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

“白练”变“黑龙”,江河变“草原”--粤东母亲河为何污染20多年难治理?

2018-05-16 10:03 新华社  


练江干流潮南段遍布水浮莲(4月19日手机拍摄)。新华社记者詹奕嘉摄


练江干流潮南段遍布水浮莲(4月19日无人机航拍)。 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练江入海口处,水面已呈灰黑色,与一道水闸之隔的海水形成对比(4月20日无人机航拍)。 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自潮南与普宁交界处开始,练江干流大部被水浮莲覆盖(4月19日无人机航拍)。 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练江是粤东地区的母亲河,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练而得名。现在,这条河流却成了“黑龙”,被广东省环保厅定性为“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2017年4月,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

一年过去了,广东省环保厅日前公布信息显示:今年一季度,练江干流综合污染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7.8%,超过三分之二被抽查企业废水排放超标。省定的整治方案依然未能如期推进。

练江治理为何困局难破?


练江干流潮南段遍布水浮莲(4月19日手机拍摄)。新华社记者詹奕嘉摄


练江干流潮南段遍布水浮莲(4月19日无人机航拍)。 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练江入海口处,水面已呈灰黑色,与一道水闸之隔的海水形成对比(4月20日无人机航拍)。 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自潮南与普宁交界处开始,练江干流大部被水浮莲覆盖(4月19日无人机航拍)。 新华社记者黄国保摄

练江是粤东地区的母亲河,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练而得名。现在,这条河流却成了“黑龙”,被广东省环保厅定性为“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2017年4月,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

一年过去了,广东省环保厅日前公布信息显示:今年一季度,练江干流综合污染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7.8%,超过三分之二被抽查企业废水排放超标。省定的整治方案依然未能如期推进。

练江治理为何困局难破?

(责任编辑:单芳)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