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教育

组图:高考第一天,记者带您感受北京考点现场气氛

2018-06-07 14:55 人民网  


6月7日上午8:00,在北京九中高考考点,孩子进校后,家长在校门外向内张望。


警察在校门口的路边维持秩序。


一位父亲送考送到校门口,孩子即将进校,他拍了拍孩子的肩膀表示鼓励。


北京九中内地新疆高中班的三位班主任都穿上了喜庆的红色服装,其中一位的T恤上印着“逢考必过”。


中午11:30语文考试结束,一位家长站在高处张望,希望孩子第一时间在人群中找到自己。


高考语文考试结束,一位考生妈妈买好蔬菜后接到了下考场的女儿。


通向北京九中考点的居民区里,一家连锁酒店门前挂出了“预祝九中考区学子金榜题名的”红色条幅。

人民网北京6月7日电 (记者林露)今天是2018年全国高考第一天,来自各地的975万考生步入考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00后”。

上午七点,在通往北京九中高中部的居民区内的一条小道上,一位拿着透明文具袋的女生和妈妈一前一后走着,女孩回头时还在擦拭泪水。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高考是一件需要全家人认真对待的的事情,它关系到大多数独生子女家庭中唯一的孩子能否拿到高等学府的“入场券”。在职场打拼多年的家长相信,通过高考入读哪所学校与未来获得好工作、过上好生活的机会是有直接关联的。

七点刚过,北京九中考点的南门门口已经聚集了多位考生和前来送考的家长。传达室门口贴着A4纸打印的 “问询处”,并提醒考生考场和存包处的具体位置。

七点二十分,内地新疆高中班的考生们拿着复习资料陆续走出食堂。今年的文科考场设在不远处的北京京源学校考点。新疆部主任师德光早早来到集合地清点人数,送考老师穿着印有“逢考必过”的红色T恤,脸上的笑容舒缓了她紧张的情绪。七点半,高考专车准时发动,13名新疆部的文科生在班主任的陪同下乘车奔赴考场。

八点刚过,北京九中北门已是一番忙碌的景象。警车停在路边,警察胸前的口袋挂着对讲机;消防部门的车驶入学校;一位穿斑马条纹T恤的短发妈妈搂着女儿走近校园,分别前在穿粉色上衣的的女儿脸上亲了一口;考生们陆续进入校园存包,他们在考场外的教学楼门口等候入场。

今天,北京阳光明媚。校园内,脸上稚气未脱的年轻考生人手一个透明的文具袋,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疏解着考前的紧张感。在树荫的庇护下,他们看上去不急不躁;考场外,气温接近30度,阳光有些耀眼,不少家长用手掌遮挡阳光向校园内不断张望,有的家长紧挨着校园的护栏站立着,家长们的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方向。

几天前,新疆部的几位高考生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的报考意向。“我最想报考北京大学医学部,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开朗爱笑的维吾尔族女孩苏比努尔立志要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学以致用,为患者治病。来自阿克苏的女孩吐尔逊那依从小就崇拜当老师的父母,她说想报考师范院校,毕业后为新疆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量。来自伊犁的苏比黑最想报考上海东华大学或北科大的自动化专业,他给自己订下了一个“小目标”——毕业后,他想挑战自己,在上海创业。

相关新闻:

遇见北京九中 跨越3800公里的高考


6月7日上午8:00,在北京九中高考考点,孩子进校后,家长在校门外向内张望。


警察在校门口的路边维持秩序。


一位父亲送考送到校门口,孩子即将进校,他拍了拍孩子的肩膀表示鼓励。


北京九中内地新疆高中班的三位班主任都穿上了喜庆的红色服装,其中一位的T恤上印着“逢考必过”。


中午11:30语文考试结束,一位家长站在高处张望,希望孩子第一时间在人群中找到自己。


高考语文考试结束,一位考生妈妈买好蔬菜后接到了下考场的女儿。


通向北京九中考点的居民区里,一家连锁酒店门前挂出了“预祝九中考区学子金榜题名的”红色条幅。

人民网北京6月7日电 (记者林露)今天是2018年全国高考第一天,来自各地的975万考生步入考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00后”。

上午七点,在通往北京九中高中部的居民区内的一条小道上,一位拿着透明文具袋的女生和妈妈一前一后走着,女孩回头时还在擦拭泪水。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高考是一件需要全家人认真对待的的事情,它关系到大多数独生子女家庭中唯一的孩子能否拿到高等学府的“入场券”。在职场打拼多年的家长相信,通过高考入读哪所学校与未来获得好工作、过上好生活的机会是有直接关联的。

七点刚过,北京九中考点的南门门口已经聚集了多位考生和前来送考的家长。传达室门口贴着A4纸打印的 “问询处”,并提醒考生考场和存包处的具体位置。

七点二十分,内地新疆高中班的考生们拿着复习资料陆续走出食堂。今年的文科考场设在不远处的北京京源学校考点。新疆部主任师德光早早来到集合地清点人数,送考老师穿着印有“逢考必过”的红色T恤,脸上的笑容舒缓了她紧张的情绪。七点半,高考专车准时发动,13名新疆部的文科生在班主任的陪同下乘车奔赴考场。

八点刚过,北京九中北门已是一番忙碌的景象。警车停在路边,警察胸前的口袋挂着对讲机;消防部门的车驶入学校;一位穿斑马条纹T恤的短发妈妈搂着女儿走近校园,分别前在穿粉色上衣的的女儿脸上亲了一口;考生们陆续进入校园存包,他们在考场外的教学楼门口等候入场。

今天,北京阳光明媚。校园内,脸上稚气未脱的年轻考生人手一个透明的文具袋,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疏解着考前的紧张感。在树荫的庇护下,他们看上去不急不躁;考场外,气温接近30度,阳光有些耀眼,不少家长用手掌遮挡阳光向校园内不断张望,有的家长紧挨着校园的护栏站立着,家长们的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方向。

几天前,新疆部的几位高考生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的报考意向。“我最想报考北京大学医学部,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开朗爱笑的维吾尔族女孩苏比努尔立志要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学以致用,为患者治病。来自阿克苏的女孩吐尔逊那依从小就崇拜当老师的父母,她说想报考师范院校,毕业后为新疆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量。来自伊犁的苏比黑最想报考上海东华大学或北科大的自动化专业,他给自己订下了一个“小目标”——毕业后,他想挑战自己,在上海创业。

相关新闻:

遇见北京九中 跨越3800公里的高考

(责任编辑:岳弘彬)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