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音乐无奈曲线求生 唱片公司争相"进军"影视行业

2017-12-05 07:36 北京日报  作者:韩轩

唱片不再是听音乐的最主要载体,不少唱片公司转型做影视音乐。

在当前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你还买唱片吗?如果不是某位歌手的铁粉或是发烧友,唱片对你来说恐怕是个稀罕物了吧!当手机和互联网成为了听歌的载体,无数人都说“唱片已死”,这也让当下的唱片公司玩起新路子:主动向影视行业“进军”,让音乐人演唱影视歌曲,发行新歌也很少上线整张专辑,而是通过网络上线单曲。不过,音乐是在寻找“曲线救国”之路,还是正在成为娱乐产业的附庸?

  行业现状

  做影视歌曲更容易走红

岑宁儿是谁?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大多数人可能回答不出来。如果说她是青春偶像剧《夏至未至》插曲《追光者》的演唱者,不少人可能会恍然大悟。在《夏至未至》热播及刚落幕时,岑宁儿演唱的插曲《追光者》一度称霸网易云音乐热歌榜、新歌榜的榜首,并占据众多互联网音乐榜前五名长达月余之久。可大多数人只是对这首歌有印象,对演唱者却没什么概念。

“岑宁儿在业内早有口碑,也出过唱片,但影响力非常小,直到这首电视剧插曲火了大众才知道她,不得不说影视原声太有影响力。”乐评人流水纪一语道出的,不仅是《追光者》和岑宁儿的境遇,也是现在音乐产业发展的新风向:给电影电视剧唱主题曲比出唱片更容易火,不少音乐人及唱片公司也转而开始做影视音乐。

“这是一个趋势,我们的艺人已经在多部影视剧作品中献声。”诚利千代娱乐集团董事长梁宗豪介绍,电视剧《新水浒传》主题曲《醉红颜》以及电影《我是谁的宝贝》主题曲就是由歌手安琥演唱的,诚利千代旗下的王杰、杜德伟、陈志朋等音乐人也都有演唱影视歌曲的计划。此外,曾推出羽泉、张靓颖、姚贝娜、尚雯婕等多位音乐人的经纪人袁涛,也于近日成立心喜文化,向泛娱乐及影视音乐方向布局。

唱片不再是听音乐的最主要载体,不少唱片公司转型做影视音乐。

在当前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你还买唱片吗?如果不是某位歌手的铁粉或是发烧友,唱片对你来说恐怕是个稀罕物了吧!当手机和互联网成为了听歌的载体,无数人都说“唱片已死”,这也让当下的唱片公司玩起新路子:主动向影视行业“进军”,让音乐人演唱影视歌曲,发行新歌也很少上线整张专辑,而是通过网络上线单曲。不过,音乐是在寻找“曲线救国”之路,还是正在成为娱乐产业的附庸?

  行业现状

  做影视歌曲更容易走红

岑宁儿是谁?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大多数人可能回答不出来。如果说她是青春偶像剧《夏至未至》插曲《追光者》的演唱者,不少人可能会恍然大悟。在《夏至未至》热播及刚落幕时,岑宁儿演唱的插曲《追光者》一度称霸网易云音乐热歌榜、新歌榜的榜首,并占据众多互联网音乐榜前五名长达月余之久。可大多数人只是对这首歌有印象,对演唱者却没什么概念。

“岑宁儿在业内早有口碑,也出过唱片,但影响力非常小,直到这首电视剧插曲火了大众才知道她,不得不说影视原声太有影响力。”乐评人流水纪一语道出的,不仅是《追光者》和岑宁儿的境遇,也是现在音乐产业发展的新风向:给电影电视剧唱主题曲比出唱片更容易火,不少音乐人及唱片公司也转而开始做影视音乐。

“这是一个趋势,我们的艺人已经在多部影视剧作品中献声。”诚利千代娱乐集团董事长梁宗豪介绍,电视剧《新水浒传》主题曲《醉红颜》以及电影《我是谁的宝贝》主题曲就是由歌手安琥演唱的,诚利千代旗下的王杰、杜德伟、陈志朋等音乐人也都有演唱影视歌曲的计划。此外,曾推出羽泉、张靓颖、姚贝娜、尚雯婕等多位音乐人的经纪人袁涛,也于近日成立心喜文化,向泛娱乐及影视音乐方向布局。

除了出品影视原声,原来那些只出唱片的公司同时还琢磨着,把经典歌曲改编为同名电影,抢占影视公司的“地盘”。据了解,广为流传的《广岛之恋》就被当成音乐IP,词典作者张洪量亲自上阵当导演拍摄同名大电影。目前,这部电影已完成影视化制作,有可能将成为诚利千代对外出口的第一部影视作品。

  大势所趋

  网络时代倒逼唱片公司转型

“年轻人听歌的渠道变了,我们也不得不跟着变。”著名音乐制作人、种子音乐集团音乐总监朱敬然无奈地说,唱片时代的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可以关起门来用一两年时间制作一张唱片,网络时代却改变了他们做音乐的思路。

“原来制作专辑时,尤其是唱作型歌手会特别重视整张专辑表达的理念。”朱敬然说,一整张专辑在眼前,哪首歌放在前面、哪首歌放在后面,歌手都有自己的想法。“可现在大家都在线听歌,谁会在乎唱片上歌曲的排列顺序?”即便创作歌手陶喆最近在发行出道20周年的纪念新作时,也主动向听众的习惯靠拢,每隔一段时间以单曲的形式在网上发行。

“现在互联网上每天都有新歌、新人被推出来,一次上线10首歌,大家也可能就听一两首,不如一首一首发。”朱敬然说,现在很多音乐人不再像以前只需自己写歌唱歌,还要考虑上综艺节目或者演唱影视歌曲,“因为这样可以增加曝光度。”

在心喜文化新音乐执行副总经理王凯看来,人们说“唱片已死”,指的是当代人已经不把唱片当做听歌的主要载体,“但是音乐还在,只是变了形式”。在这种情况下,签约心喜文化的95后音乐人谢春花,在完成自己的新专辑《知非》后,没有做传统媒体见面会,而是直接通过网络把她的新歌推送给潜在受众:大学生与年轻白领。

“我们也为谢春花的《知非》制作了实体唱片,但它的意义更像是礼物。”王凯说,唱片的存在更像是为了满足粉丝的收藏心理,“粉丝们拿着实体唱片,会觉得更有纪念意义。”

  情怀所系

  “曲线救国”还是为了做音乐

唱片变成了“纪念品”,传统唱片公司纷纷转型,也使得议论声四起:音乐已经成为娱乐行业的附属吗?

“相比于影视行业,音乐产业确实是弱势。”流水纪坦承,影视剧的推广度和普及度更高,一首歌作为影视作品的主题曲,比简简单单收录在专辑中更有可能被听见。“不过也不用太悲观,音乐可以随时随地听,比电影电视更具有日常传播的属性,传统唱片公司都向影视行业转型,可以说为音乐的传播找到了另外一条路。”

“实体唱片产业的不景气是音乐行业必经的过程。”对梁宗豪来说,音乐是他更坚持的情怀,布局影视及娱乐行业更像是在“反哺”音乐。在为藏族歌手容中尔甲制作专辑《天唱·仓央嘉措》时,他就动用了拍电影的资源,投入上百万元。为了收录藏族艺人的原生态演唱与当地的自然音响,《天唱·仓央嘉措》的录制不像传统唱片一样在录音棚里完成,而是深入高原。藏区高原上天气变化不定,录一小段音响可能就要等上几天。前前后后算下来,专辑制作一共用了5年。

这张“砸大钱”制作的专辑颇受好评。在最近的第28届台湾传艺金曲奖上,这张呈现了藏族乐器、民间歌谣与世界音乐相融合的专辑获得了“最佳跨界音乐专辑奖”,并在美国Global Music Awards 全球音乐奖上拿到了银牌奖专辑。“一张好的专辑是艺术品般的存在,挖掘音乐商业化的同时我们也在‘去商业化’。”梁宗豪的说法听起来有点矛盾,却也有些“曲线救国”的意思。

(责任编辑:宋心蕊)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