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张献忠沉银文物:木鞘藏银 龙纹金器或为皇家持有

2017-03-20 15:00 封面新闻  

(原标题:张献忠沉银考古出水文物揭秘:木鞘藏银 龙纹金器或为皇家持有)

20日,在“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现场,公布了大量珍贵文物的照片,记者看到本次出水的超万件文物中,还有龙纹金器、以及金册银册,据现场专家介绍,龙纹金器或为皇家所有。而金册则是明王朝册封藩王及妃嫔,郡王及妃嫔所用。引起关注的还有一张木鞘藏银的照片,这与史料记载张献忠用木槽夹银运送银两的说法高度吻合。图为木鞘藏银。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梁波 李庆 杨涛 摄影报道

本次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过程中,发现一根较完整木鞘,里面装着多个银锭,证实了张献忠曾“木鞘藏银”的传说。记者了解到,本次出土的木鞘较为完整,周边散布着银锭,木鞘内部也塞满了银锭。考古项目领队刘志岩介绍,这根木鞘是本次考古过程中,首次发现的木鞘。在清代文献中,就有张献忠用木鞘藏银,转移财宝的说法,这进一步印证了文献。

刘志岩介绍,木鞘的做法,就是把一根完整的木头剖成两半,把中间掏空,把银子装进去,再用铁或者铜片箍紧。“用木鞘装银后,两个人一抬就走了,运输起来很方便,对张献忠这样的农民起义军来讲,是很实用的。”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介绍,早在2005年4月20日,彭山县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进行施工过程中,由挖掘机在距地表2.5米左右的地方,挖出一圆木并从中散落7件银锭。

(原标题:张献忠沉银考古出水文物揭秘:木鞘藏银 龙纹金器或为皇家持有)

20日,在“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现场,公布了大量珍贵文物的照片,记者看到本次出水的超万件文物中,还有龙纹金器、以及金册银册,据现场专家介绍,龙纹金器或为皇家所有。而金册则是明王朝册封藩王及妃嫔,郡王及妃嫔所用。引起关注的还有一张木鞘藏银的照片,这与史料记载张献忠用木槽夹银运送银两的说法高度吻合。图为木鞘藏银。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梁波 李庆 杨涛 摄影报道

本次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过程中,发现一根较完整木鞘,里面装着多个银锭,证实了张献忠曾“木鞘藏银”的传说。记者了解到,本次出土的木鞘较为完整,周边散布着银锭,木鞘内部也塞满了银锭。考古项目领队刘志岩介绍,这根木鞘是本次考古过程中,首次发现的木鞘。在清代文献中,就有张献忠用木鞘藏银,转移财宝的说法,这进一步印证了文献。

刘志岩介绍,木鞘的做法,就是把一根完整的木头剖成两半,把中间掏空,把银子装进去,再用铁或者铜片箍紧。“用木鞘装银后,两个人一抬就走了,运输起来很方便,对张献忠这样的农民起义军来讲,是很实用的。”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介绍,早在2005年4月20日,彭山县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进行施工过程中,由挖掘机在距地表2.5米左右的地方,挖出一圆木并从中散落7件银锭。

出土的银锭便由木筒包裹,这和史料记载中张献忠 木槽夹银 的说法十分吻合。“但木鞘相对破损,不太完整,这一次完整木鞘的发现,更具价值。”

现场考古工作人员介绍,本次考古发掘工作中,发现至少25件金器,器型比较大的有金锭,其他还有金手镯、金戒指、金钗等。其中比较精美的,当属双龙头金手镯,其纹饰是龙的样式。考古专家推测,极有可能是皇家蕃王持有。“平常百姓家,不大可能有这么贵重的首饰。”刘志岩说。

图为银册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周远廉看来,张献忠的宝物,可能大部分是从明朝蕃王那儿抢的。“明末藩王,待遇都很好,不仅皇帝给得多,还有其他收入,都很有钱。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周王马上就筹集了50万银两,赏赐下属。”周远廉说,张献忠沿着陕西,过河南、河北,入湖北、湖南,再进四川,一路抢杀达官显贵,所收获的财宝不可计量。

图为金册在本次出水的文物中,还包含有金册和银册,据现场专家介绍,金册为明王朝册封藩王及妃嫔所用,银册则为明王朝册封郡王及妃嫔所用。此前在彭山江口,也曾发现金册。当地文管所曾介绍,这页金封册出水时间为2011年,出水地点位于彭山岷江大桥以上江中。该页金封册应是封面,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颁布政令法规。“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张献忠铸造的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

张献忠铸造的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

张献忠铸造的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

金簪

矛、刀、剑、箭镞等

矛、刀、剑、箭镞等

明代官银:铭刻有年号、重量、人名及府州县地名。

科学考古幕后:河道内围堰

科学考古幕后:抽水机排水

科学考古幕后:修建导流渠

科技考古(物理探测)

科技考古(物理探测)

考古发掘

文物筛选

现场保护

(责任编辑:王鑫)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