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涨知识!超多图全解八路军、新四军的识别标志

2017-10-26 11:45 中国军网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纳入国民革命军序列。

为纪念八路军、新四军成立80周年,中国军网微信特推出专家系列稿件,从不同视角去介绍历史上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红军改编八路军、新四军后,部队编制、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和服装、标志基本都与国民党军队相同。说起八路军、新四军的识别标志,很多人都能想到臂章和帽徽,可是你知道八路军、新四军都戴过哪些臂章吗?另外,八路军、新四军的胸章及领章是怎么回事?

八路军、新四军统一佩戴国民革命军陆军帽徽

红军改编国民革命军后,八路军、新四军都佩戴国民革命军陆军帽徽,即“青天白日”帽徽。

就是这个“青天白日”帽徽,当时在八路军部队中引起很大反响,以致出现了一次令人头疼的“换帽子风波”。

八路军总指挥朱德

红军改编,在部队中引起很大震动。许多干部、战士思想上想不通,对改编不理解,尤其是对红军改名和穿国民党军服、戴国民党帽徽意见最大,不能容忍红军的红五星换成“白军”的青天白日十二角星。他们说,过去我们戴着红帽徽为穷人闹翻身,国民党军队打了我们多少年,如今却要摘下红五星,换上他们的帽徽,想不通!这是要干什么?打日本鬼子为啥非得戴国民党军帽,穿国民党军服?在建国后出版的许多将帅回忆录中,都提到了那次“换帽子”,足见此事对红军将士的影响之大。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纳入国民革命军序列。

为纪念八路军、新四军成立80周年,中国军网微信特推出专家系列稿件,从不同视角去介绍历史上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红军改编八路军、新四军后,部队编制、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和服装、标志基本都与国民党军队相同。说起八路军、新四军的识别标志,很多人都能想到臂章和帽徽,可是你知道八路军、新四军都戴过哪些臂章吗?另外,八路军、新四军的胸章及领章是怎么回事?

八路军、新四军统一佩戴国民革命军陆军帽徽

红军改编国民革命军后,八路军、新四军都佩戴国民革命军陆军帽徽,即“青天白日”帽徽。

就是这个“青天白日”帽徽,当时在八路军部队中引起很大反响,以致出现了一次令人头疼的“换帽子风波”。

八路军总指挥朱德

红军改编,在部队中引起很大震动。许多干部、战士思想上想不通,对改编不理解,尤其是对红军改名和穿国民党军服、戴国民党帽徽意见最大,不能容忍红军的红五星换成“白军”的青天白日十二角星。他们说,过去我们戴着红帽徽为穷人闹翻身,国民党军队打了我们多少年,如今却要摘下红五星,换上他们的帽徽,想不通!这是要干什么?打日本鬼子为啥非得戴国民党军帽,穿国民党军服?在建国后出版的许多将帅回忆录中,都提到了那次“换帽子”,足见此事对红军将士的影响之大。

面对这些问题,红军进行了普遍深入的统一战线教育,使广大红军指战员充分认识我党我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与阶级斗争的关系,民族解放与阶级解放的关系,八路军同国民党军队的本质区别以及国共合作、实现全国以至对日作战的重大意义等。朱德、贺龙、刘伯承、罗荣桓、左权等高级将领带头做干部战士的思想工作。1937年9月3日,一二〇师抗日出征誓师大会,贺龙师长说:“10年前我们为什么丢开白帽子戴红帽子,今天为什么收起红军帽子戴国民革命军帽子。过去因为国民党叛变革命,今天为了抗日,我们戴国民革命军帽子没有关系,只要是为民族解放的事,老子穿花裤子都可以的。”

八路军第一二〇师师长贺龙

那么,八路军、新四军什么时候不戴青天白日帽徽了?有一种说法,1941年“皖南事变”后,八路军和新四军取消了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徽。事实上,八路军、新四军一直到抗战结束,也没有取消青天白日帽徽。皖南事变后,确实有新四军官兵出于义愤不戴国民党帽徽,但是八路军、新四军领导机关并没有明令取消帽徽。因为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八路军、新四军纳入国民革命军序列,当时还需要这个名分,这是非常重要的。而帽徽是我军合法化的标志之一,不取消帽徽,就是为了不给国民党造成口实。即便是抗日战争结束后,八路军、新四军也没有立刻取消帽徽。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即举行重庆谈判,先后签订“双十协定”“停战协定”,并于1946年1月31日通过“政协决议”,国民党接受了中共和平建国基本方针。决议规定实行“军队国家化”,中共武装纳入“政府军”。这种形势下,八路军、新四军不可能取消国民党帽徽。

新四军第二任军长陈毅

1946年6月,国民党统治集团撕毁停战协定,全面内战开始。八路军、新四军番号相继取消,并不再戴帽徽。但也不是一下子全部取消,直到1947年,还有戴国民党帽徽的。有一张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出,1947年10月晋察冀野战军发起清风店战役,野战军领导人聂荣臻、肖克、罗瑞卿等人仍戴着青天白日帽徽。

清风店战役后,聂荣臻、肖克、罗瑞卿等和被俘的国民党军第三军军长罗历戎谈话。

八路军臂章主要有“八路”和“18GA”两种

八路军、新四军的臂章为长方形,佩戴在军衣左袖上臂部位。人们最熟悉的八路军、新四军臂章莫过于“八路”和“N4A”了,但实际上八路军和新四军都有过多种版式的臂章。

最早的八路军臂章规格为8.5×6.5厘米,白色麻布底,蓝色印制,中间有“八路”名称。稍后佩戴的臂章,也仅有“八路”名称,可是中间套了一个椭圆型框。八路军1938年佩戴的臂章,下方有“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度佩用”字样,背面加盖有所属部队的印章。八路军1939年佩戴的臂章,规格为8.6×5.8厘米,双层白布底,印蓝色字,正面中间印“八路”两个大字,下面印“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度佩用”,背面印“尽忠职务、严守纪律、实行主义、完成革命”。八路军臂章佩戴年度也有印公历“一九四 年度”的,也有不印佩戴年度的。早期“八路”的的字体都是楷体,后期多为美术体。书写顺序最初为左书,后改为右书。

各种“八路”臂章

1937年9月1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按全国战斗序列将“第八路军”改番号为“第十八集团军”,朱德为总司令,彭德怀为副总司令。9月14日,朱德、彭德怀发布关于“第八路军”改为“第十八集团军”的通令。此后便制作中文数字“十八集团军”臂章,其规格大小、图案设计与1938年度八路军佩戴的臂章基本相同,仅将中间的“八路”二字改为“十八集团军”,背面有师别、职别、姓名、编号等栏。在抗战中后期,八路军许多部队佩戴当时国民革命军统一的标志,在臂章中采用阿拉伯数字和符号表示“十八集团军”,即“18GA”(GA表示集团军)。还有一种简易的“18GA”臂章,不带蓝底和椭圆形白框,只有“18GA”字样和配用年度。书写顺序,中文数字一般为右书,阿拉伯数字的均为左书。

“十八集团军”臂章

“18GA”(十八集团军)臂章

佩戴“18GA”臂章的八路军干部

除了上述统一配发的“八路”和“第十八集团军”臂章,八路军所属部队也制发了多种臂章。这些臂章样式一般都与八路军臂章相似,蓝字蓝底,椭圆形白框。如“十八集团军115师”臂章、“第八路军120师”臂章。

十八集团军115师臂章(D为师的代号)

第八路军120师臂章

1938年12月以山东人民抗日武装起义部队为基础组建的“八路军山东纵队”,曾制作佩戴“山纵”臂章;1939年11月20日,国民党军范子侠部接受共产党领导,改称“八路军平汉抗日游击纵队”(简称“平汉纵队”),曾制作佩戴“平纵”臂章。1940年6月7日平汉纵队改编为八路军新编第十旅,便开始佩戴统一的“八路”臂章。中共掌握的山西新军决死队也佩戴“决死队”臂章。这些臂章都与八路军臂章形制相同。

八路军“平纵”臂章

山西新军“决死队”臂章

抗日战争胜利后,八路军番号并没有立刻取消,八路军臂章继续使用。到东北的八路军部队,1946年1月改称东北人民自治军,很快又改称东北民主联军,改戴东北民主联军臂章,其式样、格式与八路军臂章相同,只是改为“东北民主联军”字样。1946年以后,各地八路军番号取消,八路军臂章不再使用。

东北民主联军臂章

新四军常见臂章为“N4A”和“新四军”两种

有人说新四军有过两种臂章:先佩用的是汉字“新四军”臂章,1941年皖南事变以后改为字母数字“N4A”臂章。这是不准确的。第一,新四军不止两种臂章,“N4A”和“新四军”臂章只是常见的两种;第二,皖南事变之前新四军就用过字母数字臂章,皖南事变之后也用过汉字臂章。

新四军曾佩戴过多种图案和文字的臂章。1937年10月新四军成立后不久,军长叶挺和副军长项英指示设计新四军臂章。美术工作者吕蒙等人设计的新四军臂章上一个身背斗笠、左手持枪右手指向前方的战士,并在左下角标明“抗敌”二字,以表明南方各省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开赴前线抗日的决心。此臂章得到叶挺等新四军指挥员的认可,用木刻当印版,着蓝色印在白布上,发给指战员佩戴。这就是最初的新四军臂章。

最早的新四军臂章

过了一段时间,队伍发展了,原来印制的臂章不够用了,叶挺军长又指示设计新臂章。为反映新四军挺进大江南北开展抗日游击战,新臂章以行进中的一队新四军为图案,上方标有新四军英文缩写“N4A”:N是英文NEW(意为新)的开头字母,4(代表中文“四”字),A为英文军(Army)的开头字母(也是军的代号)。右下方标明“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度用”,即1939年使用。

1939年的“N4A”臂章

此后,新四军开辟皖南、皖东、江南、苏北等抗日根据地,队伍进一步壮大。1940年版画家马达又设计了新臂章,正中是一战士双手持枪拼杀,上方加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字样,左下方为“抗敌”二字,右上方标明“1940”。

1940年“抗敌”臂章

1941年初,皖南事变发生后,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建,在鲁艺华中分院任教的美术工作者庄五洲受命重新设计新四军臂章,借鉴1939年“N4A”臂章,并参考八路军臂章样式,“N4A”底衬白色椭圆,在上方左右两角各加了一个五星,中间标明“1941”,整个臂章为黑白两色,庄严肃穆,以纪念皖南事变中的死难烈士。

1941年“N4A”臂章

不久,1941年的“N4A”臂章被简化为仅有“N4A”字样的蓝白色臂章。这种臂章用石版印刷,线条简洁流畅,配以白底蓝字,醒目有力,深受新四军官兵喜爱。新的“N4A”臂章很快就在新四军中广泛使用,也成为人们最熟悉的新四军臂章。

简化后的“N4A”臂章

其实,新四军也有中文“新四军”字样的臂章,与当时国民革命军臂章形制、图案一致。而且不仅在抗战初期,在抗战中后期都佩戴过。

“新四军”臂章

1940年“新四军”臂章

1942年“新四军”臂章

抗战胜利后不久,国共两党进行重庆谈判,并鉴定了“双十协定”。根据“军队国家化”的协议,中共军队将整编为政府军。为配合这一形势,新四军英文缩写臂章不再使用,启用中文“新四军”字样的臂章,此臂章一直使用到1947年新四军番号撤销。

1945年“新四军”臂章

1946年“新四军”臂章

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胸章

八路军除统一佩戴臂章外,还发过一种布质胸章,是佩戴在左胸的识别标志,长方形,尺寸与臂章差不多,一般上书部队番号、姓名、配用年度。

杨成武上将在回忆录中写道:“那天,我和大家一样,也领到了一套崭新的灰布军装和一顶圆军帽。一看就知道,这是阎锡山部队的军装。另外,还有一块胸章和一块臂章。胸章上印着: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臂章上赫然三个大字:八路军。这是我们区别于国民党部队的标志。”战士们“对那两块胸章、臂章特别感兴趣。围成一堆一个字一个字地认,认明白后便开始往军装上钉。开始时,他们连位置也搞不清楚,有的把臂章钉到胸前了,有的把胸章钉到右胸上了。”看来,当时臂章和胸章是一起发的。

八路军一二零师师长贺龙的胸章

八路军、新四军的胸章,与当时国民革命军的胸章相同,布质,长方形。将官胸章的边框为红色,没有兵种色带,左侧的三角数量与领章上的三角数量相同,当时在国民党军中有“见红就立正”的说法,就是指见到红色边框的将官。贺龙是八路军一二零师师长,中将衔,所以他的领章就是红边。

新四军准尉胸章

新四军华中军区电话训练队学员胸章

校官的胸章为黄色边,尉官的为蓝色边;左侧一竖杠为兵种色,红、黄、蓝、白、黑分别代表步、骑、炮、工、辎重5个兵种;黑色三角表示阶级(军衔),数量与其领章上三角数量相同。新四军准尉和电话训练队学员胸章就是蓝边,表示尉官,准尉的兵种色为黄色,表示骑兵。

八路军士兵的胸章

士官和士兵的胸章都是白底黑字,没有色框,士兵的军衔是在黑三角后加兵种色杠,其它内容与军官相同。上图八路军士兵胸章红色竖杠代表步兵,3颗黑三角为军衔,1颗为二等兵,2颗为一等兵,3颗为上等兵。

八路军和新四军机关的金属证章

除了布质胸章,八路军总部机关人员还配发过一种圆形金属徽章(也称胸章、证章),铜质,直径3.2至3.4厘米,有“陆军第十八集团军”(或“第十八集团军”)和“总司令部”字样,有的还有“第八路军”四字或“青天白日”图案。这种金属徽章是一种识别证章,佩戴在左胸前,也称之为胸章,一般为司令部等机关人员配发。

不同图案的第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金属徽章

另外,新四军司令部、抗日军政大学和第十八集团军总部随营学校等也颁发过圆形证章。

国民革命军新四军证章

陆军新编第四军司令部证章

部分八路军部队佩戴过领章

提起八路军的臂章,人们再熟悉不过了。但是一说八路军的领章,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互联网上更是说法不一,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如:“历史上八路军战士都有领章帽微臂章,但电视抗战片无领章。”“抗日神剧惊现八路军配红领章,这是混搭的节奏啊!”

其实,这两种说法都有失偏颇。第一,八路军的确有领章,而且有照片为证。第二,不是所有八路军都有领章,只是部分人员戴过领章。

毛泽东和两个小八路(新华社摄影记者石少华摄)

这张著名照片拍摄于1939年5月26日延安杨家岭抗大门前,照片题名也叫“毛泽东在延安和两个小八路亲切谈话”。照片中的两个小战士大个儿的叫安定宝,小个儿的叫刘长贵。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个小战士都穿着八路军服装,戴着领章。有些人以为是儿童团,其实他俩可是正规部队,当时都在抗大(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当通讯员。抗大学员和工作人员均穿着八路军服装,所不同的是还佩戴一副抗大领章。领章是黄铜做的,红底金字,“抗大”两个字凸出来,分列左右。

佩戴抗大”领章的抗大副校长罗瑞卿

照片中,罗瑞卿时任抗大副校长,他就佩戴抗大领章。不光是抗大有领章,一些八路军其他学校也有领章,如八路军军政学院、八路军炮兵学校,也都有领章。

戴领章的八路军女战士

1944年,美国著名战地记者哈里森·福尔曼在延安拍了很多照片,从照片上看,八路军官兵既有臂章,也有领章。

佩戴红领章的三五九旅旅长王震

当时在延安的八路军部队为留守兵团。1944年11月,三五九旅南下之前,留守兵团辖三八五旅、三五八旅、三五九旅、警一旅、警三旅、独一旅、新四旅等部,总兵力52000余人。留守兵团部队均有领章,从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但除此之外,一般八路军部队是没有领章的。

哈里森·福尔曼所拍摄的1944年延安一支八路军队伍,可以看出指战员们都有领章。

同一记者拍摄于1944年,八路军战士都没有佩戴领章,应该不是延安的留守兵团部队。

(作者系军史专家)

(责任编辑:乔立远)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