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图品百态

女孩拒绝男同学示爱 被对方从19楼扔下死亡

2017-11-09 14:00 杭州日报  

新闻提要

今年3月21日,在滨江区盛庐小区某幢高层公寓里,发生了一起令人惊悚的凶案:一个女孩从19楼坠落身亡,而疑犯竟是合租的富二代男同学!

据悉,男同学此前有单恋女孩的意向。事发那天早晨,女孩刚起床打开自己卧室房门,男孩就冲进去反锁女孩房门,约2分钟后就发生了悲剧。

今天,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起刑事案件,男生薛某涉嫌故意杀人罪。

1

男生留学归国

来杭找女同学合租

疑犯薛某与这起悲剧中的被害人姗姗系高中同学,河南林州人。2015年,两人都在河南当地读完大学本科后,薛某出国继续深造,而姗姗则选择来杭州。

据姗姗家人介绍,姗姗的大表哥在杭州某知名互联网企业发展得不错,所以姗姗毕业后就投靠到杭州来,希望在这个城市落脚。

姗姗大学时谈过一个男朋友,后来因为毕业来杭发展,两人不得不分手。

在杭州,姗姗原本一直和另两个单身女同事合租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每个女孩各一间。今年2月中旬,薛某从国外归来,先是到了上海。

在上海,薛某到处打听江浙沪有哪些老同学,后来就问到了姗姗在杭州的消息,所以薛某又从上海转投杭州。

据悉,当时姗姗的一位室友正好退租,而薛某又提出希望与姗姗合租,姗姗在薛某的再三要求下,征得另一位女同事同意后,让薛某也合租了进来。

新闻提要

今年3月21日,在滨江区盛庐小区某幢高层公寓里,发生了一起令人惊悚的凶案:一个女孩从19楼坠落身亡,而疑犯竟是合租的富二代男同学!

据悉,男同学此前有单恋女孩的意向。事发那天早晨,女孩刚起床打开自己卧室房门,男孩就冲进去反锁女孩房门,约2分钟后就发生了悲剧。

今天,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起刑事案件,男生薛某涉嫌故意杀人罪。

1

男生留学归国

来杭找女同学合租

疑犯薛某与这起悲剧中的被害人姗姗系高中同学,河南林州人。2015年,两人都在河南当地读完大学本科后,薛某出国继续深造,而姗姗则选择来杭州。

据姗姗家人介绍,姗姗的大表哥在杭州某知名互联网企业发展得不错,所以姗姗毕业后就投靠到杭州来,希望在这个城市落脚。

姗姗大学时谈过一个男朋友,后来因为毕业来杭发展,两人不得不分手。

在杭州,姗姗原本一直和另两个单身女同事合租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每个女孩各一间。今年2月中旬,薛某从国外归来,先是到了上海。

在上海,薛某到处打听江浙沪有哪些老同学,后来就问到了姗姗在杭州的消息,所以薛某又从上海转投杭州。

据悉,当时姗姗的一位室友正好退租,而薛某又提出希望与姗姗合租,姗姗在薛某的再三要求下,征得另一位女同事同意后,让薛某也合租了进来。

合租的一个月来,薛某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2

表白遭拒引发悲剧

庭审中,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显示,事发之前,薛某曾单恋并向姗姗表白过,但遭到了姗姗的拒绝。

早上8点多,姗姗刚起床,在梳妆打扮。因为想跟隔壁女室友借卷发器,她打开了房门,也因此引狼入室。

姗姗的卧室房门打开后正好被薛某看到,薛某就强行进入并反锁房门。

这期间,隔壁女室友只能听到姗姗的挣扎呼救声,但打不开房门。也就大概2分钟后,姗姗的声音没了,房门也打开了。

将姗姗推下楼后,薛某开门走出房间。隔壁女室友问薛某,“姗姗呢?”薛某回答说,“被我推下楼了。”

室友惊慌失措地冲下楼报警去。这期间,保安上楼来询问是不是有女孩坠楼,坠楼位置在哪里?薛某回到阳台指了指。

薛某个子有180多公分,体重约170斤。而柔弱的姗姗,只有1.6米。

在有1.5米高的半封闭阳台上,这个高中老同学,就这样把姗姗抬起来推下了19楼。

室友吓得跑下楼边报警边求助。而薛某则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制服。

3

她本是个怀揣梦想的女孩

想扎根杭州这座互联网城市

姗姗的意外离世,给这个家庭沉重的打击。尽管林州当地人出于好心,争相上门安慰姗姗的母亲,但母亲每每想到女儿便痛哭流涕,最终选择逃离这个城市,回到女儿生前的城市落脚,寻找女儿离开前的点滴真相。

小表哥说,姗姗是个很积极阳光的女孩。“到现在为止她没有说有男朋友。家里人问起,她都说还没遇到合适的,如果有会告诉家人的。”表哥说,薛某应该只是单恋他表妹而已。

受大表哥的熏陶,姗姗在滨江区一家知名的互联网企业里找到了工作。

在这家公司里,姗姗从最低级的客服逐渐做到产品部,后来又因为表现优异,进入运营部,曾获得过优秀员工荣誉,整个职业生涯一直处于上升通道。

她经常跟仍在大学读软件工程的亲弟弟说,等弟弟毕业了也要来杭州发展,因为学软件的在杭州好就业。

姗姗爸妈在老家打打零工、种几亩地,艰辛地培养出了2个大学生。因并非技术岗位,姗姗的工资并不高。即便这样,懂事的姗姗,还是很会照顾家人、为家庭分担责任。过年期间,她给弟弟封了一个2017元的压岁钱大红包。弟弟身上拿得出手的牌子的衣服、鞋子,都是姗姗买的。

她的规划是,姐弟俩在杭州工作、安家,然后把年迈的爸妈从河南老家接到杭州生活,加上表哥一家人在杭州,大家抱团取暖,生根发芽。

“这里的互联网行业发展得太好了,她说她想留在杭州这座创造梦想的城市里。”表哥回忆说,家人也希望她在杭州能找个男朋友。

就在十多天前,姗姗回河南老家,参加了一场大学同学的婚礼。穿上伴娘礼服的那一刻,她说希望自己也沾沾喜气,早点找到能陪伴一生的人。

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一个仅仅以单恋为名的男生,却永远扼杀了她的梦想。

庭审现场记录

1

法庭上,嫌犯如是说

薛某说,对起诉的罪名没有异议,作案手段过程都一致。“但作案动机并不是这么简单。”薛某说,他和姗姗是高中同学、好朋友。从2009年高中毕业暑假开始就追了好多年,一直被拒绝。薛某说,从去了美国以后,两人的关系有点好转,主要是通过微信聊天。薛某说,还在网上给姗姗买礼物,寄给她。去年12月,薛某从美国回来时,也带了coach的包和项链给姗姗。

“去年11月,她在微信上说给我机会,多了解考察一下。”薛某说,这以后两人并没有牵手等亲密行为,但薛某认为自己已经把姗姗当成女朋友。薛某说,自己寒假期间,为了追求姗姗,还安排去了南昌等地游玩。“我感觉她微信上对我还算热情,但是我到了杭州见了面后反而觉得她对我冷淡了。她说我们之间性格不大合适。”

去年寒假结束后,薛某回美国读书,并和姗姗继续在微信上联系。薛某认为,在微信上两人反而又亲密起来了。

“她每天所有的事情都会和我说。”薛某说,他又向姗姗提起希望姗姗做自己的女朋友,但姗姗还是回答希望考察一下,“我想我在美国还要有两年时间,怕这么久生变,我就决定从美国回来。”

薛某说,姗姗知道自己要来杭州,刚好又有一间房空出来,姗姗便提出可以一起合租。

“房租我出2000,她俩分担3300。网费是我交的。大家有时候叫外卖,有时候一起出去吃饭。”薛某说,两人就这样合租,一开始感觉姗姗对自己的很好,后来我让她陪我出去吃饭她经常不愿意。薛某来杭州,并没有告诉家人。薛某说,因为打算追求姗姗,所以一直在网上找杭州的工作,自己本科读历史学,研究生时读金融专业。到杭州40来天,薛某去过几个单位面试过,但没有成功。

此外,他说道,主要是到杭州合租后,感觉姗姗对自己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开始见面还说几句话,后来基本不理我,发生过几次很大的争吵,微信上也不怎么理我,到后来干脆微信也把我拉黑了。”

自己付出这么多,薛某心里感到很气愤。他还听说,姗姗回老家参加同学婚礼,在婚礼上认识了一个男生,还把合影拿给了薛某看。就因为这张照片,薛某和姗姗当时发生了很大的争吵。薛某觉得,自己和姗姗出去玩,每次要求和姗姗合影,姗姗都拒绝,但这次姗姗却主动和别的男生合影,还把照片放在床头。

他说,这次争吵以后,他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我想过一走了之,从网上查自杀的方式,后来还是没有勇气实施。”薛某说。

事实上,姗姗并没有说过照片里的男生就是姗姗的男朋友。事发前一天的3月20日晚上,薛某得知姗姗在和一个男生打电话,像是说一些亲密的话。“电话里我听到她在说我,说我喜欢她,追求她,她不喜欢我,希望我走。我一直喜欢她,看到这样的场景,嫉妒她和其他的男生好。”薛某说,听到这通电话后,自己就产生了杀死姗姗的念头,想和她一起死。

“你一直强调你对她很好,那她到底对你怎么样呢?也就是说,你一直考虑的是你自己。”公诉人质问说。

薛某继续说,在看到姗姗跟其他男生的这张合影后,就产生过自残自杀的念头,所以就准备了一把水果刀,放在自己卧室,自己还曾百度搜索过如何自杀,以及杀人判死刑等关键词信息。

3月21日早上,薛某醒来,感觉自己太受折磨了,一天也等不了了。

“她起床洗漱后回到房间,我就进到她房间里,把房门反锁。”薛某说,他进去后就质问姗姗昨晚跟谁打电话。

“你干嘛?”姗姗反问说。

薛某说,当时他更加气愤了,就把姗姗往阳台推。从床边到阳台,只有几秒钟时间,姗姗并没有呼救,可能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直到在阳台上,薛某把姗姗抬起来时,姗姗才发现危险,并呼叫室友,可惜为时已晚。

伸出罪恶之手的薛某,本也是一个富足之家。他父母在老家开厂,资产过千万。或许是觉得自身家庭条件优异、留过学,却又遭到了姗姗的拒绝,极少受挫的他便做出这难以置信的行为。

薛某表示,愿意对姗姗的被害进行民事附带部分的赔偿。

2

警方证实

警方调取的姗姗聊天数据显示,薛某经常主动发短信,但姗姗明确予以拒绝,并将薛某拉黑。薛某也一直追问姗姗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不接他电话,为什么不回短信,什么时候能把他从黑名单上放出来。

此外,警方通过调取薛某购物记录证实,薛某为姗姗前前后后买过三四万元的礼物,包括蔻驰的包、卡西欧相机、iPhone7、电动牙刷、蒂芙尼项链等。

目前,庭审仍在继续中,记者将第一时间带来报道。

更多细节实时更新,点击此处了解

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启航

却以这种方式凋谢

实在让人痛心不已

希望法院的公正判决能些许告慰姑娘的在天之灵 

记者 黄洪连

编辑 谢珂

杭州日报全媒体中心 诚意出品

(责任编辑:余璐)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