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重磅推荐

围魏救赵?美媒忧俄军重返尼加拉瓜:在火山脚下建卫星站

2017-04-21 08:17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4月21日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8日报道称,冷战时期,苏联人曾经在尼加拉瓜与美国较量。现在,普京的俄罗斯卷土重来。

在火山脚下能够清楚看到美国大使馆的地方,园艺师正在一个神秘的俄罗斯人的院子里进行最后的修整。

在混凝土墙和铁丝网后面,人们可以看到一座座红蓝色的建筑物、修剪整齐的草坪、天线和球形装置。尼加拉瓜政府说,这只是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的一个跟踪站点。但它是不是也是一个用于监视美国人的情报基地呢?

现场一位为尼加拉瓜电信公司公司的女员工说:“我不知道。他们是俄罗斯人,他们说俄语,他们随身携带的是俄罗斯的设备。”

这个中美洲小国成为美苏冷战的必争之地已经过去30年了。今天,俄罗斯再次在尼加拉瓜升起了国旗。过去两年来,俄罗斯政府加强了与尼加拉瓜的安全合作伙伴关系,出售武器,派驻部队,修建用来训练打击毒品走私的中美洲国家部队的设施。

报道称,俄罗斯的增兵似乎是克里姆林宫扩张主义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在世界其他地区,普京政府派遣战机帮助叙利亚政府,加强在阿富汗的维和力量,还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支持乌克兰的分离主义者。

一位熟悉中美洲事务的美国高级官员说:“很明显,俄罗斯人的动作很多,而且还在增多。”

在美国试图解开特朗普阵营与莫斯科的关系时,美国官员也对俄罗斯对于这块曾经驻足过的土地有何意图感到困惑。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怀疑俄罗斯新设施可能具有“双重用途”,是用来对美国实施电子间谍活动的。安全分析人士看到中美洲的军事行动可能是为了反击美国在东欧的驻军,表明俄罗斯也可以在美国的后院招摇过市。

美国官员表示,俄罗斯势力的不断增长并不令人震惊。但他们警惕性很高。国务院任命其俄罗斯事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为尼加拉瓜办公室的主管,看重的就是她以前的经验。派往尼加拉瓜的一些美国外交官具有俄语技能和在莫斯科工作的经验。

尼加拉瓜总统办公室、外交部和国防部以及警方都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俄罗斯驻马那瓜的大使馆也没有答复。

间谍游戏和美俄权力之争对于尼加拉瓜来说是老生常谈,面积只有阿拉巴马州大小的尼加拉瓜是一个有着悠久冷战史的国家。1979年推翻了美国支持的独裁者阿纳斯塔西奥·索摩查之后,苏联和古巴提供了士兵和资金,帮助丹尼尔·奥尔特加和他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政府。中情局介入进来,帮助反对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的所谓“反对派”发动战争,战争导致数万人死亡。

苏联的解体使冷战冲突告一段落。但在过去10年中,特别是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谋求在世界上取得更大的影响力。在拉美,俄罗斯向委内瑞拉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武器。俄罗斯的直升机被秘鲁、阿根廷和厄瓜多尔的军队使用。虽然美国和中国在拉丁美洲的贸易额要大得多,但俄罗斯与墨西哥和巴西等几个国家的经济关系得到了增强。

2006年,当奥尔特加在下台16年后重新当选时,尼加拉瓜再次成为俄罗斯在该地区的朋友。新的关系最初以平民为重点,俄罗斯向西半球最贫困的国家尼加拉瓜捐助了小麦和高粱。俄罗斯还向奥尔特加政府提供了数百辆汽车,正在建造一家制造疫苗的工厂。

马那瓜智库调查和战略分析中心的执行主任罗伯托·奥罗斯科说:“经济合作是一个方面。俄罗斯人真正想要的是军事存在。”

近几年来,伙伴关系已经军事化。2015年,桑地诺阵线控制的尼日利亚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允许俄罗斯军舰在尼加拉瓜港口停靠,按照以前的协议,允许其在沿海进行巡逻。俄罗斯开始提供装甲运兵车、飞机和移动式火箭发射器。它向尼加拉瓜提供了50辆T-72坦克。该国的军事领导人已经与俄罗斯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他们利用苏联提供的武器打击反对派,还在苏联接受训练。

在委内瑞拉在经济上几乎陷于崩溃,古巴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之后,奥尔特加政府已经成为俄罗斯在西半球最稳定的意识形态盟友。

美国陆军军事学院从事拉丁美洲研究的教授埃文·埃利斯说:“俄罗斯最有成效的政治关系以及俄罗斯取得的最大成绩就要数尼加拉瓜了。”他和2名美国海关官员去年被驱逐出尼加拉瓜。

尼加拉瓜安全专家估计,俄罗斯在该国约有250名军事人员。

尼加拉瓜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哈辛托·苏亚雷斯和奥尔特加的盟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俄罗斯的关系是20世纪80年代两国关系发展的自然产物。他批评了那些担心“根本不存在的军事威胁”的人。

苏亚雷斯说:“看看俄罗斯坦克所引发的骚乱。什么也没发生。这些坦克到达时他们还说战争即将到来。”

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对普京在拉丁美洲的意图有各种各样的理论。有人认为,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是对奥巴马政府向中东欧北约国家派遣部队和武器的回应。也有人担心俄罗斯可能会有野心勃勃的间谍目标,例如拦截从迈阿密到中美洲加勒比海的ARCOS 1光纤电缆的互联网流量。俄罗斯在内哈帕湖火山口设置的卫星站将成为一个间谍设施,不过尼加拉瓜官员表示它将用于俄罗斯的格洛纳斯系统。

在奥巴马政府中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胡安·冈萨雷斯说,他对所谓伊朗、中国和俄罗斯在拉丁美洲的活动增加将构成安全威胁的理论持怀疑态度。但由于俄罗斯在尼加拉瓜和萨尔瓦多的活动越来越频繁,他改变了主意。(萨尔瓦多外长上个月访问莫斯科,讨论贸易和投资。)

冈萨雷斯说:“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该担心,尼加拉瓜为俄罗斯提供了一个滩头,增强了它的情报能力,在接近美国的地方干预选举。”

已经退役的尼加拉瓜准将和反对党成员乌戈·托雷斯·希门尼斯表示,奥尔特加正在鼓励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

俄罗斯在尼加拉瓜的增兵恰逢华盛顿与马那瓜之间的关系日益恶化。去年夏天,尼加拉瓜最高法院和选举委员会——都被视为忠诚于奥尔特加——阻挠主要的反对派候选人参加11月份的总统选举,强迫反对派议员离开国民议会。奥尔特加顺利获胜,获得连续第三个任期。这场选举被美国国务院说成是有问题和不民主的选举。

据前美国官员透露,去年,对选举表示不满的奥巴马政府悄悄地迫使美洲开发银行推迟向尼加拉瓜发放6500万美元的贷款。

俄罗斯的出现在尼加拉瓜人中产生了喜忧参半的反应。有些人认为莫斯科是一个长期的盟友。其他人担心尼加拉瓜政府利用俄罗斯的新设备来监视国内的批评者。

53岁的公共汽车司机尼尔森·佩雷斯希望尼加拉瓜接收的汽车品牌比俄罗斯的KAvZ更好一些。

佩雷斯说:“这种车不适应这种气候;它会过热。”他抱怨狭窄的通道、咔咔响的后视镜、漏水的车顶和窗户。“这些都不舒服。”

在拉斯科利纳斯高档社区,一座俄罗斯建造的熠熠发光的反毒中心似乎已经完工。旁边大楼的一名保安质疑它能带来什么好处。

他说:“他们说这是一个禁毒中心,但谁知道。反正穷人没有得到俄罗斯的任何好处。”(编译/涂颀)

资料图:在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左)与来访的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握手。新华社发

参考消息网4月21日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8日报道称,冷战时期,苏联人曾经在尼加拉瓜与美国较量。现在,普京的俄罗斯卷土重来。

在火山脚下能够清楚看到美国大使馆的地方,园艺师正在一个神秘的俄罗斯人的院子里进行最后的修整。

在混凝土墙和铁丝网后面,人们可以看到一座座红蓝色的建筑物、修剪整齐的草坪、天线和球形装置。尼加拉瓜政府说,这只是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的一个跟踪站点。但它是不是也是一个用于监视美国人的情报基地呢?

现场一位为尼加拉瓜电信公司公司的女员工说:“我不知道。他们是俄罗斯人,他们说俄语,他们随身携带的是俄罗斯的设备。”

这个中美洲小国成为美苏冷战的必争之地已经过去30年了。今天,俄罗斯再次在尼加拉瓜升起了国旗。过去两年来,俄罗斯政府加强了与尼加拉瓜的安全合作伙伴关系,出售武器,派驻部队,修建用来训练打击毒品走私的中美洲国家部队的设施。

报道称,俄罗斯的增兵似乎是克里姆林宫扩张主义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在世界其他地区,普京政府派遣战机帮助叙利亚政府,加强在阿富汗的维和力量,还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支持乌克兰的分离主义者。

一位熟悉中美洲事务的美国高级官员说:“很明显,俄罗斯人的动作很多,而且还在增多。”

在美国试图解开特朗普阵营与莫斯科的关系时,美国官员也对俄罗斯对于这块曾经驻足过的土地有何意图感到困惑。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怀疑俄罗斯新设施可能具有“双重用途”,是用来对美国实施电子间谍活动的。安全分析人士看到中美洲的军事行动可能是为了反击美国在东欧的驻军,表明俄罗斯也可以在美国的后院招摇过市。

美国官员表示,俄罗斯势力的不断增长并不令人震惊。但他们警惕性很高。国务院任命其俄罗斯事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为尼加拉瓜办公室的主管,看重的就是她以前的经验。派往尼加拉瓜的一些美国外交官具有俄语技能和在莫斯科工作的经验。

尼加拉瓜总统办公室、外交部和国防部以及警方都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俄罗斯驻马那瓜的大使馆也没有答复。

间谍游戏和美俄权力之争对于尼加拉瓜来说是老生常谈,面积只有阿拉巴马州大小的尼加拉瓜是一个有着悠久冷战史的国家。1979年推翻了美国支持的独裁者阿纳斯塔西奥·索摩查之后,苏联和古巴提供了士兵和资金,帮助丹尼尔·奥尔特加和他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政府。中情局介入进来,帮助反对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的所谓“反对派”发动战争,战争导致数万人死亡。

苏联的解体使冷战冲突告一段落。但在过去10年中,特别是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谋求在世界上取得更大的影响力。在拉美,俄罗斯向委内瑞拉出售了数十亿美元的武器。俄罗斯的直升机被秘鲁、阿根廷和厄瓜多尔的军队使用。虽然美国和中国在拉丁美洲的贸易额要大得多,但俄罗斯与墨西哥和巴西等几个国家的经济关系得到了增强。

2006年,当奥尔特加在下台16年后重新当选时,尼加拉瓜再次成为俄罗斯在该地区的朋友。新的关系最初以平民为重点,俄罗斯向西半球最贫困的国家尼加拉瓜捐助了小麦和高粱。俄罗斯还向奥尔特加政府提供了数百辆汽车,正在建造一家制造疫苗的工厂。

马那瓜智库调查和战略分析中心的执行主任罗伯托·奥罗斯科说:“经济合作是一个方面。俄罗斯人真正想要的是军事存在。”

近几年来,伙伴关系已经军事化。2015年,桑地诺阵线控制的尼日利亚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允许俄罗斯军舰在尼加拉瓜港口停靠,按照以前的协议,允许其在沿海进行巡逻。俄罗斯开始提供装甲运兵车、飞机和移动式火箭发射器。它向尼加拉瓜提供了50辆T-72坦克。该国的军事领导人已经与俄罗斯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他们利用苏联提供的武器打击反对派,还在苏联接受训练。

在委内瑞拉在经济上几乎陷于崩溃,古巴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之后,奥尔特加政府已经成为俄罗斯在西半球最稳定的意识形态盟友。

美国陆军军事学院从事拉丁美洲研究的教授埃文·埃利斯说:“俄罗斯最有成效的政治关系以及俄罗斯取得的最大成绩就要数尼加拉瓜了。”他和2名美国海关官员去年被驱逐出尼加拉瓜。

尼加拉瓜安全专家估计,俄罗斯在该国约有250名军事人员。

尼加拉瓜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哈辛托·苏亚雷斯和奥尔特加的盟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俄罗斯的关系是20世纪80年代两国关系发展的自然产物。他批评了那些担心“根本不存在的军事威胁”的人。

苏亚雷斯说:“看看俄罗斯坦克所引发的骚乱。什么也没发生。这些坦克到达时他们还说战争即将到来。”

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对普京在拉丁美洲的意图有各种各样的理论。有人认为,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是对奥巴马政府向中东欧北约国家派遣部队和武器的回应。也有人担心俄罗斯可能会有野心勃勃的间谍目标,例如拦截从迈阿密到中美洲加勒比海的ARCOS 1光纤电缆的互联网流量。俄罗斯在内哈帕湖火山口设置的卫星站将成为一个间谍设施,不过尼加拉瓜官员表示它将用于俄罗斯的格洛纳斯系统。

在奥巴马政府中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胡安·冈萨雷斯说,他对所谓伊朗、中国和俄罗斯在拉丁美洲的活动增加将构成安全威胁的理论持怀疑态度。但由于俄罗斯在尼加拉瓜和萨尔瓦多的活动越来越频繁,他改变了主意。(萨尔瓦多外长上个月访问莫斯科,讨论贸易和投资。)

冈萨雷斯说:“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该担心,尼加拉瓜为俄罗斯提供了一个滩头,增强了它的情报能力,在接近美国的地方干预选举。”

已经退役的尼加拉瓜准将和反对党成员乌戈·托雷斯·希门尼斯表示,奥尔特加正在鼓励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

俄罗斯在尼加拉瓜的增兵恰逢华盛顿与马那瓜之间的关系日益恶化。去年夏天,尼加拉瓜最高法院和选举委员会——都被视为忠诚于奥尔特加——阻挠主要的反对派候选人参加11月份的总统选举,强迫反对派议员离开国民议会。奥尔特加顺利获胜,获得连续第三个任期。这场选举被美国国务院说成是有问题和不民主的选举。

据前美国官员透露,去年,对选举表示不满的奥巴马政府悄悄地迫使美洲开发银行推迟向尼加拉瓜发放6500万美元的贷款。

俄罗斯的出现在尼加拉瓜人中产生了喜忧参半的反应。有些人认为莫斯科是一个长期的盟友。其他人担心尼加拉瓜政府利用俄罗斯的新设备来监视国内的批评者。

53岁的公共汽车司机尼尔森·佩雷斯希望尼加拉瓜接收的汽车品牌比俄罗斯的KAvZ更好一些。

佩雷斯说:“这种车不适应这种气候;它会过热。”他抱怨狭窄的通道、咔咔响的后视镜、漏水的车顶和窗户。“这些都不舒服。”

在拉斯科利纳斯高档社区,一座俄罗斯建造的熠熠发光的反毒中心似乎已经完工。旁边大楼的一名保安质疑它能带来什么好处。

他说:“他们说这是一个禁毒中心,但谁知道。反正穷人没有得到俄罗斯的任何好处。”(编译/涂颀)

资料图:在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左)与来访的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握手。新华社发

 

铁甲摇篮:探访俄军BMP-3步战车工厂

近日,俄罗斯网友有幸参观了俄步兵战车制造工厂,包括BMP-3重型步兵战车在内的多型俄军主力地面武器正在工厂内生产。图为焊接完成的步兵战车车体。

正面拍摄的等待装配的BMP-3步战车底盘。

 

等待焊接的装甲板。

近处的技工正在校准100毫米滑膛炮的安装角度,远处可见正在装配中的炮塔。

 

BMP-3的100毫米主炮炮口特写。

正在等待安装的炮塔。

 

等待安装的BMD-3空降战车炮塔。

专业技工正在焊接车体部件。

 

后方拍摄的焊接完成的步战车车体,可见乘员舱框架。

等待装入车体的柴油机。

 

专用加工车床。

技工正在焊接车体炮塔座圈。

 

已基本焊接完成的战车车体。

这辆BMP3底盘已经完成了喷漆涂装。

 

等待组装的炮管。

正在吊装中的炮塔。

 

俄少将在叙利亚遭炸弹袭击 身负重伤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3月6日报道,俄军西部军区布尔坚科总医院在3月5日证实,俄罗斯西部军区司令部战斗训练局局长彼得·米柳欣少将被从叙利亚送回来时身受重伤,正在该医院接受治疗。图为彼得·米柳欣少将身着俄军阅兵队列礼服的照片。

报道称,米柳欣少将在叙利亚视察时乘坐的装甲车触碰了武装分子埋下的无线电遥控地雷。他是俄罗斯在叙利亚开展军事行动以来受伤的最高级别军官。图为触雷以后的现场。

 

据俄消息人士透露,触雷事件是2月16日在霍姆斯省发生的。事发当天,俄军车队正从提亚斯空军基地驶向霍姆斯市,其中包括米柳欣与5名俄罗斯军人乘坐的“虎”式装甲车。米柳欣去现场评估叙利亚军队的状态和训练情况。图为在叙利亚部署的俄军“虎”式装甲车。

在俄军车队行驶至距提亚斯空军基地4公里处,“虎”式装甲车被武装分子埋在路上的无线电遥控地雷炸毁,车队也遭到炮火袭击。图为此前在俄军阅兵彩排中出现的“虎”式装甲车。

 

在这次袭击事件中,被炸毁的“虎”式装甲车上的6人中有4人死亡。米柳欣身受重伤:他失去了双腿,一只眼睛被弹片打瞎。截至目前,俄军已经有27名军人在叙利亚阵亡。图为俄军提供的标示此次袭击事件具体地点的地图。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彼得·米柳欣少将长期在俄军训练部门任职,近年来担任俄军西部军区司令部战斗训练局局长的职务,在俄军西部军区部队的战备训练和新编成部队的组训中发挥了重要作,并因此在2015年12月晋升少将军衔。图为在2014年时接受俄军媒体采访的彼得·米柳欣。

 

在近年俄军举办的国际军事竞赛中,米柳欣也一直担负俄军参赛队的训练指导工作,并被认为对于俄军在竞赛中取得优秀成绩做出了巨大贡献。图为米柳欣在2016年“坦克两项”国际军事竞赛中的留影。

据米柳欣少将的同事回忆,米柳欣在训练部门任职时,对待工作的态度严肃认真,但待人友善。据俄军媒体报道,他推进了俄西部军区的训练方法现代化。图为米柳欣与战斗训练局的部下交谈。

(责任编辑:何淼)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