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法制

“薅羊毛”方式盗窃沥青百余吨

2017-09-14 09:35 检察日报  

浙江镇海作为全国的炼化基地,有国内最大的炼化一体化企业中石化镇海炼化分公司、LG等大型化工企业,以及上下游产业企业。每天化工原料、产品的运输非常繁忙,仅本区接入“电子围栏”系统的化工运输车辆就有2500辆。化工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利润高,犯罪分子也盯上这块“香饽饽”。

巧租场地、智破铅封、夜黑风高、老鼠搬仓……仅一年时间,孙永举、林涛勾结化工公司运输车队的55名驾驶员,用这种“薅羊毛”的方式盗窃沥青109.5吨,价值人民币21万元。

经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对孙永举、林涛等58人盗窃沥青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盗窃罪判处孙永举有期徒刑四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以盗窃罪判处林涛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其余被告人均以盗窃罪分别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四个月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不等的罚金。

有人偷有人收“一拍即合”

“都怪我法律意识淡薄,当时我真不知道是偷”,孙永举对办案检察官这样解释。

早在2014年,孙永举就和另一犯罪嫌疑人林涛一起合伙收购沥青,但是由于位置比较偏,没有多少生意,没多久就干不下去了。后来,他们发现南光物流的场地位置非常好,离沥青物流集散中心就几百米的距离,而且是沥青外运的必经之地。

浙江镇海作为全国的炼化基地,有国内最大的炼化一体化企业中石化镇海炼化分公司、LG等大型化工企业,以及上下游产业企业。每天化工原料、产品的运输非常繁忙,仅本区接入“电子围栏”系统的化工运输车辆就有2500辆。化工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利润高,犯罪分子也盯上这块“香饽饽”。

巧租场地、智破铅封、夜黑风高、老鼠搬仓……仅一年时间,孙永举、林涛勾结化工公司运输车队的55名驾驶员,用这种“薅羊毛”的方式盗窃沥青109.5吨,价值人民币21万元。

经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对孙永举、林涛等58人盗窃沥青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盗窃罪判处孙永举有期徒刑四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以盗窃罪判处林涛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其余被告人均以盗窃罪分别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四个月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不等的罚金。

有人偷有人收“一拍即合”

“都怪我法律意识淡薄,当时我真不知道是偷”,孙永举对办案检察官这样解释。

早在2014年,孙永举就和另一犯罪嫌疑人林涛一起合伙收购沥青,但是由于位置比较偏,没有多少生意,没多久就干不下去了。后来,他们发现南光物流的场地位置非常好,离沥青物流集散中心就几百米的距离,而且是沥青外运的必经之地。

孙永举回忆:“当时想着租下了生意一定会很好,结果场地刚租来的时候生意不是很好,直到2015年的时候生意才慢慢好起来。”而生意慢慢好起来,其实是需要“人脉”的。

林涛之前搞过沥青运输生意,也给化工公司运输过沥青,化工公司运输车队的驾驶员他基本都认识,不少人还是老乡。从2015年开始,林涛、孙永举两人先后联络上了林久军、李满学等运输沥青的车辆驾驶员,承诺收购窃取的沥青。林涛甚至直接到车队办公室找驾驶员推销“业务”。至案发,他们已经拉起了55名驾驶员组成的偷沥青队伍。

“队伍”越来越大,生意越来越好,两人升级了收购工具,孙永举还拉上了自己的情人来帮忙,打算“大干一场”。他们在场地内准备了空的柴油桶,买了储罐,搭了大棚,购置了地磅等设施。生意好的时候,每天夜里都有好几辆车过来卸沥青。

偷沥青“机关算尽”

由于沥青的特殊性,驾驶员到收货单位卸沥青时会出现卸不干净的情况,收货单位会根据实际重量进行签收。一般情况下,公司规定在运输沥青期间,每车可以有千分之一点五的“合理损耗”。而这千分之一点五的“合理损耗”,被很多司机当成“应当损耗”,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此外,每个工地的地磅也有误差,沥青司机大多都知道每个工地地磅与公司地磅之间的误差,于是他们就利用这个误差,将多余的沥青放进“合理损耗”。在当地,偷盗沥青的事情屡打不绝,甚至有发展成“潜规则”的趋势。

铅封,是一种由特定人员施加的类似于锁扣的设备,外观跟钢丝差不多,在铅封上面还有卡扣。铅封一经锁上,除非暴力破坏(即剪开)则无法打开,破坏后的铅封无法重新使用。化工公司对每一辆运出沥青的车都加装了铅封,用于防止运输过程中沥青被偷。一般情况下,铅封的一端只要插进卡扣,铅封就被锁上,锁上后只有到收货单位才能打开,如铅封损坏,收货单位将不会收货。

孙永举、林涛两人为防止铅封被破坏,用扳手将车厢门上的螺丝卸下,这样便可以在不破坏铅封的情况下,打开厢门,偷放沥青。

据林涛交代,驾驶员出车都是在后半夜或凌晨,一般如果白天在沥青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