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环保

斑鸠在他家窗台筑巢孵化

2017-09-09 04:01 人民日报  作者:宋明玉  王  洋

李海洲拍摄的斑鸠。

前不久的一天早晨,河北武安市退休干部李海洲发现一只斑鸠来自家的窗台上筑巢了。待下午3点多斑鸠飞走后,在细树枝铺就的鸟巢中,两枚洁白如玉的斑鸠蛋呈现在眼前。

“呀!喜事!”兴奋的李海洲马上去查资料,了解到斑鸠通常一年繁殖2至3窝,一次生2枚蛋,孵化期一般在15到18天。李海洲决定耐心等待,把整个过程记录下来。可等了一个多小时,斑鸠也没飞回来。孵化期可是极易惊窝的啊!难道鸟受惊弃窝了?爱鸟心切的李海洲开始担忧、焦虑。好在没过多久斑鸠就飞了回来,悬在李海洲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

自此之后,李海洲便开始无微不至地照顾斑鸠一家。李海洲想把斑鸠的孵化过程拍摄下来,斑鸠胆小怕人,他就架起了用床单、毛毯自制的遮挡幕,并在上面掏了两个窟窿用来拍摄,以确保斑鸠不会看到人而受到惊吓。连续几天不敢开窗户,每天光着脚进出,力求为斑鸠营造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他还在窝的附近放上了米、水等,确保斑鸠的食物充足。

李海洲每天仔细观察、记录斑鸠的孵化过程,在孵化的第十天看到了另一只斑鸠来换班。他心想,“雌雄共同孵化”,看来资料上说的是对的。在第十三天的时候,第一只小斑鸠诞生了。看到浅黄色、毛茸茸的小斑鸠张着小嘴慢慢活动着身子,可把李海洲高兴坏了!他不断按下快门。另一枚斑鸠蛋还没有孵成,两只大斑鸠继续频繁地倒班孵化,闷热的天气一会儿便让孵蛋的斑鸠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李海洲欣喜地发现,另一只小斑鸠也孵化出来了。     

在出生后的第七天,小斑鸠有点饿了,趴在大斑鸠的怀里要食物。于是大斑鸠张开嘴,两只小家伙你争我抢地从大斑鸠嘴里争抢食物。小斑鸠争抢的食物就是大斑鸠通过嗉囊将食物消化成食糜后,分泌一些特殊成分形成的“鸽乳”。

小斑鸠出生的第八天,李海洲遭遇了一场虚惊。那天早晨,他小心地打开窗给斑鸠拍照,拍完就关上了窗户。谁知下午大斑鸠突然不见了,而且迟迟不见回来。难道大斑鸠受惊弃窝了?这可怎么办?不行就人工抚养吧?正在心急火燎之际,大斑鸠回来了。李海洲看着大斑鸠,心想你可算回来了,心情非常激动。

转眼来到了小斑鸠出生后的第十六天,早晨6点多,李海洲像往常一样来观鸟。可是窝里只剩下一只小斑鸠。啊!另一只小斑鸠已经飞走了!茫然中李海洲给了自己一巴掌,很是后悔:明明头两天两只小斑鸠还呼扇着翅膀学飞来着,已经有要飞走的迹象,我怎么没有早点来,送送我的小斑鸠远行?!这时,一只大斑鸠蹲在楼外的架子上对着小斑鸠咕咕直叫,想来是在鼓励小斑鸠勇敢地飞出去。没多久,大斑鸠又飞回来给小斑鸠喂食、壮胆,扭头望望屋内,又张开翅膀转身飞走了。看到大斑鸠离去,小斑鸠更加努力地练习飞行,张开翅膀不停地呼扇着。

小斑鸠出生的第十七天,李海洲预感今天是最后分别的日子,早晨听着有动静,不到5点就跑到窗户边来看它。“还好,它在等我。”小斑鸠今天早早起来准备了,呼扇着翅膀来回走动,几次想要飞走。早晨5点41分,小斑鸠站在窗台边,侧身看了看屋里,又仰头看了看天空,两腿用力一蹬,飞走了。看着小斑鸠瞬间飞得无影无踪,李海洲脑子一片空白,眼泪止不住地流。

小斑鸠飞走了,李海洲摸摸鸟巢,还有余温。他表示:“窗台上的鸟巢我不会清掉,隐约还能听到咕咕叫声,我相信斑鸠就在附近,它还会回来看我……”

61岁的李海洲爱好摄影。2011年3月的一天,他在武安市洺湖拍摄自然风光时,发现一只身姿挺拔的大鸟,赶紧多拍了几张。后来,他向朋友请教得知,这种鸟叫做苍鹭。这是李海洲的第一张“鸟片”。自此之后,李海洲便走上了拍鸟之路。

“我目前已经拍摄到了75种鸟,我会继续拍下去,争取拍到100种鸟!”李海洲说,鸟是人类的朋友,是大自然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希望爱鸟、护鸟的人越来越多,希望尊重自然、爱护生态环境的人越来越多。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09日 10 版)

李海洲拍摄的斑鸠。

前不久的一天早晨,河北武安市退休干部李海洲发现一只斑鸠来自家的窗台上筑巢了。待下午3点多斑鸠飞走后,在细树枝铺就的鸟巢中,两枚洁白如玉的斑鸠蛋呈现在眼前。

“呀!喜事!”兴奋的李海洲马上去查资料,了解到斑鸠通常一年繁殖2至3窝,一次生2枚蛋,孵化期一般在15到18天。李海洲决定耐心等待,把整个过程记录下来。可等了一个多小时,斑鸠也没飞回来。孵化期可是极易惊窝的啊!难道鸟受惊弃窝了?爱鸟心切的李海洲开始担忧、焦虑。好在没过多久斑鸠就飞了回来,悬在李海洲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

自此之后,李海洲便开始无微不至地照顾斑鸠一家。李海洲想把斑鸠的孵化过程拍摄下来,斑鸠胆小怕人,他就架起了用床单、毛毯自制的遮挡幕,并在上面掏了两个窟窿用来拍摄,以确保斑鸠不会看到人而受到惊吓。连续几天不敢开窗户,每天光着脚进出,力求为斑鸠营造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他还在窝的附近放上了米、水等,确保斑鸠的食物充足。

李海洲每天仔细观察、记录斑鸠的孵化过程,在孵化的第十天看到了另一只斑鸠来换班。他心想,“雌雄共同孵化”,看来资料上说的是对的。在第十三天的时候,第一只小斑鸠诞生了。看到浅黄色、毛茸茸的小斑鸠张着小嘴慢慢活动着身子,可把李海洲高兴坏了!他不断按下快门。另一枚斑鸠蛋还没有孵成,两只大斑鸠继续频繁地倒班孵化,闷热的天气一会儿便让孵蛋的斑鸠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李海洲欣喜地发现,另一只小斑鸠也孵化出来了。     

在出生后的第七天,小斑鸠有点饿了,趴在大斑鸠的怀里要食物。于是大斑鸠张开嘴,两只小家伙你争我抢地从大斑鸠嘴里争抢食物。小斑鸠争抢的食物就是大斑鸠通过嗉囊将食物消化成食糜后,分泌一些特殊成分形成的“鸽乳”。

小斑鸠出生的第八天,李海洲遭遇了一场虚惊。那天早晨,他小心地打开窗给斑鸠拍照,拍完就关上了窗户。谁知下午大斑鸠突然不见了,而且迟迟不见回来。难道大斑鸠受惊弃窝了?这可怎么办?不行就人工抚养吧?正在心急火燎之际,大斑鸠回来了。李海洲看着大斑鸠,心想你可算回来了,心情非常激动。

转眼来到了小斑鸠出生后的第十六天,早晨6点多,李海洲像往常一样来观鸟。可是窝里只剩下一只小斑鸠。啊!另一只小斑鸠已经飞走了!茫然中李海洲给了自己一巴掌,很是后悔:明明头两天两只小斑鸠还呼扇着翅膀学飞来着,已经有要飞走的迹象,我怎么没有早点来,送送我的小斑鸠远行?!这时,一只大斑鸠蹲在楼外的架子上对着小斑鸠咕咕直叫,想来是在鼓励小斑鸠勇敢地飞出去。没多久,大斑鸠又飞回来给小斑鸠喂食、壮胆,扭头望望屋内,又张开翅膀转身飞走了。看到大斑鸠离去,小斑鸠更加努力地练习飞行,张开翅膀不停地呼扇着。

小斑鸠出生的第十七天,李海洲预感今天是最后分别的日子,早晨听着有动静,不到5点就跑到窗户边来看它。“还好,它在等我。”小斑鸠今天早早起来准备了,呼扇着翅膀来回走动,几次想要飞走。早晨5点41分,小斑鸠站在窗台边,侧身看了看屋里,又仰头看了看天空,两腿用力一蹬,飞走了。看着小斑鸠瞬间飞得无影无踪,李海洲脑子一片空白,眼泪止不住地流。

小斑鸠飞走了,李海洲摸摸鸟巢,还有余温。他表示:“窗台上的鸟巢我不会清掉,隐约还能听到咕咕叫声,我相信斑鸠就在附近,它还会回来看我……”

61岁的李海洲爱好摄影。2011年3月的一天,他在武安市洺湖拍摄自然风光时,发现一只身姿挺拔的大鸟,赶紧多拍了几张。后来,他向朋友请教得知,这种鸟叫做苍鹭。这是李海洲的第一张“鸟片”。自此之后,李海洲便走上了拍鸟之路。

“我目前已经拍摄到了75种鸟,我会继续拍下去,争取拍到100种鸟!”李海洲说,鸟是人类的朋友,是大自然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希望爱鸟、护鸟的人越来越多,希望尊重自然、爱护生态环境的人越来越多。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09日 10 版)

(责任编辑:冯人綦)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