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重磅推荐

中国与东盟军演 中方为何对这位外军女上尉评价颇高

2018-11-09 14:00 人民网-环球时报  作者:郭媛丹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郭媛丹]站在时间轴的未来某处,打开历史的卷轴,中国与东盟10月下旬举行的首次海上联合演习究竟会对地区局势产生什么影响尚不清晰,但这丝毫无损这场跨越三年时间才最终实现的演习的“里程碑意义”。联演在广东湛江及其以东海空域进行,《环球时报》记者无法一一见证使此次联演得以实现的所有重大节点,却得以近距离观察联演的进行,寻找到很多“回过头来看”值得思索的细节,并从中看到中国和东盟国家关系的提质升级。

新加坡舰员参观黄山舰时合影。

“安全”——在演习场上读懂这个词

10月22日上午,阳光明媚,旗帜飘扬。中国-东盟“海上联演-2018”开幕式上,即便是前几分钟还在记者镜头前摆姿势的外国军人,在各国要员入场之后也立刻身板挺直,气势轩昂。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就是钢铁巨舰,舰艇是流动的国土。此刻他们齐聚中国湛江某军港,目的只有一个:深化中国与东盟的军事交流合作,增进友谊与互信。

于外界而言,联合演习兵力越多、装备越先进、课目越实战化,越有挑战性,越有看点。对记者而言也是如此。8艘舰艇,1200余兵力,海上实兵演练6个课目——算不上特别复杂,以至于表面看热度和关注少了些。但记者参加完10月23日的航前会议后,想法彻底改观。这的确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演习,它从零开始。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郭媛丹]站在时间轴的未来某处,打开历史的卷轴,中国与东盟10月下旬举行的首次海上联合演习究竟会对地区局势产生什么影响尚不清晰,但这丝毫无损这场跨越三年时间才最终实现的演习的“里程碑意义”。联演在广东湛江及其以东海空域进行,《环球时报》记者无法一一见证使此次联演得以实现的所有重大节点,却得以近距离观察联演的进行,寻找到很多“回过头来看”值得思索的细节,并从中看到中国和东盟国家关系的提质升级。

新加坡舰员参观黄山舰时合影。

“安全”——在演习场上读懂这个词

10月22日上午,阳光明媚,旗帜飘扬。中国-东盟“海上联演-2018”开幕式上,即便是前几分钟还在记者镜头前摆姿势的外国军人,在各国要员入场之后也立刻身板挺直,气势轩昂。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就是钢铁巨舰,舰艇是流动的国土。此刻他们齐聚中国湛江某军港,目的只有一个:深化中国与东盟的军事交流合作,增进友谊与互信。

于外界而言,联合演习兵力越多、装备越先进、课目越实战化,越有挑战性,越有看点。对记者而言也是如此。8艘舰艇,1200余兵力,海上实兵演练6个课目——算不上特别复杂,以至于表面看热度和关注少了些。但记者参加完10月23日的航前会议后,想法彻底改观。这的确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演习,它从零开始。

航前会议是在海上实兵演习开始之前,岸基联合指挥部指挥员、海上联合编队指挥所、各参演舰艇舰长以及其他相关人员,就演习方案进行最后磋商,就细节问题做进一步完善。其中,“安全”是一个重要话题。该词出现的频率非常之高,而各种基于安全的思想串在一起则产生对“互信”的领悟。

在一个巨大的阶梯会议室里,指挥员和各国舰长端坐前排,参谋人员就坐后排。由于此次演习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多艘参演舰艇轮流做课目指挥舰,因此每个课目的说明由相应参演国负责人到演讲台上介绍,并回答台下指挥员和其他参演舰艇的问题。

“安全规定”是每一个课目说明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其内容细致入微,是全体参演舰艇必须执行的。在新加坡“忠诚”号担任指挥舰的联合搜救课目中,讲解人员要求:“如果在搜救过程中,两舰之间对对方的意图不明确了解,或发现可能对海上航行安全有威胁的行为,或两舰之间的航行距离小于XX链时,各舰可启用安全紧急脱离的必要程序。”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过多次联合演习,懂得安全是各国舰艇海上航行的基本要求,但大家对于安全规定的执行有诸多差异。将这些差异化解在同一个方案中需要大量沟通,而在方案之外,关键是相互的熟悉和信任程度。

10月27日,演习顺利结束。在进行总结时,泰国皇家海军“达信”号护卫舰舰长说:“在海上阶段,我们来自六个国家、使用不同语言的各艘舰船能相互协同,使得此次演习圆满成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文莱舰长则说,“从一开始,我们将安全放在首位,这保障了我们此次演习的安全、顺利。”

在海上不期而遇?我得以一窥CUES的“庐山真面目”

4年前,在由中国海军承办的第14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年会上,《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简称CUES)获得21个成员国海军一致通过。在中国、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周围海域,各国军舰不期而遇时,使用CUES的沟通方式方法来避免海上误判和碰撞的发生。此次联演,CUES的使用成为重要内容。

CUES的具体规定并不被非专业人士所知晓,虽然此前《环球时报》记者和专业人士多次探讨,但直到进入此次海上联合编队指挥所,记者才得以见到其“庐山真面目”。

这是一本薄薄的册子,里面分门别类地标明了一套通信规范。代表不同动作的代码由英文字母和数字组成。这能消除因语言差异可能产生的表达歧义,可以让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舰艇能用同一“频率”进行沟通。在公海不期而遇时,熟知CUES的军舰只要彼此传递这些代码,就能准确地向对方表明包括航速、航向等在内的行动意图,避免发生误解和误判。

海上演练阶段的编队通信课目由文莱皇家海军“达鲁塔克瓦”号巡逻舰担任指挥舰。该舰化身考官,随机指定某舰在三分钟内回答问题。比如,“我有飞机需要紧急降落”的代码是什么?又或者在抢答环节向所有参演舰艇抛出问题:“‘CUES’是什么的英文缩写?”

海上编队联合指挥所中方参谋军官黄武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平时CUES用得越多,反应就越快。这些年中国海军“走出去”的机会越来越多,和他国海军相遇、组织联演的机会越来越多,对于CUES的使用越来越熟练。

如果说英语是世界范围内最通用的沟通语言,那么勇闯大洋的大国海军则需要熟练掌握多种国际通行规则。恰如新加坡海军“忠诚”号护卫舰舰长李俊鸿所说:“在策划演习时,将编队通信演练作为编队离港后率先进行的课目,为之后演练课目奠定了良好的通信基础。”他认为,“尽管此次演练内容并不复杂,但各舰之间如果没有良好的通信沟通,也容易造成航行安全上的麻烦。”

从意外相遇的“老友”到“走亲戚”的女军官

在10月27日的演习评估会上,海上联合编队指挥所新方指挥员黄炎明称赞指挥所的中方和新方团队表现优秀。他还表示,无论是广州舰还是新加坡的“忠诚”号护卫舰,都能感受到务实合作的氛围。

作为旁观者的记者也有同感。这个由多国军官混编而成的团队,年轻的面孔、轻松的笑容、良好的沟通让人印象深刻。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军人在海上演练阶段的30多个小时内,有着同一个目标:确保演习顺利进行。而更为长远的意义在于,来自各国军人的近距离接触,使他们对彼此有所了解和认知。这一点一滴的认知在不断的接触中会形成一种不易察觉的力量。

这次是记者第二次登上广州舰,上一次是2016年9月中俄联演,当时的广州舰同样肩负编队指挥舰的职责。时隔两年,舰上仍有许多舰员是老面孔,还有共同的回忆。这种亲切感对于再次相见的中外军人而言也是一样。

黄武超是长沙舰的实习副舰长,他此前参加过东盟“10+8”联合演习计划会、“科摩多-2018”多国联合演习等。此次联演,黄武超看到新方一位军官时觉得很眼熟,交流得知两人都参加过2014年环太平洋演习。他们几乎是同时想起共同参加过的一场活动,他们不但有共同合影还有共同的经历。

类似“老友重逢”的场面多次上演。昆明舰副舰长肖帆曾于2015年赴新加坡任信息融合中心(IFC)首任中方联络官,在那里和新加坡军方人士及其他国家的联络官有共同的经历。于是,此次联演,肖帆遇到很多熟面孔,包括新加坡海军总长柳俊泓、新方驻华武官陈文兴上校以及新加坡海军总长副官陈星宇少校。

新方参谋团队有一位叫陈怡君的上尉,中方军官对这位女军官评价颇高,认为其职业素养非常好,作为指挥所里唯一的女性作战参谋,做计划、改方案、传指令,无所不能。

在多国联演的舞台上,个体之间的交流是军与军、国与国合作互信的直接体现。军官之间可以通过直接交流对中国军人职业素养、中国军队发展建设形成初步印象。那么士兵则在联演期间的各种文体活动、舰艇开放中了解“媒体上的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

一名外军士兵婉拒了《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但在聊天中他说,参观过中方舰艇后,他觉得中国的军舰很壮观,中国军队真的有实力。陈怡君此前多次来中国旅游,这次登上广州舰,她有“走亲戚”的感觉。陈怡君还引用“远亲不如近邻”的老话表示,作为南海周边国家,要经常走动和交流。

这种走动和交流在带来友谊的同时,也产生一种内在推动力,使得中国军人在对外交流中越来越自信和从容,主动作为更多。在总结会议上,中方特意给获得第一名的菲律宾军舰准备了礼物,并邀请菲舰长上台领奖。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联演中方准备了翻译团队,但有更多一线作战指挥人员可以熟练运用英语沟通。在舰艇开放日,中国海军黄山舰迎来新方舰员。新方舰员说可以用中文有限度沟通,讲解员注意到这一点,选择用英语做讲解,一路上互动频繁。指挥所内,指挥团队的参谋军官间用英语沟通也不再局限于必要的说明,聊工作之余,也可以聊生活、开玩笑。

黄武超说,此次联演他从各国同行身上学到很多新知识,或者说是看问题的新角度。他对于此次联演的总结之一是认识到语言的重要性,他要求自己钻研英语。黄武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14年我和新方军官初遇时同为部门长,今年我们两人均成为两国主力舰艇的副舰长,我们交流时相约下次以舰长身份再见。”▲

(责任编辑:秦迪)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