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重磅推荐

“指标依赖症”该治治了

2019-09-11 10:22 解放军报  

设定指标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益,督促工作落实。但一些单位和领导,在功利心的驱使下,各种指标“满天飞”。有的凡事都设指标,标准拔高、要求任性,不顾基层实际和官兵承受能力;有的“唯指标论”,以完成指标情况定乾坤、争高下,指标异化为“指挥棒”;有的定的指标与战斗力关系不大,逼得基层官兵把大量精力放在完成指标上,种了指标的“地”,荒了备战的“田”……但普遍的现实情况是,在众多指标面前,由于难以完成,基层不得不搞做虚假数据、玩数字游戏,结果指标变成了“纸标”。

郝小兵认为,上述现象都是“指标依赖症”的典型表现,其实质是政绩观错位、事业心偏移,是“有害积极性”“破坏性建设”。看看下面的漫画,我们不妨思考一下该如何制订下达科学合理的指标,反省一下已经制订了哪些“奇葩指标”?毕竟脱离部队建设实际、背离战斗力标准的指标,订得再高都毫无意义,订得再多徒有害无益。

文/王 涵、姜雪伟 图/杨 振、任增荣

设定指标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益,督促工作落实。但一些单位和领导,在功利心的驱使下,各种指标“满天飞”。有的凡事都设指标,标准拔高、要求任性,不顾基层实际和官兵承受能力;有的“唯指标论”,以完成指标情况定乾坤、争高下,指标异化为“指挥棒”;有的定的指标与战斗力关系不大,逼得基层官兵把大量精力放在完成指标上,种了指标的“地”,荒了备战的“田”……但普遍的现实情况是,在众多指标面前,由于难以完成,基层不得不搞做虚假数据、玩数字游戏,结果指标变成了“纸标”。

郝小兵认为,上述现象都是“指标依赖症”的典型表现,其实质是政绩观错位、事业心偏移,是“有害积极性”“破坏性建设”。看看下面的漫画,我们不妨思考一下该如何制订下达科学合理的指标,反省一下已经制订了哪些“奇葩指标”?毕竟脱离部队建设实际、背离战斗力标准的指标,订得再高都毫无意义,订得再多徒有害无益。

文/王 涵、姜雪伟 图/杨 振、任增荣

(责任编辑:王震)
分享到:
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