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一出好戏》将公映 黄渤:想做个不太一样的电影

2018-08-06 13:34 扬子晚报  作者:张漪

昨日下午,连轴在各城市做新片路演再转回北京的黄渤,抽空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刚一见面,就可以很轻易地在黄渤的脸上捕捉到“疲惫”二字,他也无奈地笑,“每天转一个城市路演,确实有点累。”显然,刚刚晋升为导演的他,并不轻松。《一出好戏》即将于10日全国公映,这让身为核心创作者的黄渤心中忐忑。

  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题材? 起点居然是因为“冒险鸭”

就在访问的前一天,记者在光线传媒的电影间里提前看了《一出好戏》,如何来描述这个故事呢?不剧透的简单描述是——它讲述了一个公司全体员工去团建,突然遭遇意外而在荒岛求生的故事。听起来似乎像一部灾难片,但它并不完全是,亦不能说不是。而让记者更感兴趣的是,身为一个全民型的偏喜剧大演员,为什么黄渤首做导演,要选择这样一个题材?

记者:为什么做这样一个题材?

黄渤:其实刚开始是一个想法。你们在电影中看到那艘“冒险鸭”的船了吗?它原来是真有这个东西,是一个朋友公司的,当初他想让我帮他做个宣传片,就是一群人掉到一个岛上,它会发生什么样的事?现在《一出好戏》跟当初想的已经大不一样。无论它是迷失也好、荒岛求生也好,大淘杀也好,抑或是桃花源记也好。总之,在等待救援中,这群人就想在这荒岛上踏踏实实的生存发展,就这么一个故事。

昨日下午,连轴在各城市做新片路演再转回北京的黄渤,抽空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刚一见面,就可以很轻易地在黄渤的脸上捕捉到“疲惫”二字,他也无奈地笑,“每天转一个城市路演,确实有点累。”显然,刚刚晋升为导演的他,并不轻松。《一出好戏》即将于10日全国公映,这让身为核心创作者的黄渤心中忐忑。

  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题材? 起点居然是因为“冒险鸭”

就在访问的前一天,记者在光线传媒的电影间里提前看了《一出好戏》,如何来描述这个故事呢?不剧透的简单描述是——它讲述了一个公司全体员工去团建,突然遭遇意外而在荒岛求生的故事。听起来似乎像一部灾难片,但它并不完全是,亦不能说不是。而让记者更感兴趣的是,身为一个全民型的偏喜剧大演员,为什么黄渤首做导演,要选择这样一个题材?

记者:为什么做这样一个题材?

黄渤:其实刚开始是一个想法。你们在电影中看到那艘“冒险鸭”的船了吗?它原来是真有这个东西,是一个朋友公司的,当初他想让我帮他做个宣传片,就是一群人掉到一个岛上,它会发生什么样的事?现在《一出好戏》跟当初想的已经大不一样。无论它是迷失也好、荒岛求生也好,大淘杀也好,抑或是桃花源记也好。总之,在等待救援中,这群人就想在这荒岛上踏踏实实的生存发展,就这么一个故事。

记者:这个荒岛的原址在哪里?看起来拍摄起来难度有点大!

黄渤:是的,当初写剧本的时候有点信马由缰。但真正找这么一个岛费了很大的劲,先后找了很多国内国外的岛,最后选了这个屋久岛,它在日本鹿儿岛的旁边,被认定为是最后的密境。宫崎骏以前在这里画过《幽灵公主》。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在这里拍过电影?因为太难了。那里号称是一年几乎都在下雨,而为了保持生态原貌,一次上山的人不能超过10个,拍摄在地上架机器,不能用轨道,不能用化学喷雾等等,总之,非常艰难。由于没有接待能力,剧组的人分为20个地方住着。但这是值得的。

  处女作最大的难度在哪里?

  把喜剧和想说的东西融合

从电影的成色来看,《一出好戏》在拍摄制作上相当成熟圆润,颇有电影味道,不像是一个处女作导演的作品。此外从题材和风格来看,黄渤都没有将自己放在“安全区”内,而是选择了一个与观众对他的认识完全不同的新类型电影来做,这部电影从某种角度来说,它首要的方向是艺术尝试,而并非是市场追求。这一点,恰恰是让记者对黄渤肃然起敬的。

记者:你有没有觉得作为首部导演作品,你给自己挖的坑有点大?

黄渤:是有点。这部作品吧是个群戏,又是这个题材、整个拍摄环境以及整个团队,一开始对我来说确实掌握起来有点难。但是,也就是奔着这个“难”去的啊。老实说,我之前也没有做太保险的事。

记者:没想找一个得心应手的题材去做?

黄渤:没有。首先第一点,我对做导演这个事没有多少企图心,我也不认为身上加导演两个字有多大意义。其次我拿出三年的时间,做一个保险的事,对我来说,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保险的话,做个演员去拍个纯喜剧片不就完了吗?如果纯奔市场去,我停了三年的戏,少那么多的作品,少那么多酬劳,这太拧巴了。根本上,这次拍片的设想,我是希望想表达能够达到一定的融合。相对用喜剧的方式,放进去一些要表达的东西。我认为这不是完全不能融合的。这个事不能是完全没难度,完全没难度就是干活嘛,那就意思不大了。另外,真正的“难度”,其实是我要尽量化解这个难。我希望观众在观影的时候,不要有那么多坎。要阅读顺畅,我不想皱着眉头说一个什么道理。

记者:下面还会当导演吗?

黄渤:不一定。以后看情况,我不是一个快手。要拿那么长时间,必须找一个保持这么长时间的新鲜度的题材去做。这次当导演遗憾肯定有,你不得不面临自己的经验不足、审美低下等等。但当初就想做一个不太一样的东西,自己能High起来的东西,去做一个纯市场向的东西,意义不大。做一个电影人,一个40岁的电影人,应该做一些尝试,这也算一点责任和义务吧。这个过程,让我获得了一些,对电影的认识对专业的认识,找到了一个比较清醒的镜子。

记者:下面要公映了,你的感想怎样?期待还是忐忑?

黄渤:我把能做完的都做完了。剩下的就交给观众吧。

(责任编辑:赵光霞)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