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能源

“新攀钢建设”战略 打造世界顶级新材料公司

2018-11-05 08:22 经济参考报  

攀钢在2017年结束持续6年亏损历史,彻底扭转生产经营被动局面。2018年,攀钢生产经营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截至9月底,实现利润34.92亿元,同比增长32.55亿元,全年经营性利润有望创历史最好水平。作为一个老三线建设的国有企业,在钢铁产业严重过剩的大背景下,攀钢究竟依靠什么打赢的“翻身仗”?未来发展前景如何?近日,记者带着相关问题专访了鞍钢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攀钢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段向东。

记者:攀钢作为我国“大三线”建设主要企业,在50多年的发展进程中,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有什么区别于其它企业的显著特征?

段向东:回顾攀钢的建设发展历程,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就是:“因国家战略而生,因科技创新而立,因改革开放而兴,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新”。

攀钢因国家战略而生。20世纪60年代中期,党中央做出了建设“大三线”的重大战略决策。攀西地区因丰富的钒钛磁铁矿资源,成为“三线建设”最理想的钢铁工业基地。“三块石头架口锅、帐篷搭在山窝窝,天作罗帐地是床,野菜盐巴下干粮。”当时,党中央举全国之力,动员数十万建设者,在没有城市依托、不通铁路的条件下,在当时仅有7户人家的不毛之地,用5年的时间建起了一座现代化钢城,并于1970年建成投产,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骄傲”。

攀钢在2017年结束持续6年亏损历史,彻底扭转生产经营被动局面。2018年,攀钢生产经营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截至9月底,实现利润34.92亿元,同比增长32.55亿元,全年经营性利润有望创历史最好水平。作为一个老三线建设的国有企业,在钢铁产业严重过剩的大背景下,攀钢究竟依靠什么打赢的“翻身仗”?未来发展前景如何?近日,记者带着相关问题专访了鞍钢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攀钢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段向东。

记者:攀钢作为我国“大三线”建设主要企业,在50多年的发展进程中,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有什么区别于其它企业的显著特征?

段向东:回顾攀钢的建设发展历程,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就是:“因国家战略而生,因科技创新而立,因改革开放而兴,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新”。

攀钢因国家战略而生。20世纪60年代中期,党中央做出了建设“大三线”的重大战略决策。攀西地区因丰富的钒钛磁铁矿资源,成为“三线建设”最理想的钢铁工业基地。“三块石头架口锅、帐篷搭在山窝窝,天作罗帐地是床,野菜盐巴下干粮。”当时,党中央举全国之力,动员数十万建设者,在没有城市依托、不通铁路的条件下,在当时仅有7户人家的不毛之地,用5年的时间建起了一座现代化钢城,并于1970年建成投产,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骄傲”。

攀钢因科技创新而立。攀钢的历史,就是一部科技起家、科技强企的技术进步史。20世纪50年代,国家曾三次把攀西高钛型钒钛磁铁矿送到苏联试验,均被判定为“呆矿”,不可能用高炉冶炼。攀钢建设初期,国家调集生产、科研、高校等14家单位的108名科研人员进行攻关,率先攻克了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矿的世界性难题,打破国外专家“呆矿”的断言。50年来,攀钢依靠持续创新,打造从资源到产品的完整产业链,已建设成为全球第一的产钒企业,我国最大的钛原料和产业链最为完整的钛加工企业,国内第一、世界顶级的重轨生产基地,我国重要的汽车用钢、家电用钢、特殊军工钢生产基地。

攀钢因改革开放而兴。20世纪80年代,攀钢率先向国际银团贷款搞建设,开创了我国国有企业境外融资的先河;90年代初,攀钢在全国首批开展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并成为我国第一批拥有上市公司、财务公司和境外公司的企业。依靠改革开放,攀钢由一个单一钢铁厂逐步发展成为了跨区域(攀枝花、西昌、成都、江油、重庆、广西北海等)、跨行业(钢铁、钒钛、矿产、化工、电商等)的大型钢铁钒钛企业集团。

攀钢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新。面对前几年钢铁行业的空前困局,攀钢紧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机遇,确立了“新攀钢建设”的战略构想,明晰了企业的发展方向;并以壮士断腕的决心主动淘汰化解过剩产能,以“刮骨疗毒”的勇气优化人力资源改革,以舍我其谁的豪气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扭转了被动局面,实现了战略转型,重构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记者:刚才您提到“新攀钢建设”这一战略构想,如何理解这样一个决定?对攀钢扭亏脱困和转型发展有什么重大的现实意义?

段向东:连续多年,攀钢在钢市寒冬中“顶风冒雪”前行,一度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老路行不通又走不远,必须开辟新的发展路径。2016年初,攀钢在三届一次职代会上提出《深化保命经营 加快改革发展 以坚定的决心和勇气推动新攀钢建设》。“新攀钢建设”一词正式进入攀钢职工视野,并达成广泛共识,转化为集体意志和行动。

新攀钢建设既是历史传承,也是与时俱进;既是着眼于彻底解决当时面临的生存问题,也是抢抓未来谋划长远发展;既符合企业自我修复、自我改造的任务,也符合企业自我发展、自我创造的需要。

在新攀钢建设的道路上,我们将传承和弘扬“艰苦奋斗,勇攀高峰”的攀钢精神,按照“平台、跨界、产融、生态”的经营思路,坚定实施“积微速成、深彻变革、一体两翼”的经营策略,加快构建形成“1+4+4+1”产业体系,做大研发创新产业,做强钒、钛、普钢、特钢四大主业,做优矿产资源、现代物联(CⅢ)、产业链金融(DⅢ)、产业链贸易(GⅢ)四大基础支撑产业,做好特色非钢产业,建设基于钒钛资源综合利用的世界顶级新材料公司。

攀钢将着力打造科技研发与产业化平台,以钒钛和特钢为代表的新材料发展平台,信息化、智能化、数字化转型平台,高效率的人才培养和使用平台,让“三面旗帜”迎风飘扬。

第一面旗帜是“传统产业高质量创新”:补短板、树标杆,把攀钢打造成为基于攀西资源中铁、钒、钛、铬、钴元素低成本、绿色高效综合开发利用的技术创新型企业,为客户提供定制化新型材料解决方案的综合服务型企业。

第二面旗帜是“法人企业高水平盈利”:力争到2020年,攀钢实现产业收入1600亿元以上,营业收入1000亿元以上,利润50亿元以上,盈利能力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第三面旗帜是“新兴产业高速度发展”:坚持现代物联和现代金融“双轮驱动”,借助资本市场及股权多元化等途径,加速发展壮大现代物联(CⅢ)、产业链金融(DⅢ)、产业链贸易(GⅢ)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逐步成为区域市场的引领者。

通过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把事情做对,把事情做专业化,未来的攀钢将是一家拥有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体制、新机制的企业,将是一家品德高尚而令社会尊重、客户尊重、员工尊重的企业,将是一家与员工荣辱与共、拥有共同价值观的企业。

记者:在“新攀钢建设”的统领下,攀钢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实施关停并转,断臂求生,转型升级,取得了哪些成效?

段向东:钢铁、煤炭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行者和重点行业,通过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以化解过剩产能为突破口,优化结构、脱困升级、提质增效。两年来我国已退出钢铁产能1.7亿吨以上,同时还淘汰了超过了1亿吨的“地条钢”,使过去严重供大于求的矛盾有所缓解,提升了行业信心,为攀钢的发展创造了较好的外部环境。攀钢紧抓这一重大机遇主动作为、有效而为,在新攀钢建设各个领域精准发力、持续发力。

主动淘汰落后产能成效显著。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钢铁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坚持结构调整和创新发展,先后平稳关停部分钢铁产线,2014年至今累计削减粗钢产能362万吨,占攀钢总产能的26%。其中,西昌新钢业120万吨,攀成钢220万吨,攀长特22万吨。

冗员难题得到根本解决。全面推进人力资源优化改革,通过内部竞聘上岗、转企安置及社会化公开招聘等方式多渠道分流安置富余人员,积极做好分流职工再就业服务等工作,整个过程平稳受控。攀钢近四年来劳动用工总量减幅达46.8%,劳动生产率增幅达到50.62%。荣获第24届全国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入选国家行政学院改革成功案例,并在全国政协第70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上介绍经验。

新兴产业蓬勃发展。积微物联自2014年成立以来,交易量由40万吨增加至1500万吨,交易额由11亿元增加至8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508%和703%,成为西南最大钢铁电商、全国最大物流综合体,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盈利电商。面向全国布局线下业务,构建积微循环、积微云采等线下平台,牵手清华大学、电子科大、阿里、浙大网新等知名高校和企业,引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打造“钢铁大脑”,推进传统制造业的两化深度融合,形成了以积微物联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生态圈,趟出了一条发展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的新路子。

绿色发展成就碧水蓝天。深入根植“环保达标就是企业生命线,环保能力就是企业竞争力,环保投入就是发展投入”理念。攻克攀西钒钛铁精矿烧结烟气脱硫世界性技术难题,SO2削减量居全国钢铁企业第一。2005年以来,环保投入资金就达103亿元以上,治理项目300余项,还“阳光花城”一片碧水蓝天,成就了“孝敬爸妈,就请带到攀枝花”这张靓丽的城市名片。

记者:目前,攀西国家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建设如火如荼,新攀钢建设也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攀钢如何在创新开发试验区建设中发挥好龙头企业的作用?尽快实现新攀钢建设的宏伟蓝图?

段向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作为。攀西战略资源综合利用事关国家战略安全,尤其是钒钛磁铁矿中伴生铬、钴、镍、镓等稀贵元素,是国防军工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源,战略地位十分突出。

今年,四川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攀西地区要以战略资源创新引领转型发展。充分发挥试验区省部联席会议制度作用,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培育壮大龙头企业,推出更多有市场竞争力的高端钒钛产品,建设世界级钒钛产业基地。

攀钢将紧抓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成立的历史机遇,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核心作用,以科技创新为龙头,以打造钒钛产业新城为重点,以产业转型升级为抓手,加快构建“三个特色研究院+四个国家级创新平台+四个专业化产业园”发展大格局,引领攀西创新开发试验区高质量发展,努力把攀西战略资源综合利用推向更高水平。

全面落实创新驱动发展。发挥好钒钛资源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钒钛资源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及国家钒钛新材料产业创新中心等国家级创新平台的作用,持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聚集高端人才,瞄准关键技术,扎实抓好重大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重点实施高铬型钒钛磁铁矿产业化技术、基于攀枝花钛资源大型氯化法钛白生产技术、高端钛及钛合金材料开发应用技术等四大科技攻关工程,全面提升钒钛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积极优化产业布局,加快建设矿产资源创新开发产业园、钒绿色先进制造产业园、钛化工高新技术产业园、钛金属高端产业园等四大特色产业园区,全力打造引领创新发展的攀西钒钛产业新城。钒产业方面,要在产业规模、产品质量、技术研发等方面做成世界标杆。钛产业方面,力争用5-10年时间达到氯化钛白粉80万吨、钛及钛合金10万吨的生产规模,占全国规划产能的50%左右,成为世界级氯化法钛白和钛金属供应商,更加有力地维护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

在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攀钢人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定不移推进新攀钢建设,奋力打造基于钒钛资源综合利用的世界顶级新材料公司,为实现伟大中国梦贡献力量,让客户满意,员工幸福。(记者 胡旭 吴文诩)

(责任编辑:王绍绍)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