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北京一些过街天桥沦为半截工程 还有救吗?

2018-07-17 16:24 北京晚报  

这些天桥,还有救吗?

沿着北京南站路一路向东,骑着车的老刘在这条路和马家堡东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停下。绿灯亮起,老刘向东过马路,紧接着,在等待南北向绿灯时,刚跟他一起到达路东的部分行人懒得再等,径直闯了红灯朝路北走去。

“这天桥要是修好了,底下应该就没这么乱了吧!”老刘跟同行的街坊感叹道,齐齐朝空中的断腿天桥望去:这里本应有一座三腿天桥,三个出入口分别在路口的西北角、西南角和东北角,行人可以对角线过街。但现实是,从2008年至今,这座天桥东北角的出入口一直未见踪影,只有上空的桥体能证明这座天桥该有的样子。

这并非孤例。由于种种原因,有一些天桥不幸沦为半截工程,市民们要么看得见却用不着,要么需冒着一定风险才能使用。这些天桥是怎么变成半截工程的呢?

仓促间上马

10年没用上

地点:北京南站路与马家堡东路交叉口

搁置时间:10年

目前过街方式:路面人行横道

北京南站路东端,一条腿没了,整个天桥都废了。

“这桥这样好多年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用上。”老刘就住在附近,每天都要从这个路口过,“有人行横道之后,这桥就没人用了。”

由于断了一条腿,这座本能斜向穿越路口的天桥处于无人使用的状态:连接西北、东北两端的桥体被护栏挡住,而西北、西南两端虽可使用,但市民更青睐人行横道。

这些天桥,还有救吗?

沿着北京南站路一路向东,骑着车的老刘在这条路和马家堡东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停下。绿灯亮起,老刘向东过马路,紧接着,在等待南北向绿灯时,刚跟他一起到达路东的部分行人懒得再等,径直闯了红灯朝路北走去。

“这天桥要是修好了,底下应该就没这么乱了吧!”老刘跟同行的街坊感叹道,齐齐朝空中的断腿天桥望去:这里本应有一座三腿天桥,三个出入口分别在路口的西北角、西南角和东北角,行人可以对角线过街。但现实是,从2008年至今,这座天桥东北角的出入口一直未见踪影,只有上空的桥体能证明这座天桥该有的样子。

这并非孤例。由于种种原因,有一些天桥不幸沦为半截工程,市民们要么看得见却用不着,要么需冒着一定风险才能使用。这些天桥是怎么变成半截工程的呢?

仓促间上马

10年没用上

地点:北京南站路与马家堡东路交叉口

搁置时间:10年

目前过街方式:路面人行横道

北京南站路东端,一条腿没了,整个天桥都废了。

“这桥这样好多年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用上。”老刘就住在附近,每天都要从这个路口过,“有人行横道之后,这桥就没人用了。”

由于断了一条腿,这座本能斜向穿越路口的天桥处于无人使用的状态:连接西北、东北两端的桥体被护栏挡住,而西北、西南两端虽可使用,但市民更青睐人行横道。

根据北京城管政务维基,本市人行过街天桥和城市道路桥梁的建设、巡查、维护等由市交通委(路政部门)负责。记者拨通了市路政局热线96108咨询,话务员查询后答复,这座过街天桥横跨北京南站路,不在市属道路上,管理权限不在市路政局,建议咨询北京南站管委会。

记者联系到南站地区管委会,一位知情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座天桥烂尾是因为开建时工作就没做到位:“这个位置比较特殊,以马家堡东路大致为界,东侧属于当时的崇文区,西侧属于丰台区,有些拆迁工作没协调好天桥就仓促上马了。后来那栋楼没拆,空间腾不出来,所以导致那条桥腿就没修下去。”

原来,东北角的出入口不是要建在人行道上,而是要建在相对宽阔的西革新里112号院5号楼前的空间。“那条桥腿要是‘落地’的话,会影响底商的经营,设计部门没操作好,再加上仓促上马,最后这个桥就断在这儿了。”

缺腿10年的这座天桥,最终还能再重新动工吗?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不乐观。“现在为了这座桥再去拆迁是不太可能了,成本太大了。目前市民出行已经有人行横道,对过街天桥的需求也不是很迫切。而且也没有一个统管部门去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管委会是清楚这个情况,但管不了这个事儿,只能跟市政、规划等部门去反映,据我所知目前没有解决方案。”

抵达人行道

先得钻护栏

地点:朝阳路大黄庄桥西站

搁置时间:8年左右

目前过街方式:穿辅路钻护栏洞或绕行300米走另一座天桥

大黄庄桥西站的过街桥,无法把市民送到人行道上。

朝阳路上,一辆运通111自西向东到达辅路上的大黄庄桥西站,十多名乘客鱼贯而出,紧接着走上天桥,往北穿越马路。第一次到这边来的小佳跟着人群移动,但却发现了一个尴尬的情况:这座天桥的南端在主路和辅路边上都有出入口,但北端却只在主路边上有出入口,要想到达人行道,必须钻过主辅路间护栏的洞,并穿越辅路三条车道的车流。

“天桥本来是安全过街的,但是这个天桥却让大家非常危险。”小佳感慨,“我看其他人钻洞都很习惯了,感觉这种情况应该已经挺久了吧。”

资料显示,这座天桥维持这种状态已有八年之久了:快速公交2线2008年开通时,大黄庄桥西站是其中一站,因主路未修通而暂时在辅路停靠;2010年左右主路车站完工,但这座天桥通往北侧辅路路边的部分迟迟未能修通,所以主路车站没有投入过使用;后来快速公交2线取消这一站,但主路车站和辅路之间的护栏并未拆除。市民要想安全到达北侧辅路路边,就得走350米绕行另一个天桥,不愿绕远的市民们只有选择钻洞或者穿越主路车站另一端的绿化带。

过街天桥为啥不能抵达人行道?市政道路养护集团也曾于2013年回应称由于拆迁等问题,天桥始终未建成,将继续向上级反映。

五年过去了,日前记者看到,天桥仍是老样子。记者拨通了路政服务热线96108,话务员表示,目前系统中没有更多信息,他会将此问题记录核实后,由负责部门在7个工作日内答复。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招商没招完

天桥难开通

地点:地铁生物医药基地站

搁置时间:3年左右

目前过街方式:翻越护栏或绕行路口人行横道

生物医药基地地铁站天桥很新,却无法通行。

地铁4号线生物医药基地站坐落在两个十字路口的中间位置,地铁站的两个出入口都在路西,要想到达路东,可以向南或向北走150米在路口过街,或跨越护栏、穿过双向六车道。北京晚报记者于7月11日下午探访时,短短十分钟内,就见到有5个人翻越道路中央的护栏。

其实,在地铁站的正上方,就有一座过街天桥直通路东。遗憾的是,这座天桥修好3年左右一直都没有投入使用。原因在于这座天桥和一般开放式天桥不同,它的出入口设置在建筑物中:东侧出入口在龙湖时代天街东区,西侧入口则在生物医药基地的地铁上盖中。所谓地铁上盖,即在地铁站上方与地铁出入口连通的商务或住宅大厦。

地图中未标明地铁上盖的名称,不少宣传材料将其作为时代龙湖天街的一部分,记者拨通了龙湖租售中心的电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地铁上盖不是龙湖的物业,天桥何时开通,取决于地铁上盖的招商入住率是否达到了产权方的条件。

那么,地铁上盖的产权方到底是谁?入住率达到多少才能开通?记者通过12345了解到地铁上盖和天桥的产权方是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京投公司)。随后记者又拨打了京投公司总机,但拨0查号后即被挂断;记者又拨打了地铁上盖外墙上的招商电话,语音提示关机。

占着这条街上最适合盖天桥的地方,却因商业利益不足不能开通,谁又能督促产权方?

记者向96108路政服务热线反映情况,话务员转接至路政局大兴公路分局,大兴公路分局表示,此处属于生物医药基地管委会管辖范围;记者咨询生物医药基地管委会,对方则表示其主要服务园区内企业,对路政方面并不清楚,建议记者咨询北臧村镇;最后,记者又拨通了北臧村镇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该处是生物医药基地管委会的管辖范围。

(责任编辑:董博识)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