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游戏

从国漫到古风音乐,年轻人这样定义“文化”

2018-07-10 10:59 解放日报  

动漫游戏展现场人气十足。 均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记者 张熠

  很难找到准确的词来形容当下复杂且多面的年轻群体。这些以“二次元”自居的90后、00后,热衷动漫、游戏、cosplay(角色扮演),爱听古风音乐,也对传统文化充满兴趣。他们迫不及待地撕掉身上的标签,用年轻人的方式表达自我,重新定义“文化”。
  在上海,这个以包容、开放的态度孕育年轻文化的城市,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昨天闭幕了,但第十六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又将于8月初亮相。调研报告显示,上海是国内动漫类展会的主力军,全年漫展数量高居榜首。
  从coser(角色扮演者)云集的动漫展会到自弹自唱的古风音乐、妙语连珠的弹幕文化,不论线上线下,年轻人都在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化。而这些,正是上海最具活力的城市人文风景。

  年轻人的狂欢

  “你所扮演的角色别人也喜欢,就会很有共鸣感”


  连日来,距离上海世博展览馆最近的地铁站——中华艺术宫站,成了动漫迷换装、扮妆的圣地。coser们席地而坐,打开行李箱、穿上角色服、戴上假发,忙个不停。动漫《火影忍者》中的“鸣人”、《fate》系列的“冲田总司”、《反叛的鲁路修》里的“鲁路修”以及“百变小樱”都出现在站台上,简直像打破了“次元壁”。
  Cosplay是年轻人的狂欢,这是一种真人扮演动漫、游戏等文化产品中人物和情节的游戏活动。coser通过自制或购买特定的服装和道具,用化妆、外形、行为、语言等表现方式在现实环境中重现动漫游戏角色,以表达自己对这些角色的钟爱。
  在动漫展会现场,随处可见的coser堪称是最亮眼的群体。coser雨阁最喜欢的角色是《犬夜叉》中的“杀生丸”,这个20多岁的大男孩目前在美国读大学,在上海和美国的家中都有一间放置角色服装的更衣室,“从小学开始玩cosplay,玩了大概十年了”。每逢动漫展,雨阁所在的QQ群会召集有共同爱好的coser,提前一天就住在展馆附近,盛装打扮后组团参加展会。“喜欢角色,才会想去扮演这个角色,玩cosplay能感觉到自己更加贴近动漫角色。”雨阁说,cosplay的乐趣是找到动漫同好,“如果你所扮演的角色别人也喜欢,就会很有共鸣感”。
  拖着行李箱参加动漫展,一点儿也不稀奇。18岁的御御来自海南,这是她首次以coser 的身份参加动漫展,两个行李箱中装的全是自己亲手做的cos服和角色装备。她打算扮演两个角色,一个是《一拳超人》中的索尼克,另一个是《英雄联盟》中的索拉卡,这是她最喜欢的动漫及游戏人物。尽管7月天气炎热,且cos服通常又厚又重,穿起来并不方便,但对动漫迷来说,这些都不是阻碍。御御形容,对角色的“爱”能超越一切,“能在现实中扮演游戏角色,感觉非常有趣”。
  即便不参与cosplay,纯粹的漫展观众也希望能在展会现场看到更多的“二次元”人物。“漫展当然少不了coser,他们甚至就是漫展的一部分。”在17岁的李天昊看来,动漫或游戏创造了一个个充满遐想的故事,里面的角色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coser们将角色装扮出来,供大家合影、拍照,就像角色真实存在一样,这是二次元文化的一部分。
  令雨阁和好友欣喜的是,cosplay正在被更多人所接受。“上海在做二次元的推广,动漫文化在慢慢融入我们的生活。”他回忆道,多年前,打扮成coser出门,走在街上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现在大家的包容度很高,不会在背后议论,都是以善意的态度看待、理解年轻人的文化”。
  换好装,从中华艺术宫站出来,“鸣人”“百变小樱”“犬夜叉”们很快便融入浩浩荡荡的观展人群。

  国漫的支持者

  “从上下五千年中发掘素材,国漫有朝一日能超越日漫”


  问起印象最深刻的动漫,“00后”动漫迷杨博伦一口气报出《凹凸世界》《刺客五六七》《一人之下》等动漫节目,这些全是原创国产漫画。“日漫”“美漫”雄踞市场的局面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杨博伦发现,在他周围,讨论国漫的人变多了,追国漫的观众也变多了。对于CCG、ChinaJoy这两个暑期档的重量级展会,他与同学都早早排好了行程。“现在的国漫不像以前那么低幼化,人设、剧情都更合理了,也更有本土的文化味道。”在展会上,他们计划购买国漫形象的周边产品、纪念品,参加国漫展区的活动,最好能见到一些国漫的创作者。
  从《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到《狐妖小红娘》《秦时明月》《全职高手》,“国漫”在年轻群体中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去年发布的动漫产业大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漫画用户达9725万,国漫比日漫更受95后、00后欢迎;点击破亿作品中,国产原创漫画占90%以上,人气榜前列也多数都是国产漫画。
  网络文学的发展为动漫改编输送了大量资源,集聚起一批“原著粉”。昨天,根据“墨香铜臭”同名小说改编的国漫《魔道祖师》上线,在仅更新两集的情况下,点击量已达2.9亿次。去年,同样是书改作品的《全职高手》动画第一季播出,全网播放量突破11亿次,主角“叶修”成为众多女粉丝心目中的新晋“男神”。正在就读大三的“半岛铁盒”说,她的宿舍里都是“全职粉”。在她看来,国漫能够表达的东西很多,可以是快意恩仇的江湖,也可以是古色古香的穿越故事,“我希望看到更多具有我国文化特色的动漫内容”。
  被形容为“9000岁”的90后、00后,用实际行动印证一个事实:越是具有本国文化特征、文化价值的原创IP,越能在动漫平台上受到年轻用户喜爱。国产原创动画《狐妖小红娘》围绕人与妖之间的爱情展开,豆瓣评分8.8,是一部“国风”作品。截至目前,全网漫画点击量高达127亿次,还成功“出海”。这部动漫作品的成功与取材传统、取材本土密切相关。动漫迷阿洁说,看国漫,更容易产生对本土文化的共鸣,也更容易理解动漫想要表达的情感内容,“看到很燃的国漫,自然而然地对于我国文化有种自豪感”。
  动漫这种年轻人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或许能为传统文化找到一条全新的表达之路。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势必能为动漫作品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在国漫发展之路上,前有取材于《西游记》的美影厂经典之作《大闹天宫》,后有源于《庄子·逍遥游》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半岛铁盒”说,不论如何,年轻观众对国漫的未来发展都有着极大信心,“从上下五千年中发掘素材,我相信国漫有朝一日能超越日漫”。

动漫游戏展现场人气十足。 均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记者 张熠

  很难找到准确的词来形容当下复杂且多面的年轻群体。这些以“二次元”自居的90后、00后,热衷动漫、游戏、cosplay(角色扮演),爱听古风音乐,也对传统文化充满兴趣。他们迫不及待地撕掉身上的标签,用年轻人的方式表达自我,重新定义“文化”。
  在上海,这个以包容、开放的态度孕育年轻文化的城市,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昨天闭幕了,但第十六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又将于8月初亮相。调研报告显示,上海是国内动漫类展会的主力军,全年漫展数量高居榜首。
  从coser(角色扮演者)云集的动漫展会到自弹自唱的古风音乐、妙语连珠的弹幕文化,不论线上线下,年轻人都在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化。而这些,正是上海最具活力的城市人文风景。

  年轻人的狂欢

  “你所扮演的角色别人也喜欢,就会很有共鸣感”


  连日来,距离上海世博展览馆最近的地铁站——中华艺术宫站,成了动漫迷换装、扮妆的圣地。coser们席地而坐,打开行李箱、穿上角色服、戴上假发,忙个不停。动漫《火影忍者》中的“鸣人”、《fate》系列的“冲田总司”、《反叛的鲁路修》里的“鲁路修”以及“百变小樱”都出现在站台上,简直像打破了“次元壁”。
  Cosplay是年轻人的狂欢,这是一种真人扮演动漫、游戏等文化产品中人物和情节的游戏活动。coser通过自制或购买特定的服装和道具,用化妆、外形、行为、语言等表现方式在现实环境中重现动漫游戏角色,以表达自己对这些角色的钟爱。
  在动漫展会现场,随处可见的coser堪称是最亮眼的群体。coser雨阁最喜欢的角色是《犬夜叉》中的“杀生丸”,这个20多岁的大男孩目前在美国读大学,在上海和美国的家中都有一间放置角色服装的更衣室,“从小学开始玩cosplay,玩了大概十年了”。每逢动漫展,雨阁所在的QQ群会召集有共同爱好的coser,提前一天就住在展馆附近,盛装打扮后组团参加展会。“喜欢角色,才会想去扮演这个角色,玩cosplay能感觉到自己更加贴近动漫角色。”雨阁说,cosplay的乐趣是找到动漫同好,“如果你所扮演的角色别人也喜欢,就会很有共鸣感”。
  拖着行李箱参加动漫展,一点儿也不稀奇。18岁的御御来自海南,这是她首次以coser 的身份参加动漫展,两个行李箱中装的全是自己亲手做的cos服和角色装备。她打算扮演两个角色,一个是《一拳超人》中的索尼克,另一个是《英雄联盟》中的索拉卡,这是她最喜欢的动漫及游戏人物。尽管7月天气炎热,且cos服通常又厚又重,穿起来并不方便,但对动漫迷来说,这些都不是阻碍。御御形容,对角色的“爱”能超越一切,“能在现实中扮演游戏角色,感觉非常有趣”。
  即便不参与cosplay,纯粹的漫展观众也希望能在展会现场看到更多的“二次元”人物。“漫展当然少不了coser,他们甚至就是漫展的一部分。”在17岁的李天昊看来,动漫或游戏创造了一个个充满遐想的故事,里面的角色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coser们将角色装扮出来,供大家合影、拍照,就像角色真实存在一样,这是二次元文化的一部分。
  令雨阁和好友欣喜的是,cosplay正在被更多人所接受。“上海在做二次元的推广,动漫文化在慢慢融入我们的生活。”他回忆道,多年前,打扮成coser出门,走在街上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现在大家的包容度很高,不会在背后议论,都是以善意的态度看待、理解年轻人的文化”。
  换好装,从中华艺术宫站出来,“鸣人”“百变小樱”“犬夜叉”们很快便融入浩浩荡荡的观展人群。

  国漫的支持者

  “从上下五千年中发掘素材,国漫有朝一日能超越日漫”


  问起印象最深刻的动漫,“00后”动漫迷杨博伦一口气报出《凹凸世界》《刺客五六七》《一人之下》等动漫节目,这些全是原创国产漫画。“日漫”“美漫”雄踞市场的局面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杨博伦发现,在他周围,讨论国漫的人变多了,追国漫的观众也变多了。对于CCG、ChinaJoy这两个暑期档的重量级展会,他与同学都早早排好了行程。“现在的国漫不像以前那么低幼化,人设、剧情都更合理了,也更有本土的文化味道。”在展会上,他们计划购买国漫形象的周边产品、纪念品,参加国漫展区的活动,最好能见到一些国漫的创作者。
  从《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到《狐妖小红娘》《秦时明月》《全职高手》,“国漫”在年轻群体中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去年发布的动漫产业大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漫画用户达9725万,国漫比日漫更受95后、00后欢迎;点击破亿作品中,国产原创漫画占90%以上,人气榜前列也多数都是国产漫画。
  网络文学的发展为动漫改编输送了大量资源,集聚起一批“原著粉”。昨天,根据“墨香铜臭”同名小说改编的国漫《魔道祖师》上线,在仅更新两集的情况下,点击量已达2.9亿次。去年,同样是书改作品的《全职高手》动画第一季播出,全网播放量突破11亿次,主角“叶修”成为众多女粉丝心目中的新晋“男神”。正在就读大三的“半岛铁盒”说,她的宿舍里都是“全职粉”。在她看来,国漫能够表达的东西很多,可以是快意恩仇的江湖,也可以是古色古香的穿越故事,“我希望看到更多具有我国文化特色的动漫内容”。
  被形容为“9000岁”的90后、00后,用实际行动印证一个事实:越是具有本国文化特征、文化价值的原创IP,越能在动漫平台上受到年轻用户喜爱。国产原创动画《狐妖小红娘》围绕人与妖之间的爱情展开,豆瓣评分8.8,是一部“国风”作品。截至目前,全网漫画点击量高达127亿次,还成功“出海”。这部动漫作品的成功与取材传统、取材本土密切相关。动漫迷阿洁说,看国漫,更容易产生对本土文化的共鸣,也更容易理解动漫想要表达的情感内容,“看到很燃的国漫,自然而然地对于我国文化有种自豪感”。
  动漫这种年轻人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或许能为传统文化找到一条全新的表达之路。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势必能为动漫作品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在国漫发展之路上,前有取材于《西游记》的美影厂经典之作《大闹天宫》,后有源于《庄子·逍遥游》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半岛铁盒”说,不论如何,年轻观众对国漫的未来发展都有着极大信心,“从上下五千年中发掘素材,我相信国漫有朝一日能超越日漫”。

 

  古风的“传统”

  “喜欢古风音乐或汉服是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方式”


  如果说cosplay或动漫强调的是年轻人中的“新潮”一面,那么创作“古风”音乐、穿汉服则呈现了年轻人的“传统”一面。
  打开B站(哔哩哔哩),刚放暑假的小夏熟门熟路地找到“音乐”类目下的“古风”标签,沉浸其中。她的手机中存了许多古风音乐,有古风歌手音频怪物、河图、晃儿等人的作品,“古风音乐意境优美,令人仿佛回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快意恩仇的时空”。在B站上,“古风”标签下的原创音乐多达数千首,热门曲目点击量甚至高达数百万,无不弹幕满屏。
  “长安柳絮飞,箜篌响,路人醉”“年少纵马且长歌,醉极卧云外山河,曾记兰台温酒伴月落”“江上烟催鸿雁,落霞似秋毫”……这些词曲都带有中国韵味,讲究复古风格与古典审美情趣的古风音乐,在网络上掀起一股音乐潮流。
  “古风音乐的词往往和古代的汉语、传统的思想挂钩,用婉约的、耐人寻味的东西去表现情感,古风音乐的意境能让人感受到重回田园、重回战场、重回家国梦。”古风作曲人丢子解释道。2007年,丢子与擅长古风词作的ediq发起成立“墨明棋妙”原创音乐团队,以古风词曲的创作为主。起初团队只有20余人,但这个被古风爱好者昵称为“墨村”的音乐组织,很快便发展为国内最大的古风音乐社团,目前共创作了近200首古风歌曲,每年平均制作一到两张数字专辑。
  “裴旻将军舞剑器,划惊堂一虹动天地;豪卷添墨长安曲,将狂草一笔指张旭。”这首几乎句句用典的 《盛唐夜唱》 是古风词作ediq的成名曲。在他看来,古风是把中国古典文化和现在流行的音乐元素结合起来而形成的一种音乐风格,“古风歌词,特点是对中国传统题材进行语言上的呈现,诗句、古代的成语在歌词上会添加得更多一点”。
  这首《盛唐夜唱》也是小夏最喜欢的古风曲目,“歌词大气磅礴,听歌时仿佛回到那个充满无限遐想的盛唐”。“盛世凡尘”是一位古风音乐爱好者,在她眼里,中国文学的表达方式是婉约的,美感非常强,“里面会藏着一些典故,比方说‘鸿雁传书’,大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再比如‘见字如面’,画面感非常强,这就构成了古风歌词的美”。
  如今,古风音乐爱好者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2016年,在鸟巢举办的国风音乐盛典吸引了将近5万名古风音乐爱好者。这些年轻的亲历者最推崇“古风”那种难以诉诸语言的中国式美感。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一种全新的音乐风格逐渐为世人所知。
  许多古风音乐的听众也是汉服爱好者。“90后”未央原本是一名普通上班族,自从三年前接触到汉服文化后,原本就喜欢古风音乐的她对传统文化越来越感兴趣。“你能在上海的地铁上看到,敢于穿汉服的年轻人变多了。”前不久,未央决定辞职,专门从事古风首饰的创作,发簪、钗、步摇、璎珞、耳坠、禁步腰佩等均不在话下。“传统文化怡情养性,我投入时间做首饰,关键是自己喜欢。”在她看来,喜欢古风音乐或汉服,只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方式。“当下,年轻人有了更多种文化上的选择,喜欢哪种文化风格,从事哪种职业,各种可能性变多了。”

  文化消费需求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限量版手办买到不易”


  而在每一个瞄准年轻人的动漫展会现场,cosplay、动漫粉丝、游戏迷、古风音乐爱好者,这些看似跨度颇大的标签可能会毫无违和感地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年轻群体在重新定义他们的文化的同时,也衍生出文化消费上的惊人需求。
  刚刚结束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普通观众达17.4万人次,公众板块活动现场交易额达1.74亿元,走出家门的“御宅族”展现出惊人的购买力。在CCG或ChinaJoy现场,最普遍的场景是排成一列长队的购买队伍,瞄准了限量贩售的精致手办以及漫威、奥特曼的纪念品等。来到展会现场的年轻人,购物目的十分明确。
  近日发布的 《动漫会展调研报告(2017年度)》显示,男性受访者参加动漫展的最大驱动力是购买限定品、特殊展品;而女性受访者还热衷于偶像名人见面会,她们更乐意为自己的明星偶像埋单,因而这几个板块基本都人头攒动。此外,年轻观众除了乐意为印刷品、手办模型、服饰、生活用品等动漫周边埋单,大量受访者还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动漫主题旅行”抱有浓厚兴趣。他们乐于接受将动漫游戏文化与其他形式文化嫁接在一起的文化消费新模式,对动漫小镇的开发等文旅结合新形势抱有相当大的期待。在CCG满载而归的“蝉鸣”说,购买周边本身就是对动漫热爱的一种表现,“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尤其是一些限量版的手办,能买到很不容易”。迪士尼乐园为文化消费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范例,年轻的国漫爱好者期待早日能看到国漫的主题乐园。“蝉鸣”认为,只要是高水准的动漫小镇,出于对国漫的支持和热爱,动漫迷一定会去现场一探究竟,“希望早日打造出具有中国风的动漫小镇”。
  在青少年中,动漫是最为通用的话题,因而去动漫会展“逛逛”更是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调查显示,15岁以下受访者往往会结伴一起参加名人偶像见面会、购买限定品和特殊展品。从线上到线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对于动漫迷而言,展商纷繁、新作云集的动漫展会,正是他们寻找知音的重要线下空间。
  走进这群正在定义“文化”的年轻人,认识年轻人的文化,打造具有标识度的国漫品牌,依旧大有可为。

(责任编辑:沈光倩)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