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图话中国

正在消失的老手艺 南京三代弹棉花丁师傅坚守39年

2019-01-28 08:34 手机人民网 原创稿  

提起手工弹棉花,一些老一辈人会想到这样一个画面:一根弦、一个木槌,弹棉花的工匠们用充满力度的双手拨动着弹弓丝弦,发出“嘭嚓”的声音,冒出淡淡的“尘烟”。2019年1月27日上午,无意之中,在南京后宰门西村发现一家传统加工棉花胎店“藏”在这里。 有一首古韵《弹棉花》写得好:“腰身弯作一张弓,横拨箜篌气若虹。不藉吹拉自成曲,待加击打更生风。搅来滚滚飞云舞,铺就皑皑积雪融。情意缠绵犹未了,尽将和暖絮其中”。 弹棉花在人们的眼里是一门又苦又累、又不赚钱的老行当,很多人瞧不起这个行业,也不愿从事这门手艺。但一些弹棉花手艺人却扎深弹棉花行业,一干就是几十年。安徽的丁师傅从80年就开始学手工弹棉花,如今他在这个行业干了39年。据丁师傅介绍,他家祖祖辈辈(爷爷丶爸爸)干的这一行,自己传承下来了。 丁师傅今年55岁,头上不少白发,看上去比较苍老。他每天背着一把大弓,一手拿着木锤有节奏的弹着弓上的弦,案板上洁白的棉絮随着“嘭嚓”、“嘭嚓”的弹花声飞舞。弹棉花这个工作很辛苦,忙起来时,一天到晚都得站着,而且,长时间的弹花,需要很强的臂力,弹棉花的时候屋子里飞絮弥漫,一年四季要上戴口罩,以阻挡空气中的飞舞的棉絮和灰尘。丁师傅告诉笔者,他一年弹1000多条棉花胎,好的时候能挣8-10万,差的时候2-3万。 童年时,弹棉花曾经是个红火的行业,人们垫的、盖的都是手工加工的棉被,尤其是冬季,大街小巷都能听到弹棉花时弓子发出的“嘭嚓”的声音。 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当今的城市里早已看不到弹花艺人身背弹弓,走街串巷的身影,像他这样的弹棉花手艺人也越来越少,这门历史悠久的手工艺,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提起手工弹棉花,一些老一辈人会想到这样一个画面:一根弦、一个木槌,弹棉花的工匠们用充满力度的双手拨动着弹弓丝弦,发出“嘭嚓”的声音,冒出淡淡的“尘烟”。2019年1月27日上午,无意之中,在南京后宰门西村发现一家传统加工棉花胎店“藏”在这里。 有一首古韵《弹棉花》写得好:“腰身弯作一张弓,横拨箜篌气若虹。不藉吹拉自成曲,待加击打更生风。搅来滚滚飞云舞,铺就皑皑积雪融。情意缠绵犹未了,尽将和暖絮其中”。 弹棉花在人们的眼里是一门又苦又累、又不赚钱的老行当,很多人瞧不起这个行业,也不愿从事这门手艺。但一些弹棉花手艺人却扎深弹棉花行业,一干就是几十年。安徽的丁师傅从80年就开始学手工弹棉花,如今他在这个行业干了39年。据丁师傅介绍,他家祖祖辈辈(爷爷丶爸爸)干的这一行,自己传承下来了。 丁师傅今年55岁,头上不少白发,看上去比较苍老。他每天背着一把大弓,一手拿着木锤有节奏的弹着弓上的弦,案板上洁白的棉絮随着“嘭嚓”、“嘭嚓”的弹花声飞舞。弹棉花这个工作很辛苦,忙起来时,一天到晚都得站着,而且,长时间的弹花,需要很强的臂力,弹棉花的时候屋子里飞絮弥漫,一年四季要上戴口罩,以阻挡空气中的飞舞的棉絮和灰尘。丁师傅告诉笔者,他一年弹1000多条棉花胎,好的时候能挣8-10万,差的时候2-3万。 童年时,弹棉花曾经是个红火的行业,人们垫的、盖的都是手工加工的棉被,尤其是冬季,大街小巷都能听到弹棉花时弓子发出的“嘭嚓”的声音。 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当今的城市里早已看不到弹花艺人身背弹弓,走街串巷的身影,像他这样的弹棉花手艺人也越来越少,这门历史悠久的手工艺,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责任编辑:谭滢)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