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重磅推荐

经费有限 人员短缺:美媒“建议”台军研发无人潜艇

2018-09-11 08:25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据美国外交学者网站8月31日发布的题为《台湾未来的潜艇应当是无人的》的文章称,台湾当局已经着手研发潜艇,正在寻求研制新一代潜艇,取代已服役约30年的日益老化的剑龙级潜艇。由于已经延长了使用期限,台湾看到急需一支新的潜艇舰队。由于从国外购买潜艇被证明是不现实的,而且其主要的武器和防务供应商美国缺少较老的柴油动力潜艇,台湾选择了自行设计。

文章称,台湾主要的造船企业——中国造船股份有限公司寻求台湾当局的合同,并且几乎立即在高雄建立了潜艇研发中心。台湾设想在20年内研制8到12艘潜艇,第一艘将于2026年开始服役。文章认为,被称为不对称武器的新一代潜艇将为台湾提供所谓“威慑工具”。

图为台湾海军装备的潜艇

文章认为,尽管雄心勃勃,但台湾在潜艇研发领域缺乏经验。目前台湾只装备有分别已有30多年和大约70年历史的荷兰潜艇和美国二战遗留潜艇。此外,美国已经有30多年不生产的柴油动力潜艇,从而使台湾面临艰难和严苛的学习过程。因此,台湾船企的声明明确强调了获得外国支持的必要性。成本和时间方面的生产估计可能会超过最初的估计;武器研发的历史比较零散,而且几乎每一个雄心勃勃的研发案例都显示过度超支。时间是台湾必须深入研究的另一个关键条件。由于至少在原则上第一艘潜艇要到2026年才能投入使用,距离台湾部署一艘潜艇还将有十多年。

图为台湾海军装备的美制潜艇

文章评论称,尽管存在多重障碍,但台湾当局防务部门和业界在无人系统研发和设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成功研发了一批无人机。台湾的软件和硬件产业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生动地展示了开发新软件和硬件系统所必需的技能。台行政当局、防务部门以及台湾的商业软硬件工业之间建立合资企业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些合资企业将拥有必要的技能、专长和知识来着手致力于尖端无人潜航器的研发。过去几年台湾在研发无人系统方面获得了重要经验,从过去项目中汲取的经验教训可以为一个新的实验性项目奠定基础。与台湾本身在这一领域的成就记录相平行的是,美国国防工业还拥有研发无人技术的丰富经验。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据美国外交学者网站8月31日发布的题为《台湾未来的潜艇应当是无人的》的文章称,台湾当局已经着手研发潜艇,正在寻求研制新一代潜艇,取代已服役约30年的日益老化的剑龙级潜艇。由于已经延长了使用期限,台湾看到急需一支新的潜艇舰队。由于从国外购买潜艇被证明是不现实的,而且其主要的武器和防务供应商美国缺少较老的柴油动力潜艇,台湾选择了自行设计。

文章称,台湾主要的造船企业——中国造船股份有限公司寻求台湾当局的合同,并且几乎立即在高雄建立了潜艇研发中心。台湾设想在20年内研制8到12艘潜艇,第一艘将于2026年开始服役。文章认为,被称为不对称武器的新一代潜艇将为台湾提供所谓“威慑工具”。

图为台湾海军装备的潜艇

文章认为,尽管雄心勃勃,但台湾在潜艇研发领域缺乏经验。目前台湾只装备有分别已有30多年和大约70年历史的荷兰潜艇和美国二战遗留潜艇。此外,美国已经有30多年不生产的柴油动力潜艇,从而使台湾面临艰难和严苛的学习过程。因此,台湾船企的声明明确强调了获得外国支持的必要性。成本和时间方面的生产估计可能会超过最初的估计;武器研发的历史比较零散,而且几乎每一个雄心勃勃的研发案例都显示过度超支。时间是台湾必须深入研究的另一个关键条件。由于至少在原则上第一艘潜艇要到2026年才能投入使用,距离台湾部署一艘潜艇还将有十多年。

图为台湾海军装备的美制潜艇

文章评论称,尽管存在多重障碍,但台湾当局防务部门和业界在无人系统研发和设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成功研发了一批无人机。台湾的软件和硬件产业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生动地展示了开发新软件和硬件系统所必需的技能。台行政当局、防务部门以及台湾的商业软硬件工业之间建立合资企业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些合资企业将拥有必要的技能、专长和知识来着手致力于尖端无人潜航器的研发。过去几年台湾在研发无人系统方面获得了重要经验,从过去项目中汲取的经验教训可以为一个新的实验性项目奠定基础。与台湾本身在这一领域的成就记录相平行的是,美国国防工业还拥有研发无人技术的丰富经验。

 

文章称,虽然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空中力量上,但近年来,美国海军与国防工业合作,开展了一系列无人潜航器项目,并且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虽然美国国防机构及行业伙伴与台湾分享最先进技术的前景依然渺茫,但美国仍是台湾在无人潜艇项目上获得支持的最大希望。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研发无人潜艇比研发载人潜艇更具优势。由于资金问题,无人潜航器舰队的最大优势可能在于战术和战略军事领域。同时,无人潜航器的使用,连同其他无人系统,可以为未来的台湾提供所谓“不对称”的“威慑”机会。文章认为,无人操纵能带来一系列进攻好处。无人潜航器将能够停留在水面上,隐藏起来,但在必要或危机时被激活,由此提高它们的隐形能力并削弱对方的追踪能力。由于没有人力成本负担,无人潜水器可以进行大胆的直接攻击,也可以采用所谓的集群战术。

资料图片:台湾海军的美制基隆级驱逐舰在高雄附近海域演习

此外,无人操纵的潜航器也在人员方面带来好处。文章认为,由于台军装备潜艇数量和人员有限,损失一艘潜艇将是灾难性的。由于担心潜艇舰队的损失,舆论和载人潜艇的价值有可能迫使台军谨慎使用潜艇。一度可能被视作猎手的新型载人潜艇变成高风险因素。自身成为攻击目标实际上消除了部署它们所带来的所有进攻性好处。有了无人潜航器,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钢铁、塑料、金属和电子产品的损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引发公众的强烈抗议,而且这种情况在不久的将来似乎也不会改变。

文章称,台军如何为其新的潜艇舰队招募到足够的人手,这个问题也值得关注。随着参军人数的不断减少,全志愿兵役制招致了批评,甚至被贴上了失败的标签。台湾年轻人越来越明显地不愿参军。台湾能否为8艘潜艇招募、训练和组织足够的人员仍是一个紧迫问题。和载人潜航器一样,无人潜航器也需要工作人员,不过人工智能的进步能够适应人员足迹更轻的情况。此外,任何使用无人潜航器的部队都将以岸基为主,而不是藏在台湾海峡海浪下几百米的地方。(编译/王海昉)

 
 

可从潜艇发射!苏联曾研袖珍直升机

提起军用单人超轻型直升机,人们可能会先想到007特工电影中的那架全副武装的袖珍旋翼机。但苏联卡莫夫设计局曾在20世纪80年代有过更夸张的脑洞,研发一种可装入潜艇鱼雷发射管的折叠便携式单兵直升机,即图中的卡-56,专供特战部队使用。本图集就此解读。

虽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鼻祖”,但最初将“单兵特战旋翼机”概念带入公众视野的,应该是1967年上映的特工电影《007 雷霆谷》,片中由肖恩·康纳利饰演的初代邦德驾驶的这架绰号“小奈利”的袖珍自转旋翼机“单挑”反派直升机群的情节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架全机长仅3.38米,旋翼直径6.2米,最大起飞重量仅249千克的袖珍旋翼机,在片中配备了超规格的重火力,包括布置于机头的2挺重机枪、2个七联装火箭巢、2枚空空导弹以及空中布雷系统,可谓是武装到牙齿。图为影片中007和Q正在查看“小奈利”。

图为影片中,正在飞行中的“小奈利”。

 

这架重武装“小奈利”实际是基于一架英国WA-116超轻型旋翼机改装而来,巧合的是片中充当007替身飞行员的刚好就是该机的设计师肯 沃利斯,即图中乘坐“小奈利”的老人,他曾于2002年以89岁高龄打破了最老飞行员的世界纪录,遗憾的是他已于2013年去世。该机并非道具机,实际具备良好的飞行性能,配备一台54千瓦功率的活塞发动机,最大平飞速度每小时161千米,最大航程209千米。

下面再来看看现实中的另一个“脑洞”作品,提起卡莫夫设计局,人们通常会想到卡-50和卡-52这两种采用共轴双旋翼设计的经典武直,实际卡莫夫在冷战时期还为苏军特战部队设计过一款便携式单兵直升机,即图中的卡-56“黄蜂”。

 

按设计指标,折叠后的卡-56可以装入直径500毫米的筒形容器中,以便装入潜艇鱼雷管发射。该型机除了旋翼,全机身部件均采用折叠设计,单人可在10分钟内完成组装。图为折叠状态的卡-56,一侧为机身,一侧为旋翼。

图为俄海军奥斯卡级核潜艇资料图,艇艏布置有4个533毫米和2个650毫米鱼雷发射管,卡-56按设计指标可以装入艇艏的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下面可见卡-56的组装过程,首先是飞行员从容器中取出机身部分。

展开折叠式起落架。

 

升起并展开旋翼动力部分。

展开飞行员座椅,注意该机标志性的共轴双旋翼设计。

 

最后安装上旋翼部分就算大功告成了。

遗憾的是,由于缺少配套的发动机,卡-56从未成功首飞过,但算是为便携式特战无人机的设计起到了铺路的作用。(补图说)

 

变形金刚!美无人机可从坦克潜艇发射

位列全球军火公司前列的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近日在2017英国国际防务装备展(DSEI)上又推出了一种名为“先驱者”的能从海陆空三栖平台上发射的可消耗型折叠式微型无人机,发射方式堪比变形金刚,本文就此解读。图为“先驱者”发射容器与无人机本体合影。

“先驱者”(Outrider)可消耗型折叠无人机,采用获得专利的高纵横比折叠机翼设计,可最大限度地延长滞空时间,同时还可以方便的折叠成很小尺寸来存储和发射,无人机折叠之后只有10厘米宽,1.7公斤重。可以从北约标准的潜艇信标发射器发射,也能从地面车辆发射。图中这辆“武士”步战车上,看似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装置其实就是“先驱者”无人机发射箱。

 

陆基车载发射十分简便,就像垂发导弹一样直接将“先驱者”无人机(折叠状态)弹射出去(左小图),之后“先驱者”会在空中像变形金刚一样展开为飞行状态,启动头部发动机,转入水平飞行(右小图)。

转入水平飞行后的“先驱者”就可作为地面“武士”战车的空中耳目在前方侦察了。

 

“先驱者”也能从潜艇上发射,直接通过现有的VLS垂发单元或鱼雷发射管均可。大图为机敏级攻击型核潜艇发射“先驱者”模拟图,红圈标出的是垂发放出的发射容器,左上小图展示了发射容器上浮到海面后,会展开一个花瓣形的稳定器,之后再利用压缩空气(或火药)弹射无人机,这样不会暴露潜艇自身位置。

“先驱者”还可以采用空投方式释放,空投容器尺寸甚至比反潜声呐浮标都要细小,连EH-101“灰背隼”直升机都能挂载多架。相当于一架反潜直升机就能携带一个反潜无人机队,大幅增强了作战效能。

 

空投后,发射容器尾部会先释放减速伞(左小图),之后再开启头部释放无人机(右小图)。

自由下落过程中,“先驱者”会迅速展开机翼,转入水平飞行状态。

 

图为现实中的“先驱者”水下发射测试视频截图,可见花瓣式稳定器已展开。

在压缩空气作用下,“先驱者”无人机被疾速弹射出水,此时机翼已开始展开(左小图),似乎就是在几毫秒内,无人机就已转入飞行状态。

 

“先驱者”飞行速度可达到每小时92.6公里,滞空时间两个半小时。图中可见头部发动机启动后,“先驱者”进入巡航状态,随后就可利用尾部携带的小型光电传感器向后方控制员传回高清光学电视或红外图像,右下图为“先驱者”传回的实时地面视频,清晰度足以识别地面停放的车辆及周围的人员。

图为“先驱者”传回的视频影像截图,足以分清车辆种类以及周围的人员。

 

在英国国际防务装备展会现场,洛马展台还专门展示了“先驱者”无人机从折叠状态转入飞行状态全过程的动态展示模型,左小图为“先驱者”折叠状态。右小图为高度爬升的同时,“先驱者”展开了折叠主翼。

即将转入水平飞行前,开启头部推进器,位于尾部的光电传感器也已启动。

 

动态展示架一旁就是静态展台,从左至右依次为,“先驱者”发射容器,无人机本体,以及单兵便携式遥控终端。

控制终端十分轻便,外形酷似掌上游戏机,中间设有高清触摸屏,用于遥控无人机航向,并监控其传回的实时视频影像。

(责任编辑:何淼)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