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山西广播电视台陈湘:25年还没有讲完的故事

2017-11-09 14:03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陈湘

陈湘

大家好,我是陈湘,1992年我成为一名广播记者,这张CD是当记者25年我最看重的作品。我的故事从这里说起。

1992年冬天的一个傍晚,下班路上,“听老师口令,一二一……”一位老师领着一群孩子过马路。突然,一辆车闪着大灯驶来,“停住!停住!”老师拼命呼喊。那声音那么不顾一切,周围人全愣住了,诧异地把目光投向那里,我本能地跑过去护住这些孩子。这时,有两只小手拽住我:“你是谁?”天哪,眼前全都是看不见的孩子!那天,他们走了,也把我的牵挂带走了。

这对小兄弟叫大大、小小,7岁了。“爸爸,我们也想念书。”“可你们看不见啊。”黑暗中摸索挣扎的这些孩子多需要一双看见世界的眼睛!谁能给他们呢?采访中我看到:胡老师带着盲孩子去公园,孩子们放声唱:“小小牵牛花啊,开满竹篱笆呀……”就这样认识了春天;常老师借遍了山西省图书馆所有的盲文资料,孩子们大声念:“海南岛上鲜花已经盛开,长江两岸柳枝刚刚发芽……”就这样了解了更广阔的世界;孙校长拉起大大小小的手走进盲校,两个孩子终于上学了。20年后再采访,他们已经是特教老师了!

记录、讲述这个群体的生活样貌、欢喜忧伤是我的25年;带盲孩子们看电影,给他们讲故事、办校园广播也是我的25年;盲文图书单调缺乏,这里不该再是盲区!盲道被侵占,盲人的路在哪里?我不停地奔走呼吁。这,还是我的25年!我多想给这些盲孩子一双眼睛!25年了,时间越久,牵挂越深。孩子们眼盲了,心不能盲!

陈湘

大家好,我是陈湘,1992年我成为一名广播记者,这张CD是当记者25年我最看重的作品。我的故事从这里说起。

1992年冬天的一个傍晚,下班路上,“听老师口令,一二一……”一位老师领着一群孩子过马路。突然,一辆车闪着大灯驶来,“停住!停住!”老师拼命呼喊。那声音那么不顾一切,周围人全愣住了,诧异地把目光投向那里,我本能地跑过去护住这些孩子。这时,有两只小手拽住我:“你是谁?”天哪,眼前全都是看不见的孩子!那天,他们走了,也把我的牵挂带走了。

这对小兄弟叫大大、小小,7岁了。“爸爸,我们也想念书。”“可你们看不见啊。”黑暗中摸索挣扎的这些孩子多需要一双看见世界的眼睛!谁能给他们呢?采访中我看到:胡老师带着盲孩子去公园,孩子们放声唱:“小小牵牛花啊,开满竹篱笆呀……”就这样认识了春天;常老师借遍了山西省图书馆所有的盲文资料,孩子们大声念:“海南岛上鲜花已经盛开,长江两岸柳枝刚刚发芽……”就这样了解了更广阔的世界;孙校长拉起大大小小的手走进盲校,两个孩子终于上学了。20年后再采访,他们已经是特教老师了!

记录、讲述这个群体的生活样貌、欢喜忧伤是我的25年;带盲孩子们看电影,给他们讲故事、办校园广播也是我的25年;盲文图书单调缺乏,这里不该再是盲区!盲道被侵占,盲人的路在哪里?我不停地奔走呼吁。这,还是我的25年!我多想给这些盲孩子一双眼睛!25年了,时间越久,牵挂越深。孩子们眼盲了,心不能盲!

在盲校我发现孩子们除了盲文课本,根本没有与之配套的学习资料,有声的盲文的都没有,课本以外的内容只能靠老师念给他们听。孩子们在知识训练、能力提升上太困难了!联系出版社,有限的经费刚刚能保证盲文课本。四处打听,没有、没有、还是没有!广播能做点什么?好,录制有声教学辅导材料,给盲孩子们最需要的帮助!

2014年暑假,我们精心挑选了太原市14所中小学的200多名有朗读特长的孩子,请盲校老师根据教学要求提供内容并把关。那个夏天,不到3天录一本书,一沓沓的稿子,反复推敲、不行重来,学生们读啊、录啊,嗓子哑了,嘴打泡了;那个夏天,和同事制作音频,一宿一宿,我见过深夜到凌晨每个点钟的太原。没明没黑、马不停蹄,两个月我们终于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12个年级、19册书、近百万字的录制,盲生学习终于有有声教辅材料的帮助了!

捐赠仪式那天,人群中一个孩子伸出手:“阿姨,你长什么样?我能摸一摸你吗?”孩子们看不见我,他们是要用这样的方式记住我!我走过去蹲下来搂住她。“你的头发好长啊,这么软!你的脸圆圆的,眼睛,你的眼睛很大吧?一定很黑很亮!阿姨,你知道吗?你给了我们一双眼睛!”

有声教辅材料照亮了盲孩子们学习的路,河北盲校的老师知道后也想给自己的学生用。是啊,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盲校、盲生班的学生,他们需要!每年都有新生入学,他们也需要!在校生升入高一个年级,他们还需要!那么,这个数字会是多少?!这让我更坚定继续做下去!把有声教辅材料捐赠给更多的盲孩子,一百个,一千个,几千个,覆盖到全国所有的盲校!

这张CD是我们录制的有声教辅材料中的一张,它承载着盲孩子的梦想,承载着一个记者对生命、对职业虔诚的爱!今年9月,我又走进盲校,孩子们说,现在最缺的是数学物理化学题,要是能把这些题念出来多好啊,学习太需要了!我答应他们,一定!

讲了25年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因为盲孩子们追逐光明的梦想还在路上。只要盲孩子需要,我就不会停止!让我的声音做盲孩子们的眼睛!

(责任编辑:宋心蕊)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