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福建

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洪永淼:在大数据时代计量分析“中国梦”

2018-04-12 19:38 人民网-福建频道  


洪永淼在论坛上致辞。

人民网厦门4月12日电(林长生) 正在海南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向世界传递中国进一步推出改革开放新举措的强音,4月下旬将在福建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体现大数据时代的互联互通,而首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9日在经济特区厦门顺利落幕,这些都跟中国坚持在新时代“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紧密相连。

首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成功举办后,主办方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院长洪永淼接受人民网专访。这位顶着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组织部“千人计划”入选者、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康奈尔大学经济学与国际研究讲席教授等头衔的国际知名经济学家,谈了大数据时代厦门大学经济学科“接地气”的改革尝试、计量分析“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大数据时代:计量分析“中国梦”和“幸福感”

4月下旬,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在福建举办,这是十九大之后我国信息化领域最高规格的盛会。洪永淼认为,在经济与管理领域,计量经济学等数量分析方法与工具的应用可以为“数字中国”做出更大贡献,在大数据时代发挥更大的作用。

就数据产生和收集而言,中国的规模在全球是领先的,而且发展速度非常快。《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的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数字经济总量已占到全国GDP的30%了。中国互联网用户达到7.3亿,超过美国和欧盟人口的总和。他表示,中国每天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这么庞大的数字规模是中国特色的优势。这些复杂数据包含非常有价值的一些信息,怎么去挖掘这些信息,挖掘其复杂现象背后的因果关系,对我们预测经济的走向,对经济政策进行客观评估,包括对金融风险管控和经济管理精细化都非常有帮助,在这些方面,计量经济学等定量分析方法将大有可为。

计量经济学不是唯一的研究方法,但在大数据时代是比较重要且有用的一种方法。例如,他与张兴祥、钟威合作的论文《国民幸福感的指标体系构建与影响因素分析——基于LASSO 的筛选方法》,以调查数据为基础,构建国民幸福感的定量指标体系,来衡量“中国梦”的实现大致达到什么程度,有哪些比较显著的影响因素。他们合作的论文在本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上宣读后,引起不少与会者的兴趣。“中国梦”研究涉及“国民幸福指数”,如何用数据来测度人民的主观幸福感,不同的学者可能会提供不同的方法。他认为,应批判性地借鉴西方经济学、心理学的一些比较先进的研究方法,并加以修正和创新,用比较客观、合理、科学的方法来测度中国人的幸福感。此前,他与张兴祥合作的论文《“中国梦”与“美国梦”网络关注度的相关性研究——基于百度指数和谷歌指数的实证检验》已在《厦门大学学报(哲社版)》上发表,这篇论文也采用了计量经济学方法,考察中美两个“国家梦”的网络关注度。论文发表后,被《高校文科学术文摘》转载。


洪永淼在论坛上致辞。

人民网厦门4月12日电(林长生) 正在海南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向世界传递中国进一步推出改革开放新举措的强音,4月下旬将在福建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体现大数据时代的互联互通,而首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9日在经济特区厦门顺利落幕,这些都跟中国坚持在新时代“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紧密相连。

首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成功举办后,主办方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院长洪永淼接受人民网专访。这位顶着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组织部“千人计划”入选者、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康奈尔大学经济学与国际研究讲席教授等头衔的国际知名经济学家,谈了大数据时代厦门大学经济学科“接地气”的改革尝试、计量分析“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大数据时代:计量分析“中国梦”和“幸福感”

4月下旬,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在福建举办,这是十九大之后我国信息化领域最高规格的盛会。洪永淼认为,在经济与管理领域,计量经济学等数量分析方法与工具的应用可以为“数字中国”做出更大贡献,在大数据时代发挥更大的作用。

就数据产生和收集而言,中国的规模在全球是领先的,而且发展速度非常快。《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的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数字经济总量已占到全国GDP的30%了。中国互联网用户达到7.3亿,超过美国和欧盟人口的总和。他表示,中国每天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这么庞大的数字规模是中国特色的优势。这些复杂数据包含非常有价值的一些信息,怎么去挖掘这些信息,挖掘其复杂现象背后的因果关系,对我们预测经济的走向,对经济政策进行客观评估,包括对金融风险管控和经济管理精细化都非常有帮助,在这些方面,计量经济学等定量分析方法将大有可为。

计量经济学不是唯一的研究方法,但在大数据时代是比较重要且有用的一种方法。例如,他与张兴祥、钟威合作的论文《国民幸福感的指标体系构建与影响因素分析——基于LASSO 的筛选方法》,以调查数据为基础,构建国民幸福感的定量指标体系,来衡量“中国梦”的实现大致达到什么程度,有哪些比较显著的影响因素。他们合作的论文在本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上宣读后,引起不少与会者的兴趣。“中国梦”研究涉及“国民幸福指数”,如何用数据来测度人民的主观幸福感,不同的学者可能会提供不同的方法。他认为,应批判性地借鉴西方经济学、心理学的一些比较先进的研究方法,并加以修正和创新,用比较客观、合理、科学的方法来测度中国人的幸福感。此前,他与张兴祥合作的论文《“中国梦”与“美国梦”网络关注度的相关性研究——基于百度指数和谷歌指数的实证检验》已在《厦门大学学报(哲社版)》上发表,这篇论文也采用了计量经济学方法,考察中美两个“国家梦”的网络关注度。论文发表后,被《高校文科学术文摘》转载。

“计量经济学是以数据为基础,结合经济理论,通过统计方法进行比较客观的推断分析。”洪永淼认为,这种实证定量分析方法是中国社会科学包括政治经济学比较缺乏的。将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两者结合起来,可以比较精确研究经济变量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因果关系以及变化趋势,这也是在学科建设上“补短板”。进入新世纪以来,厦门大学经济学科一直在“补短板”,同时加快包括政治经济学在内的传统优势学科的转型升级。

洪永淼一直提倡用现代方法来研究政治经济学。除了历史分析、逻辑分析研究方法,我们还可以批判性地借鉴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定量分析方法。洪永淼也提倡用量化方法对经济政策进行评估。用科学的量化方法来进行政策评估,帮助政府部门设计出更科学、更精准的经济政策。

当然,他强调,经济学家运用计量分析等现代方法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坚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做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

坚持马克思主义:站在中国人的立场落实共同富裕

这次举办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与展望,将国内政治经济学界不少大咖邀请过来,延续了王亚南为代表的老一辈厦大经济学家开创的学术好传统。洪永淼表示,1923年,厦门大学设立政治经济学;20世纪40年代,王亚南开设并主讲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他创立的“厦大经济学派”也是中国经济学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王亚南是在中国经济学家里最早提出“中国经济学”这个概念并坚持“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来研究经济”的。

“王亚南勇攀高峰、学以致用的科学精神,就是厦大四种精神之一。中国年轻一代经济学家,应该好好学习王亚南站在中国的立场去研究问题的治学态度。”洪永淼认为,王亚南是马克思《资本论》的翻译者之一,他不但翻译《资本论》,还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本原理与方法来分析中国经济问题。西方的经济学家,像亚当·斯密写《国富论》宣扬自由贸易,服务于英国资本主义的工业革命,是为了英国的国家利益服务;李斯特是德国的经济学家,由于德国是后发国家,他提出贸易保护理论,其实也是为了德国的国家利益。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是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国家的理论武器,同样要为国家、人民的利益服务。

“站在中国的立场看问题,就不容易迷失方向。” 洪永淼说,在全球化时代,我们原先的“三来一补”加工和出口原材料,在全球价值链中所获得的附加值是很低的。现在中国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如华为、中兴通讯等,与美国的思科等公司相比,在一些高端技术上可能已不相上下了,这对跨国资本和西方国家的高科技公司形成一定的竞争压力,不可避免地导致利益再分配的博弈。因此,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经济学家应该站在中国人的立场,提出解决因应之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产生于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洪永淼指出,中国过去40年以市场化为导向的经济改革,比较注重资源配置的效率,使经济得以快速发展,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也出现大部分国家存在的贫富差距拉大和腐败现象,劳动收入的份额在GDP中的占比也在下降。要解决这些问题,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就必须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用改革和发展的眼光来分析和解决问题。

改革普惠身边人:“同工同酬”打破体制大锅饭

清明节期间,厦门大学97周年校庆系列活动中有两场活动特别引人瞩目:首届厦门大学“一带一路”发展论坛和首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研讨会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与展望。这两场活动交叉开展并顺利谢幕,赢得来自四面八方的专家学者和宾朋的交口赞誉,彰显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学术研究水平和高效的行政技术服务能力。

“我们一直致力于打造一支高效专业的行政技术服务团队,为我们的老师和同学们服务。”洪永淼提到,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主办的两个大型的会议顺利举办,最重要的是有一支非常可靠且高效的行政技术服务团队。

在不少地方,行政、技术人员有编内编外之分,体制外的人在工作过程中多多少少有一种被歧视的感觉。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和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率先打破体制樊篱,对行政技术人员实行“同工同酬”,让从市场招进来的有能力的人的工作贡献得到肯定,从而激发了更多人的工作积极性与主动性。随后进行的各项改革,也激发了更多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我们坚决打破过去的平均主义大锅饭,设立了一套比较有效的绩效考核方案。”他说,教学质量和教学质量分别纳入考核,充分体现多劳多得、优劳多得,国家级课题获得立项,在国内外顶尖期刊发论文,也都有相应奖励,真正体现了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

经济学院每年拨出600万元用于绩效奖励,其中450万元用于教学奖励,这种做法也让不少同行艳羡。老师上课的课时数跟教学奖励成正比,教学质量评估也与奖金挂钩。在课程评价体系中,为了更加客观,学生打分最高的10%和最低的10%去掉,避免异常值带来的偏差。

改革的成果也是显著的。厦门大学打造世界一流的经济学科,学术研究成果也得到国内外同行的认可。2017年,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两院教师在《经济研究》上发表了15篇论文,创下厦大经济学科历史上的最高纪录。

这些改革成果的取得,是厦大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广大师生共同努力的结果。

(责任编辑:姚璐莹)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