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云南镇雄通报3死4伤案:爷爷杀死孙子 后服药自杀

2018-01-11 19:47 手机人民网 原创稿  

据镇雄县公安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1月7日发生在镇雄县花朗乡3人死亡4人受伤的刑事案件告破。本案系死者之一的李某华(爷爷)所为,其作案后服农药“敌敌畏”自杀死亡。

原文如下:

通 报

镇雄县公安局新闻办公室

(2018年1月11日)

经公安机关开展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物证鉴定、调查走访等侦查工作,1月7日发生在镇雄县花朗乡3人死亡4人受伤的刑事案件告破。本案系死者之一的李某华所为,其作案后服农药“敌敌畏”自杀死亡。

事件回顾:

↑失火的房子

1月7日凌晨,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一个小村庄内一间民房突发大火,当地群众闻讯前来一边救火,一边从房间往外救人,结果震惊地发现民房内的一家7口,除两人死于火场外,一人死于屋外,另外四名孩子也有明显外伤,所有获救者均口吐白沫,案件非常蹊跷。

寒冬山村凌晨失火

发生惨案的是距离镇雄县县城70公里远的花朗乡法地村田湾头社李明华家。记者1月9日现场看到,田湾头社位于一处大山的山坳里,当地海拔1140米,60多户村民的房屋背靠大山梯级聚集。发生悲剧的李明华家位于半山腰上,独门独户,前后左右都有人家。

最先发现异常情况的是隔壁邻居宋兴科,宋家位于李家房屋侧后方的梯坎上,相距不过10米远。

据镇雄县公安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1月7日发生在镇雄县花朗乡3人死亡4人受伤的刑事案件告破。本案系死者之一的李某华(爷爷)所为,其作案后服农药“敌敌畏”自杀死亡。

原文如下:

通 报

镇雄县公安局新闻办公室

(2018年1月11日)

经公安机关开展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物证鉴定、调查走访等侦查工作,1月7日发生在镇雄县花朗乡3人死亡4人受伤的刑事案件告破。本案系死者之一的李某华所为,其作案后服农药“敌敌畏”自杀死亡。

事件回顾:

↑失火的房子

1月7日凌晨,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一个小村庄内一间民房突发大火,当地群众闻讯前来一边救火,一边从房间往外救人,结果震惊地发现民房内的一家7口,除两人死于火场外,一人死于屋外,另外四名孩子也有明显外伤,所有获救者均口吐白沫,案件非常蹊跷。

寒冬山村凌晨失火

发生惨案的是距离镇雄县县城70公里远的花朗乡法地村田湾头社李明华家。记者1月9日现场看到,田湾头社位于一处大山的山坳里,当地海拔1140米,60多户村民的房屋背靠大山梯级聚集。发生悲剧的李明华家位于半山腰上,独门独户,前后左右都有人家。

最先发现异常情况的是隔壁邻居宋兴科,宋家位于李家房屋侧后方的梯坎上,相距不过10米远。

宋兴科介绍,1月7日凌晨4时50分左右,寒冷的山村黑夜沉沉,正是熟睡的好时候,他突然听到寂静的村子里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炸响。宋兴科感觉情况异常,于是冒着零下两度的严寒,披衣出门查看,发现左前方的李明华家屋顶上浓烟滚滚,火星冲天。

“失火了,救火啊!”宋兴科顿时高声大喊,声音在凌晨的村庄里传出很远。很快,听到喊声,10多位清醒过来的村民纷纷赶来救火。大家有的提水,有的提粪,从李明华屋后高处梯坎向失火的屋顶倾倒。

而宋兴科则和另外几人一起,直奔李明华家院坝,准备从前方进去救人,“李明华今年64岁了,三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家里除了他和老伴,还有5个孙子孙女在家。”结果大家发现房间大门敞开,却没有一个人出来。

李明华家的房屋石墙结构,屋顶覆盖木檐土瓦,有三间排面,其中中间一间是堂屋,左右均为卧室,靠近左侧卧室旁边是一间猪圈,有门与卧室相通。

火势从右侧卧室燃起,此时火势已大,火苗引燃屋内的家具以及储存的玉米等农作物,火苗冲破四五米高的屋顶,人不敢靠近。

↑孩子们住的卧室内部

村民勇闯火场救出4名受伤的孩子

“起火的卧室没法救了,我们只能冲进左侧没有起火的卧室救人。”于是,宋兴科和村民郭天怀、郭天玉以及郭天忠的媳妇一道,有的冒险从堂屋进门,有的从旁边猪圈屋侧门进入,结果发现左侧卧室里,4个孩子面对熊熊大火依然沉睡不醒。

混乱中,四人一人一个将孩子们抱出房间,来到外面院坝。借着冲天的火光,大家震惊地发现,被救出的四个孩子全部口吐白沫,昏迷不醒,而且头部均有外伤,疑是被硬物砸伤,满头是血,其中一个孩子的头部异常肿大,受伤很重,这让现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大家于是一边拨打120求助,一边拨打110报警。而在救火过程中,大家发现李明华夫妻和一个最小的孩子没有踪影,纷纷猜测可能没有及时从失火的右侧卧室逃出来。

爷爷口吐白沫离奇死在屋外

就在大家为此叹息时,救火现场突然想起一阵电话铃声。大部分救火村民由于出门匆忙,许多都没有带手机,哪里来的手机铃声呢?大家循声四处寻找,发现在门前院坝不远处,还躺着一人,而手机铃声就来自那里。

村民郭天怀走过去一看,发现仰躺在地上的正是房主李明华,老人口吐白沫,已经身亡,而手机铃声来自他随身携带的手机。至于谁打来的电话,由于现场混乱,村民们谁也没有留意。

凌晨7时许,天亮时分,经过2个多小时的奋力扑救,大火终于被扑灭,此时,大家才发现失火的右侧卧室床上还有两名死者,正是奶奶张志飞和家里最小的5岁孙子。两婆孙紧紧地蜷缩在一起直到最后一刻,两人的身体已被烧黑,屋内部分家具被烧焦,席梦思床垫被烧毁,桌子上的腊肉被烧得流油。

↑救火的村民宋兴科

照片上笑容仍在但人已远去

1月9日下午,记者在案发现场看到,当地村委会正在组织七八名青壮年在事发房屋里清扫瓦砾,然后在门前院坝堆积在一起。大火已经熄灭了两天,但瓦砾堆中依然不时冒出白眼。村民介绍,瓦砾堆之前已经被消防部门的火调专家翻了个遍,希望从中找出火灾原因。

记者看到,失火主要集中在右侧卧室,面积约有40多个平方,屋顶瓦片被烧穿,留下一个10多平方米的大洞,屋内大部分物品被烧焦。靠近右侧卧室旁边,当地政府靠墙搭建了一个塑料彩色大棚,里面停放在已经去世的李明华夫妻和最小的5岁孙子。

在未过火的左侧卧室,记者看到屋内各种杂物凌乱地摆放着,卧室被隔成了两间,供四个年龄稍大的孩子睡觉。

昏暗的墙壁上贴满了孩子们年幼时用于认字的彩色画报,桌子上摆放着一台老旧的电视机,供孩子们平时看动画片;而地面上,一大堆相片散落在地,是孩子们的成长记录以及和家人的欢乐合影,如今,这一切已经成为让亲人们伤心的见证。

在卧室中央,有一个圆形的烤火灶台,中间连接着烟囱,可以供夜间温度低时给孩子们睡觉取暖。灶台旁边,就是一个挂有罩子的木床。

一孩子暂时脱离危险三孩子伤势严重

村民们介绍,李明华老人有三个儿子,成家后,目前均在福建打工。三个儿子各生有两个孩子,除了三儿子李高奎将一个孩子带在身边外,其余孩子留在老家让李明华夫妻照料,是真正的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

留在家的5个孩子最大的10岁,最小的5岁,其中有老大李高军的一子一女,二儿子李高兵的两个儿子,以及老三的一个儿子。其中老三的儿子今年只有5岁,年龄最小,于是平时和爷爷奶奶睡在一起,结果在这次火灾中遭遇不幸。

大儿子的一子一女睡在左侧卧室里间,由姐姐带着弟弟睡觉,而睡在外间的,则是二儿子的两个儿子。

记者看到,在左侧卧室旁边,穿过一道门,就是猪圈,猪圈里还喂有两头半大的肥猪以及一头成年黄牛。

在镇雄县人民医院外三科,4个获救的受伤孩子住在一个病房,门口有县公安局民警24小时值守。从门缝看进去,四个孩子依然昏迷不醒,脸上罩着呼吸机。

在走廊过道上,36岁的李高兵和哥哥李高军躺在一张单人床上,两人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眼睛血红,神情憔悴。

李高兵说,因为家穷,三兄弟和父母以及子女一共14口人挤在三间瓦房里,“村里最穷的就是我家了。”为了改变家庭经济状况,2017年4月,他也开始和妻子一道,跟随哥哥外出到福建福州工地上打工,把两个孩子交给父母照顾。平日里,父亲李明华带着两个孩子睡一间,母亲带着刚上幼儿园的小孙子睡一间,另外两个男孩睡一间。

1月7日凌晨6时许,他突然接到老家邻居打来电话,说家里出事了,房子烧起来了。于是,他感觉给父亲李明华打去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但村里的邻居却据此电话铃声,在院坝里找到去世的父亲。

三兄弟随即买票返回老家。1月8日凌晨1时许,李高兵一行人在镇雄县人民医院见到了四个受伤的孩子,医生告诉他,四个孩子均是头部破裂,目前情况不乐观,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对于为何孩子们事发时同时口吐白沫,是不是中毒,他说,医生和警察都没有对他说原因。而事发前,自己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异常情况。

李高兵说,因为警方要保护现场,家里已经被封锁,他们至今没有进到家门,也没有见到父母和最小孩子的遗体。“现在最挂心的就是医院里的四个孩子,希望孩子们能好起来。”

综合:镇雄县公安官方微信公众号、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责任编辑:董博识)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