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瓜农喝止小偷被刺死案今宣判 其子:望行凶者受惩罚

2018-07-18 07:05 北京青年报  

“瓜农喝止小偷行窃被刺死案”今日将一审宣判

瓜农儿子:希望行凶者受应有惩罚

遇害瓜农崔靖祥的遗像被摆放在家中

崔全政的人生,在2017年7月23日被划了一道线。这天以前,他是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家里的一切由父亲安排打点。这一天以后,崔全政不得不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带着奶奶、妈妈、妹妹和妻子、女儿继续走下去。

2017年7月23日,崔全政的父亲崔靖祥在河北廊坊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制止几名小偷行窃,随后,没有得手的小偷刺死了崔靖祥。事发后4天,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今年4月9日,案件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几天前,崔全政收到法院通知,案件将在本月18日一审宣判,“现在希望杀死我父亲的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他说。

父亲遇刺一年

儿子担起家庭重担

一年前,崔全政的父亲崔靖祥,在河北廊坊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喝止几名小偷偷窃一名中年女子的项链,后遭到小偷报复,被刺身亡。崔全政说,事发后自己没再见过这名中年女子,但知道她去派出所做了笔录,证明父亲崔靖祥当时是因为喝止小偷被刺。

“以前我朋友特别多,下班以后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就跑出去‘撸串’喝酒了,但是现在,只要一下班,我一般都是开着车直接回家。”崔全政说。

“瓜农喝止小偷行窃被刺死案”今日将一审宣判

瓜农儿子:希望行凶者受应有惩罚

遇害瓜农崔靖祥的遗像被摆放在家中

崔全政的人生,在2017年7月23日被划了一道线。这天以前,他是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家里的一切由父亲安排打点。这一天以后,崔全政不得不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带着奶奶、妈妈、妹妹和妻子、女儿继续走下去。

2017年7月23日,崔全政的父亲崔靖祥在河北廊坊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制止几名小偷行窃,随后,没有得手的小偷刺死了崔靖祥。事发后4天,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今年4月9日,案件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几天前,崔全政收到法院通知,案件将在本月18日一审宣判,“现在希望杀死我父亲的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他说。

父亲遇刺一年

儿子担起家庭重担

一年前,崔全政的父亲崔靖祥,在河北廊坊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喝止几名小偷偷窃一名中年女子的项链,后遭到小偷报复,被刺身亡。崔全政说,事发后自己没再见过这名中年女子,但知道她去派出所做了笔录,证明父亲崔靖祥当时是因为喝止小偷被刺。

“以前我朋友特别多,下班以后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就跑出去‘撸串’喝酒了,但是现在,只要一下班,我一般都是开着车直接回家。”崔全政说。

相比于一年前父亲刚刚遇害时的不知所措,现在的崔全政,似乎对生活多了一些从容。“这一年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大了,以前在家里我不管事儿,只要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大家子的事儿我都要管。”崔全政说。

父亲遇害后,崔全政的母亲经常一个人哭,开始的时候家人都以为她只是过于伤心,但是今年4月,崔全政带着母亲到北京的医院检查后,诊断结果显示,母亲患上了重度抑郁症,每天需要服用价格不菲的进口药。崔全政的妹妹今年结了婚,因为工作变动,暂时待在家里。崔全政的女儿今年两岁多。

26岁的崔全政说,父亲去世后,家人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不再时不时提起父亲的事情。现在,父亲的遗像被摆在崔全政奶奶的房间里,和家人以前拍的照片放在一起。“一大家子人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以前父亲在的时候是父亲当家,现在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我必须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了。”

崔全政给父亲崔靖祥上坟

父亲生前曾盼望

在新修公路旁卖甜瓜

想念父亲的时候,崔全政也尽量不让家人看出来。

父亲是在遇害一个月后被安葬的。每次上坟,崔全政都会给父亲点上三支烟,“我爸生前爱抽烟。”崔全政偶尔会自己来墓地,有时候是下班以后,有时候是吃完晚饭,带着自家的两条狗,但都是他一个人来,“不想让家人看到,触景伤情。”

今年5月16日,廊坊市的外环公路正式通车了,这条路距离崔靖祥家很近,生前,崔靖祥曾经一直盼望着这条路能早点儿修通。

“父亲是种甜瓜的,他当时和我说,这条路要是修通了,就不用跑那么远去卖甜瓜了,在路边支个摊,肯定有很多人会停车下来买甜瓜。”崔全政说,“可惜,现在路修通了,父亲却看不到了,现在我每天都要开车经过这里,每次都觉得特别遗憾,父亲最终也没能看到这条路修通。”

崔靖祥遇害的廊坊杨税务大集,在今年年初搬走了,崔全政偶尔会开车路过父亲遇害的地方,每次路过,他都会在路边点一支烟。

希望女儿能够记住

爷爷是一个英雄

崔靖祥刚遇害时,崔全政几乎每天都要接待一拨一拨来慰问的人,这些人有的是当地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有素不相识的普通人。

有人从北京一路骑摩托车骑到崔全政家,说想送崔靖祥一程;有人特地从上海赶来,说每个月要给崔全政的奶奶打1200块钱作为生活费,但被崔全政谢绝了。崔全政唯一接受的,是应当属于父亲的荣誉。崔靖祥遇害后一个月,廊坊市安次区工作人员将“见义勇为”的证书送到他家,半年后,廊坊市将“见义勇为”称号颁给了崔靖祥。

事发后,崔靖祥家还剩下几千斤没卖出去的甜瓜,廊坊市民用两天时间,买光了这些甜瓜,只为了能让崔靖祥的家人在经济上更宽裕一些。崔全政和家人对此感动不已。但曾经父亲引以为傲、家人赖以为生的甜瓜,现在也是崔全政和家人心里的痛。“我们家种了十几年甜瓜,但自从父亲遇害后,我就一口都没有吃过,甚至看到,都会觉得难受。”

今年7月18日,崔全政收到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杀害他父亲的犯罪嫌疑人即将进行一审宣判。

“今年4月份一审,是我第一次见到杀害父亲的人,整个庭审,我一直都瞪着他,我手边有一瓶矿泉水,特别想丢过去,但还是忍住了。”崔全政说,虽然几名被告人在法庭上都说特别后悔,愿意赔偿,“但是我不会原谅行凶者,希望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尤其是捅我父亲那一刀的人。”

崔靖祥去世后,家里的七亩甜瓜地现在无人经营,只能交给亲戚们打理,种甜瓜每年五六万元的收入便没有了。为了能多赚些钱,崔全政换掉了给老板开车的工作,“那份工作每个月3000块钱,相对清闲。”他现在在一家工地做测量测绘,辛苦很多,但是效益好的时候,每个月会有6000元的收入,这是全家现在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我现在只想着怎么好好工作赚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不能让别人把咱看扁了。”崔全政说,“家人和女儿现在就是我的全部,我会好好教育女儿,希望以后她上学了,能骄傲地和同学说,她的爷爷是一个英雄。”文并摄/记者 杨凡 实习生 付垚

(责任编辑:王鑫)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