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历史>今日推荐

揭秘元首空中座驾:特朗普乘坐的飞机不怕核爆炸

2017-11-29 10:23 人民网  

“空军一号”是美国总统的专机,这种蓝白相间的波音-747飞机奉行“总统在地上能干什么,在空中也照干”的原则,早已成为美国国家权力的象征。其实,很多国家首脑都拥有代表本国国力和军事技术发展程度的“空中座驾”。

美“空军一号”号称“空中白宫”

提起“空军一号”,人们首先联想到美国总统的“空中座驾”。

美国总统的专机,最早可追溯至罗斯福总统时代。罗斯福是第一个乘坐专机的美国总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三次乘坐波音-314水上飞机飞跃大西洋前往前线视察。到杜鲁门总统时期,总统专机终于有了象征美国的特殊涂装。当时的道格拉斯DC-6“独立号”专机涂成美国国鸟——白头海雕的样子。艾森豪威尔担任总统时,“空军一号”的无线电呼号正式诞生。1962年10月,一架波音-707改装的VC-137VIP运输机交付给美国政府,这架专机一直服役到1998年,从肯尼迪开始直到克林顿都曾搭乘专机出访。

1990年,由波音-747-200型改装的“空军一号”VC-25A开始服役至今。“空军一号”作为总统的“空中白宫”,实际上同时有两架飞机,每天24小时待命。这两架尾号分别为SAM 28000和SAM 29000的“空军一号”专机,飞行速度可达1014公里/小时,飞行高度1万米,续航能力超过10000公里,机上共有4000平方米的活动空间。

“空军一号”是美国总统的专机,这种蓝白相间的波音-747飞机奉行“总统在地上能干什么,在空中也照干”的原则,早已成为美国国家权力的象征。其实,很多国家首脑都拥有代表本国国力和军事技术发展程度的“空中座驾”。

美“空军一号”号称“空中白宫”

提起“空军一号”,人们首先联想到美国总统的“空中座驾”。

美国总统的专机,最早可追溯至罗斯福总统时代。罗斯福是第一个乘坐专机的美国总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三次乘坐波音-314水上飞机飞跃大西洋前往前线视察。到杜鲁门总统时期,总统专机终于有了象征美国的特殊涂装。当时的道格拉斯DC-6“独立号”专机涂成美国国鸟——白头海雕的样子。艾森豪威尔担任总统时,“空军一号”的无线电呼号正式诞生。1962年10月,一架波音-707改装的VC-137VIP运输机交付给美国政府,这架专机一直服役到1998年,从肯尼迪开始直到克林顿都曾搭乘专机出访。

1990年,由波音-747-200型改装的“空军一号”VC-25A开始服役至今。“空军一号”作为总统的“空中白宫”,实际上同时有两架飞机,每天24小时待命。这两架尾号分别为SAM 28000和SAM 29000的“空军一号”专机,飞行速度可达1014公里/小时,飞行高度1万米,续航能力超过10000公里,机上共有4000平方米的活动空间。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卸任时曾表示,他丝毫不怀念当总统的感觉,但很是想念“空军一号”。“空军一号”能给总统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源自它舒适的使用体验。“空军一号”上有一个专门的“总统套房”,席梦思床、真皮沙发、电动窗帘等一应俱全,甚至还有设备齐全的浴室。此外,总统还拥有一间专门的椭圆形办公室,里面配有录影设备、屏幕和地图等。“空军一号”拥有一个大餐厅和两个颇为现代化的“空中厨房”,可同时满足100多人就餐。机上还配有一个医疗中心,遇到任何紧急状况都能立即发挥急救功能。

当然,“空军一号”不仅是为了满足美国总统的舒适出访需求,更是一个“空中五角大楼”。“空军一号”可担任临时美军空中指挥中心,机上配备有完善的通讯系统,能为美国总统提供来自全球的资料和数据传送。“空军一号”机身上还装配有多重脉冲频率的无线电通讯设备,即便是遭遇核爆炸影响,机上人员依旧可以与外界进行流畅的通讯。同时,“空军一号”还可使用其自身携带的系统干扰敌方雷达、迷惑导弹瞄准系统使其无法锁定目标。当有导弹来袭时,“空军一号”可发射大量信号弹诱骗导弹攻击虚假目标,因此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飞机”。

美国总统出访,不可能只带两架“空军一号”。一般来说,总统出国访问时至少还有1架国家情报局的通讯飞机陪同,同时还要携带两架“海军陆战队一号”、多架“大力神”军用运输机和多辆防弹汽车随行。每天在白宫前草坪上飞来飞去的总统直升机VH-60D和VH-3D就是“海军陆战队一号”。一般来说,美国总统出行都是先坐“海军陆战队一号”到达安德鲁斯基地,然后再乘坐“空军一号”飞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即便是美国总统在出访国并不乘坐“海军陆战队一号”,但每次“海军陆战队一号”都会临时驻扎在当地机场机库中,随时等候总统召唤前去接应。

特朗普总统目前使用的两架“空军一号”,造价4.1亿美元,建造于1988年,机龄已有29岁,飞行和维护成本如今与日俱增。今年9月,美国空军与波音公司签订了两架新一代专机的合同,将出资6亿美元采购两架747-8客机。预计新一代“空军一号”将在2019年开始改装工作,最快将在2024年开始替换VC-25A。

欧洲各国元首“座驾”奢华典雅

相比之下,欧洲各国元首的专机虽没有美国“空中白宫”般霸气十足,却也尽显欧洲贵族的奢华典雅。

俄罗斯政要专机由俄联邦总统事务局特种飞行大队负责,多为图-134、图-154、伊尔-62等国产飞机。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的专机机型一度是伊尔-62,后来觉得不够先进,便把伊尔-96飞机改装成总统的新专机。伊尔-96与“空军一号”相比,飞行性能不逊色,尤其强调总统旅行的舒适性和一般的办公需要。其专机卧室、浴室、会议室和先进的通讯指挥系统一应俱全,可保证总统在空中随时与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取得联系,极为豪华气派,因此也被俄罗斯人称为“飞行的宫殿”。俄罗斯总统出访时,其机队一般由5架飞机组成。专机旁通常有一架与总统专机一模一样的飞机随时伴航,也就是总统“副机”。在总统专机前面飞行的,通常被称为“先遣机”,一般要早于总统专机30分钟抵达目的地。紧随总统专机后的是一架运输机,主要用于运载总统专车和其他物品。最后一架飞机是“阿瓦克斯”通信飞机,专门负责跟踪记录总统专机飞行的各种参数。

德国的政府专机队由国家航空公司汉莎航空运营,曾经的出国专机是两架A310-304中型客机。此外,德国空军的特种空勤团还拥有6架“挑战者”公务机和3架“美洲狮”直升机。2008年3月,德国政府订购了两架A340-300替换两架A310,用两架A319和4架“庞巴迪5000”公务机替换6架“挑战者”。其中A340型飞机还专门作为德国联邦政府的首要专机。德国前总理科尔最喜爱“超级美洲豹”直升机,用材昂贵,装有地毯、皮沙发和其他必备生活设施。由于科尔非常喜欢美食,因此专机上专门携带了大量食品制作器材,也被称为“空中移动厨房”。

法国原来也是由专门的政府专机队提供专机服务,但后来考虑到搭乘中小型飞机出访与其大国地位不符,从2006年起,法国空军开始购入专门的大型客机。法国总统的飞机库目前非常豪华,除专门购买的两架A340专机用于承担元首出访任务外,法国空军还另外购买了两架A330-200型客机。法国的总统专机上配备有顶级加密通讯设施、导弹诱饵系统以及会议室、浴室和睡房等,堪称空中的7星级“总统套房”。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前总统萨科齐还有多架达索“猎鹰”系列飞机,他还以他的夫人布吕尼的名字为其命名为“卡拉1号”,尽显法国绅士的浪漫情愫。不过,可能正是这些堪称欧洲各国首脑专机中最豪华的配备,造成了当时的法国政府进一步陷入信任危机。由豪华专机引来的骂声一片,或许也是萨科齐下台的一大原因。

英国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两个没有专属元首专机的国家之一。短途飞行时,英国皇家空军第32中队主要承担要员运输任务。当需要出访时,英国国家首脑一般包租英国航空公司的波音-777客机。通过临时调整机舱布局,安装会议室、通信设备、床和衣柜等,一架“代班”元首专机就能诞生。这几年,由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年事已高,出访次数越来越少,经常负责保障英国女王出访的维克斯VC10 C.1专机使用频率越来越少,算得上是最“清闲”的专机了。

亚洲首脑专机各具特色

亚洲许多国家首脑也有自己的专机,不仅在性能上向美国总统的“空军一号”看齐,还充分融入了自己国家的特色。

日本政府于1987年通过“政府专用机”采购预算,到1991年两架订购的波音-747-47C型客机陆续交付。这两架编号分别为20-1101和20-1102号的专机随后移交给航空自卫队管理。目前,日本首脑的专机被称为“日本国政府专用机”,由航空自卫队旗下的航空支援集团特别航空输送队管理,其专机上专门配备有特殊通讯线路,可在紧急情况发生时直接与日本外务省通话。

韩国在“空军一号”专机方面与美国高度雷同。目前在用的总统专机是一架波音-747-400型客机改装而来的。专机在涂装上颇为讲究,使用白色为底色,划上红色和蓝色横线直到尾翼,供总统上下的前门左右则写有“大韩民国”和“KOREA”字样。其中,白底象征“白衣民族”,红线和蓝线则象征太极图案,而延续到尾翼的线象征“国运昌盛”。韩国总统专机在出访时,飞机班次名也写为“KAF(Korean Air Force)001”,即“韩国空军一号”。

印度版“空军一号”由三架波音-737客机改装而来,从性能上讲也是向美国“看齐”。其同样配备了大量先进电子通讯设备,是印度政府的中央指挥所。专机上的自我防护系统能通过发射照明弹使导弹偏离方向,红外和电子对抗设备则可干扰敌方雷达。虽然号称印度版的“空军一号”,但该机无论是体积、豪华程度还是技术装备都无法与美国“空军一号”相提并论,尤其是其仅有的5556公里航程,大大降低了“空军一号”在紧急情况下的实用性。

有一些国家首脑出访偏爱小型公务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出访时就曾搭乘湾流G550公务机。这种仅能搭载18名乘客的小飞机,是国际顶级远程喷气式公务机代表机型之一,其航程可达11686公里,最大巡航高度15545米,是目前航程最远、性能最优、客舱最宽敞、舒适性最好的豪华公务机之一。

链接

首脑专机未必“高枕无忧”

别以为搭乘首脑专机出访就一定安全到“高枕无忧”,有时它也是件高风险的事儿。

2010年4月10日,波兰前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就在位于俄罗斯斯摩棱斯克机场附近不幸遭遇空难。当时坠毁的飞机正是波兰的总统专机图-154,包括总统夫人和众多波兰高官在内的96人在事故中遇难,首脑专机的安全问题也随即引起全球的广泛关注。

2016年4月,波音公司机械师在对两架美国“空军一号”进行检修时,由于操作失误造成其中一架的氧气系统遭到污染。受污染的氧气系统会大幅度增加着火风险,甚至导致爆炸。万幸这架存在安全隐患的“空军一号”专机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最后波音公司自掏腰包对其进行了及时修复。

马航MH17航班被导弹击落之后,加拿大空军甚至计划在其总理座机和另外几架政府专机上安装针对地对空的反导弹系统,也真是把安全保卫工作做到了极致。

当然,首脑专机偶尔也会客串一下其他角色,比如撤侨。2006年,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参加完八国首脑会谈之后曾临时改变行程,从巴黎改道飞赴塞浦路斯,用自己的总理专机接回被困黎巴嫩的120名加籍侨民。专门服务于日本天皇、皇族、首相和外相的“政府专用机”,也曾执行过向伊拉克运送日本自卫队以及从海外撤侨等任务。

(责任编辑:乔立远)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