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传媒

2017年新版图书品种印数首次双下降 优化图书结构获实效

2018-08-06 15:32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朱丽娜

精品图书方有长久生命力。本报见习记者 杨志成 摄

近日公布的《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在2017年,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首次出现双下降;重印图书品种与印数保持了较快增长,在品种上首次超过新版图书,总印数达到新版图书的2.4倍,单品种平均印数为新版图书的2.3倍。

为何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首次出现双下降?重印图书品种总印数达到新版图书的2.4倍,背后原因是什么?出版单位应如何提升自身原创能力?为此,《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行业专家,请他们分享自己关于这些问题的思考,以及对出版业下一步发展的建议。

  优质内容是安身立命之本

重印图书品种与印数、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的一升一降,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图书出版正在由追求数量规模向提高质量效益转变。

在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看来,新版图书品种下降,这是多年来不曾有过的事情,确实很可喜。“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从大背景、行业和市场来看是多方面的。出版行业经营管理水平有了提高,大家也越来越理性。很多出版人对多年来年度出版品种增速太快的现象一直表示忧虑,控制品种、提高单品种印数成为大家的共识。”

聂震宁说,不少出版社近两年来一直在主动调控新品种的增速,提出“降品种,提绩效”,个别出版社甚至明确提出年度新品种减少30%,可整体绩效依然保持着较好增长,体现出优秀出版社的经营管理水平有了较大提高。

精品图书方有长久生命力。本报见习记者 杨志成 摄

近日公布的《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在2017年,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首次出现双下降;重印图书品种与印数保持了较快增长,在品种上首次超过新版图书,总印数达到新版图书的2.4倍,单品种平均印数为新版图书的2.3倍。

为何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首次出现双下降?重印图书品种总印数达到新版图书的2.4倍,背后原因是什么?出版单位应如何提升自身原创能力?为此,《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行业专家,请他们分享自己关于这些问题的思考,以及对出版业下一步发展的建议。

  优质内容是安身立命之本

重印图书品种与印数、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的一升一降,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图书出版正在由追求数量规模向提高质量效益转变。

在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看来,新版图书品种下降,这是多年来不曾有过的事情,确实很可喜。“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从大背景、行业和市场来看是多方面的。出版行业经营管理水平有了提高,大家也越来越理性。很多出版人对多年来年度出版品种增速太快的现象一直表示忧虑,控制品种、提高单品种印数成为大家的共识。”

聂震宁说,不少出版社近两年来一直在主动调控新品种的增速,提出“降品种,提绩效”,个别出版社甚至明确提出年度新品种减少30%,可整体绩效依然保持着较好增长,体现出优秀出版社的经营管理水平有了较大提高。

高速发展往往具有两面性,我们不能只看到规模性增长,更要沉下心来关注和加强质量建设,追求内容高质量发展才是出版事业的根本。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对此感慨颇深,他表示,从出版社来看,有时出版品种过多,经济效益反而会低,“并不见得一定要在品种数量上做文章,而是要把重点放在内容的切实创新上,有优质内容的出版物,最后才能获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出版行政管理机构也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行业管理和宏观调控的作用。郝振省指出,近几年政府加强了对于书号发放的管理,并不是有求必应,而是根据选题的质量进行筛选,严格查看上报选题是否跟风、空洞、克隆。把控书号发放数量的目的也是促使出版单位上报选题更具有创新性,让新书的出版多一些理性,少一些盲目性。

“在行业管理方面,出版行政管理机构加强质量管理,引导出版企业放缓生产速度,加强内部质量控制,新投产的品种势必有所减少。此外,在引进与输出版权方面实行了一些相互协调的政策,作为一种宏观调控手段,也产生了明显效果。”聂震宁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出版物市场“看不见的手”在发挥作用,我国绝大多数出版机构都已经转制成企业,自负盈亏的原则肯定要迫使各家出版企业较之以往更加重视提高经营管理质量。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和行政管理宏观调控都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因此才发生了这些重要变化。

  精品图书方有长久生命力

《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年度累计印数达到或超过100万册的58种一般图书中,新版图书占37.9%,重印图书占62.1%。这是否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原创出版能力有待提高呢?

聂震宁觉得,并不是新版图书的印数不如重印图书,就一定得出“出版单位原创出版能力不足”的结论,“新版图书的印数不如重印图书,也属于基本规律,通常情形下,新版图书肯定有待于读者的认识、接受,有待于市场的认可”。

一些书需要慢慢被读者认识后才成为长销书,而相当数量的书成为市场表现不佳的品种,就此打住。聂震宁说,重印图书必然是以往新品种里的畅销书和长销书,经过市场的检验,加上出版社进一步营销推广,获得了持续销售的业绩。“在发达国家许多出版企业里,允许营销部门新书有较大的退货比例,但严格控制重印书的退货比例,也体现了他们对重印书销售业绩的高度倚重。”聂震宁说。

但是聂震宁强调,出版单位还是需要不断提高原创出版和开发新品种的能力,只有这样,才可能强者愈强,形成可持续发展。“一个出版企业过多地依赖重印书,既不可能保证可持续发展,在文化上的贡献力也是不足的。出版业说到底还是一份文化事业,文化事业就是要持续做好文化传承和创新的工作。新品种缺乏竞争力,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出版人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文化创新的责任。”

郝振省向记者分享了他对于行业的观察,在他看来,此前过度追求出版数量而带来的弊端影响了行业的正向发展,如作者情绪浮躁的不在少数,而编辑也会把作者追逐得更加浮躁,有时候因为有出版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重任务指标在肩,时间紧、任务重,编辑往往不能将作家深邃的思想和创新的萌芽挖掘出来。郝振省说:“写作毕竟是慢活,精品更是耗人心血的过程,需要时间去进行打磨。作者的付出是一个方面,编辑也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在接下来的发展中,郝振省认为,出版单位在选题策划上,一定要坚定专业化、个性化、差异化的路线,深耕细作,尤其是要有“坐冷板凳”和“磨十年剑”的追求和信念,同时要有“编辑是核心资产、专家型编辑和名编辑是出版社的珍贵财富”的理念,在坚守出版方向的同时,让重要的选题和骨干人才一同成长。

“希望全行业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市场向好的局面,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好书。坚持把书做好,坚持质量第一的原则,争取更大的双效!”聂震宁如是说。

(责任编辑:赵光霞)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