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江西广播电视台杨茜:不可战胜的力量

2017-11-09 14:10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杨茜

我来自江西南昌,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1998年九江特大洪水,用血肉之躯堵住豁口的抗洪战士的形象在15岁的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他们拥有什么样的信仰?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在这片红土地上采访,我慢慢找到了答案。

在江西九江报道抗战胜利70周年时,92岁的新四军老兵李步宏对我说,子弹就从太阳穴擦过去,命是保住了,但是自那以后每天都得喝二两白酒才能睡得着。他说那时候新四军的游击队一杆枪只有三发子弹,子弹打光了,大家都上刺刀,肉搏。他说:当兵不怕死,怕死不当兵。我问他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你最想说的是什么?他说打个仗死了多少人啊!现在的人平平凡凡,这些年轻人晓得打仗的日子吗?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就是让他们都晓得,新中国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这,就是一名老兵,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候,用血肉之躯,扛起了民族救亡的希望。

报道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乡瑞金,知道了17棵青松的故事。

当年红军被迫转移前,有43户人家的华屋村,就有17名青年一起参加了红军。出发前他们相约在后山,每人种下一棵松树。我采访的主人公,88岁的华从祁,他的父亲华钦材、叔叔华钦梁就在这17名青年中。他告诉我,根据家乡风俗,这些松树就是“寄信树”。有命回来,就看看这树怎么样了,没命回来,那树在,就像他们还在世。然而青松拔地起,英雄不复还。华屋当年离家的17位青年,全部牺牲在长征路上,只剩下当年的那些孩童,如今已是耄耋老者。父亲在他们的记忆里,已如褪色泛黄的书页,但在谈及“父亲”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们混浊的目光里却依然泛起如少年般清澈的涟漪。

华从祁抬头看着父亲和叔叔临走时种下的松树,一遍遍用乡音对我说:两兄弟,一起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我来自江西南昌,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1998年九江特大洪水,用血肉之躯堵住豁口的抗洪战士的形象在15岁的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他们拥有什么样的信仰?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在这片红土地上采访,我慢慢找到了答案。

在江西九江报道抗战胜利70周年时,92岁的新四军老兵李步宏对我说,子弹就从太阳穴擦过去,命是保住了,但是自那以后每天都得喝二两白酒才能睡得着。他说那时候新四军的游击队一杆枪只有三发子弹,子弹打光了,大家都上刺刀,肉搏。他说:当兵不怕死,怕死不当兵。我问他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你最想说的是什么?他说打个仗死了多少人啊!现在的人平平凡凡,这些年轻人晓得打仗的日子吗?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就是让他们都晓得,新中国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这,就是一名老兵,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候,用血肉之躯,扛起了民族救亡的希望。

报道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乡瑞金,知道了17棵青松的故事。

当年红军被迫转移前,有43户人家的华屋村,就有17名青年一起参加了红军。出发前他们相约在后山,每人种下一棵松树。我采访的主人公,88岁的华从祁,他的父亲华钦材、叔叔华钦梁就在这17名青年中。他告诉我,根据家乡风俗,这些松树就是“寄信树”。有命回来,就看看这树怎么样了,没命回来,那树在,就像他们还在世。然而青松拔地起,英雄不复还。华屋当年离家的17位青年,全部牺牲在长征路上,只剩下当年的那些孩童,如今已是耄耋老者。父亲在他们的记忆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