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民国湖南县分三等 邵阳衡阳排名比长沙高

2017-09-05 15:39 潇湘晨报  

1931年8月14日大公报关于重新划定湖南各县等级的报道,其中列出了邵阳衡阳长沙等县的具体评分数据。

1931年湖南省政府报告中,详细说明了因“拨粮纠纷不断”等撤销阳明县的理由。

1931年,湖南省对县等级进行重新划定,直接以县域土地面积、赋税、人口作为判定标准,将当时的75个县分成三等。

各县人口、资源、经济发展水平等有一定的不同,但像民国政府这样直接用等级来比较各县差距,却总觉得未免太过直接了。

县等级并不意味着歧视或者贬低,在这份表格成为历史之后,让我们来看看,自己的家乡曾经属于第几等。

县分三个等级,邵阳县全省第一

自古以来,县分等级就一直存在,只是标准不一样,从最初的人口作为指标,渐渐发展到政治指标,再到经济、综合指标。民国初期,湖南省的划分标准是以清朝府治为一等县,如邵阳、衡阳、长沙、常德、沅陵、岳阳、桂阳等十三个县,后来湖南行政公署所根据田赋的多少,加入湘潭、湘乡、浏阳、衡山四县作为一等县。二等、三等县,则完全根据前清的各县学额分配进行划分。

1929年何键担任湖南省主席后,实施《县组织法》,推行地方自治。1931年,湖南省对县等级进行重新划定。

那么,新的县等级是以什么作为评定标准呢?以各县的土地面积、人口、财富作为计算。

1931年8月14日大公报关于重新划定湖南各县等级的报道,其中列出了邵阳衡阳长沙等县的具体评分数据。

1931年湖南省政府报告中,详细说明了因“拨粮纠纷不断”等撤销阳明县的理由。

1931年,湖南省对县等级进行重新划定,直接以县域土地面积、赋税、人口作为判定标准,将当时的75个县分成三等。

各县人口、资源、经济发展水平等有一定的不同,但像民国政府这样直接用等级来比较各县差距,却总觉得未免太过直接了。

县等级并不意味着歧视或者贬低,在这份表格成为历史之后,让我们来看看,自己的家乡曾经属于第几等。

县分三个等级,邵阳县全省第一

自古以来,县分等级就一直存在,只是标准不一样,从最初的人口作为指标,渐渐发展到政治指标,再到经济、综合指标。民国初期,湖南省的划分标准是以清朝府治为一等县,如邵阳、衡阳、长沙、常德、沅陵、岳阳、桂阳等十三个县,后来湖南行政公署所根据田赋的多少,加入湘潭、湘乡、浏阳、衡山四县作为一等县。二等、三等县,则完全根据前清的各县学额分配进行划分。

1929年何键担任湖南省主席后,实施《县组织法》,推行地方自治。1931年,湖南省对县等级进行重新划定。

那么,新的县等级是以什么作为评定标准呢?以各县的土地面积、人口、财富作为计算。

“凡人口一万者计一分,赋税以二万元者为一分,面积以千万里者为一分。”面积、人口、财赋的总平均分数,在二十六分以上者为一等,十一分以上者为二等,十分以下为三等。

根据这种标准划分,全省75个县,一等县共计23个,分别是长沙、湘潭、湘阴、浏阳、醴陵、湘乡、益阳、宁乡、安化、邵阳、新化、武冈、岳阳、平江、澧县、常德、桃源、衡山、衡阳、耒阳、零陵、祁阳、沅陵。二等县有21个,分别是攸县、茶陵、临湘、华容、临澧、汉寿、沅江、慈利、石门、常宁、东安、道县、宁远、郴县、永兴、桂阳、溆浦、芷江、黔阳、绥宁、永顺。三等县31个,分别是新宁、城步、南县、安乡、大庸、安仁、酃县、永明、江华、新田、宜章、资兴、桂东、汝城、临武、蓝山、嘉禾、泸溪、辰溪、麻阳、靖县、会同、通道、保靖、龙山、桑植、古丈、乾城、凤凰、永绥、晃县。

如今作为省会的长沙,在这次评定中,并不是排名第一,而是排在第三位。总排名第一的是邵阳县,其土地面积、人口均排名第一。而财富排名第一的则是衡阳,其总排名第二。

县等级也直接与县长的工资挂钩,《岳阳市志》中记载,1933年,一等县长的月俸为340元——430元,二等县长的月俸为320元——400元,三等县县长的俸禄为300——380元。所以,县长在湖南省内各县之间的调动,暗含着升贬的玄机。

阳明县,湖南历史上时间最短的县

1927年新置的阳明县,在这次县等级厘定中被裁撤,成为湖南历史上存在时间最短的县。

阳明山地区位于零陵、祁阳、桂阳、宁远、常宁、新田多县交界地带。民国年间,此地“山岭崇叠,匪盗潜滋,此剿彼窜,危害连年”。1919年,政府曾在此设置新安行政区,但不久即废弃。

1927年,湖南省政府在此设置阳明县,县治在今祁阳县石鼓源,1930年移县治于今祁阳县白果市。

在此置县是为了联合临近各县武装,清剿镇压境内的农民武装,不过,阳明山地区“山地荒落,开发非易,设治以来,一切政治建设,终鲜成效,境内股匪,仍嵇肃清。”

而且,新置的阳明县,与周边县的划界拨粮纠纷不断,县内田赋也无法征收,阳明县所需费用,全靠省政府拨款维持,新县的民众似乎并不乐于承认自己阳明县人的身份,甚至要求撤销阳明县。

1931年的《湖南省政府政治报告》中坦言“阳明县的赋税人口均未达到设县的程度。”,认为阳明县的设置“求治过急”。认为与其置县,不如将经费用于成立警备队,专职围剿动乱。

1931年,当时的阳明县县长欧冠,呈报湖南省政府批准裁撤,改设阳明特区,置警备营。两年后,当地农民武装被镇压,警备营撤除,至此,历时4年多的阳明县成为历史。

衡山县,湖南第一个实验县

19世纪30年代的县政改革,是政府对于现代国家政制建设的尝试。

中国平民教育家和乡村建设家晏阳初等人在河北定县进行实验县建设,以期改革县政,改善乡村,推行平民教育运动。

他们在河北定县的实践得到了民政部的肯定,政府似乎看到了基层治理的希望。

在实验县的建设浪潮中,东临衡东县,南面接南县,西接衡阳,北抵湘潭,中部环绕衡阳南岳区的衡山县被确定为湖南实验县。

1935年7月,何键电邀晏阳初来湖南指导工作。

1936年2月,晏阳初、瞿世英、彭一湖应约南下,与何键、教育厅长朱经农、财政厅长何浩若等人研商后,成立“湖南省实验县政委员会”,开始了实验县的工作。

1936年7月,衡山实验县(包括现在衡东、衡山、南岳两县一区)正式成立,彭一湖为实验县县长。

衡山实验县的设立,一度让衡山县人们欢欣鼓舞。实验县,意味着更多的政府投入和更多的自主权。

作为实验县的衡山,在县预算经费外,省政府“另增拨十万元供实验县用,比较他县常年经费超过约三十万元,另拨六千元作乡村人员训练用。”

实验县长的地位比一般的县长高一级,待遇与省府厅长相等。主政者也有足够的自由和自主权,实验县政府可自行制定单行法规。“一切问题皆可在委员会中讨论,获得结论后交付执行,省政府自唯有尽力支持,乐观其成,这样就避免了省府各厅对实验县的掣肘和否决。”南京《青白报》曾誉之为“破天荒”之举。

历时将近三年的实验县,在财政、教育、农业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一些尝试,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在教育方面,颁布《衡山县实施义务教育暂行办法》,学龄儿童入学人数增加,为实验前的1.46倍。“裁局设科”,“撤销区公所”两项措施,由实验县推广到湖南其他各县。

到了1939年,国民政府实行“新县制”,试验县的很多成果成了其中重要内容,衡山实验县的试点也就终止了,成为一等县。

(责任编辑:余璐)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