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美国假新闻天天有,但今天特别多

2017-10-11 07:18 中国青年报  作者:黄昉苨

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不到一个星期,各大媒体纷纷讨论案情之际,美国媒体VICE网站的一篇报道却独辟蹊径,梳理了一下案件发生以来英文网络上流行过的与此相关的假新闻。

恐怕没有什么能比这篇报道更凸显时代之痛了。

光把这几天的假新闻数一遍,VICE就写出了长度将近5000个英文单词的稿件。说法五花八门:许多人相信发动袭击的凶手是一个支持民主党的极端左派;也有人愿意相信凶手是一个与ISIS有联系的“反法西斯主义行动者”;或者认为幕后真凶是一个秘密政府,袭击目的是为了推广金属探测仪;乃至说另类右翼网友聚集的网站预报过拉斯维加斯枪击案……

假新闻说得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而警方目前为止还没调查出枪手的动机。

VICE作者评论说,这些假新闻“令人痛心”。这种痛心部分是因为,许多谣言的背后潜藏着一个简单但是糟糕的逻辑:世界上某个地方会有一伙特定的人,仅仅因为他们的文化背景,就要比地球上的其他人都更容易犯下无差别屠杀这样的罪行。

“后真相”(post-truth)是2016年《牛津英语词典》选出的“年度词汇”,它的定义是:“诉诸情感及个人信念,较之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舆论的情况。”

不少美国人民——或者说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精英人士——惊讶于有那么多同胞会被感情影响到看不清事实。

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不到一个星期,各大媒体纷纷讨论案情之际,美国媒体VICE网站的一篇报道却独辟蹊径,梳理了一下案件发生以来英文网络上流行过的与此相关的假新闻。

恐怕没有什么能比这篇报道更凸显时代之痛了。

光把这几天的假新闻数一遍,VICE就写出了长度将近5000个英文单词的稿件。说法五花八门:许多人相信发动袭击的凶手是一个支持民主党的极端左派;也有人愿意相信凶手是一个与ISIS有联系的“反法西斯主义行动者”;或者认为幕后真凶是一个秘密政府,袭击目的是为了推广金属探测仪;乃至说另类右翼网友聚集的网站预报过拉斯维加斯枪击案……

假新闻说得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而警方目前为止还没调查出枪手的动机。

VICE作者评论说,这些假新闻“令人痛心”。这种痛心部分是因为,许多谣言的背后潜藏着一个简单但是糟糕的逻辑:世界上某个地方会有一伙特定的人,仅仅因为他们的文化背景,就要比地球上的其他人都更容易犯下无差别屠杀这样的罪行。

“后真相”(post-truth)是2016年《牛津英语词典》选出的“年度词汇”,它的定义是:“诉诸情感及个人信念,较之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舆论的情况。”

不少美国人民——或者说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精英人士——惊讶于有那么多同胞会被感情影响到看不清事实。

许多例子可以看出这种现象之普遍。半个月前,美国的假新闻写手保罗·霍纳在家中死亡。生前,他拥有一个专注于“发布政治讽刺新闻”的网站,源自该网站的假消息常常在社交媒体上被当作事实转发:唐纳德·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和竞选经理都曾转发过他编造的“游行者收受3000美元有偿抗议共和党候选人”的消息;另一条出自他笔下的谣言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是一个激进的穆斯林,决定自掏腰包建立一个“穆斯林文化博物馆”——美国福克斯新闻把这条段子当真事儿发布了。

霍纳曾对《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自己的网站:“我的网站一直都由特朗普支持者支撑着……他们不会去核查任何事实,这些人看到什么信息都能转发,读到任何故事都会相信。”

再比如,去年,一个美国的大学毕业生,有感于总统竞选时的特朗普老爱说“被操纵的大选”,故意编造了一条“俄亥俄州发现数万张希拉里·克林顿的假选票”的假新闻。该链接在社交网站上获得了600万人次的转发,并且给作者带来了5000美元的直接收入。

这位大学毕业生还抱着恶作剧的心态在网站上设置过一个弹窗,上面写着“加入‘停止作弊’团队,了解你可以为阻止希拉里大选作弊做些什么”,结果收到了2.4万封邮件响应。

“我一开始有点吃惊,惊讶于大众这么容易相信它。”始作俑者说,“这简直像一场社会学实验。”

尽管以上的例子都集中于美国,但特朗普的支持者并不是世界上仅有的会沉醉于假新闻的群体。在英文世界中,“假新闻”是一个至少有着125年历史的词汇。德国纳粹编造过针对犹太人的假消息,英国保守小报编造过政党被共产国际控制的假消息;非洲卢旺达大屠杀前,市面上也是假消息流行;以今天西方新闻专业主义的眼光看,约瑟夫·普利策在19世纪末广受欢迎的报道中使用的词语简直是耸动得吓人。

只是,最近的这数十年,因为行业自律与不同的案例,新闻界一步步得出了“新闻报道的事实应重于煽情手法”的主流共识;为了维护信誉,许多媒体都建立了自己的规范。

而如今,新闻的主要载体从新闻纸转移到了互联网上,在这个新规则尚未建立、任意个人都能建立网站发布“新闻”的世界里,透过突然爆发的“假新闻”热潮,许多人惊讶地发现,大众仍会轻易被偏见与仇恨蒙蔽双眼。当人们被裹挟在狂热情绪中时,重复起错误来就像从来不长记性一样。

诚如《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所言,“社交媒体并非制造出了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它们只不过是折射并放大了既有的世界。”

时代变了,载体变了,新的规则呢?

10月5日,Facebook(“脸谱”网站)发布了一项有助于读者甄别假新闻的测试功能。所有被分享的链接都会附带一个标注着“i”的小按钮,轻点按钮,就能看到发布新闻的网站在维基百科上的简介、与该话题相关的其他报道以及该报道在整个Facebook上的传播地图。如果报道出自一个假新闻网站,读者会看到“无该网站相关信息”的提示。

它能起到作用吗?我不知道。有时候,人们也许就是愿意看到那些自己想要相信的“事实”。人性的理智能否战胜这点儿心理需求,又有谁说得准呢?

(责任编辑:宋心蕊)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