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财经>财经要闻

湖南掀起国企反腐风暴 嗜酒、爱骂人的宋伟杰落马

2017-07-17 15:59 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李永华

时隔5个月,靴子终于落地。

7月6日,湖南省纪委消息称:现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000900.SZ,下称“现代投资”)原董事长,湖南省水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水运投”)党委书记、董事长宋伟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5个月前,湖南省政府集中调整18家大型国有企业负责人,主政现代投资长达16年的宋伟杰调任湖南水运投董事长,湖南水运投原董事长周志中则调任现代投资董事长。

当时,关于宋伟杰或将出事的传闻就多有流传。不仅如此,坊间亦猜测,湖南此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大规模调整国企负责人,其目的之一就是深入推进国企反腐。

不到半年,从公开消息来看,宋伟杰已是这18家企业中第3个落马者。

宋伟杰其人:嗜酒,爱骂人,喜欢叫人“小干部”

现代投资成立于1993年,1999年在深交所挂牌交易,主营高速公路建设、经营及管理,是湖南唯一的省属公路上市公司。

2001年,年仅35岁的宋伟杰调任现代投资,2002年正式出任董事长一职。“来公司之前,宋伟杰是当时一位副省长的秘书。”现代投资一位高管刘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湖南省纪委官网——三湘风纪网资料显示,宋伟杰曾任湖南省统计局农调队干部、省政府办公厅干部,2001年10月至2017年2月任现代投资董事长。

时隔5个月,靴子终于落地。

7月6日,湖南省纪委消息称:现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000900.SZ,下称“现代投资”)原董事长,湖南省水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水运投”)党委书记、董事长宋伟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5个月前,湖南省政府集中调整18家大型国有企业负责人,主政现代投资长达16年的宋伟杰调任湖南水运投董事长,湖南水运投原董事长周志中则调任现代投资董事长。

当时,关于宋伟杰或将出事的传闻就多有流传。不仅如此,坊间亦猜测,湖南此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大规模调整国企负责人,其目的之一就是深入推进国企反腐。

不到半年,从公开消息来看,宋伟杰已是这18家企业中第3个落马者。

宋伟杰其人:嗜酒,爱骂人,喜欢叫人“小干部”

现代投资成立于1993年,1999年在深交所挂牌交易,主营高速公路建设、经营及管理,是湖南唯一的省属公路上市公司。

2001年,年仅35岁的宋伟杰调任现代投资,2002年正式出任董事长一职。“来公司之前,宋伟杰是当时一位副省长的秘书。”现代投资一位高管刘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湖南省纪委官网——三湘风纪网资料显示,宋伟杰曾任湖南省统计局农调队干部、省政府办公厅干部,2001年10月至2017年2月任现代投资董事长。

一上任,宋伟杰就显露出强大的运作能力。“公司原来的实权领导有好几个离开,其中两位还被送‘进去’。”刘华称,自此宋伟杰在现代投资掌控了不容置疑的话语权,“在公司,老板就是一言堂。”

大权在握、喜欢骂人,是现代投资办公室工作人员林晓对宋伟杰最深的印象。“公司里什么人都可能挨骂,经常有高管被骂得狗血淋头,还不敢吭一声。”林晓说,宋伟杰嗜酒,只喝洋酒,而且一般只用6两的大口杯喝酒。“老板酒量好,但是也架不住喝得多,一喝就醉,然后就是骂人。”

在内部如此,对外,宋伟杰照样我行我素。对此,湖南不少记者亦深有体会。数年前,在一次新闻发布会后的招待酒宴上,宋伟杰举着酒杯在酒桌上敬酒,他端着大玻璃杯就是一口闷,还逼着对方同样喝一大杯,接着就脸红脖子粗地开始逐个批评在场的各路媒体。“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场合,有些记者目瞪口呆。”一位刘姓记者回忆道。

宋伟杰架子大,在湖南省政经圈,特别是湖南省交通系统也是出了名的。酒后的宋伟杰有一个几乎人人皆知的标准动作,那就是端着杯子,拍着对方的肩膀说,“你这个小干部”,哪怕对方是一位厅级干部,而他自己的行政级别是正处级。

华菱集团一位离职的中层干部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回忆,数年前,在现代投资原来的总部所在地——长沙金源大酒店,为了一个宴会包厢,宋伟杰甚至直接出手打人。被打者是为原华菱集团董事长订包厢的办公室人员。

宋伟杰的一位朋友认为,在现代投资一言堂的企业治理格局下,宋伟杰喝酒使性、飞扬跋扈的性格缺陷被不断放大。更要命的是,失去制约的权力让宋伟杰难以抵挡现代投资旗下诸多高速公路工程项目以及其他巨额利益的诱惑。

目前,湖南省纪委的说法是“宋伟杰涉嫌严重违纪”,宋伟杰具体出事原因和违纪问题不详。不过,外界传言可能是因为其任职现代投资董事长期间的经济问题,主要涉及高速公路建设与现代凯莱酒店项目。现代凯莱酒店为一座综合性五星级酒店,总投资7亿元,工程建设周期长达十年,2014年竣工,是现代投资的总部办公楼。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负责该酒店工程建设的现代投资副总经理张宁同时被查。刘华透露,多年来,宋伟杰在不少项目奖励上,他自己动不动就拿一两百万元的奖金,而其他高管的奖金数则常常只有其1/10。

2011年,湖南省高速公路系统“大地震”,现代投资原大股东湖南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因巨额贪腐被调查,另有多名相关人士先后锒铛入狱。后来几年间,刘华回忆,在现代投资的工作例会上,宋伟杰曾多次说过,他每年都要去探监几次,去看看他的朋友,并唏嘘感慨道:“分别时,我向外面走,他向里面走,那种心情不可用言语表达。”

贡献大部分利润的潭耒高速收费期只剩下3年

掌管现代投资16年,宋伟杰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现代投资1996年修建了湖南省第一条高速公路——长沙县到浏阳市永安镇的长永高速公路。2001年至2003年,公司先后收购京港澳长潭、潭衡、衡耒高速的收费经营权。直到2012年,现代投资历年财报显示,十余年来,该公司守着总计约246公里的3条高速公路“靠垄断,也靠天吃饭”,业绩不温不火,股价也是波澜不惊。

湖南高速公路系统腐败“地震”后的2012年堪称现代投资的转折之年。高速公路的收费经营权期限在15~30年之间,当时,现代投资的3条高速路中最短收费经营权期限只有8年。

当年,现代投资公司成功竞购全长91.7公里、概算总投资81.9亿元的溆怀高速。2013年11月,投入26.86亿元的潭耒高速提质改造工程竣工。宋伟杰称,收购溆怀高速意味着现代投资的主业经营年限将延长30年,从而保证了主业的可持续发展。

习惯于高速公路垄断经营的宋伟杰表示,现代投资依然选择一些适合公司发展的“垄断、半垄断或政府扶持”的行业,来为公司提供另一个利润支撑点,扩大公司的发展空间,希望构建“路为基础、跨业发展、走出湖南”的总体发展格局。

转型5年后,现代投资2016年年报称,公司“一体三翼” 的发展格局已基本成型:公路板块保持持续增长,金融板块业务范围逐步扩大,财富管理板块增加新的利润点,公路外实业投资板块规模效益初具雏形。2016年,公司实现总收入95.2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6.16%;净利润8.2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4.95%。

从数据来看,这份业绩颇为靓丽。然而,营收结构分析显示,现代投资营收增长主要依靠大宗商品贸易,后者的收入占总营收比为69.94%,同比大幅增长85.98%,但是毛利率仅为2.98%。刘华坦言,“实际上,这一块并不挣钱”。

高速公路主业方面,现代投资去年年报称,收费经营权期限到期后,公司将面临可持续发展的挑战。旗下的潭耒高速2016年贡献营收达14亿元,毛利率为58.22%,毛利润高达8.15亿元,接近公司当年净利润。作为现代投资主要利润来源,潭耒高速的湘潭至衡阳段收费权将于2020年到期,只剩下3年;衡阳至耒阳段将于2023年到期,也只有6年。

至于2012年收购的溆怀高速公路2016年收取通行费 1.76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 1.85%,难撑大局。

迄今为止,在湖南省外,现代投资依然没能取得一公里的路权。

除了大宗商品与高速公路收费,包括环保、酒店在内的其他板块营业收入为6.29亿元,营收占比仅 6.61% ,较2015年的8.13亿元下降22.6%,公司称这些行业竞争激烈。

短期来看,多元化仍然无法对现代投资整体业绩构成大贡献。多重压力之下,现代投资经营危机正在逼近。

湖南掀起国企反腐风暴

“宋老板到了省水运投之后,喝酒、骂人的性子一点都没变,反而更加厉害了。”刘华说。

湖南水运投成立于2013年10月,是湖南省政府独资的国有企业,主要承担省政府主导投资建设的全省水上航电枢纽、船闸、港口码头及航道等重大水上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工程建设和运营维护。

从规模与影响力来讲,湖南水运投与现代投资都不在同一个量级,调任后的宋伟杰除了不满之外,似乎并未意识到一场国企反腐飓风正在背后迅猛袭来。

2月27日,湖南省委召开集体谈话会,对包括湘电集团、湖南财信金控集团、湖南高新创投集团等湖南龙头国企在内的18名省属国企主要领导人员进行任前谈心谈话。3月1日起,各企业分别召开干部职工大会,宣布省委决定。

尽管并未公布此次集中调整的战略意图,然而,如此不同寻常的动作,让外界猜测这与近年来湖南掀起的国企反腐风暴有关。

2016年湖南省的第一轮巡视中,省委巡视组给华菱集团、湘投控股、建工集团、长丰集团等多家国企列出问题清单,“诊断”出这些行业龙头存在利益输送、靠山吃山、任人唯亲等“病灶”,不乏暗箱操作等违纪违法行为。

仅以此次调整负责人的18家国企为例,去年,湖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覃道雄、总经理李义成以及湘电集团董事长周建雄先后落马;湖南建工集团更是爆发腐败窝案,多名高管与中层干部相继被查。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集中调整后的短短数月内,湖南高新创投集团原董事长黄明被调查,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彭旭峰外逃。据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彭旭峰是个典型的裸官,在这次职务调整中虽有争议,但顺利由长沙市管干部升职为湖南省管干部。彭旭峰上任不足一个月,在获悉其弟被拘后,他本人竟然成功以实名出逃,牵涉官员高达数百人。

宋伟杰是最近一个。

2012年,宋伟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曾说,“我喜欢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基本做到了。我到现代投资工作10年了,巡视、审计也来了10年了,我可以不和任何人打招呼,身正不怕影子斜。”

曾经,拥有研究员级高级经济师职称的宋伟杰给自己的人生规划是,从官场到商场,今后再去“学场”——高校教书。如今,他却只可能在教材中留下一个反面案例。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华、林晓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董菁)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