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法制

半截红绳解密室杀人之谜

2017-09-13 15:49 广州日报  

李国理着一头整齐的平头,这让他看上去十分干净利落。每次一笑,深深的鱼尾纹便堆满他的眼角。

李国说,在不少人看来,法医这个职业有些“晦气”,每次他们出现,必定是发生了“非死即伤”的事。死亡、尸体,是他们常常要面对的。

今年40岁的李国是广东东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法医中队的中队长,他从事公安法医工作已整整17个年头。长期在一线的历练,已让他掌握了一套有效的“望闻问切”之法,通过现场的蛛丝马迹,让死者“发声”,从而追寻出案件背后的真相。

曾经的伤如何证明?

东莞某镇30多岁的女子阿美(化名)与一名男子产生纠纷,被男子打得遍体鳞伤。由于害怕,阿美没有及时报案。两个星期后,阿美鼓起勇气报案,但由于时间过得有点久,她的伤已好得差不多,李国进行伤情鉴定后,给出的鉴定结果是“轻微伤”,不够立案。

幸好受伤的时候,阿美给自己的受伤部位拍了照。于是,李国依照阿美的照片上的伤势,对比现在,推断出阿美当时的实际伤情,补充鉴定阿美的伤势级别为“轻伤”。

这份补充鉴定意见书得到检察院方面的认同,阿美的案子终于得以刑事立案。最终,对阿美施暴的嫌疑男子被定罪,阿美得到了应有的公道。

现场为何隐隐散出花生油味?

两年前,在某镇一施工现场的隐秘处,一具被焚烧过的男性尸体被发现,但无法辨认出其身份。李国等人赶到现场,检验遗体时没有闻到类似煤油、柴油的刺鼻味道,但是却有另外的奇怪味道隐隐散出。

李国理着一头整齐的平头,这让他看上去十分干净利落。每次一笑,深深的鱼尾纹便堆满他的眼角。

李国说,在不少人看来,法医这个职业有些“晦气”,每次他们出现,必定是发生了“非死即伤”的事。死亡、尸体,是他们常常要面对的。

今年40岁的李国是广东东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法医中队的中队长,他从事公安法医工作已整整17个年头。长期在一线的历练,已让他掌握了一套有效的“望闻问切”之法,通过现场的蛛丝马迹,让死者“发声”,从而追寻出案件背后的真相。

曾经的伤如何证明?

东莞某镇30多岁的女子阿美(化名)与一名男子产生纠纷,被男子打得遍体鳞伤。由于害怕,阿美没有及时报案。两个星期后,阿美鼓起勇气报案,但由于时间过得有点久,她的伤已好得差不多,李国进行伤情鉴定后,给出的鉴定结果是“轻微伤”,不够立案。

幸好受伤的时候,阿美给自己的受伤部位拍了照。于是,李国依照阿美的照片上的伤势,对比现在,推断出阿美当时的实际伤情,补充鉴定阿美的伤势级别为“轻伤”。

这份补充鉴定意见书得到检察院方面的认同,阿美的案子终于得以刑事立案。最终,对阿美施暴的嫌疑男子被定罪,阿美得到了应有的公道。

现场为何隐隐散出花生油味?

两年前,在某镇一施工现场的隐秘处,一具被焚烧过的男性尸体被发现,但无法辨认出其身份。李国等人赶到现场,检验遗体时没有闻到类似煤油、柴油的刺鼻味道,但是却有另外的奇怪味道隐隐散出。

“花生油的味道!”李国判断,花生油是每个家庭厨房里的常见物,嫌疑人处理尸体时没有事先准备,而是“就地取材”,所以案发第一现场应该就在嫌疑人的住所或者附近。李国等人仔细观察现场周围环境,发现这一带偶有施工人员和车辆来往,要来这里抛尸而不被人发现,并不容易。

“一般抛尸都会选择隐秘的地方,而嫌疑人却选择了施工地,可见嫌疑人处理得很匆忙。另外,从现场环境可以看出,嫌疑人应该对附近的环境很熟悉。”李国推断,嫌疑人应该就在附近。

根据李国他们的判断,警方将侦查范围侧重为该施工现场的附近一带。后来,当地派出所接到一名男子失踪的报案,其失踪时间与受害人的受害时间相吻合。经过技术比对,证明失踪男子与受害人系同一人。后经扩线调查,原来受害人与当地一工厂有债务纠纷,而工厂就在施工现场不远处。经查,嫌疑人为该工厂的一名保安,最终,嫌疑人被抓捕归案,承认杀害男子并用花生油焚尸后又抛尸的犯罪事实。

“没有开灯”怎能看到血迹?

去年9月,某镇公安分局接到一女子报案,她称丈夫醉酒后不小心摔倒死亡。

李国等人赶赴现场,经勘查,他们发现现场有少量喷溅状血迹,这种情况一般是受外力撞击产生的。死者的头枕部有3处创口,根据其形状可以判断是受到砖头类的物体打击造成的,但在现场并无发现类似物体。还有,现场的地脚线处和床上都有血迹,而床与地脚线之间的地板却非常干净,像是被人刻意擦过。李国把目光转向了死者的妻子阿芳。

“你是怎么发现的?”李国问。“昨天晚上11点,我在睡觉,他从外面喝了酒回来,经过我的房门后,就去了别的房间。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身上有血。”阿芳说。

“当时你开灯了吗?”李国假装漫不经心地问。“没有开灯。”阿芳答。

当时夜已深,阿芳没有开灯,怎么可能一眼看到死者身上有血呢?而且她为何不马上帮他包扎?这不符合常理。

阿芳在隐藏着什么。

于是,当地公安分局将阿芳带回审问,心虚的阿芳终于招供了其用砖头杀害丈夫并伪造成意外的犯罪事实。

“密室”里哪来的半截红绳?

去年2月,某镇公安分局接到报案,称一名28岁女子倒毙家中,颈部有数条刀痕,房门反锁。

李国和同事们到达现场进行勘验,他们发现,事发房间装有防盗网,房门反锁,屋内地面整洁,无打斗痕迹。受害人身体和头部裹了多层棉被,颈部有深浅不一的近似平行刀痕,其周围血迹已形成“静态流柱”状,也未发现被搬动的迹象。从表面的迹象看来,李国等人初步判定受害人可能为自杀。

接着,他们开始寻找“自杀”的刀。在受害人附近,没有发现任何刀具或利器,不过在房间对门的厨房灶台上,却发现一把被清洗干净的刀,可是,房间与厨房之间的通道并无半点血迹。

这引起了李国他们的怀疑:如果是他杀,房门又是如何反锁的呢?这时,地板上一个小小的门栓引起了李国等人的注意——受害人被发现时,这个门栓被发现者撞门时掉落在地。门栓上缠绕着一条扁状红绳,红绳的末端,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会不会是有人从门外用红绳将门栓拴住的呢?”李国推测。于是,他们做了个实验,将门栓还原到门上,尝试从外面用同类的绳子拉动里面的门栓。实验成功,房门被反锁上了。

结合种种可疑迹象,李国他们判定受害人应该是他杀。随后警方调查发现,受害人的丈夫和儿子在受害人遇害当天坐火车离开了东莞。警方循线追踪,把受害人丈夫陈某(化名)抓了回来。经审讯,陈某承认杀害妻子并制造“密室”的犯罪事实。

“那股气味”

两个星期都散不掉

法医一出现,肯定是出现了“不好”的事情。李国说,他们要做的,就是让死者“发声”,得出真相,让亡者与生者都得到同样公正的结果。

很多时候,现场环境十分恶劣,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李国回忆称,有一次,案发现场环境十分恶劣,他们从现场回来后,身上都是“那股气味”,连头发里甚至内衣裤上都有。李国把当天里里外外穿的衣服都扔掉了,又把身体冲洗了一遍又一遍。可是从现场带回来的“那股气味”还是在鼻孔里,始终散不掉。“那种情况持续了整整两个星期。”李国说。

“广东的天气比较热,遗体容易腐败。去到现场,就是戴着口罩,也挡不住那些气味的。”他说。

李国从事公安法医工作17年,见了太多的死亡。他说,每次看到有生命消逝,家属在旁撕心裂肺地哭,他的心里都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到那些还处在花季的孩子的消逝。“他们的羽翼还没丰满,还没有走进社会,就这么去了,真的是太痛心了”。

出于职业的习惯,李国在生活中很谨慎,每次他的妻子或女儿稍微晚了回家,他就会不断地给她们打电话,以确认她们的安全。很多时候,他的电话打得太频繁了,妻子、女儿都在电话里连声抱怨了。但是,电话这头,听到妻女的声音,李国就安心了。

人物档案

李国,40岁,副主任法医师,东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法医中队中队长,中国共产党广东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党代表。他从2000年开始从事公安法医工作,迄今参与3000多宗各类案件的现场勘验与分析,检验尸体4000多例、伤情8000多例,先后荣获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1次、嘉奖5次。

一个生命消逝很容易,无论如何,人都要坚强地活着,因为每个人都背负着责任。为社会、为家人、为自己,一定要珍惜生命。(记者 葛宇飞)

(责任编辑:朱紫阳(实习生))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