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图话中国

我们的拜年不一样 战友收到飞行员拍摄的星云大片

2019-01-31 14:54 中国新闻网  作者:孙智英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祝成城爱好摄影,接触天文摄影2年,工作之余拍摄了大量深空摄影作品。据作者介绍,天文摄影从拍摄的手法上大致可以分为星野摄影和深空摄影,前者相对简单,后者相对复杂,但深空摄影可以捕捉到我们用肉眼无法看到的天体影像,为了能享受到这绚丽的视觉盛宴,作者更热衷于深空摄影。图为NGC2024火树星云(左)和IC434马头星云(右)。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祝成城爱好摄影,接触天文摄影2年,工作之余拍摄了大量深空摄影作品。据作者介绍,天文摄影从拍摄的手法上大致可以分为星野摄影和深空摄影,前者相对简单,后者相对复杂,但深空摄影可以捕捉到我们用肉眼无法看到的天体影像,为了能享受到这绚丽的视觉盛宴,作者更热衷于深空摄影。图为NGC2024火树星云(左)和IC434马头星云(右)。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祝成城是爱好摄影,接触天文摄影2年,工作之余拍摄了大量深空摄影作品。据作者介绍,天文摄影从拍摄的手法上大致可以分为星野摄影和深空摄影,前者相对简单,后者相对复杂,但深空摄影可以捕捉到我们用肉眼无法看到的天体影像,为了能享受到这绚丽的视觉盛宴,作者更热衷于深空摄影。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IC1805心脏星云。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M16鹰状星云。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M31仙女座星系。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M42猎户座大星云。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M45昴星团。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M101漩涡星系。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NGC7000北美星云。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春节前,一个战斗机飞行员发来了他给战友的拜年礼物——星云美图。没错,我们的飞行员不光会开战斗机,还会拍摄难得一见的星云美图。祝成城,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中队长,三代机飞行员,曾先后飞过4种机型。图为M81波德星系(右)和M82雪茄星系(左) 。图/祝成城 文/孙智英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责任编辑:谭滢)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