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图品百态

保洁员带8旬母亲西安打工 挤10㎡房间却很开心

2017-12-04 09:07 中国青年网  

这个容身的“家”不大,只有不到10平方米,但有爱、有妈,对于在西安做保洁员近20年的商洛人李高岐赵彩云两口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两口子感召下不少保洁员给父母多寄钱

“我是北院门德润保洁公司的保洁员,想给你们说件非常正能量的事。我们保洁公司有一对保洁员夫妇,干了快20年了,今年3月,他们把年过八旬的老母亲接到西安,两口子一边照顾老人一边打扫卫生,我们都很感动。”说这话的是保洁员杨师傅,也是位老党员,他说,虽说赡养父母是义务,但是做保洁员这行特别辛苦,尤其是在北院门附近的老城区保洁压力特别大,所以这两口子一边工作一边照顾老母亲让他们深受感动,不少保洁员也纷纷效仿,每月给家里的老人多寄点钱。

12月2日,热情的杨师傅带路,华商报记者在北院门最繁华的麻家什字附近见到暂住在这里的李高岐和母亲。这个相对安静的院子里住了不少保洁员,很多都是夫妻档。李高岐和母亲住在二楼一间隔开的小房间里,房间不大,再加上一些简单的家具显得很拥挤,只有能转身的地方,但58岁的李高岐和82岁的老母亲周竹娃脸上的笑容却非常打动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

将母亲接到身边有个啥事也好照应

“我们两口子都是商洛人,在西安北院门这儿做保洁员都时间长了,我干了17年了,我媳妇也干了15年左右了。干这个工作就是忙,一年很少回家,过年最忙。我妈原来一个人在老家生活,去年开始她身体不太好了,患上高血压、脑梗等老年病,出门经常跌跤,把她一个人留在老家我们很不放心。我们两口子忙得没时间回去,我俩娃大学毕业后也先后在新疆定居了,离得远,所以今年年初,我们把老母亲接到西安,一个是方便照顾,另外一个她在我们身边有个啥事情也有人照应。”李高岐说,他和妻子清扫的是一个路段,位于含光门内,一个上午班,一个下午班,谁休息谁照顾老人。几个月前,李高岐的爱人在两人负责的路段附近又租了间小房子,一来方便工作,二来有个人住出去也能让老母亲稍微住得宽敞些。

这个容身的“家”不大,只有不到10平方米,但有爱、有妈,对于在西安做保洁员近20年的商洛人李高岐赵彩云两口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两口子感召下不少保洁员给父母多寄钱

“我是北院门德润保洁公司的保洁员,想给你们说件非常正能量的事。我们保洁公司有一对保洁员夫妇,干了快20年了,今年3月,他们把年过八旬的老母亲接到西安,两口子一边照顾老人一边打扫卫生,我们都很感动。”说这话的是保洁员杨师傅,也是位老党员,他说,虽说赡养父母是义务,但是做保洁员这行特别辛苦,尤其是在北院门附近的老城区保洁压力特别大,所以这两口子一边工作一边照顾老母亲让他们深受感动,不少保洁员也纷纷效仿,每月给家里的老人多寄点钱。

12月2日,热情的杨师傅带路,华商报记者在北院门最繁华的麻家什字附近见到暂住在这里的李高岐和母亲。这个相对安静的院子里住了不少保洁员,很多都是夫妻档。李高岐和母亲住在二楼一间隔开的小房间里,房间不大,再加上一些简单的家具显得很拥挤,只有能转身的地方,但58岁的李高岐和82岁的老母亲周竹娃脸上的笑容却非常打动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

将母亲接到身边有个啥事也好照应

“我们两口子都是商洛人,在西安北院门这儿做保洁员都时间长了,我干了17年了,我媳妇也干了15年左右了。干这个工作就是忙,一年很少回家,过年最忙。我妈原来一个人在老家生活,去年开始她身体不太好了,患上高血压、脑梗等老年病,出门经常跌跤,把她一个人留在老家我们很不放心。我们两口子忙得没时间回去,我俩娃大学毕业后也先后在新疆定居了,离得远,所以今年年初,我们把老母亲接到西安,一个是方便照顾,另外一个她在我们身边有个啥事情也有人照应。”李高岐说,他和妻子清扫的是一个路段,位于含光门内,一个上午班,一个下午班,谁休息谁照顾老人。几个月前,李高岐的爱人在两人负责的路段附近又租了间小房子,一来方便工作,二来有个人住出去也能让老母亲稍微住得宽敞些。

“我妈现在腿脚不灵便,这又在二楼住,麻家什字这儿人流量又很大,所以平时也没办法经常出门,但只要天气暖和点,我就用轮椅把她推出去转一转,昨天还去了鼓楼附近,我妈也很开心。”李高岐说,他们弟兄四个,他们两口子和老三两口子都在北院门附近做保洁员,老三休息时也经常来看母亲,“昨天老三还来了,给我拿了一个收音机。”82岁的周竹娃老人虽然腿脚不太灵便,但思维和表达都很清楚,能和孩子们在一起,看得出老人心情很好。

工作本身非常苦能对老人孝顺更难得

“这里原来属于北院门街办保洁公司的地方,虽然地方不大,但保洁员住在这里是免费的,每月只需要交水电费就行了。”德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北院门项目部负责人谢晓鹏说,“像北院门这个地方,路窄人多,清扫难度很大,平均每天需要清运出去的垃圾就超过200吨,都是靠保洁员用三轮车往外运,非常辛苦。”谢晓鹏说,保洁员工作的辛苦不必多说,李高岐夫妇能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对父母这么孝顺,真的很难得。 华商报记者肖琳 摄影 陈团结

(责任编辑:刘梦琦)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