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旅游

静美龚滩

2018-01-10 08:42 人民日报海外版  

龚滩古镇

不知不觉,我来龚滩古镇已近半年的时间。每天我走过古镇开满鲜花的石径,陶醉在石板老街远去岁月的浅浅吟唱中……

曾经的盐码头,大小船只千帆竞发,奔腾的江水一泻千里,两岸绝壁犹如刀砍斧劈。作为世界上唯一修建在大江大河边上的千年古镇,龚滩是重庆市第一历史文化名镇、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国最美山水小镇。据史料记载,龚滩原名龚湍,因乌江水流湍急,当地人又多为龚姓为主而得名。明万历元年4月,又因凤凰山发生岩崩滑坡阻断乌江,形成千里乌江上最大的“断航滩”,改名为龚滩。

依偎在乌江之滨,乌江就成为龚滩的母亲河。曾几何时,江上舟楫往来,木船过江浙、上贵州、进重庆,繁忙的船运,成就着“钱龚滩”不朽的商业传奇。山外珍贵的盐巴和武陵当地的特产,也通过这条唯一与外界沟通的河流运进运出。盐巴带来的财富,吸引无数人来这里闯荡。

因盐而兴,全长3公里的石板街,是“川盐古道”的起点。透过石板上留存的杵印,我们仿佛看见那些背夫们,依旧奔走在湖南、贵州、湖北相邻的武陵大山之间。

从鲜花小径走进古镇,半边仓、冉家院子、周家院子、签门口、川主庙、董家祠堂、文昌阁等次第映入眼帘。杨家行、大业盐号、老盐局、半边仓,这些与盐相关的历史文化景点,领着我们走进龚滩岁月的深处。

依山傍水的龚滩,吊脚楼凿岩为基,垒石为础,鳞次栉比,如艺术群雕,绝壁音符,令人称奇叫绝。杨家行,俯视着乌江的奔流和码头的繁忙,见证着昔日古镇人气兴旺、背夫川流不息的盛况。“永定成规”石碑,隐约可见的“禀之慎之立规成毋违持示”刻文,成为古镇繁荣的历史注脚和乌江流域航运贸易的实物证据。

龚滩古镇

不知不觉,我来龚滩古镇已近半年的时间。每天我走过古镇开满鲜花的石径,陶醉在石板老街远去岁月的浅浅吟唱中……

曾经的盐码头,大小船只千帆竞发,奔腾的江水一泻千里,两岸绝壁犹如刀砍斧劈。作为世界上唯一修建在大江大河边上的千年古镇,龚滩是重庆市第一历史文化名镇、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国最美山水小镇。据史料记载,龚滩原名龚湍,因乌江水流湍急,当地人又多为龚姓为主而得名。明万历元年4月,又因凤凰山发生岩崩滑坡阻断乌江,形成千里乌江上最大的“断航滩”,改名为龚滩。

依偎在乌江之滨,乌江就成为龚滩的母亲河。曾几何时,江上舟楫往来,木船过江浙、上贵州、进重庆,繁忙的船运,成就着“钱龚滩”不朽的商业传奇。山外珍贵的盐巴和武陵当地的特产,也通过这条唯一与外界沟通的河流运进运出。盐巴带来的财富,吸引无数人来这里闯荡。

因盐而兴,全长3公里的石板街,是“川盐古道”的起点。透过石板上留存的杵印,我们仿佛看见那些背夫们,依旧奔走在湖南、贵州、湖北相邻的武陵大山之间。

从鲜花小径走进古镇,半边仓、冉家院子、周家院子、签门口、川主庙、董家祠堂、文昌阁等次第映入眼帘。杨家行、大业盐号、老盐局、半边仓,这些与盐相关的历史文化景点,领着我们走进龚滩岁月的深处。

依山傍水的龚滩,吊脚楼凿岩为基,垒石为础,鳞次栉比,如艺术群雕,绝壁音符,令人称奇叫绝。杨家行,俯视着乌江的奔流和码头的繁忙,见证着昔日古镇人气兴旺、背夫川流不息的盛况。“永定成规”石碑,隐约可见的“禀之慎之立规成毋违持示”刻文,成为古镇繁荣的历史注脚和乌江流域航运贸易的实物证据。

龚滩是画家、摄影家安放灵魂,找寻灵感的天堂。著名的国画大师吴冠中先生曾在这里创作了《老街》这一旷世丹青巨作,发出“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的赞叹。受到大师的启迪,无数艺术高校的大学生们走进龚滩,勾勒雕花窗、封火墙、老木屋和绝壁悬崖的灵韵,描绘着古镇挺拔俊秀的线条和秀美的容颜。摄影家们创作的作品,也屡获大奖。

西秦会馆,由陕西商人张朋久修建于清朝乾隆年间。如今,汇集酉阳民歌、酉阳古歌、面具阳戏等国家级和重庆市级非遗项目的《梯玛古歌》每天在这里上演,讲述上古以来土家先民在婚丧嫁娶、祭祖敬神等社会活动中的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巫师崇拜,为人们描绘着土家文化那幅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恢弘画卷。

“轻舟慢,乌江长,一夜漂渡过画廊;石板街,老院墙,一梦回首情悠长……”龚滩,在千年的岁月里写下了船歌渔火古韵悠长的诗,读着读着,你就会看见,龚滩用芳香的烟雨和爷爷奶奶的盼望,在时光里写就静美香甜。(邱洪斌 文/图)

(责任编辑:魏欣宁)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