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读图

“七迁”出深山——贵州瑶乡之变浓缩极贫地区脱贫攻坚奋斗史

2020-05-07 15:39 新华社  


群山环抱的贵州省荔波县瑶山瑶族乡菇类村懂蒙瑶寨及旅游公路(2019年11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从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易地搬迁到荔波县城兴旺社区的罗教金,在城郊蜜柚地里发展林下养鸡(2020年3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2019年11月5日拍摄的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新貌(新华社记者杨文斌摄);下图为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旧貌(资料图片,荔波县瑶山瑶族乡人民政府供图)。新华社发


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懂蒙瑶寨的村民搬迁后,寨子作为传统村落保护下来发展旅游,这是一位制作售卖瑶乡特色手工艺品的村民(2020年2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的孩子们在大课间活动中跳猴鼓舞(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从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搬迁到玉屏街道水甫瑶寨,后来又二次搬迁到县城兴旺社区的何明芳,准备驾驶拖拉机运载农产品(2020年2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2019年11月5日拍摄的贵州省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拉片村拉懂吉生态移民新村(新华社记者杨文斌摄);下图为荔波县瑶山瑶族乡上世纪的茅草房民居(资料图片,荔波县瑶山瑶族乡人民政府供图)。新华社发


拼版照片:上图为荔波县水尧乡水瑶新村;下图为1998年从瑶山搬迁至水瑶新村时,移民最初的旧房遗址(2020年2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的孩子在课堂上举手回答问题(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拼版照片:左上图为易地扶贫搬迁户何国强现在居住的荔波县兴旺社区(2019年11月7日摄);左下图为何国强搬迁前居住的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拉片村拉朝组旧居(翻拍照片);右上图为何国强与孩子们在新居里看电视(2019年11月6日摄);右下图为何国强在荔波县城的建筑工地务工(2019年11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贵州省荔波县瑶山古寨景区,由搬迁村民组成的文艺表演队为来宾敬酒(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贵州省荔波县瑶山古寨景区,由搬迁村民组成的文艺表演队为来宾跳猴鼓舞(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的孩子们在大课间活动中跳猴鼓舞(2019年11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所居住的瑶山,是贵州历史上最穷的“三山”地区之一。这个有着苦难迁徙传统的直过民族,历史上,为躲避战乱,不断迁往深山;如今,向着美好生活,他们不断迁离深山。

39岁的何国强个头不高,2018年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来到荔波县城的兴旺社区。他家墙上相框贴着两张照片,一张是黑油毡布覆顶的小破木房;一张是崭新、绿化的电梯小区。他说:“现在房子比过去好1000倍,生活是过去不敢想象的。”

何国强家所经历的,是1949年以来瑶山有组织的第七次搬迁、改革开放以来的第六次搬迁。跨越时空的“七迁”,浓缩了极贫地区脱贫攻坚的卓绝与成就。2020年3月,瑶山瑶族乡退出贫困乡,追上了全国的步伐。

“七迁”,走出贫困笼罩的大山

瑶山瑶族属白裤瑶支系,迁徙并栖居于荔波县南部的高寒山区。大山里缺田、缺水、缺粮,长期以来,他们生存方式原始,以刀耕火种兼狩猎为生,一地种上两三年,剥尽地力后又搬家开荒,又称“过山瑶”。

1955年,部分村民走出深山,搬到山下的拉片村。

出生于1981年的何国强,因家贫小学辍学。入住小破木房之前,还在低矮茅草房里住了十几年。“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床,一家人挤在草窝和木板上睡。”

他的经历,印证了荔波县志记载新华社记者1980年到瑶山公社调研时反映的情况:公社连续三年人均收入在40元以下,由于粮食不足,不少人长期吃芭蕉芋;全公社304户,只有14户是瓦房,其余都是茅草房;87%的人是文盲,没有一个大中专生……

改革开放后瑶山乡第一任乡长谢家宝回忆,上级重视这里的贫困情况,乡里的公粮和电费被免了五年,瑶山小学学生“免教育费、免学杂费”。

然而,土地稀缺、交通困难等问题,还是扼住了村民命运的咽喉。1996年,瑶山第二次搬迁,30户村民搬到玉屏街道水甫瑶寨。“搬下去,有房住,分土地。”

1998年,在“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启动之后,70户村民从瑶山搬到土地较为丰富的水尧乡水瑶新村,经历第三次搬迁。

此后,贵州在瑶山先后实施开发式扶贫和两次生态移民工程,第四批30户、第五批150户、第六批315户,从深山迁入拉片,住进了两层楼房。

进入精准扶贫期后,为了彻底改变贫困村民的生存环境,斩断“穷根”,2017年至2019年,瑶山迎来史上力度最大的搬迁。政府总投入6000余万元,安排居住在深山里的最后246户1045名瑶族同胞当中的206户住进县城的兴旺社区,40户安置在小七孔景区门口的梦柳小镇。

与过去相比,第七次搬迁具备鲜明特点:方式由部分搬迁变为整体搬迁;搬迁主要目的地,由山下的乡村变为县城,246户移民和其他乡镇移民,搬进了县城基础设施配套最完善的社区。

出山,历经艰苦卓绝的探索

酒壶,猎枪,鸟笼,是瑶族男人酷爱的“三件宝”。搬到县城快两年,何国强虽没有碰过“三件宝”,每天却精神焕发。当记者到访他家时,孩子们正安静认真地上网课。墙上贴着很多孩子获得的奖状。“我吃尽没文化的苦,现在梦想就是让孩子们读好书。”

搬迁前,深山村民对外面世界心怀恐惧。“一开始做搬迁动员,有的寨子的人全躲起来关门不见。”派驻到兴旺社区做移民工作的瑶山乡干部何春柳回忆,工作队反复上门,耐心说明,争取他们理解。

在兴旺社区,每个乡镇都要派一个干部跟踪服务移民,瑶山乡派了三个。对一些不识字的瑶山移民,教他们记楼栋房号的办法,“7像镰刀,11像筷子”;带他们“县城一日游”,熟悉超市、菜场、医院、学校、广场的位置。

进城不久,何国强打消了顾虑。何春柳东奔西跑,不仅帮他联系去工地做工,还给他妻子黎美丽介绍了养老院的工作。“第一次带黎美丽去找工作,跟着我身后的她,紧紧抓着我的衣角不放。”何春柳说,她后来做护工跟人打交道多了,大方、自信了。

目光明亮、风风火火的何春柳,是一位布依族青年女性。在移民眼中,她就像随时排忧解难的“110”。她打开微信里的“瑶山移民就业服务群”,告诉记者:“这个群有357人,从2月底以来一直发布招工信息,对受疫情影响的困难户,我们采取一户一个就业帮扶办法。”

一代一代的基层干部接力,为“七迁”付出了汗水、辛苦乃至生命。搬到水瑶新村,一开始移民和周边的布依族村民有一些矛盾,县里抽调布依族干部覃红建任新村支书。开荒之初食物不够,覃红建开车拉自家的粮食发给村民;奉献19年,直到2018年8月因胃癌去世。

就在覃红建去世那年年底,村民人均年收入达6545元,顺利脱贫摘帽。移民们以瑶族最高礼节为他敲响铜鼓,鼓声经久,回荡不息。

多次搬迁过程中的瑶山人,还接收到全国各地的真情爱心。王陆保是瑶山瑶族乡现任乡长,也是全乡第一个大学生。到今天瑶山已经有30多个大学生,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达到100%。“高中阶段资助我的是一位深圳的老师,叫陈朝萌,我永远忘不了他的名字。”他说。

记者辗转联系找到了在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的陈老师。他至今保留着十多年前王陆保寄来的12封信。“物质上的帮扶解决了少年时的困难,精神上的鼓励温暖我一生。”王陆保心怀感激。

奋斗,向着自力更生的方向

沧桑“七迁”,书就了一部瑶乡人与贫困战斗的史诗。每一次迁徙的章节,都留下了他们艰辛奋斗的故事。

水瑶新村的稻田只能解决温饱问题,却无法满足对增收的向往。“有一天,覃书记对我说,光有粮食吃还是不够,必须外出打工,金山,你年轻,你带个头吧。”2004年,时任村委会副主任、32岁的谢金山踏上旅途。

从广东到浙江,谢金山由搬运工、泥水工干起,四年后,在浙江义乌一家工厂上班,勤劳、正直的他获得了老板信任。“他说要是你们老家有像你这样肯干的人,都可以带过来。”谢金山欣喜若狂,一夜无眠。2008年,他带领40多个村民进厂。

喝醉酒晚上在外躺一觉,这是过去在瑶山经常可见、当地名为“滚地龙”的陋习。如今,这种现象在搬迁进城后的兴旺社区几乎看不到了。“融入新社区,他们的生活习惯、精神风貌都在变。”何春柳说。进城的移民除了进厂、入店、到工地务工,有的还转包了城郊附近的农地开展种养。

移民罗教金在承包的15亩蜜柚地里发展林下养鸡。“未来要靠自己奋斗,对城里生活,我的信心不断增强。”17岁的罗小心在荔波职中读酒店管理,搬迁进城的父母身体不好,他到县城酒店兼职,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补贴家用。

开枝散叶、走出去的瑶乡人在外面打拼,生生不息;而留在瑶乡、历次搬迁聚集移民最多的拉片村,发展方兴未艾。懂蒙瑶寨的村民集体搬迁后,寨子作为传统村落保护下来发展旅游,创造了不少就业、增收机会。

30岁的青年谢金成外出打工几年后,2018年回乡牵头开办了“瑶绣坊”农民专业合作社。虽遇到资金、销路、产品设计等问题,但倔强的他并不气馁。“创业的信心来源于我们的民族特色,穿着白裤瑶服装走在外面的街上,总有很高的回头率。”他觉得创业的价值还在于,“虽然我们走出深山,但不能忘记自己的根。”

何春柳告诉记者,迁入县城过春节时,有的人仍然按照敬奉自然神力的传统在家门口放鸡毛、野草。“何国强对他们说,不是挂几棵草、几根鸡毛,生活就能发生改变。鬼神靠不住,靠得住的是我们的国家、是自己的双手。”(新华社记者段羡菊、齐健、崔晓强)


群山环抱的贵州省荔波县瑶山瑶族乡菇类村懂蒙瑶寨及旅游公路(2019年11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从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易地搬迁到荔波县城兴旺社区的罗教金,在城郊蜜柚地里发展林下养鸡(2020年3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2019年11月5日拍摄的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新貌(新华社记者杨文斌摄);下图为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旧貌(资料图片,荔波县瑶山瑶族乡人民政府供图)。新华社发


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懂蒙瑶寨的村民搬迁后,寨子作为传统村落保护下来发展旅游,这是一位制作售卖瑶乡特色手工艺品的村民(2020年2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的孩子们在大课间活动中跳猴鼓舞(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从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搬迁到玉屏街道水甫瑶寨,后来又二次搬迁到县城兴旺社区的何明芳,准备驾驶拖拉机运载农产品(2020年2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2019年11月5日拍摄的贵州省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拉片村拉懂吉生态移民新村(新华社记者杨文斌摄);下图为荔波县瑶山瑶族乡上世纪的茅草房民居(资料图片,荔波县瑶山瑶族乡人民政府供图)。新华社发


拼版照片:上图为荔波县水尧乡水瑶新村;下图为1998年从瑶山搬迁至水瑶新村时,移民最初的旧房遗址(2020年2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段羡菊 摄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的孩子在课堂上举手回答问题(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拼版照片:左上图为易地扶贫搬迁户何国强现在居住的荔波县兴旺社区(2019年11月7日摄);左下图为何国强搬迁前居住的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拉片村拉朝组旧居(翻拍照片);右上图为何国强与孩子们在新居里看电视(2019年11月6日摄);右下图为何国强在荔波县城的建筑工地务工(2019年11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贵州省荔波县瑶山古寨景区,由搬迁村民组成的文艺表演队为来宾敬酒(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贵州省荔波县瑶山古寨景区,由搬迁村民组成的文艺表演队为来宾跳猴鼓舞(2019年11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贵州省荔波县瑶山民族小学的孩子们在大课间活动中跳猴鼓舞(2019年11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县瑶山瑶族乡所居住的瑶山,是贵州历史上最穷的“三山”地区之一。这个有着苦难迁徙传统的直过民族,历史上,为躲避战乱,不断迁往深山;如今,向着美好生活,他们不断迁离深山。

39岁的何国强个头不高,2018年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来到荔波县城的兴旺社区。他家墙上相框贴着两张照片,一张是黑油毡布覆顶的小破木房;一张是崭新、绿化的电梯小区。他说:“现在房子比过去好1000倍,生活是过去不敢想象的。”

何国强家所经历的,是1949年以来瑶山有组织的第七次搬迁、改革开放以来的第六次搬迁。跨越时空的“七迁”,浓缩了极贫地区脱贫攻坚的卓绝与成就。2020年3月,瑶山瑶族乡退出贫困乡,追上了全国的步伐。

“七迁”,走出贫困笼罩的大山

瑶山瑶族属白裤瑶支系,迁徙并栖居于荔波县南部的高寒山区。大山里缺田、缺水、缺粮,长期以来,他们生存方式原始,以刀耕火种兼狩猎为生,一地种上两三年,剥尽地力后又搬家开荒,又称“过山瑶”。

1955年,部分村民走出深山,搬到山下的拉片村。

出生于1981年的何国强,因家贫小学辍学。入住小破木房之前,还在低矮茅草房里住了十几年。“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床,一家人挤在草窝和木板上睡。”

他的经历,印证了荔波县志记载新华社记者1980年到瑶山公社调研时反映的情况:公社连续三年人均收入在40元以下,由于粮食不足,不少人长期吃芭蕉芋;全公社304户,只有14户是瓦房,其余都是茅草房;87%的人是文盲,没有一个大中专生……

改革开放后瑶山乡第一任乡长谢家宝回忆,上级重视这里的贫困情况,乡里的公粮和电费被免了五年,瑶山小学学生“免教育费、免学杂费”。

然而,土地稀缺、交通困难等问题,还是扼住了村民命运的咽喉。1996年,瑶山第二次搬迁,30户村民搬到玉屏街道水甫瑶寨。“搬下去,有房住,分土地。”

1998年,在“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启动之后,70户村民从瑶山搬到土地较为丰富的水尧乡水瑶新村,经历第三次搬迁。

此后,贵州在瑶山先后实施开发式扶贫和两次生态移民工程,第四批30户、第五批150户、第六批315户,从深山迁入拉片,住进了两层楼房。

进入精准扶贫期后,为了彻底改变贫困村民的生存环境,斩断“穷根”,2017年至2019年,瑶山迎来史上力度最大的搬迁。政府总投入6000余万元,安排居住在深山里的最后246户1045名瑶族同胞当中的206户住进县城的兴旺社区,40户安置在小七孔景区门口的梦柳小镇。

与过去相比,第七次搬迁具备鲜明特点:方式由部分搬迁变为整体搬迁;搬迁主要目的地,由山下的乡村变为县城,246户移民和其他乡镇移民,搬进了县城基础设施配套最完善的社区。

出山,历经艰苦卓绝的探索

酒壶,猎枪,鸟笼,是瑶族男人酷爱的“三件宝”。搬到县城快两年,何国强虽没有碰过“三件宝”,每天却精神焕发。当记者到访他家时,孩子们正安静认真地上网课。墙上贴着很多孩子获得的奖状。“我吃尽没文化的苦,现在梦想就是让孩子们读好书。”

搬迁前,深山村民对外面世界心怀恐惧。“一开始做搬迁动员,有的寨子的人全躲起来关门不见。”派驻到兴旺社区做移民工作的瑶山乡干部何春柳回忆,工作队反复上门,耐心说明,争取他们理解。

在兴旺社区,每个乡镇都要派一个干部跟踪服务移民,瑶山乡派了三个。对一些不识字的瑶山移民,教他们记楼栋房号的办法,“7像镰刀,11像筷子”;带他们“县城一日游”,熟悉超市、菜场、医院、学校、广场的位置。

进城不久,何国强打消了顾虑。何春柳东奔西跑,不仅帮他联系去工地做工,还给他妻子黎美丽介绍了养老院的工作。“第一次带黎美丽去找工作,跟着我身后的她,紧紧抓着我的衣角不放。”何春柳说,她后来做护工跟人打交道多了,大方、自信了。

目光明亮、风风火火的何春柳,是一位布依族青年女性。在移民眼中,她就像随时排忧解难的“110”。她打开微信里的“瑶山移民就业服务群”,告诉记者:“这个群有357人,从2月底以来一直发布招工信息,对受疫情影响的困难户,我们采取一户一个就业帮扶办法。”

一代一代的基层干部接力,为“七迁”付出了汗水、辛苦乃至生命。搬到水瑶新村,一开始移民和周边的布依族村民有一些矛盾,县里抽调布依族干部覃红建任新村支书。开荒之初食物不够,覃红建开车拉自家的粮食发给村民;奉献19年,直到2018年8月因胃癌去世。

就在覃红建去世那年年底,村民人均年收入达6545元,顺利脱贫摘帽。移民们以瑶族最高礼节为他敲响铜鼓,鼓声经久,回荡不息。

多次搬迁过程中的瑶山人,还接收到全国各地的真情爱心。王陆保是瑶山瑶族乡现任乡长,也是全乡第一个大学生。到今天瑶山已经有30多个大学生,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达到100%。“高中阶段资助我的是一位深圳的老师,叫陈朝萌,我永远忘不了他的名字。”他说。

记者辗转联系找到了在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的陈老师。他至今保留着十多年前王陆保寄来的12封信。“物质上的帮扶解决了少年时的困难,精神上的鼓励温暖我一生。”王陆保心怀感激。

奋斗,向着自力更生的方向

沧桑“七迁”,书就了一部瑶乡人与贫困战斗的史诗。每一次迁徙的章节,都留下了他们艰辛奋斗的故事。

水瑶新村的稻田只能解决温饱问题,却无法满足对增收的向往。“有一天,覃书记对我说,光有粮食吃还是不够,必须外出打工,金山,你年轻,你带个头吧。”2004年,时任村委会副主任、32岁的谢金山踏上旅途。

从广东到浙江,谢金山由搬运工、泥水工干起,四年后,在浙江义乌一家工厂上班,勤劳、正直的他获得了老板信任。“他说要是你们老家有像你这样肯干的人,都可以带过来。”谢金山欣喜若狂,一夜无眠。2008年,他带领40多个村民进厂。

喝醉酒晚上在外躺一觉,这是过去在瑶山经常可见、当地名为“滚地龙”的陋习。如今,这种现象在搬迁进城后的兴旺社区几乎看不到了。“融入新社区,他们的生活习惯、精神风貌都在变。”何春柳说。进城的移民除了进厂、入店、到工地务工,有的还转包了城郊附近的农地开展种养。

移民罗教金在承包的15亩蜜柚地里发展林下养鸡。“未来要靠自己奋斗,对城里生活,我的信心不断增强。”17岁的罗小心在荔波职中读酒店管理,搬迁进城的父母身体不好,他到县城酒店兼职,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补贴家用。

开枝散叶、走出去的瑶乡人在外面打拼,生生不息;而留在瑶乡、历次搬迁聚集移民最多的拉片村,发展方兴未艾。懂蒙瑶寨的村民集体搬迁后,寨子作为传统村落保护下来发展旅游,创造了不少就业、增收机会。

30岁的青年谢金成外出打工几年后,2018年回乡牵头开办了“瑶绣坊”农民专业合作社。虽遇到资金、销路、产品设计等问题,但倔强的他并不气馁。“创业的信心来源于我们的民族特色,穿着白裤瑶服装走在外面的街上,总有很高的回头率。”他觉得创业的价值还在于,“虽然我们走出深山,但不能忘记自己的根。”

何春柳告诉记者,迁入县城过春节时,有的人仍然按照敬奉自然神力的传统在家门口放鸡毛、野草。“何国强对他们说,不是挂几棵草、几根鸡毛,生活就能发生改变。鬼神靠不住,靠得住的是我们的国家、是自己的双手。”(新华社记者段羡菊、齐健、崔晓强)

(责任编辑:陈悦)
分享到:
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