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财经>财经要闻

透析伊利“谣言案”迷局 郑俊怀被指涉嫌“八大罪状”

2018-04-17 13:41 北京青年报  

伊利集团此前称“前任高管”预谋中伤伊利,表示“已忍了十几年不会再忍了”,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没想到在郑俊怀回应并否认之后,伊利真的“放大招”了!

2018年4月13日,媒体转发了伊利高管回应了郑俊怀此前的声明,并列举了八大罪状,并斥其为“害人精”。

这份申明中的信息量巨大,不仅了披露了此前伊利方面怀疑郑俊怀涉及“伊利谣言”的有力证据,还将其自入狱前后所犯的罪证都抛了出来,并呼吁有关部门对尽快介入,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以下为声明中对郑俊怀涉嫌犯罪的揭露:

1、郑俊怀为了达到个人控制伊利公司的目的,在收购伊利公司国有股过程中,涉嫌挪用伊利公司公款数亿元。其中,检察院在2005年已经查实、证据链完整、当事人也供认不讳的有2.4亿元。此案的案卷有78册,均存放在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http://jjckb.xinhuanet.com/yw/2007-05/22/content_50070.htm)。

2、2002年8月28日,郑俊怀为了能让金信信托公司配合其挪用公款,代其收购和持有伊利股份,授意伊利公司董事办主任李永平虚构管理咨询服务事项,由伊利公司与金信信托公司指定的浙江华创实业有限公司签订没有真实交易的虚假“财务顾问协议”,由伊利公司支付所谓的“财务顾问费”150万元现金,涉嫌贪污公款。

伊利集团此前称“前任高管”预谋中伤伊利,表示“已忍了十几年不会再忍了”,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没想到在郑俊怀回应并否认之后,伊利真的“放大招”了!

2018年4月13日,媒体转发了伊利高管回应了郑俊怀此前的声明,并列举了八大罪状,并斥其为“害人精”。

这份申明中的信息量巨大,不仅了披露了此前伊利方面怀疑郑俊怀涉及“伊利谣言”的有力证据,还将其自入狱前后所犯的罪证都抛了出来,并呼吁有关部门对尽快介入,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以下为声明中对郑俊怀涉嫌犯罪的揭露:

1、郑俊怀为了达到个人控制伊利公司的目的,在收购伊利公司国有股过程中,涉嫌挪用伊利公司公款数亿元。其中,检察院在2005年已经查实、证据链完整、当事人也供认不讳的有2.4亿元。此案的案卷有78册,均存放在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http://jjckb.xinhuanet.com/yw/2007-05/22/content_50070.htm)。

2、2002年8月28日,郑俊怀为了能让金信信托公司配合其挪用公款,代其收购和持有伊利股份,授意伊利公司董事办主任李永平虚构管理咨询服务事项,由伊利公司与金信信托公司指定的浙江华创实业有限公司签订没有真实交易的虚假“财务顾问协议”,由伊利公司支付所谓的“财务顾问费”150万元现金,涉嫌贪污公款。

3、2004年郑俊怀被立案调查后,为了公关需要,他与成都天宏智业、北京金富来和北京中肯远景等公司分别签订了358万、253.5万、300万元的虚假合同,累计金额达911.5万元,但这些公司实际和伊利并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此事涉嫌贪污和行贿。

4、2004年郑俊怀被立案调查后,他安排时任伊利北京公司财务负责人陈雪萍提取100万元现金交给匿名人士,且未留下任何凭证,此事涉嫌贪污和行贿。

5、2005年郑俊怀因挪用国有企业呼和浩特市八拜奶牛场公款1650万元被提起公诉。按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但郑俊怀仅仅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对他的量刑是否过轻?

6、郑俊怀被判刑6年,但实际仅仅服刑3年半。在狱中,犯人减刑一个月都很困难,而他却能获得两次减刑一共减了2年半。第一次的理由是“表现好”,第二次是称其在狱中发明了一套节水设备,该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并获得了应用。但是,郑俊怀为大专学历,中文专业,从未学习过机械等理工知识,其何以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在监狱的环境条件下发明出节水设备并获国家专利发明?而且在剩下的3年半服刑过程中,郑俊怀家里有事,就可以回家。

7、郑俊怀出狱后,投靠老部下秦和平并要求担任红星乳业的“特邀顾问”,而红星乳业是由秦和平联合其他几家公司共同集资创立的。但是短短2年后,郑俊怀就被任命为红星乳业的实际经营管理负责人,其子郑强取代秦和平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女郑海燕、儿媳李娜、女婿刘涛等在公司分别负责人事、销售和供应等工作,把红星乳业变成自己的家族企业,最后与秦和平和格日乐图对簿公堂(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5/04/500921.html)。

8、据媒体报道,郑俊怀还被牡丹江三道牧场的大量老员工控诉侵吞了该牧场近两亿元的国有资产。这笔交易是当时已被郑俊怀控制的红星乳业通过伪造合同,将三道牧场收购,转而将三道牧场近两亿的国有资产宣称为自己的投资额,这导致三道牧场大量老员工失去了安身之处(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5/04/500921.html)。

从伊利披露的郑俊怀的这些罪状中来看,除了郑俊怀以前在伊利时涉嫌贪污公款外,在出狱后,从红星乳业的“特邀顾问”,一跃变成红星公司的实际经营管理负责人,以及三道牧场事件,这其中似乎都存在不为人知的猫腻。

此外,在这份声明中,张剑秋愤慨地称郑俊怀为“害人精”。回顾郑俊怀与伊利的诸多纠缠,张剑秋的愤慨和指责并非无的放矢。

据相关媒体早前的报道,在伊利发展的历程中,很多人才不断受到郑俊怀的挤压和排挤,先后大概有十位副手或辞或免,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被逼出走,最终创办蒙牛集团的牛根生。有网友戏称,郑俊怀亲手为伊利逼出了一个最大的对手。

还有当年著名的“独董”事件。

先是俞伯伟、王斌等三位独立董事就公司国债投资、管理层家属持有公司股份等伊利股份尚未公开披露的信息向包括董事长郑俊怀在内的部分高管提出了质询。随后俞伯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违规罢免,而另一位独董王斌也离开了伊利。

再来看看这些跟郑俊怀站队的人,杨桂琴、张显著、郭顺喜等人因挪用巨额资金和郑俊怀一起锒铛入狱;邀请郑俊怀加入红星集团的秦和平最终与其对簿公堂,而郑俊怀也被指“忘恩负义”,谋取红星控制权。而在自媒体人刘某某和邹某某也因为涉嫌“谣言案”让自身陷入困境。

看完这些伊利对郑俊怀涉嫌各种罪状的控诉,网友表示跟看了一部商业题材的电视剧似的。没想到一直以“乳业教父”自居的郑俊怀,居然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责任编辑:董博识)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