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图话中国

首批“汉版”女飞行员帅气上岗 个个都是大长腿

2017-11-09 09:46 楚天金报  作者:邓伟 万多

图为昨日,在东航武汉公司,首批汉产“大改驾”女飞行员亮相

图为四位女飞行员帅气上岗

图为陈静在驾驶舱里

楚天金报讯 文/本报记者邓伟 通讯员王茹 图/本报记者万多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当飞行员是男性的专利。在东航武汉公司,4名女飞行员近日陆续上岗。她们不仅是首批武汉本土成长起来的女飞行员,更是首批在大学毕业后通过社会招聘进入民航参加女飞行员培训,在业内被称为“大改驾”。

干练的外表、挺拔的身姿、帅气的制服、以及标志性的飞行太阳镜……昨日,当这4名女飞行员出现在记者面前时,着实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深入交谈中,她们揭秘“大改驾”女飞行员是怎样炼成的。

入行

大学毕业前 她们从没想过会当飞行员

一番自我介绍后,记者才知道,这4名女飞行员原本都是普通的高校毕业生,直到大四毕业时也都还是“门外汉”。

4人中,接触飞行最早的是出生于1986年的陈静。陈静老家襄阳,10岁时搬到武汉,父亲陈正江是东航的一名老飞行员,如今担任飞行教员。在她小时候,还没听说过有女飞行员,因此没想过会有一天如父亲一般,驾驶着飞机在蓝天上翱翔。

2008年临近大学毕业时,陈静仍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英语专业,目标是毕业后去当英语老师。当时,国内首批获准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招聘飞行员,未设性别限制,陈静便在父亲的建议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前往应聘。天赋出众的她很快被录取,送到蔚蓝航校学习飞行,2012年毕业,成为河北航空的一名波音737驾驶员。飞了两年多后,她辞职回汉结婚生子,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图为昨日,在东航武汉公司,首批汉产“大改驾”女飞行员亮相

图为四位女飞行员帅气上岗

图为陈静在驾驶舱里

楚天金报讯 文/本报记者邓伟 通讯员王茹 图/本报记者万多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当飞行员是男性的专利。在东航武汉公司,4名女飞行员近日陆续上岗。她们不仅是首批武汉本土成长起来的女飞行员,更是首批在大学毕业后通过社会招聘进入民航参加女飞行员培训,在业内被称为“大改驾”。

干练的外表、挺拔的身姿、帅气的制服、以及标志性的飞行太阳镜……昨日,当这4名女飞行员出现在记者面前时,着实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深入交谈中,她们揭秘“大改驾”女飞行员是怎样炼成的。

入行

大学毕业前 她们从没想过会当飞行员

一番自我介绍后,记者才知道,这4名女飞行员原本都是普通的高校毕业生,直到大四毕业时也都还是“门外汉”。

4人中,接触飞行最早的是出生于1986年的陈静。陈静老家襄阳,10岁时搬到武汉,父亲陈正江是东航的一名老飞行员,如今担任飞行教员。在她小时候,还没听说过有女飞行员,因此没想过会有一天如父亲一般,驾驶着飞机在蓝天上翱翔。

2008年临近大学毕业时,陈静仍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英语专业,目标是毕业后去当英语老师。当时,国内首批获准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招聘飞行员,未设性别限制,陈静便在父亲的建议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前往应聘。天赋出众的她很快被录取,送到蔚蓝航校学习飞行,2012年毕业,成为河北航空的一名波音737驾驶员。飞了两年多后,她辞职回汉结婚生子,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今年,陈静复出工作,应聘进入东航武汉公司。虽然之前就有飞行经验,但由于三年多未接触飞行,她必须重新接受考试与训练,按照一个新手上岗的步骤按部就班。预计明年初,她将可以重新驾驶波音737飞机,也有可能会跟父亲排到同一个航班,父女二人一起驾驶飞机。

相比陈静出身于“飞行世家”,另外三名90后女飞行员祝沁妮、张娴、朱晨更可谓“门外汉”。

祝沁妮是咸宁人,原就读于武汉纺织大学的服装设计专业,曾经想当一名服装设计师;张娴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伢,原就读于江汉大学的社会体育专业,毕业前的意向是当一名体育老师;朱晨也是武汉人,原就读于江汉大学的社会工作专业。

2013年,快要毕业的祝沁妮看到东航到学校招空乘,身材相貌较好的她想去应聘,希望能当“空姐”。然而,在前往招聘点投简历时,她走错了办公室,跑到招聘女飞行员的地方,招聘人员看她体型较好,便让她留下参加了初试。之后,她又去参加了空姐的初试。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她没有收到应聘空姐的回应,却收到了女飞行员的入选通知。用她的话来说,是缘分让她成为了一名女飞行员。之后,祝沁妮到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学习时,又碰到了来自武汉的张娴和朱晨,这两个武汉姑娘都是看到招聘女飞行员的信息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应聘成功的。

训练

淘汰率约15% 和男学员一样严苛

在航校,女学员都是“珍稀物种”,但在成为飞行员的训练过程中,她们并未受到过特殊照顾,各项学习和操作与男学员并无不同。

张娴告诉记者,当时在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共有40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其中只有不到20名女生。在学习操纵飞机和处理突发事故的练习中,她们付出的体力和男学员是一样的。特别是在训练“液压系统失效”的处置时,想要控制住操纵杆,几乎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正因如此,女飞行员基本都是技术与力量兼具,男飞行员能完成的操作,她们也不能含糊。特别是她们如今驾驶的波音737客机,操作起来需要的力气比较大,被飞行员们称为“空中健身房”。“从车都不会开,到能开着飞机在天上翱翔,压力还是很大的。”张娴告诉记者,她清楚地记得,刚进入航校学习的前4个月,她们这些“大改驾”寝食难安,不仅要完成纷繁的理论学习和考试,还要在模拟飞行中掌握各种操作技巧。更让她们没有防备的是,学习飞行就像爬楼梯,光驾照都得考几轮,一轮比一轮难,且在考试的过程中有七八项都是“一考定生死”,若这种考试没有合格,就会被停飞、退学。

在各种考试中,最令人担心的是一项“放单”考试,学员们第一次实际驾驶飞机在无人辅导的情况下起飞和降落。在完成理论学习后,学员会由师傅带着驾驶小飞机训练,训练时长不能超过35小时,之后就必须挑起大梁,操控飞机上天,就如学驾照中的路考。

张娴回忆,“放单”时,第一次驾驶小飞机飞上600米高空,心里特别紧张。同学中,有两人无法独立驾驶,未能完成“放单”,最终被淘汰,特别可惜。

“航校里面,我们每个人都在拼命地不断学习,因为长久以来都有15%的淘汰率。”在航校学习时被称为“学霸”的朱晨告诉记者,进入飞行员这个队伍后,一生都要不断学习、不断成长。目前,她们虽然已经开始驾驶波音737飞机,但要从二副做起,二副又要进阶三个等级才能成为一副,经历一副阶段才能成为主驾,进而是机长。要成为女机长,全权掌控整架飞机,至少还需要5年的驾驶时间。

观察

民航业发展迅速飞行员从业门槛降低

记者了解到,长久以来,飞行员这个行业的门槛都很高。在民航业发展初期,武汉本土飞行员都来自空军。例如东航武汉公司原来的“王牌飞行员”李树金就曾是空军某师的一名轰炸机驾驶员,在驾驶飞机的40年生涯中,安全飞行两万多小时,总里程17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飞行420圈,取得了飞行员业内的最高资格——飞行技术检查员。

之后,随着民航业的迅速发展,航空公司飞行员的需求日益增多,招飞开始从高中毕业生中选拔,定向培养。近十年来,又再次延伸到了大学应届毕业生中,诞生了陈静这批“大改驾”飞行员。由此可见,飞行员的选拔范围正在逐渐扩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拥有实现蓝天梦的机会。

近年来,武汉作为拥有百万大学生的城市,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民航企业的目光。以一名普通高校毕业生为例,想要应聘成为一名飞行员,需要哪些最基本的硬指标?张娴等人告诉记者,首先从身材比例上,就可以判断是否适合当一名民航飞行员。对于女飞行员来说,身高不仅需要在一米六五以上,还要看双腿从臀线以下的长度是否达到74厘米,也就是说,不仅要个高,还要一双大长腿。再者,视力也是飞行员的硬指标,不仅对裸眼视力有要求,不能近视,眼睛对色彩的识别也有相当严苛的要求。

记者了解到,眼下,国家对于飞行员的招收门槛正在逐步降低。今年9月,新版民航行业标准《民用航空招收飞行学生体检鉴定规范》正式实施,其中涉及的多项变化将让符合要求的学生大大增加。例如裸眼远视力由不得低于C字表0.3放宽至0.1,屈光度从原标准的-3.00D~+3.00D调整为-4.50D~+3.00D范围。此外,接受过近视眼手术的年轻人,只要矫正后的视力达标,也可以报考。而在早年,通过近视眼手术矫正过的视力,不会被允许通过体检测试。

(责任编辑:余璐)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