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电梯21年未开老人15年下楼20次 94户居民苦盼电梯启用

2018-05-25 08:38 武汉晚报  作者:余丹夏 肖僖

 

住在5楼61岁的赵义群每天早上花半个多小时下楼,在外面呆一天,傍晚才回家吃饭,又得花半个多小时爬上楼

   

21年没有启用的电梯,被人用棕榈床垫挡着电梯门。电梯的零件设备被卸走,电梯基本上成了空壳

   

66岁的徐绪开自从中风后,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由家人背下楼。图为他每天站在窗户边望着楼下

明明住的电梯楼却要每天爬楼梯,10层居民楼电梯装了21年从未启用,如今已成空壳废品。楼栋居民66岁的徐绪开老人已中风3次,因行动不便15年只下楼20次。

这部被遗忘了21年的电梯属于江岸区一元街天津社区新丽大厦B栋,94户居民因出行不便叫苦不迭,他们中大部分是老年人。

武汉晚报记者了解到,大楼没有物业没有业委会,21年来,居民多次申报电梯维修均无实质进展,不少人已从中青年变为老年人,电梯重启成了他们的心病。为了尽快促成电梯运营,今年5月7日,7位居民代表自发组成业委会筹备小组,他们正为电梯多处奔走。

中风15年,想下楼转转成奢望

家住7楼的66岁老人徐绪开,1997年开始和妻子在此居住,曾经的他开朗活泼,是街坊邻里眼中的热心人,每天上下楼轻松自如。

2003年,徐绪开中风,造成肢体失调,行动不便,他每下一层楼梯都要歇一会喘口气,慢慢地,他开始不愿出门。此后他又连续两次中风,身体每况愈下,行动更加困难。由于外出一趟费时费力,徐绪开索性将自己“关”在家里,每天与电视、报刊为伴,大多数时候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着发呆。

 

住在5楼61岁的赵义群每天早上花半个多小时下楼,在外面呆一天,傍晚才回家吃饭,又得花半个多小时爬上楼

   

21年没有启用的电梯,被人用棕榈床垫挡着电梯门。电梯的零件设备被卸走,电梯基本上成了空壳

   

66岁的徐绪开自从中风后,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由家人背下楼。图为他每天站在窗户边望着楼下

明明住的电梯楼却要每天爬楼梯,10层居民楼电梯装了21年从未启用,如今已成空壳废品。楼栋居民66岁的徐绪开老人已中风3次,因行动不便15年只下楼20次。

这部被遗忘了21年的电梯属于江岸区一元街天津社区新丽大厦B栋,94户居民因出行不便叫苦不迭,他们中大部分是老年人。

武汉晚报记者了解到,大楼没有物业没有业委会,21年来,居民多次申报电梯维修均无实质进展,不少人已从中青年变为老年人,电梯重启成了他们的心病。为了尽快促成电梯运营,今年5月7日,7位居民代表自发组成业委会筹备小组,他们正为电梯多处奔走。

中风15年,想下楼转转成奢望

家住7楼的66岁老人徐绪开,1997年开始和妻子在此居住,曾经的他开朗活泼,是街坊邻里眼中的热心人,每天上下楼轻松自如。

2003年,徐绪开中风,造成肢体失调,行动不便,他每下一层楼梯都要歇一会喘口气,慢慢地,他开始不愿出门。此后他又连续两次中风,身体每况愈下,行动更加困难。由于外出一趟费时费力,徐绪开索性将自己“关”在家里,每天与电视、报刊为伴,大多数时候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着发呆。

徐绪开的老伴陈奶奶回忆,2015年,老徐在家第三次中风,医院急救人员抬着担架爬到7楼,再将老徐抬下楼,花了30多分钟才上了救护车,医护人员累得大汗淋漓。“15年了,老头子最多下楼20次,每年过年才让儿子背他下去,出门一趟太不容易了。”陈奶奶含着泪讲诉这么多年的苦闷:老徐呆在家里久了,时常心情低落,性格变得沉默寡言,而且特别怕冷。

记者在徐绪开老人家中看到,家里光线极暗,不透气。20多度的天气,徐绪开还穿着厚厚的外套,不愿说话,只呆呆地望着窗外。陈奶奶说“他渴望出门。”

徐绪开的儿子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电梯启用,我能带着父亲下楼转转,让他重新恢复笑容。”

出门不便,多位老人叫苦不迭

61岁的退休老人赵义群住在5楼,2009年中风后左腿行动不便,但他在家闲不住,总想出门透透气。赵义群脾气很犟,不要人扶,每天早上7点多就拄着拐杖,扶着楼梯扶手,一步步缓慢下楼。“下一次楼要半个多小时,上一次楼也要半个多小时,每天来回爬一趟要一个多小时。没有电梯,我出来一趟太不容易。”赵义群提起电梯很无奈。

为了在外面多待会,他早上下楼后不急着往回赶,中午买点馍馍或其他面食下肚,午餐后坐在楼下打会瞌睡,醒了就和居民聊聊天,下午5点左右再爬上楼回家吃饭。

同住在5楼的居民刘建勇谈及电梯更是气愤不已:2014年4月,53岁的他带老父亲出门看病,为父亲抬轮椅下楼时,自己却不慎摔伤,双脚脚跟粉碎性骨折,结果父亲没看成病,自己却住进了医院。“父亲一直为此自责,去世前还在盼着电梯启用。”

居民葛虹奶奶看到记者采访,忙凑过来诉苦:“我母亲91岁了,5年没下楼,快帮我们想想办法让电梯启动吧。”

从未启用,被遗忘21年的电梯

武汉晚报记者了解到,1995年,此地拆迁后开建新丽大厦,1997年9月竣工,分为AB两栋。A栋是18层商住楼,B栋是10层还建楼。房屋由新丽房地产开发公司建设,目前B栋的54户房屋由武汉城投房产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管理,其余40户由于产权变更不在该公司名下。

A栋的1至18层楼、B栋的9楼和10楼都已出售。B栋为回字形楼,中间是天井,每个房屋户型较小,1至2楼是派出所办公区,居民集中住在3至8楼,共有94户,大部分是老人,经济不宽裕。

A栋的两部电梯和B栋的一部电梯都是同一个厂家同时安装交付的,A栋自居民入住起电梯就开始使用,物业公司正常运作。而B栋由于是还建楼,没有物业公司和业委会,电梯一直未能启用。

2002年,B栋部分老人和居民陆续向社区街道反映问题,但16年过去了,都无实质性进展。这部电梯就这样一直“沉睡”着,如今被人用棕榈床垫挡着大门,似乎它从未存在。有居民告诉武汉晚报记者:此前A栋电梯损坏维修时,原A栋的物业公司为了省事省钱,私自将B栋电梯的零件设备卸下用于A栋电梯的维修及零件更换,久而久之,B栋的电梯差不多被卸成了空壳。

多处求助,期盼电梯重新启动

2017年12月初,71岁的居民曹奶奶和部分居民代表向一元街天津社区居委会反映情况,天津社区居委会将居民意见形成简要报告后盖章,让居民代表直接去找一元街街道办事处。

今年5月2日至4日,天津社区居委会对新丽大厦B栋还建楼居民进行了电梯事宜的走访调查,并登记了意见信息,94户居民中有81户签名同意,强烈要求启用电梯。

5月7日,包括曹奶奶在内的7位居民代表自发组成业委会筹备小组,他们开始为电梯重启多处奔走。

5月18日,筹备小组成员到一元街信访办询问事情进展,工作人员答复,已将情况反映到区里。

记者采访多个部门寻找原因

一元街天津社区居委会肖书记:

启用电梯涉及到资金问题,社区只能为业主们指路,这个事还是要由业主来跑。目前尚未接到街道的通知,有消息会告知居民。

武汉城投房产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工作人员:

B栋是2015年转交到我们公司管理,之前情况不是很了解。我们公司只拥有B栋54户产权,电梯这事不归我们管,你要问一下物业公司。有新的进展我们会及时告知居民。

新丽大厦A栋物业公司负责人张经理:

(前物业公司被罢免后,该公司2015年7月入驻)

“B栋电梯启用后,A栋物业公司可接手B栋物业管理任务,考虑到B栋是还建房,B栋居民届时可按每月每平米1元的标准交纳物业费,将加配两名保安、1名保洁员。”

记者以家属身份向其他部门咨询

江岸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科:

安监局不负责维修电梯,只负责对在用设备存在的安全隐患进行查处。电梯21年未启用,又失去了部分配件,看来要换装新电梯,要筹集资金,设立维修基金,请街道出面协调,让社区或业委会去区房管局开无维修基金证明。

江岸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物业科:

业主委员会可以来局里开无维修基金证明,具体怎么开,来局里后当面详细告知。

文/记者余丹夏 图/记者肖僖

(责任编辑:刘梦琦)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