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金砖五国合拍"时间去哪儿了" 贾樟柯代表中国执导

2017-10-11 07:43 华商报  

由中国导演贾樟柯监制,金砖国家首部合作影片《时间去哪儿了》将于10月19日在全国公映。电影以时间为主题,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五国导演以自己独特创作表现形式,将人们拉入到一个用时间概念打造的光影梦境中。其中,贾樟柯代表中国拍摄了短片《逢春》。

贾樟柯昨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电影主题得到了各国导演的热烈反应,因为‘时间去哪儿了’这样一个疑问是我们当代生活里面几乎每个人会面对的。”

  时间主题得到热烈反应

华商报:作为金砖国家的首部合作影片,贾导在监制这部影片的时候,是不是也担负着一定的压力?

贾樟柯:金砖国家这部合作影片,是我第一次和其他四个国家的导演来一起合作拍摄。对我来说就是担负着双重的任务。一方面作为监制,我要协调其他四国的拍摄。而对于其他四国呢,电影工业的模式,还有他们制片的习惯,同时也包括各国不同的语言,的确给我们造成工作上很大的压力,但这个压力呢,更多的是给予我的团队,因为他们在做大量的协调沟通工作。

华商报:不同国家导演有个人的拍摄风格,当遇到一个共同的“命题作品”,作为监制,你是如何跟其他导演沟通规定的拍摄要求?

贾樟柯:这个寻找共同主题的过程非常有意思,是一个头脑激荡的过程,我们主要是通过电子邮件,在网上进行沟通,我们产生了很多想法,比如说我们曾经想过一起来拍某个固定的空间,比如我们五国拍各自国家的火车讲发生在火车上的故事。比如说我们也想拍各自国家的年轻人,我们都拍年轻人,就是最最最新一代年轻人他们的世界,当提出来“时间去哪儿了”这样的一个主题的时候,几乎得到了各国导演的热烈反应,因为确实这个‘时间去哪儿了’这样一个疑问是我们当代生活里面几乎每个人会面对的。

华商报:那如何保留不同导演的个性风格?

由中国导演贾樟柯监制,金砖国家首部合作影片《时间去哪儿了》将于10月19日在全国公映。电影以时间为主题,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五国导演以自己独特创作表现形式,将人们拉入到一个用时间概念打造的光影梦境中。其中,贾樟柯代表中国拍摄了短片《逢春》。

贾樟柯昨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电影主题得到了各国导演的热烈反应,因为‘时间去哪儿了’这样一个疑问是我们当代生活里面几乎每个人会面对的。”

  时间主题得到热烈反应

华商报:作为金砖国家的首部合作影片,贾导在监制这部影片的时候,是不是也担负着一定的压力?

贾樟柯:金砖国家这部合作影片,是我第一次和其他四个国家的导演来一起合作拍摄。对我来说就是担负着双重的任务。一方面作为监制,我要协调其他四国的拍摄。而对于其他四国呢,电影工业的模式,还有他们制片的习惯,同时也包括各国不同的语言,的确给我们造成工作上很大的压力,但这个压力呢,更多的是给予我的团队,因为他们在做大量的协调沟通工作。

华商报:不同国家导演有个人的拍摄风格,当遇到一个共同的“命题作品”,作为监制,你是如何跟其他导演沟通规定的拍摄要求?

贾樟柯:这个寻找共同主题的过程非常有意思,是一个头脑激荡的过程,我们主要是通过电子邮件,在网上进行沟通,我们产生了很多想法,比如说我们曾经想过一起来拍某个固定的空间,比如我们五国拍各自国家的火车讲发生在火车上的故事。比如说我们也想拍各自国家的年轻人,我们都拍年轻人,就是最最最新一代年轻人他们的世界,当提出来“时间去哪儿了”这样的一个主题的时候,几乎得到了各国导演的热烈反应,因为确实这个‘时间去哪儿了’这样一个疑问是我们当代生活里面几乎每个人会面对的。

华商报:那如何保留不同导演的个性风格?

贾樟柯:确实做到了同题但风格各异。如果我们看完正片,这里面,有温情亲情的印度影片,也有俄罗斯带有惊悚类型的影片,也有南非的科幻影片,也有我自己拍的结合了武侠跟喜剧的爱情片,还有巴西的灾难片,所以在同一主题之下,激发了各自不同的电影风格,大家各自自由创作。

  写到最后被生命力打动

华商报:五个故事所描述的故事完全不同,为什么你会选择在《逢春》中用“二胎”这个话题?

贾樟柯:在确定“时间去哪儿了”这个主题之前,我自己没有去多想我的故事,因为我还在想哪一种生活感受是我自己最想拍的,当我们确定“时间去哪儿了”这个主题之后,我自己脑子里首先就是关于二胎的故事。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是在我的生活圈里面,二胎政策放开,很多家庭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甚至很多新新人类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它搅动了整个社会的情绪,然后那些讨论又特别的幽默,当时我觉得我应该拍这个故事。我整个剧本写完之后,我觉得跟我过去电影有点不一样,最后写的是一个非常豁达的生活态度,就是像这个影片里面我也引用了王勃的一句诗: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写到最后的时候,我还是被人的生命力所打动。

华商报:你认为关于时间的描述题材对于现在的90后一样会有共鸣吗?

贾樟柯:因为《时间去哪儿了》在金砖国家电影节进行了放映,也获得了很多国际电影节的邀请,包括即将开幕的韩国釜山电影节,东京银座影展、圣保罗电影节、中国台湾金马影展,接触了一些年轻的观众包括90后。大家还是对这部影片跨类型的模式非常感兴趣,另外我觉得因为年轻人对时间、对生命本身是最好奇的,这可能会有很大的共鸣感。

  希望影片能跟观众结缘

华商报:《时间去哪儿了》已经受到各大电影节的欢迎,但对于电影的票房,你在拍摄时会真的不太考虑,完全从创作出发吗?

贾樟柯:谈到《时间去哪儿了》的票房,整个影片因为在五个地区拍摄,跨国的制作,我们的投入蛮大的,当然希望能够有很好的回收,更重要的是有良性的互动,能够让更多的观众进电影院看这部影片,所以还是秉承着我过去的方法,就是在创作上放手让导演去做。我自己做监制的时候,我希望导演能够把他的特点,把他的独特电影风格呈现出来。但是在整个制作上,我们严格按照电影工业目前市场的科学方法来进行,包括我们整个宣发计划,像今天已经开始路演,我们第一站来到了昆明,然后我们后续会一站一站向观众介绍这部影片,希望这部影片能够跟观众结缘。

华商报:作为平遥国际电影节的发起人,你创立这个电影节的初衷是什么呢?

贾樟柯:平遥电影节有几个定位,发掘助推年轻导演,所以我们选择的影片大部分都是年轻导演的第一部和第二部,第二,与拍《时间去哪儿了》比较相似,除了一些资深的影迷之外,很多电影更应该让更多的观众看到,我们也希望一些好的外国电影能让更多人看到。(记者 罗媛媛)

(责任编辑:宋心蕊)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