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教育>今日要闻

澳中国留学生精神健康问题频发 因“面子”不就医

2019-01-17 08:37 中国侨网  

据澳洲新闻网报道,面对难以逾越的语言障碍及失眠症的困扰,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刘姓(音译)中国留学生选择在2016年3月结束了自己年仅24岁的生命。维州死因官事故预防组(Victorian Coroners Prevention Unit)将刘某的自杀情况与澳洲出生的学生自杀事件做比较,发现在海外出生的学生生前被确诊患精神疾病的人数较少。

据《时代报》称,刘某来澳后对使用英语听课有困难,和女友关系紧张,而且难以入睡。他曾向自己的姐姐承认,当他独自待在公寓里时有自残的想法,而且虽然疑似有抑郁症,却拒绝就医。

死因官贾米森(Audrey Jamieson)对刘某之死展开调查时发现,尽管没有留下自杀遗书,但刘某自2015年11月来澳求学后,表现出精神健康欠佳的迹象,不过未得到确诊及治疗,她认定刘某的死因为自杀。

报道认为,对中国学生来说,不愿意就精神问题就医和“面子”有关,学生们担心看心理医生会令父母和自己丢人。

调查显示,仅有22%的留学生在死前6周内,因自己的精神健康问题去看诊。相比之下,有57%的本地出生的学生在同期寻求过帮助。

2009至2015年期间,另有27名留学生自杀,而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贾米森呼吁,大学、技术和继续教育学院(TAFE)须向死因官通报留学生死亡案例。据悉,这27名自杀的留学生有近90%都来自于亚洲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印尼、韩国及马来西亚。而且他们在寻死前大多因为经济状况或学业压力而感到紧张,有逾三成的人都有挂科的经历。

据澳洲新闻网报道,面对难以逾越的语言障碍及失眠症的困扰,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刘姓(音译)中国留学生选择在2016年3月结束了自己年仅24岁的生命。维州死因官事故预防组(Victorian Coroners Prevention Unit)将刘某的自杀情况与澳洲出生的学生自杀事件做比较,发现在海外出生的学生生前被确诊患精神疾病的人数较少。

据《时代报》称,刘某来澳后对使用英语听课有困难,和女友关系紧张,而且难以入睡。他曾向自己的姐姐承认,当他独自待在公寓里时有自残的想法,而且虽然疑似有抑郁症,却拒绝就医。

死因官贾米森(Audrey Jamieson)对刘某之死展开调查时发现,尽管没有留下自杀遗书,但刘某自2015年11月来澳求学后,表现出精神健康欠佳的迹象,不过未得到确诊及治疗,她认定刘某的死因为自杀。

报道认为,对中国学生来说,不愿意就精神问题就医和“面子”有关,学生们担心看心理医生会令父母和自己丢人。

调查显示,仅有22%的留学生在死前6周内,因自己的精神健康问题去看诊。相比之下,有57%的本地出生的学生在同期寻求过帮助。

2009至2015年期间,另有27名留学生自杀,而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贾米森呼吁,大学、技术和继续教育学院(TAFE)须向死因官通报留学生死亡案例。据悉,这27名自杀的留学生有近90%都来自于亚洲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印尼、韩国及马来西亚。而且他们在寻死前大多因为经济状况或学业压力而感到紧张,有逾三成的人都有挂科的经历。

此外,研究还发现很多中国学生因为要适应不同的学习方式而感受到了“文化震撼”,从学习依赖于死记硬背,到要分析信息及表达自我观点。

贾米森同时建议,维州教育与培训厅(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Training)应与该州教育机构合作,找出帮助弱势留学生寻求精神健康支持的策略,以鼓励处于危险边缘的学生寻求帮助。

刘某生前就读的墨尔本大学的发言人表示,校方为所有学生提供精神健康支持,包括心理医生为他们提供帮助,以及员工接受了相关培训以发现有精神状况的学生等。

发言人还称,墨尔本大学还一直在利用微博及微信等中文社交媒体平台,以让中国学生了解自己所能获得的各种支持服务。

(责任编辑:朱宜文)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