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时政>2016年终报道>最新消息

年终盘点:大使眼中的2016年十大国际新闻

2016-12-19 16:02 环球网  

新闻配图

【编者按】2016年,“黑天鹅事件”频频上演,激荡国际局势。英国脱欧、杜特尔特主政菲律宾、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等都让2016不同凡响,令人印象深刻,同时它们也对未来国际局势变迁产生重大影响。岁末年终,中国资深外交官杨成绪、王嵎生一起为您解读大使眼中的2016年十大国际新闻。

一、2016年国际形势的特点是“乱”,“变”,“治”。

这三者是息息相通的。“乱”,弄得有点人心惶惶,好像要“风烟四起”,全世界都不安宁。关键是美国不愿实事求是量力而行,没有胆量承认“世道变了”,承认自己早已“力不从心”,坚持要继续“领导世界100年”。这是今年世界不安全的祸根。“变”,一向都是绝对和普遍存在的,但今年似乎大不相同,历史好像走到了一个“结点”。“杜特尔特现象”和“特朗普现象”,被誉为“两只黑天鹅”起飞,并非偶然,预示着时代的脚步正在向着“质变”飞跃前进。实际上是“人心思大变”。“治”,是因为“世道变了”,人们都在探寻“何去何从”,意味着在不同程度上,世界各国都在寻求如何应对,如何相处,如何取得妥协,避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说明,人心还是“思治”,求稳定,谋发展。

二、九月初,在中国杭州召开G20峰会,达成“杭州共识”。

新闻配图

【编者按】2016年,“黑天鹅事件”频频上演,激荡国际局势。英国脱欧、杜特尔特主政菲律宾、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等都让2016不同凡响,令人印象深刻,同时它们也对未来国际局势变迁产生重大影响。岁末年终,中国资深外交官杨成绪、王嵎生一起为您解读大使眼中的2016年十大国际新闻。

一、2016年国际形势的特点是“乱”,“变”,“治”。

这三者是息息相通的。“乱”,弄得有点人心惶惶,好像要“风烟四起”,全世界都不安宁。关键是美国不愿实事求是量力而行,没有胆量承认“世道变了”,承认自己早已“力不从心”,坚持要继续“领导世界100年”。这是今年世界不安全的祸根。“变”,一向都是绝对和普遍存在的,但今年似乎大不相同,历史好像走到了一个“结点”。“杜特尔特现象”和“特朗普现象”,被誉为“两只黑天鹅”起飞,并非偶然,预示着时代的脚步正在向着“质变”飞跃前进。实际上是“人心思大变”。“治”,是因为“世道变了”,人们都在探寻“何去何从”,意味着在不同程度上,世界各国都在寻求如何应对,如何相处,如何取得妥协,避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说明,人心还是“思治”,求稳定,谋发展。

二、九月初,在中国杭州召开G20峰会,达成“杭州共识”。

其精华可概括为16个字,即:“同舟共济,合作共赢,共商、共建、共享” 。因为是“诞生”在杭州,人们把它称之为“杭州精神”。这种“杭州精神”, 顺应时代潮流,既是中国的,也是G20 的,具有世界影响和普世价值。它一是要创新发展,科技驱动和绿色经济;二是要强劲的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反对保护主义和以邻为壑;三是要努力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计划,扶助弱势群体,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更快发展;四是要转型,从头痛医头应对危机,到标本兼治,对症下药,实现全球治理;五是要进一步实现金融体制改革,使之更加公平合理。总之,它具有里程碑意义,引领G20 发展方向。

在G20杭州峰会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四个“共同”,即共同创新增长方式、共同完善全球治理、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共同促进国际发展合作,这一倡议也获得金砖国家的高度认同。

三、美国大选出人意料,特朗普获胜,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这是今年撼动世界的头等大事。特朗普在竞选中,主张美国“优先”,缩小贫富差距,重建繁荣昌盛强大的美国。他反对全球化,主张美国增加关税,推行贸易保护主义,防止外国难民移民流入美国。在对外方面,他要求美国,要求欧日韩等美国盟国分担军事费用,他主张缓和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目前正在组阁,协调政策,准备入主白宫。美国全球战略和国内政策如何调整,在什么意义上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引起世界关注。欧日惶惶不安,俄罗斯有所期待,中国静观其变。预计今后国际形势将发生重大、甚至转折性变化,乱象纷呈,不确定因素增加

四、土耳其未遂政变,地区格局生变。

7月15日晚间,土耳其发生政变。据报道,俄罗斯事先通报土耳其,土及时采取措施,政变旋即平息。而熟谙土耳其内情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不动声色。土断定事变主持人为在美国的土耳其人居倫,一再要求美国引渡而未果。美欧诟责土大规模逮捕政变嫌疑人,背离人权准则。这引起土耳其不满,调整政策,疏离美国,和欧盟不和,声称要退出北约。与此同时,土耳其重新修复和俄罗斯关系,修补和伊朗关系。中东地区政治格局总体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但在大国博弈中,俄罗斯地位加强,美欧影响下降。本地区各国相互错综复杂的关系将出现某些新的微调和变动。

五、10月1日起,人民币成为IMF特别提款权(SDR)新认定的可自由使用货币,与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一道构成SDR新的货币“篮子”。

这个新“篮子”货币的权重将调整为:美元占41.73%,欧元占30.93%,人民币占10.92%,日元占8.33%,英镑占8.09%。这是2016年全世界的一件大事,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

近50年来,一直是发达国家货币在“篮子”里,发展中国家想也别想,全然处于被动地位。现在中国“入篮”了,带了个头,实际上增加了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和影响。但现在这“篮子”里还是“1对4”,美国还掌握着一票否决权,“量变进程”只是加速了,还没有达到“质变”程度。但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中国“入篮”就是重要标志,“具有划时代意义”,“质变”终究是要发生的。

人民币“入篮”,是中国综合国力迅速提高以及改革开放顺乎自然的结果,也有利于国际金融体系的进一步改革。同时,体现了“金砖国家”关于要求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诉求。IMF和世界银行成立以来,在国际上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显然也有一些不公正和不够公正的制度,如份额分配和话语权,以及总裁和行长必须是欧洲人和美国人等。改革势在必行,从中国“入篮”开始,改革将会逐步推进。

当然,“入篮”并非是“万事大吉”。个别不喜欢人民币“入篮”的国家,可能会想方设法制造困难,甚至使“阴招”,我们不能不防,预作必要准备。

六、5月10日,杜特尔特当选菲律宾总统,并于7月1日主政。

他摒弃了阿基诺不得人心的外交政策,对美国放了不少“狠话”。美日一些媒体歪曲他的言论,丑化他的形象,说他是特朗普一样的“大嘴巴”,“无定向导弹”,甚至攻击他是“投机分子” 、“流氓总统”,等等,不一而足。这完全不符合事实。杜特尔特是菲律宾现实主义的爱国者,他打的是菲律宾的“大九九”,他奉行“菲律宾优先”政策;不愿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用他回敬日本右翼的“粗话”来说,就是不愿做美国的“狗”);他要奉行独立自主和一定程度的平衡外交;他不愿与中国对抗,主张和平对话解决问题。他访华期间,有一副对联形容他的基本主张:“软着陆” 和平对话;“硬合作” 互利共赢,顺民心逆美意。有人形容他是一只已经飞起来的“黑天鹅”,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在世道真的变了”。

七、叙利亚内战持续,中东战火熊熊燃烧。

叙利亚“内战”,其周边地区的战争和“伊斯兰国”攻城掠地始终是今年世界触目的大事。美俄围绕在叙利亚如何真正反恐,以及对巴沙尔政权问题的博弈,既合作又争夺,面临极其复杂而危险的局面。伊斯兰教逊尼派和什叶派教派之争,沙特、伊朗、土耳其等国的争斗,始终保恃加剧的势头,他们分别支持这一地区有关国家的国内战争和武装斗争,使这一地区不少国家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之中。此外,美国和沙特嫌隙扩大,伊拉克库尔德族影响上升,土耳其未遂政变,美国能否坚持伊朗核协议等等,都将引起这一地区政治格局生变。特别是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主张改善和俄罗斯的关系,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有无妥协的可能性,将是影响这一地区形势最大的变数。

八、英国“脱欧公投”,欧盟危机重重。

6月24日,英国“公投”,以52%的微弱多数,脱欧成功,英国将不再属于欧盟成员国。英国前首相克梅论原意是为了维护英国利益,以“公投”威胁欧盟让步。但事与愿违,英国民众选择脱欧,爆出冷门,成为今年出人意料的大事。英国脱欧沉重打击面临欧元难民、恐怖主义袭击等诸多危机的欧盟。欧盟内部德、英、法、三边力量平衡不复存在。德国做大,法国衰落,难以维持欧盟稳定,应对面临的巨大挑战。特别是法国明年大选,法国右倾民粹主义代表勒庞上台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英国脱欧影响波及大国关系,美英特殊关系作用下降。特朗普上台后,欧美关系是进一步密切还是疏远,有待观察。欧俄由于乌克兰危机,久陷相互为敌的泥潭,损害双方利益。欧盟缓和对俄关系,已是势在必行。日本继续拉拢美欧,修宪,加强军备,矛头指向中国的势头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受阻。

九、10月,朴槿惠“闺蜜门”事件拉开序幕,11月,“亲信干政门”丑闻总体暴发,而且愈演愈烈。

群众已多次集会抗议,规模越来越大,并有进一步发展趋势。朴槿惠总统先后三次向全国发表致歉讲话,11月29日表示,准备提前卸任,交由国会处理。执政党主张她提前于明年四月卸任(朴槿惠已表同意),6月举行总统大选。反对党联合提出弹劾总统,迫其下台。舆论一般都认为,形势复杂,强调“不确定因素”很多。但朴槿惠提前卸任似乎已难以避免,主要看是“安排性”卸任,还是“弹劾性”下台。总之,“朴槿惠总统时代”已接近尾声了。

此事震撼着整个韩国,牵涉到方方面面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微妙博弈,以及他们同地区大国、特别是同美日关系的走向(调整、稳定、发展,抑或倒退和削弱)。美国似乎比较谨慎,强调美韩同盟牢固,大于政治(示意什么,韩国人心里有数)。不过,美国官方近日表示,支持韩国群众集会抗议“亲信干政门”。日本则担心韩国局势动荡和政权更迭可能对日韩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十、 2016年11月25日,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去世,享年90岁。

许多方面和媒体称,他是二战后早期的著名领袖人物中最后去世的一位,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各国领导人和政府纷纷表示哀悼。

卡斯特罗于1953年开始争取民族独立的武装斗争,曾被捕入狱、流放国外,1959年1月夺取政权,并在其后创建古巴共产党,宣布在古巴建设马列主义和马蒂思想相结合指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西半球缔造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曾对卡斯特罗策划了超过600次的暗杀行动,还对古巴实施了50余年的全方位封锁,力图扼杀古巴政权。但是,卡斯特罗不屈不挠,在困难条件下顽强坚持斗争,领导古巴人民保卫了国家的主权、独立,赢得了世界人民的高度赞扬和钦佩,被广泛誉为“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典型象征。

卡斯特罗热爱中国,也很了解中国,不仅以绝无仅有的方式引导古巴同我国建交,使古巴成为西半球第一个同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还经常亲自关心古中关系的发展,并两次对我国进行过国事访问。

习近平对卡斯特罗评价极高,并亲自到古巴驻华使馆吊唁。(作者分别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前所长杨成绪、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嵎生)

(责任编辑:董菁)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