如说,对于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之间的看法,对于演员和明星身份的理解等。

相比于以炒作为目的或者赛制不合理而人为制造的矛盾,这些争鸣的过程为观众展现了演艺行业的肌理,赋予了节目内容更深层次的含义。这些争论尽管是基于艺术的阳春白雪,但通过演员的表演以及导演的解读,将节目中的每个精彩细节重新解构,赋予了更贴合观众欣赏角度的意义。

从上述观察不难看出,《演员请就位》试图用一种严肃的方式来重新展现演艺圈的故事——当演员被剥去明星的外衣,回归职业本位,他们以一群有血有肉的职业人形象而出现,他们的老师是四位导演,四位导演同样决定了他们的职场“生与死”,尽管残酷,但是分外真实。从效果来看,节目的确在一集两小时左右的有限空间内展现出了行业百态,有效地探讨了不同阶段、不同经历以及不同风格的演员在艺术表达和职业发展上的不同问题。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在第一期中看到了跨行业当演员堪比“玩票”的董力,以及戏龄15年渴望转型的明道,董力问导演“我能做演员吗?”明道自白道“再也当不了男一号了”,虽然动人,但他们依然都未能获胜,而是进入待定席,并没有反转。另一个例子是,常在综艺节目中出现的包文婧这次以演员的身份登场,展现了她不同以往的角色表演。同时,她作为包贝尔的妻子,第一次脱离丈夫的指导独立表演,收获肯定后喜极而泣,此时她既是女演员,也是一位妻子,这个重拾自信的过程必然比往常更打动观众。

演戏和导戏这两件事被放在了更真实的环境中,既有行业不可规避的痛点,也有市场的残酷,更有演员本身所遭遇的问题,对于一向在门外“看热闹”的观众来说,第一次透视行业内部,起到了兼具艺术观赏性和真人秀讨论性的效果。节目所“秀”的不只是舞台上的几分钟,而是在市场大环境下,整个行业的发展现状,以及来自行业内部的反思与自省。节目是否能够持续好评,关键恐怕就是能否在热热闹闹的台前幕后找到深刻思考的空间。

□豆包(娱评人)

(责任编辑:宋心蕊)
分享到:
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