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见字如面 17年余光中与伍立杨的两岸共鸣

2017-03-20 11:16 华西都市报  

大陆上的秋天,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荷叶,听去总有一点凄凉,凄清,凄楚,于今在岛上回味,则在凄楚之外,再笼上一层凄迷了,饶你多少豪情侠气,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

《听听那冷雨》——余光中

美酒浇愁,只能浇起一片壮烈的幻觉,不能到心。

余光中的音声异彩,伍立杨细细剖来,总能照人心眼。

浅浅海峡那边的诗人,与红星路上的作家,其实有多年的交集。

在上世纪诗歌繁华的90年代,余光中的诗是一流的,散文有些争议,

“虽华章泉涌,还未成禅。”

伍立杨,却对余光中有独特的赞赏,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余光中。”

书信,由此不断飞越台湾海峡。余光中与伍立杨,开始了17年

“见字如面”

的忘年交。

对余光中来说,伍立杨的挚情激赏,并不是打动他的原因,而是这个大陆青年,文艺评论见微知著,善于幽微处发现亮光。

文人间

余光中还未成禅?

伍立杨却认为“功候内藏、回音强劲”

2017年3月6日晚,省作协副主席、《当代文坛》主编伍立杨,用微信发来了1993年余光中写给他的信。

洁白纸张,只有短短两个折痕,“立杨先生:多谢你寄来的文章,令我十分感动。前几天我已寄给你两本书:我最新的诗集《梦与地理》及二十年前出版的散文集《听听那冷雨》。”

大陆上的秋天,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荷叶,听去总有一点凄凉,凄清,凄楚,于今在岛上回味,则在凄楚之外,再笼上一层凄迷了,饶你多少豪情侠气,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

《听听那冷雨》——余光中

美酒浇愁,只能浇起一片壮烈的幻觉,不能到心。

余光中的音声异彩,伍立杨细细剖来,总能照人心眼。

浅浅海峡那边的诗人,与红星路上的作家,其实有多年的交集。

在上世纪诗歌繁华的90年代,余光中的诗是一流的,散文有些争议,

“虽华章泉涌,还未成禅。”

伍立杨,却对余光中有独特的赞赏,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余光中。”

书信,由此不断飞越台湾海峡。余光中与伍立杨,开始了17年

“见字如面”

的忘年交。

对余光中来说,伍立杨的挚情激赏,并不是打动他的原因,而是这个大陆青年,文艺评论见微知著,善于幽微处发现亮光。

文人间

余光中还未成禅?

伍立杨却认为“功候内藏、回音强劲”

2017年3月6日晚,省作协副主席、《当代文坛》主编伍立杨,用微信发来了1993年余光中写给他的信。

洁白纸张,只有短短两个折痕,“立杨先生:多谢你寄来的文章,令我十分感动。前几天我已寄给你两本书:我最新的诗集《梦与地理》及二十年前出版的散文集《听听那冷雨》。”

信,两页,短短三百字。谈及甚多,有游历、有近况,也有勉励。“你信上所提的董桥、李敖、刘大任、金耀基诸人文章,各有佳胜,但海外作家辈出,值得一读再读者甚多。”

余光中,因一首《乡愁》火遍大陆,开 怀纵笔,难尽乡愁,至今仍是传诵经典。

1991年,还是“北漂”文艺青年的伍立杨,初涉余光中作品,便震惊其思维方式,令人耳目一新。“审美,总是站在很高的地方,启迪人的头脑。”

再看余光中的文采,更是龙凤绘藻,虎豹炳蔚;其诗更是林籁清流,泉石激韵。

虽然,伍立杨对余光中欣赏有加,但争议声也起。四川大学教授张叹凤曾认为,余光中诗写得好、批评也不错,但散文走的是司马扬雄之流骈俪一路,使才弄气,虽然华章泉涌,究竟还不是老辣一路,还未成禅。

如果没有争议,何来猛虎与蔷薇。褒贬的声音,并不妨碍伍立杨的见解。

从《名作欣赏》开始,伍立杨发表了五六篇关于余光中诗文的评论。并以信件的方式,和海峡那边的余光中探讨。

余光中对这个大陆青年青眼有加,文学评论犀利深刻,灵气之足,令人惊羡。

而余光中,也对伍立杨有着很深的影响,“功候内藏、回音强劲,纵的继承与横的移植恰到好处,绝无古董家的沾沾自喜和假洋人的虚无消极。”

1995年,余光中携妻子范我存来北京,伍立杨赶来看望。宾馆的沙发上,67岁的余光中与31岁的伍立杨合影,两人都戴茶色眼镜、胸前的衣服兜都别着钢笔。可能是过于注视镜头,两人的眼神一样专注而深邃,大有知心而相见恨晚之感。

长久的交谈,就如浓浓的下午茶,搅起了文学的涟漪,品味乡愁中,又榨出几滴希望的夜晚。

回家的路上,伍立杨还沉浸于余先生的音声异彩,更觉余先生思维敏捷,正如蔡思果所说:“余光中全身每一钱肉都是脑子”。

吸芬芳,吐馨香。此后信件交往中,两人会谈文学创作、谈书籍出版,也谈各自生活。1999年,伍立杨因工作变动到海南。没想到,此后和余光中又在海南几次见面。

2004年,余光中前往海南师范大学演讲,伍立杨陪同。“余先生甫入校园,如明星到场,拥挤的人潮,尖叫、呐喊,学生们纷纷献花。演讲台上,余先生用维多利亚式口音朗诵了一首世界名诗,最后一个老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