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

图片故事:四等小站的春运

2019-01-28 15:01 人民网-图片频道  


图为车站助理值班员认真监视列车运行,确保安全


图为早上8点,车站进行班前点名,做好接班准备


信号楼是车站的指挥中心,负责车站日常工作的指挥、协调、布置。


因停靠列车阻挡视线,助理值班员需要越过线路监视旅客列车运行。


车站信号楼工作十分繁忙,大部分工作都需要通过电话去联系协调指挥


通过调度电话对列车开行情况进行联系、协调是车站值班员的主要工作


图为车站正进行装车作业,将当地产的石英砂运往全国


图为车站值班员通过调度电话与成都局集团公司调度所进行联系,确认列车开行方案


图为车站值班员通过调度电话与机车司机进行联控


因要不间断接发列车,信号楼的工作人员吃饭也不能离开岗位,只能利用接车间隙匆忙吃上几口饭


图为旅客列车从竹园坝车站通过


图为车站值班员在《行车设备登记簿》上进行签认,明确施工维修作业对行车设备的影响。


图为车站助理值班员标准化作业,认真监视列车运行


图为竹园坝车站外景


图为给道岔上油作业完毕后,车站工作人员集体收工返回车站


图为车站值班员与机车司机进行联控,确保列车运行安全


图为其他单位施工防护人员在车站信号楼了解列车开行情况,对现场施工维修作业人员进行提前警示。


车站值班员需要通过大量饮茶来提神,确保精力集中


图为车辆防溜器具“铁鞋”


图为车站管理人员为调车组人员讲解室外作业安全卡控重点


图为车站行车指挥中心”信号楼“


图为车站信号员对开放列车进站信号进行确认


图为车站以前办理客运业务时的旅客站台


图为车站站名牌


图为车站值班员向夜班调车人员传达作业计划


图为车站食堂为机车乘务员和当班职工准备饭菜


图为车站站长俸荣辉在查看车站年货准备情况

竹园镇隶属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因斑竹成园而得名,竹园坝火车站就位于竹园镇。车站建于1955年,是宝成线上的一个四等小站,车站前后都是长长的隧道,四周高山围绕,这里没有办理客运业务,主要担负着来往客运和货运列车的会让指挥、调车作业、货物到发、监控施工、司机送餐、自然灾害应急排险等任务。

小站虽小,但地处宝成铁路大动脉上,扼整条铁路线之咽喉,一旦行车组织不畅,便会影响整条线路的安全畅通。 小站每天当班只有6名职工,日复一日地守护4条铁轨,职工们家基本都在外地,平日回家都免不了一番“折腾”。由于没有旅客列车停靠,大伙休班回家只有乘坐乡村客车和请点搭乘过路的货车,路上往往要花上几个小时。 家住阿坝州的藏族青工占肖龙说:“每次回家汽车和火车至少要来回换乘5次,运气不好的话路上一走就是一天。”

车站信号楼位于一楼,它相当于铁路“神经中枢”,在竹园坝车站负责的线路区域内,列车前进、减速还是停止或让道,所有运行指令都要靠信号楼里的设备来传输。因此,值班人员必须每分每秒都要坚守在岗位上。即便吃饭,也是由炊事员将饭菜送到值班岗位上。大家轮流倒班,坚守在信号楼,一天24小时“无缝衔接”。

“两道通过信号好了。”助理值班员杨勇在接车点确认旅客列车T8次的通过进路。冬季气候寒冷,位于山谷间的车站风特别大,列车通过时寒风刮在脸上跟刀子一样。杨勇全神贯注地监视列车运行,顾不得揉一揉冻的发僵的耳朵。接完车后杨勇说:“车站一昼夜要接发200列左右的列车,列车密度大时,几分钟就要接一列,必须保持精力集中,困了我们就用冷水洗把脸。”

小站虽然没有大客站的人流如潮,拥挤热闹,也没有旅客接送任务,但小站也十分繁忙,除了接发列车作业外,车站还担负调车作业和货物到发任务。夜幕降临,周围逐渐安静下来,小站人却开始忙碌起来。调车作业计划已下达,当夜班的连结员易小勇一边整理自己的防寒服一边说:“夜班一出去作业往往就要在室外呆4、5个小时,扒在机车车辆上就更冷了,必须多穿点衣服。”当问到这么辛苦是否值得,易小勇爽朗地笑着说:“我们虽然不运输旅客,但是想到大山里的木耳、香菇等年货以及电煤、矿产等物资是通过我们手里的一勾勾活编组集结在一起,然后运送到全国,就觉得特别有意义”

俸荣辉是车站站长,是小站的当家人,从连结员、助理值班员、值班员、副站长到站长,33年过去了,经历过数不清的迎来送往,当初的青年现在已是两鬓斑白。今年是俸荣辉工作以来在车站度过第25个春节。俸荣辉知道,车站小、人少,工作“枯燥、单调、寂寞”,只有留住职工的心,才能同心协力共同确保运输安全。在值完夜班后做好交接后,俸荣辉来到了车站的小菜园。小菜园里种着萝卜、白菜、小葱、生姜等农作物,菜园周围挂满了职工和家属们一起制作的腊肉香肠。老俸告诉记者,以前,车站吃菜非常困难,于是他就和职工们一起,将站房旁边的建筑碎石捡出去,从几公里外的地方,背土回填做成菜地,如今这几块小菜地能完全解决站里人的吃菜问题。春节期间,我们大家在这里也能吃个热热闹闹的年夜饭。

春运运期间, 人们大多关注的是客运车站,对这些在列车上呼啸而过的小站则了解很少,然而正是在了这些默默无闻的小站,才铺平了南来北往回家路。

“每天列车呼啸而过,可能也不会有旅客注意到我们这样的小站的存在,但是作为幕后工作者,我们要站好每班岗,确保列车运行安全畅通。”俸荣辉说。“已经跟在广汉的家人说好了,等初三值完班就一起回老家看看老父母。”从2018年4月份到12月,他和家人一起团聚的机会仅有7次,因防洪、重点运输等工作不能离站,回家次数平均一个月不到一次。“每个车站都需要坚守,虽然条件苦了些,但确保宝成线运输畅通是我们必须肩负的责任 !” 俸荣辉感慨地说:“每当列车从山谷中安全通过时,大伙心中无不感到自豪,更为自己的坚守感到值得。”

近年来,随着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成都局集团公司绵阳车务段“三线”建设不断投入,车站做饭、洗澡用上了天然气,重新修葺了小食堂,乡村土路也变成了水泥路,条件相比以前变好了不少。(苏志刚)


图为车站助理值班员认真监视列车运行,确保安全


图为早上8点,车站进行班前点名,做好接班准备


信号楼是车站的指挥中心,负责车站日常工作的指挥、协调、布置。


因停靠列车阻挡视线,助理值班员需要越过线路监视旅客列车运行。


车站信号楼工作十分繁忙,大部分工作都需要通过电话去联系协调指挥


通过调度电话对列车开行情况进行联系、协调是车站值班员的主要工作


图为车站正进行装车作业,将当地产的石英砂运往全国


图为车站值班员通过调度电话与成都局集团公司调度所进行联系,确认列车开行方案


图为车站值班员通过调度电话与机车司机进行联控


因要不间断接发列车,信号楼的工作人员吃饭也不能离开岗位,只能利用接车间隙匆忙吃上几口饭


图为旅客列车从竹园坝车站通过


图为车站值班员在《行车设备登记簿》上进行签认,明确施工维修作业对行车设备的影响。


图为车站助理值班员标准化作业,认真监视列车运行


图为竹园坝车站外景


图为给道岔上油作业完毕后,车站工作人员集体收工返回车站


图为车站值班员与机车司机进行联控,确保列车运行安全


图为其他单位施工防护人员在车站信号楼了解列车开行情况,对现场施工维修作业人员进行提前警示。


车站值班员需要通过大量饮茶来提神,确保精力集中


图为车辆防溜器具“铁鞋”


图为车站管理人员为调车组人员讲解室外作业安全卡控重点


图为车站行车指挥中心”信号楼“


图为车站信号员对开放列车进站信号进行确认


图为车站以前办理客运业务时的旅客站台


图为车站站名牌


图为车站值班员向夜班调车人员传达作业计划


图为车站食堂为机车乘务员和当班职工准备饭菜


图为车站站长俸荣辉在查看车站年货准备情况

竹园镇隶属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因斑竹成园而得名,竹园坝火车站就位于竹园镇。车站建于1955年,是宝成线上的一个四等小站,车站前后都是长长的隧道,四周高山围绕,这里没有办理客运业务,主要担负着来往客运和货运列车的会让指挥、调车作业、货物到发、监控施工、司机送餐、自然灾害应急排险等任务。

小站虽小,但地处宝成铁路大动脉上,扼整条铁路线之咽喉,一旦行车组织不畅,便会影响整条线路的安全畅通。 小站每天当班只有6名职工,日复一日地守护4条铁轨,职工们家基本都在外地,平日回家都免不了一番“折腾”。由于没有旅客列车停靠,大伙休班回家只有乘坐乡村客车和请点搭乘过路的货车,路上往往要花上几个小时。 家住阿坝州的藏族青工占肖龙说:“每次回家汽车和火车至少要来回换乘5次,运气不好的话路上一走就是一天。”

车站信号楼位于一楼,它相当于铁路“神经中枢”,在竹园坝车站负责的线路区域内,列车前进、减速还是停止或让道,所有运行指令都要靠信号楼里的设备来传输。因此,值班人员必须每分每秒都要坚守在岗位上。即便吃饭,也是由炊事员将饭菜送到值班岗位上。大家轮流倒班,坚守在信号楼,一天24小时“无缝衔接”。

“两道通过信号好了。”助理值班员杨勇在接车点确认旅客列车T8次的通过进路。冬季气候寒冷,位于山谷间的车站风特别大,列车通过时寒风刮在脸上跟刀子一样。杨勇全神贯注地监视列车运行,顾不得揉一揉冻的发僵的耳朵。接完车后杨勇说:“车站一昼夜要接发200列左右的列车,列车密度大时,几分钟就要接一列,必须保持精力集中,困了我们就用冷水洗把脸。”

小站虽然没有大客站的人流如潮,拥挤热闹,也没有旅客接送任务,但小站也十分繁忙,除了接发列车作业外,车站还担负调车作业和货物到发任务。夜幕降临,周围逐渐安静下来,小站人却开始忙碌起来。调车作业计划已下达,当夜班的连结员易小勇一边整理自己的防寒服一边说:“夜班一出去作业往往就要在室外呆4、5个小时,扒在机车车辆上就更冷了,必须多穿点衣服。”当问到这么辛苦是否值得,易小勇爽朗地笑着说:“我们虽然不运输旅客,但是想到大山里的木耳、香菇等年货以及电煤、矿产等物资是通过我们手里的一勾勾活编组集结在一起,然后运送到全国,就觉得特别有意义”

俸荣辉是车站站长,是小站的当家人,从连结员、助理值班员、值班员、副站长到站长,33年过去了,经历过数不清的迎来送往,当初的青年现在已是两鬓斑白。今年是俸荣辉工作以来在车站度过第25个春节。俸荣辉知道,车站小、人少,工作“枯燥、单调、寂寞”,只有留住职工的心,才能同心协力共同确保运输安全。在值完夜班后做好交接后,俸荣辉来到了车站的小菜园。小菜园里种着萝卜、白菜、小葱、生姜等农作物,菜园周围挂满了职工和家属们一起制作的腊肉香肠。老俸告诉记者,以前,车站吃菜非常困难,于是他就和职工们一起,将站房旁边的建筑碎石捡出去,从几公里外的地方,背土回填做成菜地,如今这几块小菜地能完全解决站里人的吃菜问题。春节期间,我们大家在这里也能吃个热热闹闹的年夜饭。

春运运期间, 人们大多关注的是客运车站,对这些在列车上呼啸而过的小站则了解很少,然而正是在了这些默默无闻的小站,才铺平了南来北往回家路。

“每天列车呼啸而过,可能也不会有旅客注意到我们这样的小站的存在,但是作为幕后工作者,我们要站好每班岗,确保列车运行安全畅通。”俸荣辉说。“已经跟在广汉的家人说好了,等初三值完班就一起回老家看看老父母。”从2018年4月份到12月,他和家人一起团聚的机会仅有7次,因防洪、重点运输等工作不能离站,回家次数平均一个月不到一次。“每个车站都需要坚守,虽然条件苦了些,但确保宝成线运输畅通是我们必须肩负的责任 !” 俸荣辉感慨地说:“每当列车从山谷中安全通过时,大伙心中无不感到自豪,更为自己的坚守感到值得。”

近年来,随着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成都局集团公司绵阳车务段“三线”建设不断投入,车站做饭、洗澡用上了天然气,重新修葺了小食堂,乡村土路也变成了水泥路,条件相比以前变好了不少。(苏志刚)

(责任编辑:陈悦)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