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乐山老人夜晚被无牌车撞倒身亡 监控探头"千里追逃"

2017-10-13 14:02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付真卿)没有目击者,没有遗落任何物证,只有一段看不到车牌的监控录像,查获一起交通肇事案,究竟有多难?10月13日,记者从乐山公安交警支队获悉了这样一起棘手的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今年8月31日晚,峨眉山市桂花桥镇一位老人被车撞倒,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肇事车撞人后扬长而去,现场没有任何目击者,只有一个尚在调试未交付的监控探头,拍下了一段不甚清晰的画面。

无牌车撞倒老人逃逸 未交付监控探头拍下唯一线索

8月31日9时45分,峨眉大队事故中队接乐山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转警称:在桂花桥镇圣堂货运通道上躺了一名老年人,怀疑是被车辆撞了。接警后,大队事故中队副中队长徐国俊迅速带队对事故现场仔细勘察。然而,肇事车辆已经逃逸,除一辆遗留在现场有明显撞击痕迹的自行车外,再无其他碎片、路面痕迹等线索,且由于案发现场远离居民区,无人目睹事故发生过程。

经现对事故场进行勘验,峨眉交警大队定性该起事故为交通肇事逃逸,并迅速成立“8.31”专案组,启动交通肇事逃逸案侦破机制。交通肇事逃逸——事件性质导致的社会影响恶劣,现场直接证据稀少,破案难度重重!伤者为何车所撞?事故准确发生时间是多少?肇事车辆来自哪里?发生事故后肇事后车辆又逃往哪里?如何侦破案件,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一团团迷雾等着办案民警逐层解开。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付真卿)没有目击者,没有遗落任何物证,只有一段看不到车牌的监控录像,查获一起交通肇事案,究竟有多难?10月13日,记者从乐山公安交警支队获悉了这样一起棘手的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今年8月31日晚,峨眉山市桂花桥镇一位老人被车撞倒,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肇事车撞人后扬长而去,现场没有任何目击者,只有一个尚在调试未交付的监控探头,拍下了一段不甚清晰的画面。

无牌车撞倒老人逃逸 未交付监控探头拍下唯一线索

8月31日9时45分,峨眉大队事故中队接乐山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转警称:在桂花桥镇圣堂货运通道上躺了一名老年人,怀疑是被车辆撞了。接警后,大队事故中队副中队长徐国俊迅速带队对事故现场仔细勘察。然而,肇事车辆已经逃逸,除一辆遗留在现场有明显撞击痕迹的自行车外,再无其他碎片、路面痕迹等线索,且由于案发现场远离居民区,无人目睹事故发生过程。

经现对事故场进行勘验,峨眉交警大队定性该起事故为交通肇事逃逸,并迅速成立“8.31”专案组,启动交通肇事逃逸案侦破机制。交通肇事逃逸——事件性质导致的社会影响恶劣,现场直接证据稀少,破案难度重重!伤者为何车所撞?事故准确发生时间是多少?肇事车辆来自哪里?发生事故后肇事后车辆又逃往哪里?如何侦破案件,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一团团迷雾等着办案民警逐层解开。

专案组首先想到通过事故伤者或报警人提供有价值的线索。然而,老人因伤势严重,正在“ICU”病房抢救;而报警人只是路过时发现老人,并未看到事故发生经过;在对自行车检查中也未发现肇事逃逸车辆漆片的附着痕迹,案件几乎陷于“零线索”。

专案组不得不借助于第三方收集证据破案,在该事故现场路段新安装了监控卡口,但尚未验收交付。专案组民警联系到安装公司时,工作人员也不确定前端是否有数据。为不放弃一丝破案线索,民警督促安装公司调取前端数据。幸运的是监控探头虽未验收交付,但已处于运行工作中,并静静拍下了这无声一幕。通过监控画面,可以初步判定肇事车辆为红色小型客车,且车辆没有悬挂号牌。很快,通过技术比对分析,民警确定肇事逃逸车辆系比亚迪“元”红色小型客车,并查明该车于8月31日9时01分由峨边县进入峨眉山市大为镇,案发后该车自高桥镇往符溪镇方向,经货运通道彭桥路口时右拐往,向九里镇方向逃逸。

交警兵分多路排查 多地监控探头串起线索链条

9月1日,专案组兵分两路,一组前往乐山比亚迪销售中心查询该车型销售记录;同时,另一组前往峨边、金口河方向查肇事车辆来车方向。

在乐山比亚迪销售中心,专案组民警了解到该车为刚上市的一款新车,属于低档配置车型,目前在乐山市辖区内的销量不高,且在峨边、金口河地区没有销售记录,通过车辆销售渠道锁定肇事逃逸车辆及犯罪嫌疑人的方案终止。

而另一组则收获颇丰,在兄弟大队的鼎立协助下,民警查明肇事车辆由乌斯河方向驶出,并在部分卡口照片中清晰的辨别出当日肇事车辆的驾驶人员外貌的面部特征。

然而,在对车辆入境乐山市辖区之前的行车轨迹还未确定,汇集乌斯河的道路有汉源至乌斯河、甘洛至乌斯河两条,找到肇事车辆的始发地才能顺利找到犯罪嫌疑人。此时,医院传来不幸消息,事故中受伤老人因抢救无效死亡。

9月4日,专案组根据该起交通事故中伤者死亡的事实,明确该案性质,将该案件定性为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并结合前期侦查工作,将专案组员分为三个侦查小分队,进一步明确侦查方向:第一分队查车辆来峨行驶路线源头;第二分队查肇事车逃逸去向;第三分队查车辆销售源头。

第一分队立即赶赴雅安市汉源县,在汉源交警大队的协助下,调取了汉源县全城监控及卡口照片查找肇事车辆行驶轨迹,但是直到19时查阅所有监控视频及卡口照片后未发现疑似肇事车辆踪迹,民警随即将肇事车辆由汉源至乌斯河这一方向行驶予以排除。为赢得案件侦破时间,专案组民警不顾疲惫,马不停蹄赶往乌斯河镇。然而乌斯河境内没有设置路面监控卡口,民警们灵机一动,想出通过沿途商用监控及武警水电部队的监控进行查找的办法,在乌斯河“大峡谷宾馆”一个对着公路的监控探头视频中成功发现8月31日7时28分疑似肇事车通过,并驶往金口河方向,这一线索大大增加了肇事车从甘洛驶至乌斯河的可能性,也极大鼓舞了专案组民警的士气。随后第一分队又前往甘洛至乌斯河必经路段查看了瀑布沟武警水电部队营房对着公路的探头,发现8月31日7时23分疑似肇事车辆踪迹,至此确定肇事车辆由甘洛方向驶出。

第二分队沿事故发生后肇事车逃逸方向调取沿线监控,查看并拷贝沿途涉及肇事车视频资料,发现肇事车行车轨迹于8月31日11时48分经过峨边至金口河方向卡口视频中,12时40分出现在金口河至乌斯河方向卡口视频中,民警根据分析判断肇事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后绕“九里——乐都——沙湾——轸溪——五渡——峨边——金口河”一线返回乌斯河方向,并将该情况及时通知第一分队。随后,第一分队仔细甄别,终于在乌斯河“大峡谷宾馆”及武警部队营房监控中均发现了肇事车疑似返回甘洛方向的画面。

第三分队通过比亚迪销售中心机乐山车管所登记信息,全面对乐山市该车型车辆及驾驶人见面,排查的12辆车均不符合肇事车辆特征,排除乐山市境内车辆嫌疑。这一切表明,逃逸车辆很有可能就在甘洛县。

历时7天跨越3市州 犯罪嫌疑人被成功抓获

9月5日,第一分队赶往凉山州甘洛县。在甘洛交警大队的协助下,侦查小组从甘洛往乌斯河方向出城卡口视频着手,成功发现肇事车于8月31日6时30分驶出。由于该车型在甘洛县很少见,侦查民警在拿出在卡口中拍到的肇事驾驶员照片请甘洛交警大队民警辨认时,甘洛交警大队一民警指出照片中的肇事驾驶员同多年前甘洛县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人颇为相似,并随即调出档案,找到了当事人的身份信息和照片。经人像技术比对,确定“8.31”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犯罪嫌疑人正是多年前甘洛县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人——木乃(男、彝族、29岁、凉山州甘洛县普昌镇人)。

9月5日,专案组在对犯罪嫌疑人木乃情况进行走访了解中,据当地派出所民警介绍犯罪嫌疑人木乃户籍地在甘洛县周边一个乡镇,常年不在甘洛,居无定所,且此人有犯罪前科,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此前居住或活动的村寨环境恶劣,人际关系复杂,若准备不足,贸然行动抓捕成功率不高。期间,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及肇事车辆极有可能已经返回甘洛的情况向甘洛交警大队反馈,请求秘密监控,随后立即向大队领导汇报情况,返回了峨眉研究抓捕方案。9月5日晚21时许,甘洛交警大队在巡逻检查中发现了肇事车辆及犯罪嫌疑人的踪迹,同时对嫌疑人及车辆进行秘密监视,并隐蔽拍摄了视频影像传予峨眉交警大队。从视频影像可以看出,肇事车挡风玻璃已经更换,且引擎盖碰撞痕迹已修复。

9月6日,大队教导员梁鸿召开工作会议,就如何抓捕嫌疑人制定了详细方案,动用科技手段锁定嫌疑人具体位置,同时请求甘洛警方予以协助,专案组6名民警驱车历经近9小时抵达锁定的嫌疑人所在乡镇,秘密执行抓捕任务。当晚21时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成功在凉山州甘洛县沙岱乡境内一篮球场将犯罪嫌疑人木乃抓获。经过突审,犯罪嫌疑人木乃对“8.31”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事实供认不讳。

9月7日,专案组辗转“凉山——雅安——乐山”三个地市州,于16时30分顺利押解犯罪嫌疑人木乃及肇事车辆抵达峨眉,并赴事故现场进行了指认。17时许,随着押解交通肇事逃逸车辆及嫌疑人两辆警车驶入峨眉交警大队院内,至此,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累计行程2000余公里,成功侦破“8.31”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

(责任编辑:段菁(实习生))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