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能源

豫能控股增收却巨亏 三高管辞职被疑与业绩有关

2018-11-06 08:16 证券日报  

11月1日晚间豫能控股公告,郑晓彬、张留锁因工作需要分别辞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一职,同时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增补赵书盈和余德忠为公司非独立董事,聘任余德忠为公司总经理,定于11月20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增补董事事项。从个人履历上不难看出,增补的两位董事在地方电力企业均有着丰富的工作经历。值得注意的是,3高管辞职的原因皆称因为工作需要,而三人任职的终止日期均应在2020年5月份。

虽然,三位高管的辞职原因不明,但有业内人分析人士大胆猜测或许与公司一直不振的业绩有关。

前三季度巨亏3.05亿元

10月31日,豫能控股刚刚发布公司的三季报,公司的经营陷入了严重的亏损境地:前三季度实现营收72.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3.77%;亏损3.05亿元,而去年同期公司则盈利9370万元

对于公司增收同时为何利润巨亏,公司解释:“公司营收增加一是因为本期子公司交易中心煤炭贸易收入增长,煤炭贸易成本相应增加;二是本期燃煤价格升高影响火电业务成本增加。而公司盈利下滑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市场交易电量规模增加、拉低结算电价、煤炭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公司下属火电企业盈利能力下降;二是上年同期实现资产重组收益等非经常性收益,本报告期无此类收益。”而豫能控股预计2018年度公司可能没办法扭转亏损的状况,预计2018年亏损2.82亿元至3.28亿元之间。

另外,豫能控股的股价去年度已处于破净状态,当时的市净率为0.98倍,然而今年以来,公司股价还在震荡下跌,至昨日市净率只有0.59倍,今年以来跌幅接近40%。

11月1日晚间豫能控股公告,郑晓彬、张留锁因工作需要分别辞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一职,同时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增补赵书盈和余德忠为公司非独立董事,聘任余德忠为公司总经理,定于11月20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增补董事事项。从个人履历上不难看出,增补的两位董事在地方电力企业均有着丰富的工作经历。值得注意的是,3高管辞职的原因皆称因为工作需要,而三人任职的终止日期均应在2020年5月份。

虽然,三位高管的辞职原因不明,但有业内人分析人士大胆猜测或许与公司一直不振的业绩有关。

前三季度巨亏3.05亿元

10月31日,豫能控股刚刚发布公司的三季报,公司的经营陷入了严重的亏损境地:前三季度实现营收72.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3.77%;亏损3.05亿元,而去年同期公司则盈利9370万元

对于公司增收同时为何利润巨亏,公司解释:“公司营收增加一是因为本期子公司交易中心煤炭贸易收入增长,煤炭贸易成本相应增加;二是本期燃煤价格升高影响火电业务成本增加。而公司盈利下滑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市场交易电量规模增加、拉低结算电价、煤炭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公司下属火电企业盈利能力下降;二是上年同期实现资产重组收益等非经常性收益,本报告期无此类收益。”而豫能控股预计2018年度公司可能没办法扭转亏损的状况,预计2018年亏损2.82亿元至3.28亿元之间。

另外,豫能控股的股价去年度已处于破净状态,当时的市净率为0.98倍,然而今年以来,公司股价还在震荡下跌,至昨日市净率只有0.59倍,今年以来跌幅接近40%。

去年开始,豫能控股的业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公司2017年度报告显示,去年,公司营业收入约87亿元,同比增长26.03% ;净利润约0.53亿元,同比下降88.69%。对于“增收不增利”的尴尬,豫能控股解释称,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市场煤价持续高位运行,火电行业利润大幅收窄,造成了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下降。

随着煤炭去产能的持续深入,煤炭价格一直处于高位运行,导致燃煤发电企业不堪重负,火电上市公司2017年利润普遍大幅下降,甚至部分公司出现巨额亏损。据不完全统计已披露年报的30家火电上市公司中,2017年净利润同比实现上涨的仅有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其余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公司一直是以亏损。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为亏损2.01亿元,同比下降69.40%。半年报显示,公司亏损面扩大至3.12亿元,同比大降539.4%。

对于持续亏损的现状,公司解释,随着国家持续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市场交易电量规模逐年增加,交易电量的价格同比降幅较大,公司售电收入同比下降。同时,受去产能及环保监管影响,煤炭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公司发电成本同比增加。两头价格挤压,大幅压缩了公司的利润空间。

其实这种情况从2016年就开始出现。2016年、2017年,豫能控股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9.51亿元、87.6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0.15%、26.03%。同期净利润为4.73亿元、0.54亿元,下降幅度为15.44%、88.69%。

从公司发电业务毛利率持续下降也足可佐证核心主业盈利能力下滑。截至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主要由发电业务、燃煤销售及其他业务构成,其中,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发电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8.25亿元、68亿元、27.56亿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的81.57%、77.62%、62.16%,虽然逐年下降,但依然是营业收入的主要贡献者。同期,发电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1.74%、4.77%、-10.77%。今年上半年,因发电业务毛利率为负数,带动公司综合毛利率为-5.44%。

上市后盈利能力逐渐下滑

豫能控股于1998年初上市后,经营业绩逐年下滑。1999年净利润1.20亿元,2002年下降至0.41亿元。此后,公司在微利与亏损循环中度过了7年,其中,2004年至2009年,连续6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

从2010年开始,经营业绩开始反转,2013年实现了质的飞跃,当年净利润增长13倍,达到2.91亿元。紧接着的2014年、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3.70亿元、5.60亿元。

盈利能力大幅提升之时,豫能控股迎来了产能大扩张。公告显示,2014年底,公司通过定增3.3亿股募资20.92亿元,其中,2.93亿元用于收购控股股东投资集团新乡中益95%股权及鹤壁同力所持有的鹤壁鹤淇97.15%股权。同时,斥资17.46亿元对新乡中益进行增资。

2017年,公司再次向控股股东投资集团收购资产。这一次,公司采取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华能沁北12%股权、鹤壁同力97.15%股权、鹤壁丰鹤50%股权,具体交易价格合计25.22亿元。

随着收购完成,公司资产规模急剧膨胀,从2013年底的46.86亿元增长至今年6月底的215.45亿元,增长了168.59亿元,增幅为3.6倍。

遗憾的是,通过重组实施了产业布局及产能扩张,不巧遇上了煤炭价格反转,标的资产陷入亏损,直接拖累公司巨亏。财报数显,2017年,华能沁北亏损1.7亿元,鹤壁同力并入到鹤壁鹤淇,鹤淇公司亏损4102.35万元,鹤壁丰鹤仅盈利576.7万元。今年上半年,鹤壁丰鹤亏损1.39亿元,鹤壁鹤淇亏损1.13亿元,华能沁北的收益情况未披露。三家标的公司收购至今共亏损4.59亿元。    (记者 杨 萌)

(责任编辑:贺迎春)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