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观点

燕赵晚报:四问安徽怀远,遗体器官“假捐献”案 

2019-08-16 08:26 燕赵晚报  作者:徐建辉

53岁的李萍重伤入院,家属在被告知其脑死亡后放弃治疗,并在一份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李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肝肾器官被摘除,家属获得20万“补助金”,但她的儿子石祥林却发现“捐献”有假。(8月14日 澎湃新闻)

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东窗事发,谁能想到如此严肃和庄严的遗体捐献也能有“假”?而且是由县人民医院ICU科主任个人主导的非正规“遗体捐献”?正如网友所言,真是“细思极恐”。

也许看起来无论通过何种途径、采取什么方式,捐献出去的遗体器官一般还是用来救命,可是如果这一过程掺杂了各种利益黑手特别是医护人员的职务行为,那就非常可怕了。就如一名网友猜测的那样:“如果从一开始就是欺骗,李萍根本没有脑死亡,是停止了生命维持才导致的死亡……”

这样可怕的“剧情”,恐怕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虽然现在经过李萍小儿子的不懈努力,在中央督导组的介入下,时隔一年之后,当地警方对此事立案调查并以涉嫌侮辱尸体罪将包括杨素勋在内的6名医护人员逮捕。然而,对于这起遗体假捐献奇案,还有不少疑问待解。

首先,作为经常和逝者打交道的县医院ICU科主任,杨素勋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这属于什么行为?有着什么目的?除了李萍这一起,他还干过多少这样的事情?事后他为什么要给李萍家人46万元“封口费”?他到底在害怕和掩盖什么?而李萍在遗体捐献前是不是真的已经脑死亡?

其次,除了这个浮出水面的杨素勋,与他一同被捕的另外5名医护人员又是谁?为什么还有外省市的?他们是怎么勾结在一起的?还有那个转账人“黄超阳”又是何许人也?其中是不是有一个完整的遗体器官贩卖黑链?而在他们背后,是不是还有一张更为庞大和惊人的人体器官地下交易黑网?

53岁的李萍重伤入院,家属在被告知其脑死亡后放弃治疗,并在一份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李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肝肾器官被摘除,家属获得20万“补助金”,但她的儿子石祥林却发现“捐献”有假。(8月14日 澎湃新闻)

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东窗事发,谁能想到如此严肃和庄严的遗体捐献也能有“假”?而且是由县人民医院ICU科主任个人主导的非正规“遗体捐献”?正如网友所言,真是“细思极恐”。

也许看起来无论通过何种途径、采取什么方式,捐献出去的遗体器官一般还是用来救命,可是如果这一过程掺杂了各种利益黑手特别是医护人员的职务行为,那就非常可怕了。就如一名网友猜测的那样:“如果从一开始就是欺骗,李萍根本没有脑死亡,是停止了生命维持才导致的死亡……”

这样可怕的“剧情”,恐怕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虽然现在经过李萍小儿子的不懈努力,在中央督导组的介入下,时隔一年之后,当地警方对此事立案调查并以涉嫌侮辱尸体罪将包括杨素勋在内的6名医护人员逮捕。然而,对于这起遗体假捐献奇案,还有不少疑问待解。

首先,作为经常和逝者打交道的县医院ICU科主任,杨素勋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这属于什么行为?有着什么目的?除了李萍这一起,他还干过多少这样的事情?事后他为什么要给李萍家人46万元“封口费”?他到底在害怕和掩盖什么?而李萍在遗体捐献前是不是真的已经脑死亡?

其次,除了这个浮出水面的杨素勋,与他一同被捕的另外5名医护人员又是谁?为什么还有外省市的?他们是怎么勾结在一起的?还有那个转账人“黄超阳”又是何许人也?其中是不是有一个完整的遗体器官贩卖黑链?而在他们背后,是不是还有一张更为庞大和惊人的人体器官地下交易黑网?

再则,李萍是2018年2月份就被摘除器官,她的小儿子也于当年6月就向卫生行政部门反映此事,相关部门也曾到怀远县人民医院调查,可这件事为何后来就没了下文?为什么直至一年之后,当事人又向进驻蚌埠的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反映相关问题,当地警方才予刑事立案?到底是谁在包庇杨素勋,又将这一惊天内幕压下?这些部门的责任,是不是应该一并进行追究?

此外,还有李萍小儿子质疑的那样,从具体案情来看,涉案人员不仅在摘取器官的过程中“侮辱尸体”,还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没有买卖的话,给我们家属的钱是哪来的呀?”但当地警方为何仅仅以侮辱尸体罪立案调查?这究竟是要“保护”涉案人,还是故意避重就轻,不想揭开此事之后可能存在的人体器官贩卖黑幕?

毫无疑问,以上问题必须彻查,不仅要还死者李萍和她亲人一个公道,更要给全社会一个明白;不但要揪出伸向患者遗体的幕后黑手,斩断利益黑链,更要还正规遗体捐献制度一个清白,给公众想要的安全感。

(责任编辑:李仪泽(实习生))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