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重磅推荐

军情锐评:IS将要日薄西山?末路穷寇或全球流窜

2017-11-14 08:12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11月14日报道2017年下半年,在中东地区肆虐数年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终于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陷入了颓势。以伊拉克政府军收复伊北部城市摩苏尔,以及叙利亚政府军收复阿勒颇和代尔祖尔为标志,这个遭到本地区多国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以及各派民兵通力围攻,并受到美国和俄罗斯直接军事打击的极端组织,在其盘踞数年的“地盘”里丧师失地。在这种情形下,急于收复故土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誓言发动对极端组织的“最后决战”。尽管伊叙两国政府也受到国内丛生的各派武装力量(特别是库尔德武装)的牵制,但极端组织在两河流域的命运已然日薄西山。那么,此前异军突起且表现出强大战力的极端组织果真会就此偃旗息鼓么?

如果极端组织仍试图沿用其在两河流域崛起并肆虐的旧有“发展策略”,从目前情况来看,极端组织再次得手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据美国战争研究所网站发布的报告评估,“伊斯兰国”武装的骨干成员多系来自伊拉克的萨达姆前政权支持者、逊尼派武装人员和海外极端分子,无论作战还是控制占领区,光靠这帮“外来和尚念经”难以持久。尽管IS的宣传颇具欺骗和煽动性,但其在控制区内残暴而低能的行为、与当地民众不断恶化的关系,都使其在控制区内难以“生根发芽”。同时,由于IS自崛起之时就长期陷入与各方武装的持续战斗中,虽然能够获得一定兵员补充,但随着西方和周边国家不断收紧包围圈,IS的海外人力资源日渐枯竭,内部成员最终会在战事中被消耗殆尽(就像当年车臣非法武装一样),从而使摧毁IS的原有生存模式成为可能。

参考消息网11月14日报道2017年下半年,在中东地区肆虐数年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终于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陷入了颓势。以伊拉克政府军收复伊北部城市摩苏尔,以及叙利亚政府军收复阿勒颇和代尔祖尔为标志,这个遭到本地区多国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以及各派民兵通力围攻,并受到美国和俄罗斯直接军事打击的极端组织,在其盘踞数年的“地盘”里丧师失地。在这种情形下,急于收复故土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誓言发动对极端组织的“最后决战”。尽管伊叙两国政府也受到国内丛生的各派武装力量(特别是库尔德武装)的牵制,但极端组织在两河流域的命运已然日薄西山。那么,此前异军突起且表现出强大战力的极端组织果真会就此偃旗息鼓么?

如果极端组织仍试图沿用其在两河流域崛起并肆虐的旧有“发展策略”,从目前情况来看,极端组织再次得手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据美国战争研究所网站发布的报告评估,“伊斯兰国”武装的骨干成员多系来自伊拉克的萨达姆前政权支持者、逊尼派武装人员和海外极端分子,无论作战还是控制占领区,光靠这帮“外来和尚念经”难以持久。尽管IS的宣传颇具欺骗和煽动性,但其在控制区内残暴而低能的行为、与当地民众不断恶化的关系,都使其在控制区内难以“生根发芽”。同时,由于IS自崛起之时就长期陷入与各方武装的持续战斗中,虽然能够获得一定兵员补充,但随着西方和周边国家不断收紧包围圈,IS的海外人力资源日渐枯竭,内部成员最终会在战事中被消耗殆尽(就像当年车臣非法武装一样),从而使摧毁IS的原有生存模式成为可能。

图为阿富汗安全部队正在清剿阿富汗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

值得注意的是,IS崛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军大规模撤离伊拉克后留下的“实力真空”以及“阿拉伯之春”后叙利亚陷入内乱,让中东极端组织不仅得以喘息,还获得了内部整合的契机。然而,虽然因独特的组织发展策略和战法战术,极端组织在崛起之初得以顺利击败战力较弱的各派武装,从而夺取了广泛的控制区,可一旦等到美俄及周边国家“醒过味来”,开始采取强有力的军事干预后,此前猖獗的极端组织武装便很快现出“原型”——被打得溃不成军,东躲西藏。同时,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及各派武装也与极端组织呈现此消彼长之势。在美俄等国扶持下,前者纷纷“整军经武”,并在与极端组织的持续战斗中逐渐提升了战斗力。尽管目前反恐力量之间仍存在巨大的分歧和矛盾,但谁也不大可能再为极端组织营造出“生存空间”。大国的持续干预和伊叙两国本土军力的发展,使得极端组织很难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维持原有局面。

此外,极端组织出现的内部问题,也使其需要重新寻求新的发展路径。据美国防务研究智库兰德公司发布的报告称,由于近期持续的战斗失败和物质资源匮乏,以及糟糕的占领区经营情况,导致目前极端组织内部充斥着内斗、分歧和士气低落。这些问题让IS的战斗力大幅滑坡,其武装和行政组织的巩固程度也大不如前,该组织已陷入内外交困。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迹象表明,极端组织很可能采取转变组织活动形态的方法,试图“垂死挣扎”。据美国兰德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目前仍在伊叙边境地区苟延残喘的IS武装的作战模式,逐渐从叛乱和游击战转变为恐怖活动。这些残余武装分子平时潜伏起来不再公开与正规军对抗,同时改用单兵狙击、伏击、突袭、自杀袭击和暗杀等恐怖手段进行破坏活动,以此打击和威吓对手。一支维持原有组织结构但转入“地下”状态的极端武装,无疑将对未来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安全形势构成极大威胁。

而更加值得人们警惕的是,IS的恐怖活动还有可能向全球多地扩散。其中一条重要的扩散渠道,就是向中东、非洲那些仍处于内战或动荡的国家转移。此前IS发展势头迅猛,在利比亚、也门、埃及、阿富汗、尼日利亚、索马里等国活动的一些本地极端武装纷纷向其效忠,而这些力量目前尚未遭受有效打击。随着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日渐式微,残余的极端分子很可能向上述国家转移,进而与本地恐怖分子合流,利用这些国家目前不良的治安状况,发动更多恐怖袭击。另一条可能的扩散线路,则是向此前受极端组织影响较小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发展。比如东南亚,看似安全形势比较稳定,但由于当地军警力量建设普遍较弱,一旦有战斗经验丰富的极端组织武装分子渗透入境,就可能造成严重后果,持续数月且极为血腥的马拉维战事就是一则惨痛的先例。

除了活动范围可能向全球扩散外,IS较强的组织和技术能力也会提升其制造恐怖事件的风险,一旦其将这种计划、组织和行动能力用于实施恐怖袭击,带来的后果远非目前频发的“独狼”式恐怖袭击可比,而破获此类恐怖袭击的难度也将大幅提升。比如IS此前广泛运用的网络技术,就使其组织结构和行动联络渠道更为隐秘和扁平化,进而构成了更难以破获的恐怖活动网络。

总而言之,尽管极端组织很难以旧有面貌继续“战斗”,但彻底剿灭极端组织也绝非易事。如果极端组织顺利完成了组织和活动形态的转型并向全球扩散,则可能在未来对全球安全形势带来更大危害。因此,各国不能因为极端组织目眼下于困境就对其放松警惕,而是密切关注敌方动向,加强反恐和情报机制建设,警惕极端组织未来可能的“全球流窜”。(文/马骐騑)

IS为躲轰炸挖地洞:内藏大量美制子弹

据英国《太阳报》报道,伊拉克北部重镇辛贾尔挖出一处极端分子“伊斯兰国(IS)”的地下巢穴,IS武装分子在其中可躲避安全部队侦查,也可躲避空袭。这处地下“迷宫”位于辛贾尔一栋遭轰炸的房子下面,地道口用床垫掩盖,几天前,库尔德军队从IS手中夺回辛贾尔。

此外,安全部队在地道中发现了子弹、计算机装备、物资、制造炸弹的设备、几本落满尘土的《古兰经》,以及医治伤员的药物。

IS挖这些隧道壕沟是为了躲避空袭,在地下自由活动,同时也可以储藏武器和炸药,堪称他们的军械库。

地道中落满尘土的《古兰经》。

分析人士称,IS挖这些隧道壕沟是为了躲避空袭,在地下自由活动,同时也可以储藏武器和炸药,堪称他们的军械库。

画面中显示,地道中堆满沙袋,以防洞穴在空袭中崩塌,地道长达三百英尺,里面有电线可供电,还有卧室,在近几周残酷的轰炸之下IS就在此处藏身。

这处地下“迷宫”位于辛贾尔一栋遭轰炸的房子下面,地道口用床垫掩盖,几天前,库尔德军队从IS手中夺回辛贾尔。

在地道中挖出了军火。从弹药箱英文标示上看应为美军现役的主力5.56毫米步枪弹药,北约代号SS109。这箱子弹应该是IS从伊拉克政府军手里缴获的战利品。

双头鹰出击!俄轰炸机地毯式空袭IS

11月17日,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宣布,俄决定动用远程战略轰炸机部队,从俄本土起飞参与叙空袭行动,把空袭强度增为原来的两倍。俄军当天首次同时出动了图-22M3、图-95MSM和图-160三种轰炸机,共25架,配合俄海军一艘基洛级潜艇,向叙境内目标发射了34枚巡航导弹,俄防长称导弹均成功命中目标。本图集就此为您解读。

图为11月17日,俄空海军联合打击叙境内IS目标示意图。

这是俄空军远程航空兵在冷战结束后首次同时出动三大主力轰炸机执行远程打击任务。图为俄空军战略打击“三驾马车”编队飞行图,均出自图波列夫设计局之手,领航机为图-95MS、近为图-160,远为图-22M3。下面简单介绍下参与空袭的这几种主要机型和武器弹药。

首先介绍图-160超音速战略轰炸机,北约代号“海盗旗”,其于1981年12月首飞,由于苏联解体,直到2005年12月才正式形成战斗力,最大飞行速度2马赫,是目前飞行速度最快的轰炸机,同时也是尺寸最大的变后掠翼战机。此次空袭叙境内IS组织目标是该型机首次实战,其最大作战半径7300千米,2个内置弹舱可携带12枚Kh-555或Kh-101远程巡航导弹(最大射程600千米),执行远程精确打击任务。 图为图-160性能示意图。

巧合的是,图-160在此次空袭中投放的巡航导弹也是俄军的最新装备,Kh-101隐身巡航导弹,该导弹是俄军于20世纪90年代末研发的,在Kh-555导弹基础上改进而来,重点采用了隐身外形设计,据俄军公开资料称,其雷达反射截面积仅为0.01平米,其最大射程超4000千米,可搭载450千克重高爆弹头。 图为Kh-101导弹。

图为11月17日,从图-160的弹舱视角看Kh-101隐身巡航导弹投放瞬间,可见导弹均挂装在旋转式发射架上,外形明显不同于俄军早期的Kh-555巡航导弹。

Kh-101只是图-160能挂载的多种弹药之一。大图为俄军图-160轰炸机与Kh-55CM导弹地面展示图。小图为俄军图-160试射Kh-55巡航导弹资料图。

图为图-160轰炸机的座舱。

其次是图-95MS“熊”战略轰炸机,这种传奇老轰炸机是目前唯一能在服役时间上与美军B-52相媲美的机型。其初期型于1956年服役,图-95MS是该系列的最新改进型,从1981年服役至今。该型机最大航程1.5万千米,可携带6枚Kh-555或Kh-101巡航导弹。图为11月17日,俄军图-95MSM轰炸机发射Kh-555巡航导弹视频截图。

图为2015年11月初,俄军一架图-95MSM轰炸机(图-95MS的最新升级型)挂载8枚Kh-101隐身巡航导弹起飞训练的图片。

图为从弹舱视角拍摄的图-95MS发射Kh-555巡航导弹瞬间。

图为11月17日的空袭行动中,图-95MS投放的Kh-555(又称X-555) 巡航导弹。

Kh-55系列是目前俄空军空基巡航导弹的主力,北约代号AS-15“肯特”,由于外形酷似美军“战斧”巡航导弹,又被称为战斧斯基。其早期型于1983年服役,最大飞行速度0.78马赫,此次使用的Kh-555是该系列的最新型号,于2000年服役,最大射程约3000千米,采用卫星制导方式,可携带450千克高爆弹头。图为Kh-55巡航导弹的模型封绘图。

图为Kh-55SM 巡航导弹多视图。

图为俄军轰炸机挂载的Kh-555远程巡航导弹。

图为图-95MS轰炸机的座舱。

最后是图-22M3战略轰炸机,北约代号“逆火“,于1972年服役,该机最大作战半径2410千米。在20世纪80年代的阿富汗战争中,图-22M3曾从位于俄(苏联)中部的基地出发,轰炸了阿富汗反政府游击队的目标。此次空袭,图-22M3每架最多可搭载69枚FAB-250自由落体炸弹,是名副其实的”炸弹卡车“。小图为图-22M3的内置弹舱。

图为11月18日第二轮空袭行动中,从图-22M3弹舱视角拍摄的连续投弹画面。

图为11月18日,俄军图-22M3轰炸机编队空袭叙利亚境内拉卡省和代尔祖尔省的6处恐怖组织设施。与图-95MSM、图-160使用巡航导弹进行精确打击不同,图-22M3采用了传统的地毯式轰炸战术。

图为2014年"航空飞镖"比赛中,2架俄军图-22M3进行编队地毯式轰炸的场面,类似的场面已在叙利亚出现。

除常规自由落体轰炸外,图-22M3也可以挂载Kh-22超音速巡航导弹(最大射程600千米,最大飞行速度4.5马赫,可携带1吨重的高爆战斗部)进行远程精确打击。图为挂载Kh-22导弹编队飞行的图-22M3双机编队,还有一架苏-27UB战机在一旁护航。

图为夜间拍摄的图-22M3轰炸机座舱。

图为俄军图-22M3轰炸机资料图。

除空军轰炸机外,俄海军部署在地中海的一艘636.3型(基洛级改进型)柴电潜艇“顿河畔罗斯托夫”号10月17日也参与了远程打击行动,小图为俄媒体放出的潜艇使用的3M-14“口径”巡航导弹CG模型。俄海军里海分舰队此前在10月的远程打击行动中也使用了同型导弹。

“顿河畔罗斯托夫”号(B-237)是2014年12月30日服役的新型潜艇,隶属于波罗的海舰队。图为2014年6月,“顿河畔罗斯托夫”号潜艇举行下水仪式。

图为首艘636.6型(基洛级改进型)柴电潜艇“诺沃罗西斯克”(NOVOROSIISK)号, “顿河畔罗斯托夫”号为该型2号艇。

图为俄国防部最新公布的俄空军11月18日空袭叙境内恐怖组织目标的视频截图,据俄国防部称,在几天的空袭中,俄空军已摧毁了500辆恐怖组织油车。(轰炸前)

图为俄国防部最新公布的俄空军11月18日空袭叙境内恐怖组织目标的视频截图,据俄国防部称,在几天的空袭中,俄空军已摧毁了500辆恐怖组织油车。(轰炸后)

图为俄军图-95轰炸机部队配备的Kh-55SM巡航导弹。

图-160轰炸机结构图。

图-22M3轰炸机结构图。

(责任编辑:何淼)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