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有一种爱情:你得了帕金森,我还把你当个宝

2018-10-11 08:33 扬子晚报网  作者:拍摄

近日,有热心网友给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发来一段“老头照顾病妻”的视频。视频中,在一处人声嘈杂的食堂里,一位老先生神情慈爱,正耐心地给一位瘫坐在轮椅中的老奶奶,用筷子一点一点地喂食物,不厌其烦。其间,还细心地用筷子把不慎掉入老奶奶衣领的食物颗粒扒拉出来。网友称,这一幕发生在苏州怡养老年公寓食堂。“天天如此,顿顿如此!”

根据网友的线索,紫牛新闻记者随即赶到苏州怡养老年公寓,见到了当事人胡先生。据胡先生称,他今年77岁,他的老伴刘女士也75岁了,就在7年前刘女士不幸患了帕金森病,身体逐渐不能动弹,就连吃饭、上厕所也需要人帮忙。在刘女士生病之后,胡先生不离不弃,每天喂饭、喂药。胡先生坚持一日三餐为病妻喂饭这一幕,被热心人拍成视频发给了几个朋友,大家都觉得非常令人感动。随后热心网友就把这段视频转发给紫牛新闻记者。“这样感人的故事应该让大家都知道!”

在和胡先生的交谈中,紫牛记者了解到,在和刘女士结婚五十年里,照料家里的重担,都是刘女士一手操持的。胡先生说“以前她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她了。”

喂病妻吃一日三餐

7年来从不间断

当天,在苏州怡养老年公寓工作人员的带领,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胡先生和他老伴所在的护理院,一推开门,就能看到刘女士坐在一个轮椅上,全身除了脖子以外,几乎都不能动弹,两只手紧攥着一块小毛巾,旁边的胡先生时不时为她整理一下衣襟、松一松肩膀。记者和刘女士打招呼的时候,她也只是“吱吱呀呀”,胡先生说:“她现在病情加重,已经说不了话了。”胡先生话语刚落,刘女士的嘴角又蔓延出一点口水,胡先生便扯出一段纸巾,耐心地为她轻轻擦干。

近日,有热心网友给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发来一段“老头照顾病妻”的视频。视频中,在一处人声嘈杂的食堂里,一位老先生神情慈爱,正耐心地给一位瘫坐在轮椅中的老奶奶,用筷子一点一点地喂食物,不厌其烦。其间,还细心地用筷子把不慎掉入老奶奶衣领的食物颗粒扒拉出来。网友称,这一幕发生在苏州怡养老年公寓食堂。“天天如此,顿顿如此!”

根据网友的线索,紫牛新闻记者随即赶到苏州怡养老年公寓,见到了当事人胡先生。据胡先生称,他今年77岁,他的老伴刘女士也75岁了,就在7年前刘女士不幸患了帕金森病,身体逐渐不能动弹,就连吃饭、上厕所也需要人帮忙。在刘女士生病之后,胡先生不离不弃,每天喂饭、喂药。胡先生坚持一日三餐为病妻喂饭这一幕,被热心人拍成视频发给了几个朋友,大家都觉得非常令人感动。随后热心网友就把这段视频转发给紫牛新闻记者。“这样感人的故事应该让大家都知道!”

在和胡先生的交谈中,紫牛记者了解到,在和刘女士结婚五十年里,照料家里的重担,都是刘女士一手操持的。胡先生说“以前她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她了。”

喂病妻吃一日三餐

7年来从不间断

当天,在苏州怡养老年公寓工作人员的带领,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胡先生和他老伴所在的护理院,一推开门,就能看到刘女士坐在一个轮椅上,全身除了脖子以外,几乎都不能动弹,两只手紧攥着一块小毛巾,旁边的胡先生时不时为她整理一下衣襟、松一松肩膀。记者和刘女士打招呼的时候,她也只是“吱吱呀呀”,胡先生说:“她现在病情加重,已经说不了话了。”胡先生话语刚落,刘女士的嘴角又蔓延出一点口水,胡先生便扯出一段纸巾,耐心地为她轻轻擦干。

胡先生在照顾妻子

和紫牛新闻记者交流的时候,胡先生拉住老伴的手,每说两句就要轻轻拍拍她的胳膊,“她说不出话来很着急,我知道她生病了不好受,这样拍拍她,她心情会轻松些。”胡先生和刘女士是在2017年11月1日搬来这个老年公寓的,现在两个人住一间房,公寓里每天都有阿姨打扫卫生,在起床的时候阿姨也会帮行动不便的老人换衣服,“但是这边的阿姨要同时照顾好几个人,所以大部分的事情还是要我自己来做”,胡先生和记者说,“我每天喂她吃一日三餐,喂她喝药,扶她去上厕所,天气好了还经常推着轮椅带她下楼散散步。”

“其实喂饭也不是容易的”,胡先生和紫牛新闻记者说,因为刘女士的帕金森病已经很严重了,所以现在张开嘴巴也挺难的,更别提咀嚼了,所以胡先生喂饭的时候要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喂,“有时候喂到这边收拾卫生的阿姨都收拾盘子了,还喂不完,等她吃完饭,我的饭也早凉了。”

胡先生和妻子

除了吃饭之外就是吃药了,胡先生和记者说,“她要吃的药有五六种,而且每种要服用的剂量和时间都有规定的,有的药早、中、晚要吃的量都不一样。”为了把刘女士吃药的剂量和时间记清楚,胡先生特意把所有的药名以及每一种药需要吃的时间和剂量,都记在一张纸上。在胡先生展示的纸上,记者看到胡先生用表格的形式把所有药需要吃的片数都记得清清楚楚,底下还有一行小字:“8月29日晚开始服用”。

胡先生给妻子制作的服药表格

“喂饭、喂药虽然比较麻烦,但是这难不倒我,只要耐心一点就行了。”胡先生告诉记者,扶老伴上厕所这件事,才是真正难倒了他。原来胡先生曾经当过兵,后来因为腰受伤了才转业,还因为腰伤被评为“三等甲级残疾”,所以胡先生的腰一直不大好,“我每次把她从轮椅上扶起来,腰都生疼,但是她要上厕所,我这个老公不帮她,还有谁能帮她。”胡先生和记者一边说着,一边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腰,“每天早上喂她吃完早饭、吃好药,我都要在床上躺一会,要不然腰真的受不了。”

跑遍上海、北京

为老伴3年换了4家医院

当胡先生开始回忆老伴病情发展的时候,刘女士在一旁止不住地哭泣,胡先生便一边耐心为她擦干眼泪,一边和记者说“2011年4月份的时候,她在写字的时候就有点手抖,然后就去医院看了,但没有确诊是什么病”,吃了四个月药后,刘女士的病症不仅没有缓解还慢慢加重,先是右手写字抖,后来筷子也拿不住了,胡先生便从那时起开始喂刘女士吃饭。

“后来在2011年的11月份,我们就去了苏大附二院,那边说疑似是帕金森,但也没有具体确诊。”胡先生说,在医生的建议下,他开始每天早上扶着老伴在小区里散散步,但是好景不长,刘女士在散步的时候,开始频繁摔跤,“我腰不好,也扶不住她”,胡先生回忆说,有一次在家他只是转过身拿个东西,刘女士在扶着桌子的时候直接往后摔了一跤,“直接摔倒飘窗上去了,脖子上缝了4针,”说起这个,胡先生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愧疚之色,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胡先生开始请保姆到家一起照顾。

“刚开始她还没有完全不能动,我就请了8小时的阿姨到家做做饭,打扫卫生”,胡先生介绍说,请这个保姆一个月要花3200元,阿姨早上八点半来,下午四点半再回去,买菜、喂饭、喂药还是胡先生自己动手,阿姨也只是在刘女士需要上厕所的时候搭把手。

刘女士的病情并没有因为胡先生和保姆的照顾而变好,反而越变越糟,到了2013年左右,刘女士的右腿、右脚也渐渐不能动弹,“我们一家人为了她这个病,去了不少大医院。”胡先生说,2013年3月份他们一家去了上海华山医院,11月份又去了北京。

“我们在北京呆了五天,最终确诊是帕金森。”在北京确诊后,胡先生又带着刘女士回到了苏州,在苏大附二院又住院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刘女士接受了睡眠监测、抽血等各种检查,最终在苏州也确诊是帕金森病,而胡先生在这一个月里一直守在刘女士的病床前,每次回家洗个澡后,就又匆匆赶到病房。

连请16个保姆均嫌太累

无奈带着老伴住养老公寓

到了2016年下半年,刘女士已经全身不得动弹了,只能坐在轮椅上,胡先生也很难一个人照顾她,只好请个24小时看护的阿姨。说起请阿姨,胡先生连连摇头,“从2016年到2017年,我一共请了16个保姆,这些保姆觉得照顾我老伴太辛苦了,就辞职不干了,有的甚至只做了几个小时就撂挑子不干了。”

胡先生告诉记者请一个24小时看护的保姆,每个月需要付5000块,除此之外,保姆要住在胡先生家里,吃喝用度都是胡先生付钱,“每天的饭钱再加上水电,一个月支出都要超一万了。”

胡先生和记者介绍说,每天阿姨需要烧饭、打扫卫生,衣服是用洗衣机洗,就连早上买菜也是胡先生去买,在白天的时候,刘女士上厕所也主要是他来帮忙,喂饭、喂药更是只有胡先生一个人做。刘女士每天晚上都会起夜一到两次,阿姨就睡在刘女士旁边,主要负责晚上搀扶着刘女士上厕所。“为了让阿姨能够好好休息,我们每天中午都要让阿姨午睡两个小时”胡先生说道。

尽管如此,阿姨仍然觉得照顾刘女士太累了。“有的阿姨不想和我老伴睡一张床上,那她想要上厕所了,阿姨也不知道啊。”胡先生说,还有的阿姨觉得晚上起夜身体吃不消,甚至还有的连饭都不会做。就这样,阿姨换了一个又一个,时间最长的也才做了两个月,最后实在没法子了,胡先生和刘女士才搬进养老公寓。

忆往昔心疼妻子当年辛苦

说当下将带着老伴好好生活

聊完找保姆的经历,胡先生又和记者说起了他和老伴曾经相识的故事。胡先生在18岁就开始当兵了,过了几年后,比他小两岁的刘女士也在部队子弟学校当老师。“说来也巧,我有朋友的老婆也在当老师,刚好和我老伴是好朋友,就介绍我们认识了。”胡先生和记者说,他们在1966年认识,1967年就结婚了,“当时两个人就看上眼了,再加上我要跟着部队到处训练,就想着把婚事定下来。”

说起结婚后的往事,刘女士一时情绪激动又哭了起来,胡先生连忙帮她边擦眼泪边说“她真的很不容易,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原来,在结婚之后,胡先生依然要跟着部队在全国各处训练,一年都回家不了几次,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刘女士一个人操持。

“有一次儿子生病了,我又不在家,小女儿也还很小,她就把儿子抱在怀里,把小女儿绑在身上去医院看病。”胡先生说,这也是后来有了解情况的朋友告诉他的,“她从来不和我诉苦也不埋怨我,有什么苦都是一个人扛下来,把两个孩子培养成才,花了很大的功夫。”胡先生介绍说,现在他们的大儿子在苏州一家政府机关任职,小女儿也考了建筑工程师,“这都是我老伴的功劳。”

胡先生说妻子当年辛苦

除了养大了两个孩子,最让胡先生动容的是刘女士长了一双巧手,他们的感情都被织进了刘女士为胡先生织的毛衣、毛裤里。“在和她认识之前,我从来没有穿过毛衣,那时候毛衣贵,自己又不会织毛衣。”胡先生说,在和刘女士结婚这些年里,他身上的毛衣、毛裤都是刘女士亲手织的,这一织就是五十年,直到现在一入冬了,胡先生依然会拿出之前刘女士为他织的毛衣穿在身上。

当被记者问及,是什么支持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病妻7年的时候,胡先生只是摸摸老伴的脸,说了句“她以前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轮到我照顾她了。”紫牛新闻记者走的时候,天气转晴,胡先生推起轮椅说要带着刘女士下去转转。

紫牛新闻记者|薛马义

实习生 黄玉琴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 记者拍摄

(责任编辑:刘梦琦)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