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阿拉伯半岛的最为敏感的显示器:香料

2017-08-25 10:46 光明日报  

对于阿拉伯半岛你了解多少?国博刚刚闭幕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其实就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的一个展览。

2012年,牛津大学在沙特阿拉伯启动了一个古沙漠的研究项目,主要是研究整个半岛的气候变迁,居然有充分的古生物学与考古学证据支持这个半岛上曾经存在过哺乳动物!在整个史前时期,阿拉伯半岛的气候远比今天湿润,完全是一个绿色的阿拉伯,河流纵横,湖泊遍布,人口得以散布与扩张,这使得它成为连接非洲与亚欧大陆的关键枢纽。

这个判断与考古学家发现的大量旧时器时代遗存正好对应。阿拉伯半岛上时代最早的古人类遗存是130万年前的石制生产工具。在阿拉伯北部的舒维希提亚和西南部的伯希玛等地,都发现有此类石器。在此次展览的“人形石碑”单元,我们就可以看到有着一百多万年历史的石制生产工具,包括石斧、刮削器、箭镞等。

在朱拜尔绿洲,发现了阿拉伯半岛上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址,一万年前,这里的微型刀片工具由非本地材料打制而成,表明使用这些工具的人已经有了流动性,其流动范围可能超过数百公里。考古学家还在半岛发掘了一座公元前5100年至4300年的墓地,276座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有来自印度的玛瑙珠、红燧石珠2500多枚。在公元前3000年末期,半岛可以制作本地的红陶,但同样出土了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彩陶,这些都是人类早期交流的明证。

对于阿拉伯半岛你了解多少?国博刚刚闭幕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其实就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的一个展览。

2012年,牛津大学在沙特阿拉伯启动了一个古沙漠的研究项目,主要是研究整个半岛的气候变迁,居然有充分的古生物学与考古学证据支持这个半岛上曾经存在过哺乳动物!在整个史前时期,阿拉伯半岛的气候远比今天湿润,完全是一个绿色的阿拉伯,河流纵横,湖泊遍布,人口得以散布与扩张,这使得它成为连接非洲与亚欧大陆的关键枢纽。

这个判断与考古学家发现的大量旧时器时代遗存正好对应。阿拉伯半岛上时代最早的古人类遗存是130万年前的石制生产工具。在阿拉伯北部的舒维希提亚和西南部的伯希玛等地,都发现有此类石器。在此次展览的“人形石碑”单元,我们就可以看到有着一百多万年历史的石制生产工具,包括石斧、刮削器、箭镞等。

在朱拜尔绿洲,发现了阿拉伯半岛上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址,一万年前,这里的微型刀片工具由非本地材料打制而成,表明使用这些工具的人已经有了流动性,其流动范围可能超过数百公里。考古学家还在半岛发掘了一座公元前5100年至4300年的墓地,276座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有来自印度的玛瑙珠、红燧石珠2500多枚。在公元前3000年末期,半岛可以制作本地的红陶,但同样出土了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彩陶,这些都是人类早期交流的明证。

距今3000年之前,随着骆驼被驯养与使用,阿拉伯半岛的长途贸易得以实现,甚至不毛之地也变得通行无阻。阿拉伯半岛南部是世界上乳香、没药的主要种植地之一。由于乳香等对气候土壤的特殊要求,并不容易移植,因此至少在公元前3000年乳香就从这里出口,漫长的“香料之路”初见端倪。

应该说,阿拉伯半岛在与自己不同文化的碰撞融合中不断演进,创造了纳巴泰、德丹、格拉、迪尔蒙等文明,同时在香料、宝石、丝绸、瓷器等贸易的驱动下,又在与美索不达米亚、希腊、罗马、印度、中国等异域文明的交往中,自我强大并影响着世界古代文明的发展。

公元前8世纪后,宗教仪式对于阿拉伯南部香料的需求变得巨大起来,沿途之上的绿洲、城镇、驿站也都随之兴起,一些中间站点发展成为中心城市。近些年考古人在沙特陆续发掘出欧拉、泰马、卡耶特法奥等主考古遗址,这些遗址无一例外都是当年香料之路上的主要驿站。

欧拉是阿拉伯西北部古地名德丹的现代名称,这里曾是香料之路上的重要站点之一。公元前6世纪,在里西安部族的经营之下,德丹发展成为区域文化中心。公元前1世纪,德丹在一次地震灾难之后逐渐走向衰落。然而,欧拉绿洲仍然保持着其在香料之路上的重要影响。

泰马是沙特西北地区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这里是传奇香料之路的必经之地。阿拉伯北部通往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以及通往埃及、地中海东部的商路,都交汇于此。直至公元7世纪伊斯兰时期正式开始之前,泰马在该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中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玛甸沙勒是沙特阿拉伯的第一个世界遗产,它是传说中的古黑格拉城,公元100年左右,罗马帝国在这里设置阿拉伯行省,作为绿洲城市,这里种植了大量无花果、橄榄树、葡萄树,因此在阿拉伯北部至约旦、地中海的商贸之路上占有重要位置。考古人员在这里发现了古代纳巴泰王国时期的94座高等级贵族墓葬,墓葬出土了精美的皮革及织物残片、刻铭石的香炉、拉丁文刻的铭文石碑,还有可做香炉的彩陶杯等。

公元3世纪早期,对于香料的需求猛增,每年大约有一万只骆驼驮着香料来往于阿拉伯南部与地中海之间。据统计,《圣经》一共有188次提到香料,其中出现最频繁的就是乳香和没药。古犹太人分别在清晨和黄昏的时刻烧香两次。传说巴比伦神殿一年的乳香用量是两吨半。而罗马帝国对于乳香的利用如同对丝绸的喜爱一样,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香料之路”也不止一条。仅以乳香为例,它有两条传播路线,海上航线和陆路商道。陆路通道起点是阿拉伯半岛的南部地区临近阿拉伯海的沿岸港口基纳,一路向北进发,到达沙特阿拉伯的北部佩特拉后,转至美索不达米亚,即两河流域。另外一路转道到达大马士革和其他腓尼基沿岸的各个城市。海上航线从阿拉伯半岛南端出发,沿红海北上,一直到埃及和其他地区。

卡耶特法奥遗址位于利雅得西南部约700公里的鲁卜哈里沙漠的边缘处,连接着南阿拉伯半岛与阿拉伯半岛东北部,是半岛腹地上的经济、宗教、政治与文化的中心,也是这条路上最为富庶的城市。遗址显示这完全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只有城东边的峭壁提供了一道天然屏障,城的南北西三面,是条条宽阔的马路,显示着通商城市的便捷。不同国家的旅行者、商人和朝圣者都可以在这里得到休息与补给。考古显示这里有专门的市场,用巨大的围墙围起,东西长30多米,南北宽25米。这个遗址出土的许多文物来自地中海地区,一些文物产自当地却带有显著的罗马装饰风格和技术风格。

商队行走与中途休息时都需要安全保障和大量补给,这都需要武力来保证,于是商旅必须向贸易路线的统治者缴纳税款,由于所经之处负税累累,各种香料到达目的地时已经非常昂贵,乳香没药的价值甚至等同于同等重量的黄金。这迫使许多国家减少了对香料的消费,但随着“朝圣之路”的形成,香料之路再次复兴。

古代麦加与香料之路距离较远,直到公元五世纪,擅于经商的古莱氏部族到达麦加后,这里才逐渐发展成为重要的宗教和贸易中心。公元631年,即先知穆罕默德去世的前一年,他离开麦地那重返麦加。这次行动即以朝圣而闻名。公元7世纪晚期,伊斯兰信仰在阿拉伯半岛之外也得到迅速发展。对于信徒来说,即使不能每年完成,有生之年也要至少完成一次朝圣。为了便于日益增多的信徒前往麦加朝圣,必须开拓更多通畅便利的朝圣路线。于是此前连接半岛内外的香料之路被改造成了通往圣地的朝圣之路。

布罗代尔说,除了能够把自己的货品输出到远方发扬光大的文明之外,不存在任何别的文明。对于一种文明来说,存在就是既能给予又能收受和借用。香料之路正是这样一种颇为敏感的显示器,呈现着各种文明如何一边收受一边给予。

(责任编辑:乔立远)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