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情报错得不能再错了 毛泽东却打了一生中最得意之战

2017-09-04 11:15 央广网  

1960年5月,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华访问。在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时,他说:“阁下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而毛泽东却以他特有的幽默,微笑着摇摇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一生的‘得意之笔’!”殊不知,这“得意之笔”却是因情报错误遭遇失利的情况下写就的。

电影《四渡赤水》海报。八一电影制片厂1983年摄制,于1984年获第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该片讲述了1935年1月,毛泽东率3万红军在赤水河畔与堵截红军的川军狭路相逢。红军一渡赤水,进到云南扎西地区;利用运动战,二渡赤水河,奇袭娄山关;面对敌军的碉堡战和重兵进攻,红军三渡赤水,佯装北渡长江之势。然后调头东下;四渡赤水,南涉乌江,摆脱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

《长征组歌》中有这样一句人们再熟悉不过的唱词——“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确,四渡赤水确是毛泽东高超军事指挥艺术的突出体现。但你可能并不了解,成就毛泽东这“得意之笔”的却是以青杠坡战斗为核心的土城战役。

土城战役是毛泽东重新回到红军领导岗位后亲自指挥的第一个战役。由于情报失误,土城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正是由于土城战役的失利,才有了后来的四渡赤水。

1960年5月,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华访问。在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时,他说:“阁下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而毛泽东却以他特有的幽默,微笑着摇摇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一生的‘得意之笔’!”殊不知,这“得意之笔”却是因情报错误遭遇失利的情况下写就的。

电影《四渡赤水》海报。八一电影制片厂1983年摄制,于1984年获第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该片讲述了1935年1月,毛泽东率3万红军在赤水河畔与堵截红军的川军狭路相逢。红军一渡赤水,进到云南扎西地区;利用运动战,二渡赤水河,奇袭娄山关;面对敌军的碉堡战和重兵进攻,红军三渡赤水,佯装北渡长江之势。然后调头东下;四渡赤水,南涉乌江,摆脱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

《长征组歌》中有这样一句人们再熟悉不过的唱词——“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确,四渡赤水确是毛泽东高超军事指挥艺术的突出体现。但你可能并不了解,成就毛泽东这“得意之笔”的却是以青杠坡战斗为核心的土城战役。

土城战役是毛泽东重新回到红军领导岗位后亲自指挥的第一个战役。由于情报失误,土城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正是由于土城战役的失利,才有了后来的四渡赤水。

根据刘伯承、聂荣臻的建议,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分析了黔北地区是否适合建立根据地的问题。经过讨论,大家认为这里人烟稀少,少数民族又多,党的工作基础薄弱,不便于创建根据地,于是决定中央红军北渡长江,同四方面军会合,在川西或川西北创建根据地。

与此同时,蒋介石加紧对红军的围追堵截作了重新部署,除分别以湘鄂、川陕敌军各一部对付红2、6军团和红四方面军外,集中国民党中央军薛岳兵团和黔军全部、川滇军大部、湘桂粤军一部共17个师又13个旅150个团近40万人,妄图将中央红军37000多人围歼于乌江西北地区。红军周围的局势变得更加严峻了。

临危受命的毛泽东急欲在惊涛骇浪中杀出一条生路。他力主放弃原定与红2、6军团会合的计划,改为北上渡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这一主张,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于是,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率领部队撤出遵义城,逐次向北转移,在川黔交界的赤水、土城地区集中,准备渡江北上。

1月19日,中央红军分3路从松坎、桐梓、遵义地区向土城方向开进,并于27日全部进抵赤水河以东地区。然而,川军郭勋祺部也尾追而至。行军途中,毛泽东同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共同察看了沿途地形,发现道路两侧均系山谷地带,如果追兵孤军深入,红军便可以利用两边山谷的有利地形,集中优势兵力,合围夹击歼灭该敌。这个时候,军委二局截获了川军潘文华的26日电令,获悉尾追之敌只有郭勋祺部4个团的兵力,跟进潘佐部2个团。毛泽东当即下决心,命令在土城镇以北的红2师继续北上,同先头已抵达旺隆场的红1师相机夺取赤水城;以红3军团3个师,占领土城东北5公里的607。5至杨柳庄一线南面高地,以红5军团2个师占领青杠坡至一碗水一线北面高地,从南北夹击歼灭郭勋祺部;干部团在土城以东两公里处的白马山作预备队,对尾追之敌展开一场“歼灭战”。

28日凌晨,细雨蒙蒙,寒风刺骨。红3、5军团在彭德怀、杨尚昆的指挥下,从土城镇外水狮坝分两路向进占枫村坝、青杠坡地区的川军阵地发起进攻。敌郭勋祺部凭借有利地形拼死顽抗,红军官兵拼死争夺,往复冲杀。战斗异常激烈,交战双方陷入胶着状态,成了一场名副其实的“拉锯战”“消耗战”。

更严重的是,红军从俘虏的番号中发现原来的情报有误,川军不是4个团6000多人,实为6个团万余人,还有后续部队,且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据当年在军委总部任作战参谋的孔石泉同志回忆:“我们在土城那一仗没有打好,因为对敌人估计不足。敌人的发报我们收到了,但把‘旅’翻译成了‘团’,因此估计敌人是两个团的兵力。如果知道是旅就不会打的。以后伤亡很大,不能不走了,是我们自己撤退的,只打了个击溃战。”

四渡赤水相关画作

对于此事,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有过这样的评价:“毛和他的部下意识到他们正在进行一场危险的战斗。敌人并不是不堪一击的黔军,而是驻守宜宾的川军总司令刘湘手下的精锐部队,前线指挥官是外号叫‘熊猫’的郭勋祺。”敌人的兵力总数“至少1万人,而且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指挥有方。毛因失算使红军遇上了长征中最关键的一次战斗。他得到的情报错得不能再错了。”

“旅”和“团”一字之差的情报失误,让毛泽东痛心疾首、刻骨铭心,但从来都不墨守成规的他迅速从不利战局中寻找有利因素,急令红1军团红2师火速返回增援,以求变被动为主动。在增援部队尚未赶到的两三个小时内,敌军的反攻更加凶猛,阵地一度被攻破。敌人抢占部分山头后,步步进逼,甚至打到了位于大埂上东南方向一个叫“漏风垭”的地方,而那正是中革军委指挥部前沿。山后就是赤水河,无险可守,战局于我十分不利。在这紧急关头,毛泽东果断命令陈赓、宋任穷率军委纵队干部团发起反冲锋。临危受命的干部团猛打猛冲,打得敌人失了神,连滚带爬地溃退下去。毛泽东在白马山上用望远镜看到这个情景,兴奋地对身边人员说:“打得好!打得好!陈赓行,可以当军长。”

红2师返回后,中革军委认真分析了形势,重新调整了进攻部署,决定再次向青杠坡敌军发起总攻。战事危急,朱德总司令亲临前线统一指挥,指战员备受鼓舞,士气大增。下午2点,总攻开始,一场殊死搏斗在青杠坡山梁及两翼峡谷展开。红2师担任正面作战,主攻青杠坡山腰川军指挥所永安寺。川军凭借有利地形,布置了3层防卫火力,红军多次进攻都未能奏效。红2师从两翼发起猛烈攻击,正面佯作后退之势,诱敌转向两侧防卫。红2师5团突击队一跃而起,直扑永安寺,经一场白刃战,终于将永安寺占领。此时,大量占据着临时工事的敌军依然负隅顽抗,且敌后援部队独立第3旅迅速增援上来,教导师第2旅由古蔺向土城方面迂回堵截,赤水的第5师2个旅及第1师第3旅第7团也从西北向红军侧后攻击,其余增援部队还源源而至。当晚,毛泽东提议召集中央政治局几个领导人开会。会议根据各路国民党军正汇集而来进行围堵的新情况,判明原定在这里北渡长江的计划已不能实现,决定迅速撤出战斗,西渡赤水,向川南古蔺、叙永地区转移。

1月29日,红军在土城、猿猴两地一渡赤水,进入川南古蔺、叙永地区。继而放弃了北渡长江的计划,迅速转向川滇黔三省边境国民党军设防空虚的云南扎西地区集结,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圈。毛泽东以一当十,声东击西,瞒天过海,导演出一部“四渡赤水”的千古绝唱,写下了自己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笔”,创造出了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3年12月18日第9版,原题:《一字之差,成就毛泽东的“得意之笔”》,作者:褚银 章世森,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军事科学院研究生部。

1960年5月,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华访问。在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时,他说:“阁下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而毛泽东却以他特有的幽默,微笑着摇摇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一生的‘得意之笔’!”殊不知,这“得意之笔”却是因情报错误遭遇失利的情况下写就的。

电影《四渡赤水》海报。八一电影制片厂1983年摄制,于1984年获第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该片讲述了1935年1月,毛泽东率3万红军在赤水河畔与堵截红军的川军狭路相逢。红军一渡赤水,进到云南扎西地区;利用运动战,二渡赤水河,奇袭娄山关;面对敌军的碉堡战和重兵进攻,红军三渡赤水,佯装北渡长江之势。然后调头东下;四渡赤水,南涉乌江,摆脱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

《长征组歌》中有这样一句人们再熟悉不过的唱词——“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确,四渡赤水确是毛泽东高超军事指挥艺术的突出体现。但你可能并不了解,成就毛泽东这“得意之笔”的却是以青杠坡战斗为核心的土城战役。

土城战役是毛泽东重新回到红军领导岗位后亲自指挥的第一个战役。由于情报失误,土城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正是由于土城战役的失利,才有了后来的四渡赤水。

根据刘伯承、聂荣臻的建议,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分析了黔北地区是否适合建立根据地的问题。经过讨论,大家认为这里人烟稀少,少数民族又多,党的工作基础薄弱,不便于创建根据地,于是决定中央红军北渡长江,同四方面军会合,在川西或川西北创建根据地。

与此同时,蒋介石加紧对红军的围追堵截作了重新部署,除分别以湘鄂、川陕敌军各一部对付红2、6军团和红四方面军外,集中国民党中央军薛岳兵团和黔军全部、川滇军大部、湘桂粤军一部共17个师又13个旅150个团近40万人,妄图将中央红军37000多人围歼于乌江西北地区。红军周围的局势变得更加严峻了。

临危受命的毛泽东急欲在惊涛骇浪中杀出一条生路。他力主放弃原定与红2、6军团会合的计划,改为北上渡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这一主张,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于是,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率领部队撤出遵义城,逐次向北转移,在川黔交界的赤水、土城地区集中,准备渡江北上。

1月19日,中央红军分3路从松坎、桐梓、遵义地区向土城方向开进,并于27日全部进抵赤水河以东地区。然而,川军郭勋祺部也尾追而至。行军途中,毛泽东同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共同察看了沿途地形,发现道路两侧均系山谷地带,如果追兵孤军深入,红军便可以利用两边山谷的有利地形,集中优势兵力,合围夹击歼灭该敌。这个时候,军委二局截获了川军潘文华的26日电令,获悉尾追之敌只有郭勋祺部4个团的兵力,跟进潘佐部2个团。毛泽东当即下决心,命令在土城镇以北的红2师继续北上,同先头已抵达旺隆场的红1师相机夺取赤水城;以红3军团3个师,占领土城东北5公里的607。5至杨柳庄一线南面高地,以红5军团2个师占领青杠坡至一碗水一线北面高地,从南北夹击歼灭郭勋祺部;干部团在土城以东两公里处的白马山作预备队,对尾追之敌展开一场“歼灭战”。

28日凌晨,细雨蒙蒙,寒风刺骨。红3、5军团在彭德怀、杨尚昆的指挥下,从土城镇外水狮坝分两路向进占枫村坝、青杠坡地区的川军阵地发起进攻。敌郭勋祺部凭借有利地形拼死顽抗,红军官兵拼死争夺,往复冲杀。战斗异常激烈,交战双方陷入胶着状态,成了一场名副其实的“拉锯战”“消耗战”。

更严重的是,红军从俘虏的番号中发现原来的情报有误,川军不是4个团6000多人,实为6个团万余人,还有后续部队,且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据当年在军委总部任作战参谋的孔石泉同志回忆:“我们在土城那一仗没有打好,因为对敌人估计不足。敌人的发报我们收到了,但把‘旅’翻译成了‘团’,因此估计敌人是两个团的兵力。如果知道是旅就不会打的。以后伤亡很大,不能不走了,是我们自己撤退的,只打了个击溃战。”

四渡赤水相关画作

对于此事,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有过这样的评价:“毛和他的部下意识到他们正在进行一场危险的战斗。敌人并不是不堪一击的黔军,而是驻守宜宾的川军总司令刘湘手下的精锐部队,前线指挥官是外号叫‘熊猫’的郭勋祺。”敌人的兵力总数“至少1万人,而且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指挥有方。毛因失算使红军遇上了长征中最关键的一次战斗。他得到的情报错得不能再错了。”

“旅”和“团”一字之差的情报失误,让毛泽东痛心疾首、刻骨铭心,但从来都不墨守成规的他迅速从不利战局中寻找有利因素,急令红1军团红2师火速返回增援,以求变被动为主动。在增援部队尚未赶到的两三个小时内,敌军的反攻更加凶猛,阵地一度被攻破。敌人抢占部分山头后,步步进逼,甚至打到了位于大埂上东南方向一个叫“漏风垭”的地方,而那正是中革军委指挥部前沿。山后就是赤水河,无险可守,战局于我十分不利。在这紧急关头,毛泽东果断命令陈赓、宋任穷率军委纵队干部团发起反冲锋。临危受命的干部团猛打猛冲,打得敌人失了神,连滚带爬地溃退下去。毛泽东在白马山上用望远镜看到这个情景,兴奋地对身边人员说:“打得好!打得好!陈赓行,可以当军长。”

红2师返回后,中革军委认真分析了形势,重新调整了进攻部署,决定再次向青杠坡敌军发起总攻。战事危急,朱德总司令亲临前线统一指挥,指战员备受鼓舞,士气大增。下午2点,总攻开始,一场殊死搏斗在青杠坡山梁及两翼峡谷展开。红2师担任正面作战,主攻青杠坡山腰川军指挥所永安寺。川军凭借有利地形,布置了3层防卫火力,红军多次进攻都未能奏效。红2师从两翼发起猛烈攻击,正面佯作后退之势,诱敌转向两侧防卫。红2师5团突击队一跃而起,直扑永安寺,经一场白刃战,终于将永安寺占领。此时,大量占据着临时工事的敌军依然负隅顽抗,且敌后援部队独立第3旅迅速增援上来,教导师第2旅由古蔺向土城方面迂回堵截,赤水的第5师2个旅及第1师第3旅第7团也从西北向红军侧后攻击,其余增援部队还源源而至。当晚,毛泽东提议召集中央政治局几个领导人开会。会议根据各路国民党军正汇集而来进行围堵的新情况,判明原定在这里北渡长江的计划已不能实现,决定迅速撤出战斗,西渡赤水,向川南古蔺、叙永地区转移。

1月29日,红军在土城、猿猴两地一渡赤水,进入川南古蔺、叙永地区。继而放弃了北渡长江的计划,迅速转向川滇黔三省边境国民党军设防空虚的云南扎西地区集结,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圈。毛泽东以一当十,声东击西,瞒天过海,导演出一部“四渡赤水”的千古绝唱,写下了自己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笔”,创造出了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3年12月18日第9版,原题:《一字之差,成就毛泽东的“得意之笔”》,作者:褚银 章世森,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军事科学院研究生部。

(责任编辑:余璐)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